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的母親節出行和。。。廁所事件。。。

我用博客人記錄我的心情, 歡迎你來分享.
打印 (被閱讀 次)

母親節的周日是個好日子,因為過去的一周裏我們這兒大雨滂沱,屋子從裏到外都透著潮氣。Closet裏的除濕機整日裏發出隆隆聲,內置的container裏的水位也不斷上漲。隻覺得再不出太陽人都要在這潮濕中發黴了。仔細查了天氣預報,發現周日,也就是母親節,這天的天氣不錯,降雨率隻有20%,還有太陽,所以趕快抓緊時間出“去曬曬黴”。

我們本來是想去離家不太遠的一個State Park。這是一個靠湖的公園,但其中水的麵積好像不算太大,很大一部分應該是草原 – 介紹的小冊子好像是這樣的說的。我們上午開車到了那裏。雖然已經十一點多了,但是還是沒見一點兒太陽的影子。天空陰沉沉,周圍冷風習習,真是從心裏冷到外麵。遠遠朝trail望去,雨後的積水都沒有幹,穿著運動鞋絕對走不過去。我們決定打道回府,等天氣好的時候再來玩兒。不過來都來了,順手捏個影兒 – 這裏的boardwalk是建在草原上的,很有意思,上麵的小亭子天氣好得時候可以看wild life。

就這麽回家好像有點兒不甘心,於是我們倆臨時決定去San Antonio的river walk – 那邊今天肯定不下雨,過節去那邊湊湊熱鬧,順便走走路。三個多小時一路向西,天氣越來越好,天空逐漸轉藍,開到一半路時已是豔陽高照。到了目的地已經快三點了,沒關係,反正我們就是出來曬曬太陽,走走路。

San Antonio downtown的街上隨處可見租腳踏車和scooter的。Scooter頗受年輕人青睞,膽子大的就在街上的機動車中穿行,膽子小點兒的就在人行道上折騰 - 我們走路時要十分小心別讓他們碰著。這是今年才有的嗎?不記得去年來的時候有這種情況啊,估計當時隻注意路下麵的河邊了,沒有注意到路上是什麽樣子。

下到河邊,所有的景物都覺得太熟悉了 – 雖然是一年前來過的,但感覺好像沒隔那麽久。每個照過相的spot我們都記得,已經沒有新鮮感了。因為是母親節吧,這裏遊人眾多,熙熙攘攘,摩肩接踵。走在河邊的時候,LG不斷告誡我要小心,別被人流擠到水裏去。沒什麽太多想看的,我們準備就順著去年的路把river walk走一個來回。

走路的時候,我們碰到一件有意思的事: 這裏的小鬆鼠居然不怕人。我們經過河邊的一個花壇時,一隻黃尾巴的鬆鼠一下子竄到我們麵前,那個樣子好像是管我們要吃的。我們開始還不太信 – 哪有鬆鼠這麽大膽子的?走遠幾步,我想再測試一下:我向那隻鬆鼠伸出一隻手,口中發出呼喚動物來吃食的吱吱聲,結果它就毫不猶豫地朝我們跑了過來。當時我的心裏那個難受啊 – 我的包包裏什麽吃的都沒有,感覺我在欺騙它。於是我開始責怪LG – 都是他平時不讓我喂動物,所以我包裏才很少放吃的。LG還是堅持說這些動物不能隨便喂,喂的多了它們就有依賴性了。然後契而不舍地追問我,“你仔細想想,你喂它們的時候心裏有沒有點兒Guilty的感覺?” 我想了一會兒,說,“沒有,不喂的時候我才guilty呢。” LG帶著一臉“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搖了搖頭,繼續向前走。

正向前走著,一個黑人忽然停下很認真地對我說,“Happy mother’s day”,然後又衝我微笑了一下才和女朋友離開。什麽情況啊?我又不認識他,他怎麽能確定我是“媽”呀?想了想,我好像有點兒明白了 – 我今天為了舒服穿了一件oversize的dress,因為天冷在外麵套了一件更加oversize的毛背心。然後。。。估計就被這個童鞋認為是孕婦了。好尷尬,本來我是非常喜歡oversize衣服的,現在看來以後我要在舒服和被誤解中抉擇我該怎樣穿衣服了。沒好氣地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LG – 我這身衣服出門前是經過這家夥確認過的。這廝滿不在乎地說,“那有什麽的,反正是祝福,管他是為什麽呢。” 這個沒心沒肺的東西。

湊近看看我這身“疑似”孕婦裝。

提到衣服,不得不抱怨一下 – 這件oversize的毛背心其實是純棉的,超級有分量,穿著它走這一路簡直就是負重鍛煉啊。還有腳下的這雙Adidas的小白鞋,穿了有一年了都沒什麽問題,結果今天走長路給我使絆子 – 我的兩隻腳都磨出了泡,每走一步就像刀割一樣。終於走完全程,我回家脫下鞋來一看,一隻腳上兩個小一點兒的水泡,腳趾一個,後跟一個。另一隻腳整個後跟是一個完整的大水泡 – 活到這麽大第一次見到這麽碩大的水泡。不過還是十分感恩 – 這麽大的泡居然一走了一路直到回家都沒破,不幸中的大幸。

繼續在路上奔波了三個多小時,到家時已經將近晚上10點了。母親節就在這忙忙亂亂中結束了。

-----------------------------

除了出去玩兒,我還想順便提一件讓我添堵的事:在趕往San Antonio的路上,我去麥當勞買東西吃。去上廁所時,看到一個老墨樣子的女人帶著一個小女孩和一個大男孩進來了。女孩兒大概三歲多的樣子,男孩塊頭挺大的,我估計不出有多大,至少有7,8歲吧。我當時看見那個大塊頭男孩心裏一陣別扭,於是我對他媽媽說,“這是女廁所,你不應該讓這個男孩子進來。” 他媽媽愣了一下,然後凶狠地對我說,“這是我兒子,他是個男孩,不是男人。” 我說,“就算他是男孩,也是Male啊,這個廁所是給”Female用的。“ 他媽媽有點惱怒,正在想如何應對,廁所外(這個廁所是沒有門的)一個很胖的女人立刻搭話說,”女士,現在不是要討論性別問題,這個男孩隻想跟他媽媽在一起。“ 有了這個人撐腰,那個媽媽一推那兩個孩子,說,“ You know what, just go ahead。” 然後,三個人就一起進入了最大的那個殘疾人的廁所。我真的無語了 – 三個人在一個地方方便,互相什麽都看的到,這樣對孩子的性別教育會有好的影響嗎?現在美國的性別取向本來就是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孩子如果不從小厘清這些觀念,長大了心裏不會混亂嗎?那個搭話的女的更是可惡,後來我才知道她和那母子三人是一起的,什麽叫“那男孩想和他媽媽在一起?” 那個男孩非要在非要在他媽上廁所的時候和她在一起?和你在廁所外待一會兒怎麽了?和這些人真是沒辦法講道理。

其實這不是我第一次碰到這種事 – 上次我們去看鱷魚的時候,我臨走時去洗手間看到一個更大一些的男孩在洗手,當時我就告訴他,“這是女廁所。” 他睜著大眼睛不以為然地看著我。後來,我看到一個老奶奶從廁所出來邊洗手邊和那個男孩說話,我心裏還湧出一絲理解:他因為要照顧奶奶才不得不這樣的。後來出了廁所我鼻子差點兒沒氣歪了 – 和他們在一起的有一堆女的,哪個陪著進來不行啊,非讓一個男孩子進女廁所,這都是什麽道德觀啊?

從廁所出來我告訴了LG所發生的事 – 我其實不完全是為了自己,我想提醒一下那個媽媽這樣做是不對的。LG說,“也許很多父母都不會太在意這個,從前不是還有媽媽帶兒子去女澡堂嗎?” “雖然那樣做不妥當,可那都是小小孩兒啊,你自己不是看見了這個男孩兒有多大?我在教會教主日學的時候四五歲的小朋友都是由老師帶著去男廁所。” 我很委屈地爭辯。LG看我那個難受的樣子,勸我說,“ 你說的對,可是這個問題你是解決不了的。所以你要做的是堅持你的原則同時保護你自己不要受到別人的傷害 – 下次看到這種情況你就出來,等那些人走了你再去上廁所,多等一會兒沒什麽,省的心裏別扭。這也是你現在唯一可以做的。” LG是對的,我無話可說,隻能這樣。不過心裏還是希望這些父母能夠注意對孩子的教育 - 這些場所畢竟是public的,不是在他們家。這樣的教育對孩子顯然不好,同時也會給別人造成不便,真是有百害而無一利,這些父母圖什麽呀?真希望神能改變這些人的無知。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