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的經曆,看到海外當妓女的難度。

打印 (被閱讀 次)

 

因為以前在國內開過出租車,所以到了海外以後,這一點經曆著一門手藝,成了謀生的基本底線。

歐洲我沒有去過,不好說。澳大利亞和美國加拿大,我都有過開出租(Uber or Lyft)的經曆。今天就想說一說,其實想了很久了。

我感慨最深的,還是華人顧客與洋人顧客的比較問題。記得以前網上曾經出過一個段子,說有的妓女明說,不接待華人。這一點與韋小寶的母親恰恰相反。韋小寶的母親是做皮肉生意的,和我開出租車差不多的性質。有一天韋小寶回去問他媽媽,問他爹究竟是什麽人。韋小寶的母親認真地回憶了那一段時間的客人,說應該是漢人,也有可能是蒙古人或藏人。韋小寶不無擔心地問道:會不會是洋人?韋小寶的母親義正言辭地說:你把你媽當成什麽人了?!

對於這兩種相對極端一點的態度,我是能夠理解的。如果您有了我這樣的經曆,也一定會理解的。我們平常看到那些洋人個個人模狗樣,使喚人的時候,是很沒有底線的。如果出租汽車司機也是洋人,情況是不是會好一點我不知道。也就是說,洋人妓女的感覺,我沒有什麽共鳴的資格。華人海外當妓女的,多少與日本電影望鄉裏麵的鏡頭有些類似,這應該是合理的推測。

首先首當其衝的,是香水味和大麻味,還有些其他的味道很難忍受的,我也不知道是什麽。無論黑白,味道讓你難以忍受的顧客,10人中怎麽也有2到3個。當她們或他們坐上車的時候,一腳踹下去的心都有。但是,我總是提醒自己,既然做了這一行,就講點職業操守吧。

忍字頭上一把刀。

其次就是對你的服務很不客氣。我是盡量與人為善的,以免傷害到大多數好的顧客。總體來講,洋人顧客中,10個中總有1個左右,會讓你很不舒服。我們本來不用和顧客配合的,即使你說話,我都可以不做回答,我開門你上來,完活以後,你開門離開。你歡喜就給點小費,不歡喜可以謝謝都不用說一聲,拍屁股走人。

順便說一句,給小費大方的,黑人白人沒有差別。有的黑人看上去生活很簡單,小費出手卻讓你賞心悅目。

我們華人顧客和所有的海外華人一樣,中規中矩的。拉同胞嘛,心裏也爽快。到現在為止,從我這裏享受過服務的華人,應該有上千了吧,僅僅在美加。隻有一人,說話似乎讓我不爽。聊天時間不長,簡單一問:你是大陸來的?來美國開出租?

也許她並無惡意,但是聽起來好像有不尊重勞動人民的感覺。當然了,華人不習慣給小費,這一點我很能夠理解,並不表示他們不滿意你的服務。

歸根到底,我是喜歡接待華人顧客的,而且可以早到童叟無欺。即便95%的洋人是好的,遇到一個壞的,很長時間心有餘悸。每當我空車的時候,我就胡思亂想:上了我的車的,我就忍一忍拉了吧。如果上了她的床的,她也隻有忍一招嗎?洋人的出租司機是會把客人趕下車的,我就聽到有客人在我車上抱怨,剛才被一洋妞司機趕下車了。我雖然表示同情,但是心想,也難怪那個洋妞小妹妹同行,你一五大三粗的黑大叔,半夜了要往城外跑出半小時,連我這個老頭子還怕被你性侵呢。

 

 

mamacao 發表評論於
做這行,得有膽量!
通州河 發表評論於
按普世價值標準,韋小寶的媽是種族歧視者。
luck86 發表評論於
不容易。
紛紛繁繁 發表評論於
做服務性的行業不容易,要跟各色人等打交道。我坐出租不喜歡話太多的司機。隻要過得去,最後都給小費。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一次在悉尼坐個華人出租,那人說澳大利亞就是天堂,他太滿意了。聽著我都替他樂
helloworld1000 發表評論於
Thanks for sharing.
老農民說兩句 發表評論於
嗬嗬,對自己的職業自黑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