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king 途中找樂子

我用博客人記錄我的心情, 歡迎你來分享.
打印 (被閱讀 次)

周末去水牛河走路幾乎都成了routine了 – 每周六,日我們都會去Buffalo Bayou沿固定路線走上一大圈,隻是每次選擇開走的時間不盡相同。這個周末太陽極其火辣,臨近中午十分戶外幾乎到了104華氏度。頂著炎炎烈日,我和LG又來到水牛河進行我們的周末常規活動。雖然氣溫很高,但這時候走路也不乏好處:人少 – 整個公園的人行道上幾乎沒什麽鍛煉的人,我們不用經常變換隊形給別人騰地方;自行車少 – 自行車道上也是空空蕩蕩,兩路交匯時我們也無需小心躲閃;最幸福的是,狗少 – 雖然城裏的狗大部分都能對路人目不斜視,但總有那等例外的見人就撲,擋都擋不住。現在好了,連狗的影子也見不到!

一鼓作氣就完成了一半的路程,和平時一樣我們在中途一個餐廳門前的水池前休息。說是水池,其實裏麵的水也是和水牛河相連的,所以也應該算是活水吧。每次坐在這裏的樹蔭下給自己補充水分時,我們都能看到清澈的水中三三兩兩地遊著大小不等的烏龜(或者是甲魚也說不定),偶爾冒個小頭出來,隨即便迅速遊開。每次我們隻是安靜地坐在那裏,隨意看著水中忽隱忽現的小腦袋。那天,我忽然想起包裏好像有一包海苔燒的餅幹 – 莫名覺得那濃濃的海苔味兒小烏龜們應該會喜歡。於是撕開包裝,把餅幹掰成小塊,我試探性地將其中一塊拋到水中。

餅幹入水的那一瞬間就開始劇烈地顫動起來 – 一大群小魚同時向餅幹發動猛攻。如果不是因為今天喂食,我從來不知道這水中原來還有這麽多的小魚,平時都藏在什麽地方?不知是餅幹的氣味還是因為魚群的震動,烏龜們也開始向有食物的地方聚攏過來。我趕緊趁勢又丟了幾小塊餅幹到水裏。

大大小小的烏龜向我遊過來,數數大概有六七隻的樣子。

這些烏龜長的都不一樣,應該屬於不同種類。小的烏龜根本搶不過魚群,隻能等它們散去時吃點剩的渣子。大一點兒的烏龜能把小魚們拱走,之後把大塊兒的餅幹碎一口吞掉。盡管能吃,我發現烏龜的視力好像不太好 - 我有時候把餅幹碎直接扔到它們的麵前,而它們卻視而不見,直等到小魚們來爭搶,或者過上一會兒才對麵前的食物有感覺。反映最靈敏的是這個大家夥,食物在它麵前幾乎立刻被消滅,扔一塊,吃一塊。它還特別善於和別的烏龜搶食 – 直接一爪子扒拉開對手,然後一口將食物吞掉。

看看,這家夥正伸著脖子準備吃呢。

這裏的烏龜雖然長相各異,但有一個共同點:它們的尾巴都是尖的。我家LG說這種尖尾巴的烏龜是會攻擊人的。從前我們去Virginia的小馬島時也聽別人說過這樣的烏龜能把人的手指咬斷,所以要格外小心。

我正喂的高興時忽然聽見後麵有說話的聲音,嚇得我趕忙站起來,衣服全粘在身上也顧不得整一下 – 怕別人指責我這樣做不對,然後對著我blah,blah,blah的一通教訓。站定後回頭一看,隻見一個白人媽媽帶著一男一女兩個胖嘟嘟的小娃娃朝我走過來。小娃娃們很快就成了我的同盟 – 我喂食,他們坐在水池邊看小魚和烏龜吃食。小哥哥不過五六歲的樣子,看到魚群爭奪餅幹時深沉地說了一句,“They are fighting for food because there is not enough food for them。” 太成熟了,我心裏感歎,我像他這年齡時哪裏說的出這麽有哲理的話啊。

食物喂完,我們便繼續走路。

喂烏龜真的很有意思,我有點兒欲罷不能,所以決定第二天再去喂它們,不過這次帶了更多的食物 – 我忽發奇想,想測試一下烏龜更喜歡蘇打餅幹,旺旺仙貝,和海苔燒這三種餅幹中的哪一種。LG預測隻要有吃的,它們都會一擁而上。但經過我的測試,它們好像更喜歡有海苔味兒的餅幹。無論如何,它們最終把我所有的餅幹都吃完了。

這些小東西著實我們的walking平添了不少情趣,讓我連續兩天心甘情願地在大太陽下暴曬(涼快的時候這裏乘涼的人太多了,我不好意思喂。。。嗬嗬)回去的路上我心裏想著,我們真是走到哪兒喂到哪兒 – 我們在紐約上州的湖邊喂過天鵝和海鷗,當時還引起兩種鳥類間的爭鬥;在動物園喂過鸚鵡,猴子,狗熊;在海洋世界喂過海獅;在水族館喂過電鰻;在ranch喂過斑馬,鴕鳥,羊駝,各種的羊和鹿;在cruise時喂過孔雀。。。現在搬到了南方又開始喂烏龜。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裏遊的幾乎都吃過我們的東西。盡管曾有人告誡過我放養的動物不應該隨便喂食,比如自然的天鵝,鴨子,亦或是這次碰到的烏龜,但是這種互動的樂趣讓我實在難以抵擋。好吧,喂烏龜的活動就到此為止,因為我已經得到了足夠的享受,要繼續向前尋找新的快樂了!

牧童遙指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與咖啡作伴' 的評論 : 好的。
與咖啡作伴 發表評論於
文章還是寫得好,不過還是不要給這些小動物喂食了,他們有他們該吃的食物,不要為了好玩引起動物們的身體損害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