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閨蜜珍

打印 (被閱讀 次)

        珍是媽媽上縣師範時的同學。 她們兩家住的也很近。周末回家經常一路結伴同行。這樣她倆就成了好朋友,閨蜜。 媽媽上學的年代,女生是非常少見的。珍和媽媽是附近村子裏少見的兩個女學生。珍和媽媽當時很是風光,感覺好極了。媽媽直到現在還總是說上師範的時候是她一生中最快樂,最幸福的時光。

       快樂的日子總是過得飛快。不久她倆就畢業了,珍被分配到當時縣重點小學教書。年輕的女教師任何年代追求者都不會少。珍很快就和學校的帥哥教導主任好上了。然後是結婚生子,從此過上幸福的生活。到此為止,珍的生活都是順風順水。可是幸福的生活沒過多久,文革開始了。珍先生的成分是大地主,那時侯的讀書人家裏的成分好不了。他被打成右派,全家被送回她先生的原籍老家,成了農民。珍和她先生都是讀書人,根本不會種田, 日子過得比當地農民還要窮。一家人生活非常困難。

      那時珍的父親和哥哥都在省城生活。 她父親和哥哥都有很好的工作。家裏算比較富裕的。珍經常向娘家人求助。珍的父親非常左,他非要逼珍和她的右派丈夫離婚。不離婚就不接濟她。珍也是搖擺不定。來娘家時在父親的逼迫下答應離婚,回到家裏,她先生跪倒在地苦苦哀求她不要離婚。珍又心軟了。珍當時肯定是心都悴了。一邊是父親的高壓,一邊是丈夫的哀求。珍終究沒有離婚。她父親也真是很絕情。 不離婚,就斷絕關係,不讓珍進他的家門。我還記得有一次(可能是最後一次)珍又來省城,她父親真的不讓她去家裏。她隻好來我家呆了一會兒就回去了。珍雖然恨窮,但禮數周全。來我家時還買了幾個桃子給我們小孩吃。媽媽和外婆都埋怨她不該花錢給我們買東西吃。媽媽和外婆盡量幫助她。記得看見外婆拿一包衣物送給她。晚飯後媽媽帶著我去了趟她父母家。大約是去傳話。不記得媽媽和她父母說了什麽,隻記得昏暗的房間裏,珍的母親坐在床頭垂淚。舊時的婦女不敢違抗丈夫, 又心疼女兒,到家門口了都不能見一麵。老太太心裏該有多悲傷!後來很長時間都沒見珍來了。不知道她是怎樣苦熬時光的。

      珍終於熬到了打到四人幫。她先生平反,雙雙調回縣城的小學,還是當老師。全家也遷回縣城。苦日子終於結束了。可是人己被生活耗盡了所有惜日的光采。我再見到珍時,真讓我吃驚不小。她的穿著打扮,行為和談吐,總之她整個人變得和鄉下老太太沒有任何區別了!哪裏還有一點老師的影子?媽媽和她談了一些家常後,問她現在在教幾年級的孩子。珍回答說,教二年級。媽媽附合道,教二年級好,二年級的孩子好教一些。珍的回答又讓我吃驚一回。她說,是撒,把伢們哄住就可以了撒!我當時年少,又受傷痕文學的影響,覺得她怎麽不象電影或小說裏的人物那樣珍惜重回教學崗位的機會,認真搞好教學呢?她整個一付混日子的樣子了。還有珍的先生,他怎麽也不象電影小說裏的人那樣大義凜然地和珍離婚,不要連累了珍, 而是哀求珍不要離開他。真實的生活,真實的人就是這樣阿!

     當年意氣風發的女學生,怎麽會想到她以後的生活會是這個樣子的呢?想起媽媽這位閨蜜的經曆總是讓我非常感慨!

珍和媽媽

 

寶寶抱抱 發表評論於
謝謝!我要調整一下自己看相的感覺了
石榴花開的季節 發表評論於
右邊是我媽媽
寶寶抱抱 發表評論於
照片中兩人的眼神截然不同,一個明亮充滿自信,一個溫和內斂。右邊是珍,左邊是您母親對嗎?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