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衣哥的悲劇中,看這些人的貪婪和醜陋

打印 (被閱讀 次)

很多人都還記得吧 - - 在2011年-2012年間,在電視綜藝中出現了一個人稱“大衣哥”的草根歌手,他本分、樸實、善良形象和嘹亮、霸氣、動聽的歌聲引起了大家的關注。特別是參加了2012年央視的春節聯歡晚會和元宵晚會,演唱歌曲《我要回家》、與於文華合唱歌曲《沂蒙山小調》,火遍大江南北。

他最初參加山東電視台“我是大明星節目”,海選登台時身穿軍綠色大衣,外表很不起眼,一開唱聲音卻震驚四座。評委甚至以為他是某藝術團團長,故意身著軍大衣偽裝,實際上他隻是普通農民,沒有好衣服上台演出。最終他獲得比賽冠軍~大衣哥也成了他的代號。當時這位普通的農民,以種地、打零工為生,照顧兩個年幼的孩子,全家年收入僅5000元左右。他叫朱之文。

我那時也想學唱歌來著,對幾個唱歌的綜藝節目挺有興趣的。很喜歡朱之文的歌聲,聽了不少他演唱的歌曲。他成名後仍然留在農村,後來聽說他退出了娛樂圈,慢慢淡出了人們的視線。我無意追星,也不關心八卦。但近來看到一篇文章,卻令我大吃一驚!

原來“大衣哥”朱之文在春晚一曲成名後,日子過得很艱難。盡管他自費為村裏修了路,給鎮上的廣場添置了石桌石椅,但村裏的村民並不滿意,甚至放言稱:要想讓我們說他(朱之文)好,他得給我們每人買輛車外加一萬塊錢。每天家門口都堵滿了人,這些人不外乎都是為了一個“錢”字,他們有的是朱之文的親戚,有的是朱之文的鄰居,他們以“兒子要結婚,家裏要買車、買房”等理由向朱之文“借錢”,甚至是直接要錢,理由是:你那麽有錢,我不“借”就被別人借走了!甚至有人一張口就是20萬。朱之文前前後後借出去一百多萬,欠條塞滿了一抽屜,可沒有一個人還過。可笑的是,也沒有人打算還。......這9年來,朱之文沒有過過一個清淨日子。從朱之文的悲劇中,看到在暴利的驅逐下那些瘋狂的人們 ,人心的貪婪和人性的醜陋。

 

************

01

想象一下,一個寂寂無聞幾百年的村莊,突然出了個名人。

跟你光屁股長大、一起扛鋤頭的兄弟,一夜之間,成了名利雙收的大明星。

你會怎麽想?

祝福、羨慕、還是......嫉妒?

這背後所有的強烈反差,“大衣哥”朱之文都感受到了。

9年前,他還是個窮困潦倒的建築工人,窮在深山無人問津。

2011年,一個偶然的機會,徹底改變了他的命運。

他報名參加了山東台的節目,在海選現場,他唱出了自己最拿手的歌曲。

節目播出後,他樸實無華的形象和嘹亮動聽的歌聲,受到了全國人民的喜愛,人們親切的稱他為“大衣哥”。

朱之文火了。

電視台與商演紛紛找上門來,他的收入與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可當他演出完,再回到村子裏時,發現身邊的人都變了。

家裏被一堆莫名其妙的人擠滿,八竿子都打不著的親戚排隊過來借錢,就連老婆孩子都像換了個人......

最讓他受不了的,是村民們刻薄的冷言冷語:

這窮小子長這樣也能出名,就唱幾首破歌也能掙大錢

更有村民大言不慚的說:

要想俺們說他好,俺莊上一人給俺買個小轎車,一人給一萬塊錢。

在他們眼裏,朱之文的錢“花也花不完”,可他們忘了,這完全是朱之文的個人努力,與他們毫無關係。

苟富貴,莫相忘。

可當朱之文捐錢修路,回報他的又是什麽?

村民指責他修的路太少,甚至把村裏立給他的功德碑砸掉。

他前前後後借出去一百多萬,欠條塞滿了一抽屜,可沒有一個人還過。

可笑的是,也沒有人打算還。

朱之文沒飄,可整個村子都飄了。

人性最大的惡,是見不得別人好。

農民的淳樸在利益的趨勢下,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人性的醜陋在這個村莊裏,更是展現得淋漓盡致。

大師頻出的年代,課本都如此與眾不同

02

這兩年,村民們發現了致富的新大陸。

那就是拍攝朱之文的短視頻,或者搞直播。

他們發現,這比種地賺錢又輕鬆多了。

在過去,他們靠打零工每天能賺到50元,可拍朱之文,隨便拿手機拍拍,運氣好時,就能賺到200多元。

整個村子再次沸騰了。

小到7歲、大到74歲,紛紛拿起手機對準朱之文。

74歲的朱西卷目不識丁,但這並不妨礙他加入拍攝的大軍。

他花1000多元買了個智能手機,雖不會起吸引人的標題,但靠著朱之文的名氣,兩個月後,他就把手機錢賺回來了。

高貴是朱之文的鄰居,靠拍朱之文,他的賬號有了一百多萬粉絲。

去年,他把賬號賣給了一家公司,一下賺到了60萬元。

放在以前,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現在卻都輕易實現了。

除了村民,還有全國各地的網友蜂擁而至,他們打著看望“大衣哥”的旗號,實則騷擾加利用,讓朱之文全家不堪其擾。

他家成了不收門票的“景區”,朱之文則成了人們圍觀的“熊貓”。

每天早上,就有人開始砸門、呼喊他的名字:

大衣哥,我們代表全國人民來看你,你不能不見我們啊!

朱家的門一開,這些人就魚貫而入,擠滿了整個院子。

隻要在家,朱之文的日常就是配合他們拍攝,甚至連上廁所都有人尾隨。

朱之文都忍了。

他的心太軟,他總是不忍心拒絕任何人,也不敢擺出任何臉色。

因為會被說耍大牌和架子大。

直到天黑透,這些人才會“收工”回家。

朱之文一家也終於得到短暫的喘息,可仍有人並不放過他們。

翻牆頭、砸玻璃、扔東西,無所不用其極地打擾他們,將不要臉發揮到極致。

無奈之下,朱之文隻好在門上安鐵釘,寫上大字,以警告那些瘋狂的人。

有人說,為什麽他不走呢?

憑他現在的條件,他完全可以去個大城市生活啊!

可對朱之文而言,他已經50歲了,在這裏生活了半輩子,他的根深深駐紮在這片土地。

他舍不得離開這裏,他也無處可去。

而最讓他傷心的,則是妻子和兒女的改變。

妻子化濃妝、開直播,她成了拍視頻裏最積極的那個人。

兒女也雙雙輟學在家,不願打工也不願學技術,每天都宅在家不學無術。

原本幸福和諧的一家人,卻變成了誰也不認識的樣子。

9年來,朱之文沒有過過一個清淨日子。

從成名的那一刻起,他早已不屬於自己。

在流量至上的年代,一切都讓人啼笑皆非。

這是朱之文的悲哀,更是這個時代的悲哀。

03

相聲演員嶽雲鵬,也曾有過類似的苦惱。

每次回村,他都會被閑言碎語圍繞。

找他的人突然多了,認識不認識的都要請他吃飯,硬著頭皮去了以後,卻發現沒一個人說他好話。

這就是典型的酸葡萄心理:

大家都一樣的出身,憑什麽就你出人頭地了?

你成功了隻能說明你幸運,並不代表你有實力

關於人性的陰暗麵,郭德綱分析得更加透徹:

可讓人無奈的是,那些人隻看到了他們成名後的風光,卻沒見過他們在灰暗歲月裏的顛沛流離。

朱之文從小熱愛音樂,不顧家人與鄰居的恥笑,每天在田埂與工地裏練習發聲,41歲才走上舞台。

嶽雲鵬13歲離家,受盡白眼與奚落,在德雲社打雜數年,期間埋頭學習與琢磨技巧,這才有了之後的驚豔表演。

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

當你在輕描淡寫嫉恨他人前程時,就早已輸掉了自己的人生。

與其羨慕別人的成功,不如踏實做好自己。

這樣當機會來臨時,你才能牢牢抓住它,從而完成自己的蛻變。

04

前段時間,“流浪大師”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

主播們像跳梁小醜般蹭熱點、賺流量。

熱度一過,一哄而散。

這實在是21世紀最大的笑話。

眾人皆醉我獨醒,舉世皆濁我獨清。

一個人的悲劇,卻是一群人的狂歡。

成名以前,朱之文喜歡唱歌,村裏人都嘲笑與揶揄他,但他毫不介意,仍唱給大家聽。

現在,每個人都舉著手機,讓他“喊一嗓子”,可他已經不願開口了。

朱之文夢想的生活很簡單:

逗雞、遛狗、養花,在院子裏的搖椅上晃蕩一整天。

可這些已然是奢望。

他們村長與山東一家公司簽了合同,準備把朱樓村打造成“大衣哥度假村”,讓朱之文開門授課,當然,他個人是沒有任何收入的。

朱之文依然不願離開那片土地。

魯迅先生曾說過:“我向來是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的,然而我還不料,也不信竟會凶殘到這地步。”

“大衣哥”的名氣,不知還能被家鄉消耗多久,熱鬧過後,即是寧靜。

而那份寧靜,正是朱之文熱烈期盼的。

也許村民們,仍不得不扛起鋤頭,繼續維持他們的生計。

就像朱之文院子裏桃紅色的牡丹花,人們一哄而上爭相拍攝,卻誰也沒空欣賞它的美。

人群散盡,花落一地。

朱之文一臉惆悵的呆立著,望著空蕩蕩亂糟糟的院子。

花總會再開的吧

ZT自:https://cj.sina.com.cn/articles/view/2160994315/80ce280b01900feei

 

可以載入 “非誠勿擾” 史冊的男嘉賓,這兩集有意思

看電影:她是一個《勇敢的人》(The Brave One)

看電影:《班恩回家》,讓我們的孩子遠離毒品

看電影:《 I. T.》007 鬥不過 I T男?

電視劇《都挺好》,挺好。(關於阿爾茨海默症)

回家過年:這台聯歡會不輸春晚,好多亮點

2018 國家地理攝影獲獎作品,美不勝收

相信世上有真愛,看電影《給朱麗葉的信》

跨界”聯姻”:天籟傳奇,濤聲依舊

《雞毛飛上天》觀後感

人物圖解,《延禧攻略》VS《如懿傳》

有聲小說《白鹿原》聽後感

【宛如天籟】,斯卡布羅集市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y56' 的評論 :
握手YY,同意你的看法!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山韭菜' 的評論 :
問好韭菜!看到這篇報道非常吃驚,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十裏荷花香' 的評論 :
謝謝光臨!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老姐' 的評論 :
這些都是他的親戚近鄰啊!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雅佳園' 的評論 :
握手佳園!去看了從飛的遭遇,讓人真寒心啊!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水沫' 的評論 :
我也是這樣希望!但想想他在農村半輩子了,對外麵的世界還是缺乏了解,難。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花似鹿蔥' 的評論 :
希望不要太遙遠。。。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蕙蘭' 的評論 : 個人隱私在大城市是好些。在新樓高層的居民區,搬進去幾年的鄰居甚至都不認識不相往來。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確實讓人心寒。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RooibosTea' 的評論 :
不滿足這些人,他們就惡言相向。可怕。
xiaxi 發表評論於
***昨天忙沒來查看,沒想到還有這麽多人來看。
感謝茶仙、王妃、蕙蘭、花似鹿蔥、沫沫、佳園、老姐、十裏荷花香、韭菜、YY臨帖留言!!!
祝大家周末快樂!

yy56 發表評論於
我也非常喜歡大衣哥,沒想到村裏人這麽可惡。他真該離開。
山韭菜 發表評論於
遐西的博文具有醍醐灌頂之力,“人性最大的惡,是見不得別人好”,擲地有聲!問好,祝周末愉快!
十裏荷花香 發表評論於
農民從來就沒有質樸過,他們很愚昧,他們平生兩大喜好:一盼好天氣,二盼好皇帝。
老姐 發表評論於
可惡的村民。
雅佳園 發表評論於
可悲, 可歎! 他的遭遇讓我想起了那個過逝的歌手叢飛: 用自己歌唱事業所得資助了上百名貧困地區孩子上學, 然而當年被資助者鮮有感恩之心,甚至有受助者家長在叢飛病後討要捐助。。。
水沫 發表評論於
他還是應該搬離那個地方~~
花似鹿蔥 發表評論於
吃大戶,均貧富,什麽時候這些醜陋真的從最底層消失,才能算中華民族素質提高。。。。
蕙蘭 發表評論於
城鄉有差別的,一線大城市的鄰居們,互相注意不侵犯個人隱私的。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怎麽這樣,讀來對國內的一些人性很是灰心,可憐老實人!寫得好,令人發醒!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謝謝夏兮介紹。大衣哥的遭遇是中國有些地區農民文化的怪象,一人成名,全村人消費,人性的貪婪太可怕了!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中間小謝' 的評論 :
謝謝共鳴!他是真心喜歡唱歌,是用心在唱歌,所以能感動人!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寒一凡' 的評論 :
一凡說得對!期待這種情況能有所改變。但有些人的貪婪是沒止境的。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看到這種情況覺得很可怕。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olebear' 的評論 :
是呀,一個好歌手就這樣被他的鄉親們摧毀了。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在葡萄牙不能注冊嗎' 的評論 :
謝謝臨帖。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多倫多橄欖樹' 的評論 :
11-12年很多綜藝節目有他唱歌。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菲兒沒看春晚嗎?這幾年倒沒聽到他唱,我也是剛看到他後來的情況。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高斯曼' 的評論 :
真是這樣呢!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迪兒' 的評論 :
我第一次聽到他的歌,也是回國時看《星光大道》節目。說到隱私,我本想隨著國內人們素質的提高,保護個人隱私應該理所當然了吧。但是現在似乎沒什麽改變,認識的不認識的人,見到你都是從頭到尾,從大到小全麵將你審訊一遍。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寶寶抱抱' 的評論 :
是啊,看到他無可奈何的境況,非常同情他。
xiax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喜清靜' 的評論 :
問好清靜!清靜善於深刻思考,我比較傾向前一個說法。
中間小謝 發表評論於
大衣哥是真正的天才。
聽他唱李清照的《月滿西樓》,深沉宛轉,韻味悠長。。他是個衹上過小學,卻真正有文化的人。這是真正藝術天才的品質。我非常非常佩服他。
寒一凡 發表評論於
我聽過大衣哥唱歌,挺喜歡的。感覺他的一些鄉親就像是吸血鬼一般無二,真可怕。中國富裕了,也許慢慢會好吧。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對金錢的追求真是讓一些人暴露了他們的貪婪和醜惡。
polebear 發表評論於
好sad 的故事
在葡萄牙不能注冊嗎 發表評論於
所以我一聽到看到中文的那個“您”字,就覺得別扭,國人什麽時候心裏會把別人當“您”?中華文化習慣性的虛偽。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第一次聽說呢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不太知道他呢,謝謝介紹。
高斯曼 發表評論於
人善被人欺!
迪兒 發表評論於
我回國的時候,在電視上看見過他,沒想到背後有這麽多故事。人性是善惡交織的,表現出哪一麵,要看被什麽觸發。其實在這個故事裏,除了善惡,還因為中國文化的一些糟粕,例如對隱私不夠尊重,缺乏界限感。
寶寶抱抱 發表評論於
原來他的生活變成了這樣。他的善良和隱忍都在臉上,是個難得的好人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先讚 xiaxi 令人深思的好文章。
我一直在想,是這些年農民失去了他們的質樸,還是中國的農民從來就沒有質樸過?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