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應該有勇氣有膽量未來與西方大國比肩

打印 (被閱讀 次)

中國應該有勇氣有膽量未來與西方大國比肩

中國已經不是小孩,應該與西方大國比肩,對等關稅,對等市場。對等經濟架構,權力架構, 對等人文環境。所以, 不能夠 時時處處 用低標準要求自己,向美國 要優惠,要讓一讓,低三下四的。中國要敢於接受 挑戰, 接受國際社會的 平等相待, 一視同仁。一個標準, 要有 與西方大國 站立在 同一個地平線的勇氣和膽量!

國際社會 也應該 用等同標準 要求 中國的方方麵麵。 對於中國未來, 高標準,嚴格要求, 是會更加有利於 中國未來的 發展和成長。否則, 如果什麽事情, 繼續給與中國優惠, 給糖,遷就中國,就會讓中國長出來一身的怪毛病! 應該和國際社會 所有國家一起前行。 實事求是, 平等相待, 一視同仁對待自己,對待他人。

中國不要整天 把自己當小孩, 作為 第三世界,發展中國家 去要糖,要優惠?低三下四可憐兮兮的! 好不好? 要有誌氣, 高標準, 嚴要求,要求自己。不要整天那別人的“短處”“問題”做文章,來比較自己的“長處”。放到同一個地平線,相同平台以後,再看一看高下!? 到底還差多少?

雖然中國目前人均GDP沒有達到發達國家水平,但是因為中國個頭太大!如果繼續放任自流,任性下去。這種任性就會威脅到全世界的經濟,市場和人文環境的安全。 所以, 有必要與發達國家一起同吃同住同勞動,同上一所學校。作為準成年人的標準對待。

雖然看起來如果沒有西方的優惠,給糖,中國的經濟成長可能會 慢一些。 但是,很可能發育更健康,心理和人文環境更容易趨於成熟。

希望這一次G20高峰論壇中美領導人,能夠為中美兩國未來的發展和進步,定下一個“基調”,規劃一個“第一樂章”“ 第二樂章”“ 第三樂章”和“ 第四樂章”。 在協議達成以後,以便於讓中國國內各個階層,社會團體能夠在這些問題上麵形成共識, 凝聚更加廣泛的社會力量。

hg2007 發表評論於
藥還是不能隨便停啊!
陳和春 發表評論於
兩國領導人應該在“兩國人民”的長遠利益和根本利益, 維持和保護現有世界和平和世界政治,經濟秩序方麵形成共識。在G20高峰會議應該表達明確和清晰的態度,立場和原則。特別是如下幾點
(1)維持和保護現有世界政治,經濟和市場秩序,而不是推翻和重新架構。 現在的世界格局和秩序,或者不完美(太骨感),可以補充,可以豐滿,也可以修複。不可以掀桌子!蓄意破壞和搗亂。
(2)要從兩個人民的的長遠利益和根本利益出發,而不是一些特殊利益集團的現實利益。要實現長遠的,可持續性的經濟,政治和社會的繁榮和穩定, 反對一切形式,形形色色的壟斷,霸淩和霸道,耍國際流氓,國家層次的流氓團夥(反對市場壟斷,權力壟斷,資源壟斷)

(a)反對市場壟斷(與此同時保護好市場):反對任何形式的市場壟斷,逐步實現(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的目標,反對和防止一切形式的商業帝國,行業巨無霸,提倡和鼓勵自由和公平競爭,繁榮市場和經濟,加強政府對於市場的管理與監督(保護市場的公平與自由競爭性)。

(b)反對公權力壟斷(與此同時保護好公權力):反對對於公權力的專製獨裁 ,提倡民主思維,民主意識,民主態度,民主生活方式和民主管理,兼聽則明偏信則暗。與此同時 盡最大努力保護公權力,避免出現公權力真空,社會秩序混亂和失控。 加強社會法治建設,依法治國,保障人們安居樂業。反對戰爭和社會動亂。反對和加強防範人口規模性非法流動和遷徙。

(c)反對公共資源壟斷(與此同時保護好公共資源):全人類共享公共資源,共享市場。與此同時反對對於公共資源的掠奪性開發,浪費和無視環境汙染。特別是對於稀有資源,和不可再生資源的開發和利用,要實施保護和做好規劃。
陳和春 發表評論於
打貿易戰不能夠逞匹夫之勇
我們常常把人們處理,對待問題的態度與方式,來判斷一個人的“層次,視野和格局”
拚命,莽夫,逞匹夫之勇 易! (個人情感,層次問題)
勇氣 ,智慧 和膽略 難! (前途與未來, 視野問題)
要 因勢利導, 力挽狂瀾 更難! (責任感, 曆史承擔 格局問題)

最近幾天網絡上出現 幾篇胡錫進等一群人,關於抓“投降派”“漢奸”和新華社《讓投降論成為過街老鼠》的文章,深有感觸。 眼前,立刻出現了一副圖像,一群兒童團,少先隊員手拿“紅纓槍”,滿大街貼標語,喊口號,抓“投降派”哦,抓“漢奸”哦,打過街老鼠!我想問一問胡錫進大人,真正的老鼠,碩鼠會過招搖過市上大街嗎? 這些都是忽悠兒童團,少先隊員的遊戲! 真正的老鼠,碩鼠都在“國庫和糧倉”裏麵,胡錫進大人你抓得到嗎? 你敢於麵對他們嗎?這些“碩鼠”比你胡錫進大的很多,嚇都嚇死你。
魯迅在《記念劉和珍君》中寫到“真正的勇士敢於直麵慘淡的人生,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胡錫進大人, 你敢於麵對什麽? 真正的英雄豪傑,敢於 “穿行與刀光劍影之間,麵不改色心不跳,一直到達自己的目的地和終點”,而隻知道“一頭撞死在牆上”的人,算得上是英雄豪傑嗎? 而且,明明白白知道是“南牆”,還要去撞。
元帥和將軍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裏之外, 才不會上大街去尋找過街老鼠!胡錫進希望你快快長大!現在有些媒體和宣傳部門,也就是兒童團,少先隊員滿大街貼標語,喊口號,抓“投降派”哦,抓“漢奸”哦,打過街老鼠的水平。 還不如那些在實際工作中擔任領導責任的“共青團”。希望,國家的領導核心決策層不要被大街上這些兒童團,少先隊員在大街上的喧囂聲所幹擾, 認真做好 沙盤推演。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神神叨叨的,這功咱不能再練啦!
Swedenbo 發表評論於
屁話連篇。
田間地壟 發表評論於
雖然博主的跟帖比正文長,但還是要讚一下!現在美國和老川就是在嚴格要求,但習總和中共就是長不大啊!不但在西方強國前要這要那長不大,而且在非洲和其他若幹前裝大爺,剛吃了頓肉就走哪兒都抹嘴,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剛吃了頓肉。
ShaJi 發表評論於
堂堂中華豈能與倭寇對等,起碼要高其一等
陳和春 發表評論於
用人均GDP反映國家發展程度是不夠的?
長期以來,在經濟學,世界貨幣基金和國際貿易WTO組織,聯合國中常常用人均GDP反映一國文明和經濟發展程度的指標。把一個國家或者經濟體定義成為: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落後國家,等等。這種定義以幫助國際社會確定如何實施不同對待,處理和幫助這些國家步入文明社會,走向繁榮發達。
但是,這隻是在一個維度和假設的基礎的視野和範疇來看待問題,考察問題。這個維度和基礎性假設是:所有國家都必須是無一例外同步步入文明社會,走向繁榮發達。然而,這僅僅是“善”方麵的考慮。為什麽一個國家,經濟實體就不可能逆襲,反叛,墮落,破壞和搗亂,甚至於發動毀滅性戰爭,走向野蠻,奴役,壟斷,專製獨裁,走向反文明,反人類方向的可能性呢?
很顯然,曆史並沒有完全排除一個國家,經濟實體走向“惡”的可能性。雖然,這種“惡”對於他們自己看來仍然是“善”的。例如,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發動者德國,日本在全人類看起來在這一個階段德國和日本是走在反文明,反人類,反進步的方向,而且給全人類到來了實實在在的災難。對於這樣的國家和經濟實體,人均GDP越大,國家整體GDP越高一旦這樣的國家走向反麵,對於全人類其危害性,破壞性,毀滅性就越大。
所以,我們必須增加另外一個反映“惡”的維度和具體參數,來掌握,觀察和預測對於全人類其危害性,破壞性,毀滅性的指標,這就是國家整體GDP數值。這是反映一個國家,或者經濟實體可能做“惡”的可以觀察和預測其危害性,破壞性,毀滅性的指標,作為國家體量和對於人類文明威脅程度的檢測手段。國家整體GDP總量越大,就意味著其可能性的破壞力量,做“惡”時,調動資源的能力越大。
如何更加進一步客觀,準確和定量化反映 一個國家的物質發展,生產和文明進步,繁榮發達的關係問題, 希望大家暢所欲言? 是否今後有可能定量和進一步定性研究。 希望大家提出自己的看法, 特別是那些經濟學家,政治家。 我希望以上的討論隻是從經濟學的角度,並沒有針對某一個特殊國家,其中的例子來自於德國,日本,朝鮮,蘇聯,和中國曾經的經曆。所以,是一種一般性討論。希望大家 就事論事, 心平氣和,實事求是。不要情緒化!以理服人。對於上述問題, 西方國家也是存在的, 例如美國總GDP量也是很大的, 但是,比較好一點美國的社會和權力體製,不是一種軍事化體製。要成為一個軍國主義國家,不那麽太容易。
國家整體GDP就相當於一個“炸藥包”或者當量的“原子彈”,如果在國際公認的法律和規則中,可以為人類文明進步,繁榮發達“發光發熱”,推動人類文明的進步。但是,也可以用來做“惡”耍國際流氓!在國際公認的法律和規則之外,用於毀滅和炸掉人類文明前進的列車,停止人類文明發展和前進的步伐。
(2)此外,那些因素可能使得一個國家,經濟實體突然中止走向步入文明社會,走向繁榮發達的發展“方向”,而發生“逆襲,反叛,墮落,破壞和搗亂”呢?在人類曆史上,很多國家發生“逆變換”並不是一朝一夕發生的。一般來說,至少存在一個幾年,或者幾十年的過渡期,準備階段。在這一個過渡期,往往會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麵:(a)軍事準備階段;大比例的增加國民生產用於軍事準備,和軍事裝備。(b)國家體製:軍事化,把國民中人力資源和組織,與軍事組織相類似的構建。從上到下形成單一指揮的軍事組織機構和機關,全民皆兵。即使是社會民間組織,也是半軍事化,或者準軍事化組織(民兵)。(c)大量糧食儲備,石油儲備,技術儲備,人力資源儲備,以保障戰爭階段與國際社會環境隔離以後, 加大戰爭可持續性的支撐力度。(d)社會輿論準備:愛國主義教育,集體主義教育, 仇恨教育。 單方麵的負麵報道,和宣傳“敵對”國家的“衰落”,“紙老虎”,“不堪一擊”,“基礎建設破爛不堪”“民不聊生(銀行沒有存款)”“依靠中國國債養家糊口”(中國媒體)“借錢度日”“債台高築”“滿大街流浪漢,無家可歸,顛沛流離者”“排隊領救濟”(朝鮮媒體),“戰爭”可以輕易獲得勝利。(e)把自己的戰爭行為解釋為“文明周期論” “文明地理循環論”;“皇帝輪流做”“霸權到我家”,世界強國寧有種乎;為自己發動戰爭改變現有世界秩序的理由翻譯成為“正義”“替天行道”,消滅世界霸權和帝國主義(俄羅斯媒體)!(f)回憶自己國家偉大文明曆史,英雄史(五千年最優秀文明),和近代被世界列強欺負,屈服,才下跪的辛酸淚,血淚史(展示和回憶,宣傳曆史上各種不平等條約,撤走專家,撕毀合同的不道德行為)。 鼓舞士氣,用仇恨和委屈產生戰鬥力(伸張正義,和複仇)(黨媒)。。。。。
(3)那些因素表現出國家向人類文明進步,繁榮發達方向發展:(1)社會體製向和平時代轉型,也就是說減少軍事化組織(軍隊,民兵),和軍事化國家權力構架(實現民主政治,政治家市場競爭選拔機製)。(2)發展自由市場經濟,繁榮經濟實體,減少(壟斷)和權力對於資源的配置和幹預(非軍事化資源)。(3)適當減少糧食儲備,石油儲備,技術儲備,和人力資源軍事化儲備,增加資源的自由市場流動和配置。(4)社會人文環境非軍事化, 增加每一個個體的自由,獨立性,平等化社會階層,組織和社會團體關係。大力發展教育,培養文明禮貌的人文環境,保障每一個人財產和生命安全(一視同仁)。(5)軍費在國民經濟中的比例下降,教育,環境保護在國民經濟中的比例上升。
綜上所述,如果我們把這幾種因素 考慮成為一個 平麵坐標(x軸 正方向)定義成為一個國家,經濟實體的 人均GDP 的量化參考值。 在(y軸 正方向)定義成為一個國家,經濟實體的人均GDP對於人類文明進化的(綜合性)量化參考值。(x軸 反方向)定義成為一個國家,經濟實體的整體GDP 的量化參考值。(因為,隻要不是戰爭年代,一個國家人均GDP總是大於零的,可以認為一個國家,經濟實體的人均GDP的負值在和平時代是不存在的)。
在(y軸 負麵方向)定義成為一個國家,經濟實體的整體GDP對於人類反文明,叛逆,墮落,危害性(綜合性)量化參考值。(a)軍費與國民總產值比例?人口中吸毒販毒人口和毒品消費比例?(b)軍隊,警察維持穩定開支與國民生產總值的比例?(軍隊,警察維持穩定開支越高, 人們的自由度相對越小)。(c)國家維持安全方麵的費用(間諜,國家黑客,某某計劃)。。。。。。
如何更加進一步客觀,準確和定量化反映 一個國家的物質發展,生產和文明進步,繁榮發達的關係問題, 希望大家暢所欲言? 是否今後有可能定量和進一步定性研究。 希望大家提出自己的看法, 特別是那些經濟學家,政治家。 我希望以上的討論隻是從經濟學的角度,並沒有針對某一個特殊國家,其中的例子來自於德國,日本,朝鮮,蘇聯,和中國曾經的經曆。所以,是一種一般性討論。希望大家 就事論事, 心平氣和,實事求是。不要情緒化!以理服人。對於上述問題, 西方國家也是存在的, 例如美國總GDP量也是很大的, 但是,比較好一點美國的社會和權力體製,不是一種軍事化體製。要成為一個軍國主義國家,不那麽太容易。

自由社會中人是以獨立個體來衡量的狼的攻擊性破壞性是以群體來衡量的
一個國家用舉國體製來攻擊性參與市場競爭,其對於自由市場經濟其破壞力量不能以人均標準衡量的。對於一個經濟體量的大國, 用人均GDP 來考慮他的危害性 是不夠的。
這一點也正是 一部分人相信和認為的,舉國體製的製度優越性。
陳和春 發表評論於

G20高峰論壇中美領導人會談的幾點期待
(1) 希望兩國領導人,就像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蔣介石與羅斯福總統,丘吉爾,斯大林見麵那樣平等,和諧,輕鬆愉快的交流,為以後中美兩個大國的關係與世界和平秩序,做一個框架性質的“宣言”或者“宣示”。
(2) 首先,中美兩個大國領導人應該在大國發展方向,形成共識。也就是首先交換“兩國人民”的長遠利益和根本利益, 維持和保護現有世界和平和世界政治,經濟秩序。
(3) 在實現長遠的經濟,政治和社會的繁榮和穩定, 反對一切形式,形形色色的壟斷,霸淩和霸道,耍國際流氓,國家層次的流氓(反對市場壟斷,權力壟斷,資源壟斷),提倡和發展在共同認可的國際組織下的原則,遵守規則,誠實可信的尊重公理,天理,一視同仁的遵守自己“已經簽署”的國際法和國際規則。
(4) 把中國以一個平等大國,負責任大國對待,從各個方麵(中國,美國,歐盟,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對等的原則)完全對等的雙邊貿易關稅,市場結構,市場自由度,政府職能進行處理和對待。 絕對不能夠小看中國人民, 和中國政府的能力。 把中國作為完全平等的大國, 發達國家來看,一視同仁,別無二致。
(5) 在大方向,大前提形成共識以後, 對於未來的時間安排,資源配置可以選擇性的從治理(解決市場壟斷開始, 以最短期內實現 幾乎完全的自由市場經濟體係“法治化”開始入手,然後再逐步的,循序漸進地擴展的到治理 權力壟斷 的問題和範疇),美國可以提供比較大規模的“專家團隊”,協助中國在 治理中國目前的諸多國企,商業帝國(商業巨無霸)提供切實有效的支援和幫助,去傳經送寶。同時,也可以深入中國基層,了解民情,實地查看,提供參考和幫助,也可以成為獨立監督“地方官僚主義”的新鮮血液。
(6) 談問題 首先在 高層次, 大方向,大方麵形成共識。 然後再逐步深入和細化。作為大國家領導人,應該主要是把握好高層次, 大方向,大方麵, 大原則問題即可。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