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站裏-孤獨的白發老人

打印 (被閱讀 次)

他總是在地鐵站通道的拐彎處,靠著牆打瞌睡。

他手裏拿著一頂帽子,把微微發胖的身體斜靠在牆上。他把兩隻半睜半閉的眼睛看向自己身體的正前麵,但他從來不看走過他麵前的行人,他的臉上也沒有任何表情。有的時候,我懷疑那位白頭發的老人就是到地鐵站裏來睡覺的。

他拿著帽子的手總是微微地抬起,另一隻手彎曲在胸前。有時,他還把他的身體活動到另一側,換一下腳的位置,把一隻腳重新搭在另一隻腳上,腳邊總是放著一個綠色的書包。我看著他慵懶的樣子和一幅無可奈何的表情,猜不出他在想些什麽。

有一位戴眼鏡的,看上去60歲左右的婦女時常在他麵前停下來,她先是往他的帽子裏放點兒零錢,然後就開始和他說起話來。

這時,那位白頭發的老人就會把他的視線從前方收回來,他用眼睛看著那位戴眼鏡的女士。我看著他的嘴一張一合的,雖然我不知道他在同那位女士說些什麽,但從他臉上變換的表情可以看出來,他渴望同人講話。老人的目光在談話中漸漸地變得溫和起來,他偶爾還把嘴角微微翹起,好似露出一絲絲微笑。

有一次,那位女士剛剛和老人講完話,正好和我走了個並排,我朝她笑了笑。大概是她注意到我經常看著他們,在他們兩個談話的時候。於是,那位女士對我點點頭,她主動對我說:“老人太孤單了。” 那位女士又指指她的頭,對我說:“他太可憐了,這裏也有點兒問題。”

原來,那位老人的老婆前幾個月去世了,他不願意自己一個人在家裏呆著,於是他就跑到地鐵站裏來看行人。老人喜歡在人多的地方呆著,因為人多了,他不感覺孤獨。雖然他還是一個人在地鐵的通道裏站著,但他得在地鐵站比在家裏好,人多有人氣。偶爾他還可以和那個戴眼鏡的女士談談話。

可憐的老人,他孤獨的心比他身體的溫度還低,他的感情比他的頭發的顏色還蒼白。他渴望關懷,渴望陪伴,渴望愛。

地鐵站裏孤獨的滿頭白發的老人,他是在用這種獨特的方式尋找溫暖,他不是用眼睛而是用感覺,體會著人群的溫度。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