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內,沒有房子的尷尬日子

打印 (被閱讀 次)

前幾天,四十歲多歲的堂兄來落地移民,小子國內一直以來混的風生水起,在一線城市有房且夫妻倆收入不菲。為了此行,他們做足了功課,人沒到,先通過中介置下豪宅,對比之下,我們隻有“驚訝”..... 想想當年咱出來,兩個行李箱,裝滿了實用之物品 (鍋碗瓢盆,切菜刀板,水杯,四季衣服....),揣著幾百元大美鈔,這就是全部之家當,自此開始海飄生活。剛出來時隻有看房子和設計夢想的份,經過幾年之後, 才發現經過努力也可成為地主, 也可有自己的 House.

比之現在出國移民的同仁, 明顯的是彼此起點不同, 這也要感謝幾十年來國內經濟的騰飛。不過兩者也沒有什麽可比性,各有所得,各有所失。對於早年出來的我們,經曆會長一些,生活的改變是漸行漸進,能看出每一個階段的努力與收獲,這也許與我們出國前所經曆的過程有關, 因而能隨遇而安.....

之前說過,父母文革去幹校,將我們送回農村老家生活了三年, 待他們結束“改造”回到原單位,下放之前的“大房子”已分配給不需改造的工農兵。不得已,老爸單位隻在單身宿舍樓給安排了一間約二十平米的房子--類似筒子樓, 做飯在樓道邊上開火,水房廁所公用,住在那裏的大部分都是單身,時常搞的髒亂不堪。我們一家四口一住就是幾年。 不大不小的房子,擺三張床,兩個桌子,空間占得滿滿的,那時好羨慕能住單元房的小夥伴,他們起碼吃喝拉撒睡都能在自家的空間完成,幹淨整潔。

後來有機會去大院裏其他同學家玩耍,才發現並非想象,當然“工農兵”子女的家境除外,不少像俺父母去幹校回來的住家不過如此,很多是一個兩房的單元房住上兩家,想想各家差不多都有兩個孩子,比較之下他們的空間還真沒有我們家大。不同的家庭同住一個屋簷下,難免磕磕碰碰,加上彼此習慣不同,咱家住的單身宿舍樓對麵的家屬宿舍樓,會常常傳出爭吵聲,此起彼伏,打開窗戶,就可免費享受知識分子放下身價的叫罵聲-:)

快到粉碎“四人幫”時,或許是老鄧出來工作的那時期, 大院終於多年後蓋起來一棟宿舍樓,每單元統統兩房三十平米。老爸算是有資曆的,因而分得一套,我們全家終於搬進來單元房,可是我還得與姐姐同宿一房,好在人不大,還不懂得尷尬和“男女授受不親的封建思想”。過來幾年,我們各自上了大學,情況才有所改變。進入大學,我們是八人一個宿舍上下鋪,同學們好像沒有什麽不適, 也沒有人抱怨, 相信各自家庭都是一樣的經曆, 估計想的都是“過去如此,現在如此, 將來亦如此”。 現在回顧起來,也是嗬嗬, 確實是一個沒有生活質量的居住環境。

後來畢業留校工作,一心想著出國, 因而沒有上心學校分配房子之事。個別同學結婚早,倆人都是外地的,學校也無房可供,隻能擠在單身宿舍蝸居。有對同學挺搞的,要結婚,無處可住,最後隻好暫住不常用的教研室,這都是什麽生存空間....... 到咱出國的九十年代初, 全國住房情況大體如此, 公房私有, 商品房之類的好像還在“人大”的議案之中,因而我們早期出國之人, 就根本想不到多年後自己會是一房之主 ----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Y自然流露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梅華書香' 的評論 : 無產階級最光榮-:)
梅華書香 發表評論於
嗬嗬,沒有房好啊,沒有私利隻有公心,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嗬嗬!理解萬歲!
Y自然流露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有可能。國內很多人現在還霧裏看花,還感覺不到-:)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貿易戰開了,中國肯定往回走,現在就跟文革是的,中國百姓真慘
Y自然流露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確實,不知道不比較啥都“忍”了, 一旦走出世界,就難再回去忍-:) 能跳出原有的生活狀態,是福分,應知足...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所以人的可塑性極強,我們不忘本才會知足常樂!
Y自然流露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是的, 出國之後才體會到什麽是生活質量, 在這裏待時間長了方曉得"尊嚴"二字.

>>可貿易戰要大家回去咋辦?

誰說的 -:)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我家也曾一家人擠一套小房子,還不能開空調,一開整個樓掉閘。全家擠在客廳的大電扇下,那種無奈,不知是哭還是笑。那時我就發誓要離開這個家…… 沒尊嚴的日子永遠不想回去。可貿易戰要大家回去咋辦?苦啊,國人,沒選擇的自由
Y自然流露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都是筒子樓出來的-:)想起那段陽光燦爛的日子,還是滿有意思....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我家從幹校回來也住過筒子樓。大家的經曆都差不多。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