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密者

打印 (被閱讀 次)

  告密者

 

  江曉寧是省級腫瘤醫院普外科的副主任醫師,最近正在準備申報主任醫師。剛才院長找他談話,說有人反映他接收病人家屬給的紅包,要求他說明情況,寫個書麵材料交上去。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工作,他氣呼呼的把一個紙杯狠狠摔在地下。“這是誰啊,什麽意思?”

 

  做為一個大醫院的外科醫生,給病人開刀治病,是正常的工作職能。病人家屬因為親人的疾病希望能得到醫生的特別關心和盡心治療,除了提前表示感謝,一般也會給些物質和金錢。這是病人家屬的普遍共識,已經形成風氣。

 

  這是種潛規則,在病人做手術之前,醫生和患者家屬之間必須麵對的事實,就是病人家屬要送合適符合行情的紅包。還要醫生體晾家屬心情,不能不收。

 

  如果不收,不廣得罪人病人家屬,還得罪了科室的同事。醫生在治療病人的同時還要注意處理好人際關係,很是悲哀。

 

  問題是,怎麽送怎麽收,大家都不尷尬,好像沒事一樣。

 

  江曉寧已經記不清是哪個病人家屬了,一般是在辦公室病人家屬和自己交談病人治病過程和方案後,臨走時會拉開自己辦公桌抽屜,放入一個信封,匆匆離去。

 

  這個星期自己有三台手術,都是胸腺摘除手術。病人術後情況都還不錯,病人家屬也很滿意,一般不會反悔而舉報的。

 

  誰呢,那天打掃衛生的郝阿姨敲門進來時,遇見一個家屬匆匆離開,當時辦公桌的抽屜還沒有關上,她站在那裏低下頭,問了句莫名其妙的話,“江主任,你的茶葉放在哪裏。”

 

  不會是她,我們沒有利害關係,一般同事而已。不會的。

 

  誰呢,星期二手術後,科室張醫生進門,朝自己恭恭手,“手術成功。”隨即詭秘的笑笑,揚長而去。

 

  不會是他,大家彼此之間知根知底,相互業務上有利害關係,但不該有害人之心。

 

  那會是誰呢,星期三有一個手術,是老家劉縣長的嶽母。手術前,縣長大大咧咧的坐在對麵,先是客氣的說著拜托感謝的話,然後就問自己需要他幫助些什麽的,談吐之間不經意的炫耀他的人脈關係。臨走留下一張存有1萬元的購物卡。自己推辭半天,還是收下了。

 

  看來自己這次職稱升級要泡湯了,吃進去的還要吐出來,遲早的事。

 

  可噁,告密者。

 

  

田間地壟 發表評論於
哈哈,在中國就有這些煩心事。還是這邊好,省心!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