男人的慰籍

打印 (被閱讀 次)

女人沉沉的睡去似乎都被抹去了意識,男人的目光豪無顧忌偏執地窺視著她的一切,還有那酒,宗教和無從掙脫的宿命。偶然看到米蘭國家美術館這座雕塑似乎讓我瞥到了男人一生為之尋找的慰籍,藝術的迷人之處也許就在於此吧,它真實地記錄了個體觀看世界的方式。

從根本上講人的生理決定了女人始終是站在男人的對麵被觀看和追逐,反過來亦是如此,人都是彼此的他者。生理左右了意識和行為的很多層麵,很多時候人並非隻用大腦思維和行事。細菌寄生於體內伺機向外繁衍,人被驅使不停地打噴嚏。男女站在彼此的對麵相愛相輕都是道不盡也是無解的話題,往好處說這也或許正是愛的迷人之處吧,神奇地把兩個截然不同的對立麵連接為一體成全相伴一生的可能性。這背後種種莫名的無意識衝動又有多少不是生理推動的結果,大半部藝術史又何嚐不是男人觀看女人的曆史呢。 

並非所有的慰籍都能兼得,比如那位特立獨行跟黑格爾(Friedrich Hegel)死磕的戈爾凱郭爾(Soren Aabye Kierkegaard)就臨時變卦撕毀一紙婚約轉身投奔信仰,這其中當然也參雜了他先天的生理缺陷,那種愛的糾結和放逐確實讓人讀著煎熬。信仰發端於思想離去的地方,那種文學式的哲學描述詩意中都透著輕靈的睿智。人生是非此即彼的選擇並為此承擔責任,終點隻有一個能做的隻是用自由的選擇去創造有尊嚴的個體存在。在上千年探討外部世界的哲學傳統之外,他對人的思考的確算是另類。

求之不得的無奈,酒都是最好的解藥,這樣的男人實在是太多。那一刻我竟想起了奧瑪伽耶(Omar Khayyam),這位上可知曉天文曆律下可求解二次方程謎一樣的古阿拉伯智者卻隻能在四行詩中用酒消解生命終極的發問,英譯版的《魯拜集》被台灣旅美物理學家黃克孫譯的散發著唐詩的韻味,

“碧落黃泉皆妄語,三生因果盡荒唐。濁醪以外無真理,一謝花魂再不香。 ”

查拉圖斯特拉下山時逢人就告之“上帝已死”,我總覺著那隻是尼采借他之口散播的流言。人最終隻能回歸精神層麵尋求解脫,曾經孕育了信仰和藝術的宗教從來都是人精神層麵莫大的的慰籍,那些圍繞宗教所引發的衝突往往都是人自身利益的衝突而非宗教本身。當理性驅逐了信仰,唯我獨尊的理性本身也就走向了非理性。人世的宿命在理性那裏同樣無解,人需要信仰來慰籍與生俱來的殘缺就像深夜的未眠者需要安眠藥一樣。

注視著她,這些莫名的片言碎語不斷向我湧來。男人就是這麽回事吧,有了對這些外在人事偏執的追逐人生也便有了內涵。沒有了女人,男人無以維係。沒有了酒,人生了無情趣。沒有了信仰,心靈無處可去。沒有了宿命,短暫鮮活的生命更無足珍貴。

秋影如畫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雪中梅' , 小三兒她姐的評論 : 文字其實都是片麵和灰色的,看完了就過去了最多也隻是生出些想法來,要緊的是該回到真實的生活本身。
雪中梅 發表評論於
打錯一字:謬誤,更正一下。
小三兒她姐 發表評論於
沒有了女人,男人無以維係。沒有了酒,人生了無情趣。沒有了信仰,心靈無處可去。沒有了宿命,短暫鮮活的生命更無足珍貴。 - 好文!!
秋影如畫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雪中梅' 的評論 : 這種說法聽來耳熟,也是一種選擇。藝術史中有很多動物,他們活得生猛,不守規矩,拋棄傳統,往往正是他們卻創造出新的東西來。墮落也好,高尚也好都是選擇,要能承擔負責,酒裏可以有詩人,也可以生出酒徒來。
秋影如畫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露得' 的評論 : 這句話道出了部分真相,不過不是我的話,也不記得是誰說的了。
雪中梅 發表評論於
這是男人為自己墮落而找的借口。一個人不應該頹靡不振,走正道,做有意義的事情。什麽樣的生活會毀掉一個人的靈魂?自私自利,壞的生活習慣,比如:酒癮,毒品癮,淫穢汙濁,不求上進,不做好事(包括賭博)等壞的習慣和行為舉止。不但害己,而且孩害別人。所以沒有理性和道德觀念的人,就會走歪道。俗話說:“路是自己走的,威信是自己創立的”,。所以真理和繆誤隻是有一線之隔,偏離了真理,就會走向繆誤。
露得 發表評論於
當理性驅逐了信仰,唯我獨尊的理性本身也就走向了非理性。
金句,很讚同!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