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森伯格夫婦 4-4(小說)

以文養心。原創文學,請勿抄襲,如需轉載,請告知。謝謝
打印 (被閱讀 次)

托馬斯帶上數碼相機和折疊手杖,和曉琳來到了廈鼓輪渡碼頭。看著碼頭廣場前的人頭攢動,托馬斯張大了嘴巴。“老天,中國人真是多啊!“

“是啊。不過我們早已習慣於此,哪天突然冷清下來,我們還會覺得不習慣。“ 曉琳笑著回應。

見托馬斯又連叫了兩次“噢,我的天“, 曉琳覺得他大驚小怪的,很好笑。

 

買了船票,他們站在排隊等船上島的隊伍中。等了不長一會兒,隊伍便挪動了起來。腳下的碼頭被江水托著,一起一伏,晃晃悠悠著。年輕人和小孩子甚覺有趣,他們興奮地說笑著,雀躍著。 年長者的表現則不同,本地的年人鎮定自若,外來的遊客老人都是一臉緊張。托馬斯的高個子和“我的天那“ 的驚慌大叫讓他成了最為矚目的人,引來人們好奇的目光。

 

”是有些晃。“ 曉琳說完,在眾人的目光中,不好意思地扶起了托馬斯的胳膊。

 

上船後,曉琳帶著托馬斯上了二樓的雅座。這裏有座位,可以坐下欣賞鷺江兩岸的風景。青白玉色的鷺江水,一湧一湧地重複著同樣的動作。船身在這一湧一湧中上下起伏,坐在船上的人感覺就如同是坐在轎中被人抬著行走一般。 見曉琳遞給售票的女服務員兩張鈔票,托馬斯問:“我看這二樓幾乎沒什麽人,原來是要買票的。一張票要多少錢?“

 

曉琳笑著回答:“當然,不然這裏怎麽會這麽清靜?其實不過七八分鍾的船程。我和聰聰來島上玩時,我們從來不到樓上來坐,我是看你腿不好,又怕晃,才上來的。“

 

船行起來,江水被船身破開,翻起白玉色的浪花。船行風起,海風吹走悶熱,送來舒爽。托馬斯心情大好,他站起來,小心挪到了船邊,眺望江麵及兩岸。綿延的江水脫離開兩邊島嶼的夾持後,便自由地奔向天邊。兩岸的建築風格有差別,但也有類似之處。廈門島建築高、新、現代。鼓浪嶼島上的相對低矮的紅磚建築倒像是有了年代的西方建築。

 

“美麗的島嶼” 托馬斯由衷地感歎道。

“是啊” 此時走了過來,站在托馬斯身邊的曉琳附和著,心情很是複雜。

 

“曉琳,你站在這,我給你照張相。回去給凱瑞他們看。

 

曉琳順從地倚在船邊,嘴角帶笑,對著鏡頭。正好這時一艘從鼓浪嶼開往廈門島的渡輪從曉琳身後的江麵破浪而過。抓住這時機,托馬斯把曉琳和渡輪一同載入畫麵。托馬斯探著頭,眯起眼看著他相機中的作品,感覺很是滿意。

 

見售票員從櫃台後抬起眼,望向他們這邊,曉琳便請對售票員擺了擺手,說想請售票員幫她和托馬斯照張合影。售票員愉快地答應。

 

托馬斯走到曉琳身邊站定,對著鏡頭,弓下腰,探著脖子,把臉湊到和曉琳的臉平齊的位置,臉上帶著寧靜幸福的笑。曉琳的頭發被海風吹起,一縷縷的發絲,像一條條楊柳枝輕拂著曉琳的麵龐,也把她嘴角的笑分成了一段一段的。

 

船開到江麵一多半的位置,托馬斯手指著鼓浪嶼島的方向問: “那座高大的雕像是誰?”

 

“噢,那是個中國古代的一位將軍,叫鄭成功。他從荷蘭人手中收複了台灣,是位民族英雄。”

“英雄。我喜歡英雄。我們可以去那看看嗎?”

“可以。那是個著名的旅遊景點。而且廈門人對這座鄭成功雕像有一個說法。說是因為鄭成功雕像的保佑,廈門很少經曆台風的正麵襲擊。”

  

下了船,曉琳便帶著托馬斯坐上旅遊電平車。他們坐在車上,一路看鼓浪嶼島上的風景。最後,在鄭成功雕像景點處他們下了車。

 

他們慢慢沿著灰白花鋼岩鋪成的長長引道往斜坡高處走,然後又跨上幾級石板階梯,最後站到了身披長抖篷,極目遠眺的鄭成功石像下。石像高大宏偉,托馬斯手扶著雕像周邊的防護鐵欄,抬頭仰望石雕。 見托馬斯一臉的尊崇神往的樣子,曉琳走到托馬斯的身邊,說,“來,我給你在這裏照張像。

 

照完像,他們就站在鐵圍欄處,居高遠眺。曉琳向托馬斯介紹對麵廈門島上的建築,在廈鼓海峽間行走的遊船、渡輪、快艇;駕在廈門島與海滄島間的海滄大橋,還有出了海峽後的那片廣闊寧靜的東海域。身處秀麗壯美風景中的兩人,相談愉快。在此在駐留了半個小時,他們便準備離開。托馬斯下了幾級石階後,就把手杖拉開。曉琳和手拄拐杖的托馬斯,肩並肩一起沿著來時的路,走回到旅遊線路的主道上。

魏薇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iqiao123' 的評論 : 子喬,我今天是看了一篇廈門遊記,有感也發來湊個熱鬧。前麵有兩節沒發,不過不影響故事進程。也祝子喬周末愉快!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魏薇,小說我一直在看,雖然有時候可能會慢幾拍。周末愉快!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