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做按摩的上海女人

打印 (被閱讀 次)

在美國做按摩的上海女人

洛杉磯早上的氣溫還是很冷,徐徐的涼風透著寒,鑽進衣服裏。琳達走在空無一人的大街上。她來自上海,今年55歲,來美國有十年了。早年是上海的紡織女工,45歲時丈夫患肝癌去世,有個女兒。50歲時找了個65歲的美國老男人。是跨國婚姻移民,拿到綠卡後,又離婚了。

琳達走著路想著,上海現在時間是晚上12點多鍾了,女兒睡了沒有,她現在在幹嘛呢,她有多少天沒有給我微信了,不會有什麽事吧。這個女兒總叫人牽掛,放心不下。

琳達每天步行30分鍾,到她工作的按摩院上班。她已經在這裏工作4年了。收入還不錯,每個月有4000多美金。

忽然身後響起刺耳的警笛聲,持續不斷。一輛警車和一輛救護車,還有一輛通紅的消防車,不可一世霸道的疾駛而來,令人生威。所有的車輛和人紛紛靠邊避讓。琳達急忙躲在一顆大樹後麵,緊閉眼睛捂著耳朵,待車輛遠去,心有餘悸半天才緩過來。這警笛和紅色閃爍燈是琳達的大忌。這是她剛結婚沒有多久,一次在機床上操作時,忽然發現自己的褲子有血跡,頓時臉色蒼白,暈倒在地。隨後聽見救護車的笛聲,看到手術台上的無影燈,摸到身下在病床上的血。這是宮外孕大出血。手術很成功,醫生告訴她還是有懷孕的可能。但她從此落下了暈血的毛病。

後來還算不錯,終於有了這個又疼又恨的牽掛一輩子的女兒。這個女兒沒有媽媽漂亮、溫柔、能幹。整個一個丈夫模樣的再現。皮膚黝黑,女生男相。女兒大學畢業後,找工作屢屢受挫。現在在家做安利產品直銷。已經30歲了,還沒有交過男朋友。琳達每月給女兒匯去3000美元。

早上10點到晚上10點按摩院開門,一般上客要到中午。客人什麽國家的人都有,對按摩要求千奇百怪,有的要求房間的燈光亮,有的按摩隻要按腳,有的要用鹽推,有的要用加熱的石頭推拿。客人多數選擇一個小時的全身按摩。服務費用一個小時60元。一般客人會再給10-20%的小費。平均每人每天能做5個客人。這個店有服務員3個,年齡平均在50歲,都是中國大陸女同胞。工作必須持有州政府頒發的按摩證才能上崗。

早上開門沒多久,來了一位白人老先生。是店裏的老顧客。熟門熟路的脫了上身的衣服,臉朝下的躺在按摩床上。他皮膚有點疤疤點點,所以每次要求用鹽推拿。按照程序,琳達排第一個,就做這個客人。進房間前,她看了看手機,沒有任何信息的通知。心裏還在想,上海這個時間應該半夜了,女兒睡了嗎,為什麽幾天都沒給媽媽信息,二個星期前匯給她的錢收沒收到,不會又拿這個錢買安利產品了吧,不會又投資什麽理財產品了吧。反正也問不出什麽事了,女兒也不會老老實實告訴自己的。現在的孩子已經沒辦法溝通了,得過且過吧。

打開燈,調整好客人合適的光線,掛上門簾。按照客人的習慣,摸上精油再加上細鹽,從頸部往下逐步推拿。琳達今天有點心不在焉,手上的力道明顯不夠。客人感覺到了,用手有意無意的觸摸琳達的大腿。琳達先前因為思緒在想著女兒,沒有感到客人的動作,等她反應過來,便本能的用手用力推向客人的身體,客人的動作停止了,但他的背部驟起一圈紅暈,一縷鮮血緩緩淌了出來。

血!琳達瞬間驚叫起來,臉色煞白,身體順著按摩床緩緩倒下。隨後她聽到警笛聲,人被放在擔架上,在醫院輸著氧,用各種儀器做檢查,一個小時後,一切恢複正常,什麽事沒有,就像沒發生過的。

警車把琳達送回了按摩院。估計這趟醫院急救花費不會少,至少要1500美元。

琳達全然沒有意識到剛才發生的一切的嚴重性,她的思緒依然停在女兒那裏。還是在想,她睡了沒有,現在做什麽,為什麽不給我微信,二星期前匯給她的錢收到沒有,不會又投資什麽理財產品了吧……。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