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母教堂大火-天災與人禍

政治麵目:瓜子臉。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齒;要惹人愛,愛得死去活來;要讓人服,服得五體投地。
打印 (被閱讀 次)

巴黎聖母院被燒是近代史上的一大悲劇,因為它有800年的曆史,代表著當時建築文明的頂級水平。也就是說,它是人類文明的產物。這與它屬於哪個宗教無關,因為它是整個人類文明的遺產。

 

聖母大教堂起火的原因還不明朗,也許成為永遠都無法搞清楚的懸案,這可能性是存在的。當然,大家都想搞清楚到底是怎麽回事,而且越快越好。然而,政治太複雜,真相能否撇開政治的影響而被揭露出來,還需要我們耐心等待。今天的新聞報道紐約天主教大教堂有拿著兩桶汽油和打火機進入了教堂還沒放火之前被警察抓捕了,他最近在新澤西天主教教堂當聖歌音樂指揮,會不會是基督徒?原文:Marc Lamparello, the 37-year-old man police say was arrested with gas, lighter fluid and lighters outside St. Patrick's Cathedral in Manhattan, is a philosophy professor, Boston College grad and recently the music director at a New Jersey Catholic church.

 

如果他是基督徒,那基督徒為何要放火燒基督教教堂?這叫誓死一搏。最簡單的解釋就是:他恨透了穆斯林進入美國,他把基督教教堂給燒了,美國人民大眾就會理所當然地認為是穆斯林幹的,就會惹怒反穆斯林的團體,那穆斯林想移民美國就難上加難了,那他就認為燒一個教堂的代價是值得的,總比將來被修改成清真寺強得多。就好比在美國解密文件之前,全世界都認為美國打越南是應該的,誰讓你北越共產黨炸了美國軍艦呢!在那個年代,因為有金日成突然進攻南韓的曆史事實,誰都會認為胡誌明跟金日成是一丘之貉,想“解放南越“就需要給美國軍隊一個下馬威。那時候誰要是說民主燈塔國(美國)的中情局會造謠,人人都認為他是精神病患者才這麽胡思亂想。直到美國2005年解密了曆史文件,交代了北部灣事件的真相就是“美國馬多克斯號率先開火警告而引起;8月4日美國軍艦遭受轟炸則“有很大可能”在附近根本沒有北越軍艦”,那時沒有其它國家的軍艦炸美國的軍艦,也就是說是美國自導自演然後栽贓給北越的。政治就是這樣好玩也如此無情。

 

(一)大事件的時代標誌

撇開東西方文化差異,僅從唯心主義角度談談天災人禍釀成大事的啟示作用。基督徒放過的兩次大火也標誌了兩個曆史時代的結束:基督徒毀掉古希臘神殿,代表了古希臘民主文明被獨裁製度所終結;英法聯軍基督徒毀掉了圓明園,敲響了清朝帝製走向滅亡的喪鍾。這說的是人禍。讓我們看看天災。

 

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的爆炸,以400顆廣島原子彈的輻射力,宣告了蘇聯進入垮台程序,雖然後來又掙紮了五年才退出曆史舞台。唐山大地震,預示毛澤東時代進入結束期。這類大的事件發生後會導致人們的思維產生大轉彎,不是說老天爺真的要幹預人類的活動。

法國聖母大教堂失火,不管是天災(電線漏電)還是人禍,都會導致歐洲基督教與穆斯林的較量在思維上進入新的階段。別說法國,就是全人類都會思考歐洲穆斯林人口增加會對基督教產生致命後果的議題。常去歐洲的隨便看看就可發現,很多基督教的教堂都空出來了,有的甚至成了出租房或喪葬殯儀館。別說北歐的挪威、瑞典、丹麥,就是荷蘭的阿姆斯特丹,你看到的是基督教教堂早已挪為他用,因為沒有什麽教徒了,年輕人更不去教堂。新建的宗教建築,那是清真寺。再說人口。法國信仰穆斯林的信徒有600萬,占總人口十分之一,然而,穆斯林的出生率是基督徒的3倍左右。再過兩三代人,穆斯林就占據總人口的半數以上。到那時,即使基督教的大教堂依然矗立在法國,裏邊也會重新裝修,變成清真寺。土耳其的曆史就是這麽過來的,那裏的基督教教堂都變成了清真寺。

 

美國從最大債權國變成最大債務國是有個緩慢的過程,從體製上講,是從裏根經濟學(給億萬富豪減稅、寅吃卯糧提前消費)開始的。然而,雙子塔的倒掉,誘發小布什找到理由“大規模”開打伊拉克阿富汗八年戰爭,同時給億萬富豪減稅,是令美國變成債台高築並進入衰退通道的象征性事件。

 

關於聖母大教堂的重建。我不懷疑法國總統說一定重建的誓言當真。然而,重建後的大教堂不再具有原來的意義了,哪怕為了防火改用鋼材並且樣式保持一致,那在參觀者心中也是新的建築,800年的古跡價值大打折扣。這是心理上的。在曆史定位上講,重建的意義已經不大了。就好比重建古希臘神殿,古希臘也回不到從前了。重建圓明園,哪怕跟原來的一模一樣,社會照樣回不到晚清了。重建了世貿大廈,美國也回不到小布什前美國沒有競爭對手、唯一霸權的時代了。

 

(二)科技落後的穆斯林為何大踏步擴張?

在近代史上,科學從歐洲誕生後擴散到美洲、亞洲甚至非洲,擴散到穆斯林世界是最慢的也是受到最大阻礙的。穆斯林也沒能力靠小米加步槍的軍力入侵歐洲、北美(美國加拿大)、黃種人的亞洲。穆斯林的特征是:同是穆斯林的兩大派:遜尼派與什葉派你死我活的死纏爛打上千年不停。在近代,穆斯林之間的打殺一樣不亦樂乎,根本就惹不到其它國家。當然,個別衝突總是有的,比如俄羅斯有車臣鬧事,中國有新疆鬧事,印度有穆斯林鬧事,等等。

 

那麽,是誰去中東、北非等穆斯林世界捅馬蜂窩來著?

 

大規模的穆斯林難民湧向歐洲是從小布什、布萊爾打伊拉克阿富汗開始的,尤其是吊死薩達姆後又殺了卡紮菲,然後導致伊拉克的ISIS借助美國撤軍和敘利亞內亂就出現了。有薩達姆,伊拉克就不會有ISIS。有卡紮菲,就不擔心利比亞烏泱烏泱的難民外逃。這些獨裁者才是恐怖分子們的克星,也是原教旨主義者們的鎮壓者,因為他們想永遠獨裁,就必須讓國民信仰崇拜獨裁者活人,而非隻崇拜死了的先知穆罕默德。這是為何原教旨主義者恐怖分子頭目本拉登當年無法到薩達姆的伊拉克招收恐怖分子的原因。即使今天,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兩個大國--印度與印度尼西亞(都超過2億),沒去歐洲折騰,因為沒基督徒打攪他們。被馬蜂蜇的人基本上都是捅馬蜂窩的人。法國帶頭滅了卡紮菲,烏泱烏泱的利比亞穆斯林逃入法國。布萊爾夥同小布什滅了薩達姆,英國玩脫歐,讓穆斯林難民去德國而非英國,是違反天理的,將來也有還債的那一天。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此話題講到這裏就夠了。無須詳細論述。唯一需要強調的是:哈佛大學的亨廷頓教授公開出版了的《文明的衝突》令穆斯林世界讀後毛骨悚然,當即有了將被基督教世界消滅掉的恐懼。雖然亨廷頓在書中介紹了所有的文明之間的衝突,然而,在穆斯林世界的眼裏,穆斯林與基督教之間的鬥爭從十字軍東征就無比血腥,直到二戰後被共產主義陣營與資本主義陣營的冷戰取代。蘇聯垮台、東歐劇變後,亨廷頓的理論等於讓穆斯林世界做好宣戰而且是你死我活的衝突戰爭準備。尤其是小布什打與911毫無關係的伊拉克,並非是以“滅掉獨裁者”的說法而是揚言“新十字軍東征”並在全世界喊叫。這不僅僅是共和黨幹的事,民主黨的克林頓科索奧戰爭的結局是:科索沃戰後被穆斯林徹底占據。今天那裏的基督教教徒塞族人口比例已經下降到了1%左右,教堂一個個被燒掉,即使深山老林裏沒被燒掉的也沒塞族的教徒了。基督教國家在招惹亞洲人的韓戰越戰沒占到便宜就又改成捅穆斯林世界的馬蜂窩了。

 

(三)東方人不到外國放火的文化基礎

基督徒燒掉古希臘神殿、燒掉圓明園,都是到外國放火。在中國幾千年的曆史上,這種事不會發生。這是中國的傳統文化造成的。孔子有“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而且人人懂得“不怕今天咋得歡,就怕明天拉清單。”的道理,認可“報應不爽”、“天理不可違”、“替天行道”等人生處世哲學。任何國家發生放火燒宮殿、教堂等事,都不會是中國人去幹的。

 

那為何中國人燒了阿房宮等無數中國境內的宮殿?因為他們認為這是替天行道。統治者壓迫百姓到了忍無可忍地步,推翻他們的政權殺光他們九族都無法達到泄憤公平了的地步,才燒宮殿的。中國人不會跟十字軍東征一樣到中東去殺與自己毫無關係的人隻因宗教信仰的原因去燒外國教堂、宮殿。中國人沒那個傳統文化。這包括整個東方人,比如日本韓國越南等黃種人。

 

由於沒有宗教信仰,東方人天生就是世俗化到極致的民族,或者說隻看利益的民族。而信仰一神教的民族則不同。

 

世俗的人是講理的,而信仰一神教的人講的是聖經而非人理。打個比方。在基督徒毀掉希臘神殿時就對希臘人講:你們的神連神殿都保佑不了,他們怎麽可能有能力保佑崇拜他們的信徒?這令希臘人啞口無言。然而,這些基督徒不會想到有一天基督教教堂也會被燒。如果他們能有東方人的符合人理的思維,那就會想到:將來有一天基督教大教堂被燒被毀,人家用同樣的話問基督徒:聖母是上帝耶穌的母親,上帝無所不在,在大火燒起來的那一刻上帝就在那裏,你們說上帝無所不能,可他連母親的殿堂都保佑不了,他怎麽有能力保佑崇拜他的信徒?那基督徒該如何回答?同理,當基督徒英法聯軍燒圓明園的時候,他們不會想到這行為是違背天理違背人倫的。而東方人在幹這事前會根據中國的傳統文化思考這是否符合天理。

 

中國人相信“天人感應”,其思維就有了定式:一旦發生違背天理人倫的大事,包括天災人禍(比如地震海嘯),當即就會自然地想:這是不是報應?這令東方人不會跑到外國去放火燒教堂、毀宮殿幹這類喪盡天良的事。

 

(四)為何現代文明沒能讓穆斯林世界進入宗教改革?

基督教經曆了文藝複興的偉大改革,用人民定的法律代替了上帝律法、用人權代替了神權,並引導人類走向民主、法治、科學之路。現代文明,是建立在基督教改革後的基礎上的,然後傳播到全世界,雖然至今還有一些國家依然未進入司法獨立的民主法治社會。然而,就是這類專製體製,也不存在政教合一、抵製科學技術的政權了,除了信仰伊斯蘭教的一些國家還是政教合一甚至王室世襲製度外。

 

都是一神教,不論是猶太教、基督教,還是伊斯蘭教,信的都是同一個神---耶和華,隻是稱呼不同:上帝與真主。然而,伊斯蘭教很多國家至今拒絕世俗化宗教改革,依然不能擺脫掉聖經舊約,被稱為原教旨主義。

 

世俗化的基督教國家和本來就沒有宗教信仰的世俗國家,由於女性的解放,很多女人不再願意多生孩子,而沒世俗化的原教旨主義國家的婦女沒權力對生孩子說不,導致穆斯林人口比例的持續增加。他們的統治者就看到了未來統治世界的希望,那就是多生孩子。為了多生孩子,就不能搞宗教世俗化改革,婦女也就不能拒絕多生孩子。

 

然而,這隻是暫時的現象。憑伊斯蘭世界的勤奮程度和勞動生產率水平,他們所在的地盤不論是中東還是北非甚或其它洲,都養不活那麽多人。是因為中東和北非的石油成了天賜的黑色黃金、牛奶、麵包。當石油用光或被其它可再生能源取代後,他們就沒有了多生孩子的經濟基礎了。擴散到歐洲等地的原教旨主義者,要麽入鄉隨俗,世俗化,要麽在文明衝突中發生內戰。另一與之對壘的陣營未必是靠基督教聯合起來,而是天理人倫和現代文明理念把他們聯合起來。聯合的陣地不是教堂,而是課堂,是教育。所以,不用擔心原教旨主義的穆斯林會真的統治歐洲。

 

(五)東方人的小規模宗教

由於東亞基本上沒有宗教的衝突,戰爭即使發生,也是世俗人之間為了利益而發生衝突,其長期性很難維持。而宗教衝突,是以千年為單位的。由於中國人不去占領其它國家,一神教又無法統治中國人的大腦,中國的曆史擴張就是被外敵侵略後把他們同化掉一步步擴大領土的。信奉猶太教的猶太人就有一撥當年到了中國,現在河南還有他們的後裔,也都被同化了,他們也都不知道上帝律法是什麽了。

 

一神教裏的任何教派都別想讓中國人信奉,曆史早已證明了這一點。

 

潤濤閻的舊作裏專門介紹了當年猶太人的以色列國不論地盤還是人口都與同時期的中國人差不多,然而,一部聖經就限製了猶太人無法因勢利導,最後逃亡到各地流浪了千年以上。今天的以色列人口和經濟總量,跟華人的新加坡差不多。把所有的猶太人都算上,也比不上大陸之外的華人總數,更別說大陸地盤和人口了。跟穆斯林對壘的基督教國家總想把穆斯林的仇恨引到中國,其難度可想而知,因為中國隻有新疆維吾爾族人還信仰回教,內地的回民連什麽是可蘭經都不知道了,除了不吃豬肉外基本上被同化掉了,包括文化傳統。

 

那麽,為何印度的佛教能進入中國並在中國持續了上千年而基督教伊斯蘭教則辦不到?

這個疑問是我在上高中時發現的。我們縣高中的所有建築除了食堂是新建的外,全部是晚清教會學堂的西洋式建築,裏邊的房梁木頭都是四方的,跟我們當地用圓木完全不同,頂也不是瓦,而是鉛板(據說是鉛板,太高,我沒上去過,不知道真假。有兩點:一個是很重,大風刮不下來。也許是釘上的。另一個是不生鏽)。到了美國我才知道那應該是合金,不是什麽鉛板。我爸當年也是在這個教會學堂讀書的,可他沒跟我介紹過教會學堂的事,怕我說出去犯錯誤惹麻煩。我就問我爺爺教會學堂的來曆,他告訴我義和團的事。

 

說起巴黎聖母院被燒,必然想到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也就必然想到殺教徒燒教堂的義和團。潤濤閻舊作裏談到過義和團,今天就簡單說一點以前沒寫到的地方,那就是:是誰殺的基督教信徒。

 

義和團殺洋人傳教士是真,燒了所有的教堂也是真,然而,殺中國人教徒則有說頭在裏邊。我們那裏就是義和團最熱鬧的地方,因為在京津一帶,傳教士比較多,教堂蓋的多,基督教教徒也多。其次就是山東一帶,因為那裏德國在膠州灣建很多工廠的緣故,洋人比較多。據我爺爺講,五裏三村被殺的基督教教徒大多是信徒的家人幹的。比如孫老頭有三個兒子,二兒子最聰明,可不知何故信了基督教。仨兒子都已成家,都有幾畝地,可以自給自足。有自己的牛耕地,孫老頭有一匹馬,這掛馬車就是老頭子的命根子。靠倒買賣自己養活自己。因為是單獨過日子,二兒子信什麽別人管不著,他老婆也隻能是嘮叨而已。可問題很快就出來了:二兒子總是勸哥哥弟弟也信上帝,說可以得到保佑。老爺子不幹,需要檢驗這神顯不顯靈,然後再說。就等於胡耀邦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先得看效果。二兒子周末兩天去縣大教堂,這就耽誤了農活。幾畝地的雜草靠自己除草,那年頭沒有除草劑。除草不及時,就是野草叢生,莊稼收成大減。到青黃不接的時候,老婆孩子就挨餓,不得不求老爺子和哥哥弟弟施舍。哥哥弟弟答應,媳婦們不幹了,就找老爺子哭鬧。老爺子勸二兒子,說事實證明你信的這神沒有顯靈,你必須放棄。二兒子不幹,非信不可,他說上帝保佑要等時間。老爺子給了他三年時間,最後基本上一貧如洗,因為賣羊的錢他都捐給教堂大部分。老爺子一看這是邪教,兒子中了魔,便把兒子的舅舅招來一起商量。根據我們那裏的習慣,老婆死了,孩子的舅舅代表娘家,二人一起做出是否處死孽種的決定。舅舅聽完介紹,認可處死孽種。就是把繩子掛在房梁,全家一起動手就把二兒子給吊死了。這類事在農村是千年習俗。所以,當年基督教信徒被殺,不都是義和團幹的,往往是自己家人動手幹的。當年彭德懷就是他爸和長老們商量決定處死他,當晚,他媽媽悄悄告訴了他第二天吊死他:你趁夜逃跑,永遠別回家。彭德懷就跑了,找國軍當兵去了。彭德懷被當成孽種的原因是禍從口出:他爹總是打他,家暴。他猜測父親不愛他。他就說父親不是為了有他才跟媽嘿咻的,他是性樂趣的副產品,他才如此狠毒對待兒子的。老爹一聽就認為出了孽種,必須殺掉。彭德懷的媽媽認可兒子的說法,決定救他。

 

我上高中時明白了教堂的事,從爺爺那裏得知了義和團隻燒了教堂不燒學堂,雖然都是教會建的。那我就問他為何和尚廟不被燒,佛教也是外國來的。他說,佛教的和尚到村裏化緣,等於乞丐討飯,老百姓不能不給口吃的。就算是不顯靈的欺騙,那也是用幾句好話換口吃的,不是邪門的事。而基督教則不同,傳教士不到鄉下乞討,又不顯靈,還耽誤教徒謀生的時間,等於白送錢。我明白了因為農村害怕邪教,就死死盯著各家各戶,沒有隱私權。誰家有幾窩耗子都一清二楚。信了什麽教,結果如何,第二年就得出了結論。西方之所以有隱私權,是跟宗教離不開的。宗教大佬們早就偷偷查過了:誰信誰窮。所以,必須有隱私權,讓人們無法比較。要是反過來,誰信誰變得富裕,那教廷會大力宣傳攀比的好處,絕不會有隱私權的規則誕生。當今到了信息時代,再也隱瞞不住了。歐洲哪個國家去教堂的多,哪個國家窮。所以,歐洲人紛紛從教堂走了出來。

 

我就問我爺我大姨夫當年自創宗教,為何被鄉親們認可,那不也是邪教?他告訴我,我大姨夫那類人自創宗教,的確是邪教。那為何被鄉親們認可呢?因為兩點:一是事實證明他的教顯靈;二是規模控製在幾十個人。我大姨夫隻招50個信徒,多了不收,人要是多了,政府就擔心鬧事,就會以邪教抓捕。那他的邪教是怎麽顯靈的呢?我爺爺說是騙術,別打聽沒用的。我上高中時常常想起這事,就問我爸,我大姨夫是怎麽騙信徒還顯靈的。他告訴我兩條:一是他教的是武術,每天練習到大汗淋漓地步。他收的徒弟就是比較懶或者不參加體力勞動的人比如教師啊地主兒子啊賬房先生啊這類人,吃了不動,就容易生病。他的藥丸子極可能就是什麽板藍根搗碎後加蜂蜜,吃了沒用,但心理作用是有的。第二條就是“升級”。他把人分成很多級,他自己是9級。一開始自私自利的是0級,跟著他學做好人,幫老鄉親的忙,他就給升到1級。每過一兩年就給信徒升一級。這樣,暴打老婆孩子的、自私自利之心強的、爭權奪利的,都改好了,有進步,縣太爺一看對社會有穩定功能,就默許了,不按邪教對待。信徒的家人也認為顯靈了,經過雙修,人變得壯實了,心靈美化了也不打老婆孩子了。我聽後對我大姨夫很是讚揚呢,能自創雙修的宗教。我爸說:“這有什麽值得你佩服的?這類練武雙修騙子打從有人類那一天起就應該有,遍地的這類小規模邪教從沒斷過。因為騙術太簡單,會組織打獵的人都應該知道這玩意可以騙人。隻要控製規模,就沒事。一旦走火入魔,大力擴張信徒規模,就是跟政府唱對台戲了,就被剿滅。你大姨夫自律,吃50個有錢人的捐款就滿足了,可以不勞而獲吃香喝辣。即使兵荒馬亂政府失控時他也控製住貪婪之心,信徒規模不增加,就躲過了民國政府的取締、鎮壓。”

 

(六)宗教衝突會讓西方敗給東方

不論是亨廷頓宗教衝突為核心的理論還是小布什十字軍東征的實踐,都是在讓西方衰退下去的根源。什麽東西最令人癡迷並為之瘋狂?西方的曆史表明:不同宗教教派之間的衝突。

 

羅馬帝國大不大?厲害不厲害?相當於差不多現在整個歐洲、北非的大部分還有西亞的大部分。然而,羅馬帝國崩潰的原因不僅僅是基督教兩大教派天主教與東正教的廝殺(這類似於未來基督教與穆斯林的絞殺),還有另外兩大因素:一是羅馬政府能製造出的金屬貨幣(銅、銀、金),其總量的一半用於購買中國的絲綢、瓷器、茶葉等貨物和印度的辣椒等農產品,另一半用於羅馬帝國本身。現在的美國早已放棄了黃金與紙幣掛鉤,然而,性質是一樣的:美國每年國債的一萬億美元,一半用於購買中國貨物和其它國家的貨物。跟羅馬帝國一樣,這一半是去除出口後的貿易逆差。吊詭的是:跟羅馬帝國類似,美國貿易逆差的錢主要的送給的也是中國。二是羅馬帝國的財富一步步集中於少數富豪既得利益集團手中。今天,美國80%的人口占有的財富加起來還不足總財富的10%,跟當年羅馬帝國崩潰前的水平類似。相同點還有:羅馬帝國也是讓底層人民恨底層人民。美國共和黨一直也在誤導底層人民,讓他們誤以為是比他們更窮的人拿走了他們的財富。而事實是:你就是把窮人從最窮的人開始趕走,一直趕走總人口的80%,你還是拿不到總財富的10%,因為80%的人口擁有的財富加起來才占總財富的8%。

 

如果站在東方各國的立場,基督教與伊斯蘭教廝殺越激烈越好,等於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當然,站在美國一方為美國的長遠利益著想,絕不能再次陷入宗教衝突而不能自拔,否則,敗給東方是不需要東方軍隊入侵到西方的。就好比羅馬帝國的崩潰不是東方人入侵的結果,也與中國印度賣東西給西方無關。你自己的財團富豪們不想用本土的人民造東西,除了去買,能怎麽辦?當羅馬帝國再也造不出足夠的金屬貨幣購買東方產品的時候,靠舉債是會走到頭的,那就是還不起利息的那一天。

 

今天的數字:美國平均每個家庭的債務是 $87萬1597,點擊進入美國政府網站,中間有一欄:total dept per family

https://www.usdebtclock.org/

當我們為巴黎聖母院被燒毀而痛苦的時刻,我們需要知道,這個世界不僅僅有一神教不同教派之間互相廝殺的西方,還有從來不信一神教的東方。人類的文明史表明:創新曆來跟著製造業走,這與信仰、種族無關。當年阿拉伯世界的建築業領先人類。同樣是一神教,製造業從英國轉到德國,科學技術創新也同時到了德國;隨著製造業從德國轉到美國,科學技術創新也到了美國。波音出事不是偶然的,在美國製造業外移之前,波音飛機的零部件90%以上由美國製造,今天,90%由外國製造。一個隻造10%零部件的公司,不論軟件是否是外包給印度,公司把精力放在如何快速賺到現金上,研發就隻能跟隨零部件製造者離開美國了,因為美國的工程師無法閉門造車。

 

大教堂被燒,是我們可以看到的悲痛之處。看不到的隱性的坍塌,其危險更大。一棵木樁,頭上被刀砍了一塊下來,的確令人痛心;然而,木頭根基朽了,那是一有風吹哪怕是草動級別,都可能呼啦啦傾倒。當年英國蒸蒸日上時,是最大的債權國。美國蒸蒸日上時,也是最大債權國。讓美國再次偉大?其實很簡單:再次變成最大債權國就可以了。那就先把所有債務還上,製造的產品不僅能自給自足,還要出口大於進口,而非寅吃卯糧靠舉債度日。

 

最重要的是心理強大。就兩個女川粉,一個胖老鴇接近了川普,一個網紅女自掏腰包13萬想跟川普照個相,就把國務卿嚇得魂不守舍,說是間諜,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了威脅。倆女川粉就把國務卿嚇成草木皆兵,看誰都是間諜,多麽可憐又威武的兩個女川粉啊,尤其是自掏腰包的張女士,風風火火從上海跑到美國想跟川普合個影沒達到目的還被關入監獄了。漏了破綻就是因為沒帶泳衣。

網上看到報道是這樣的:

保安:May I help you?

張川粉:I would like to see Te-Long-Pu!

保安:What?The pool?

張川粉:Yes, Yes!

保安一想這可是私人家的遊泳池,客人大庭廣眾之下到總統自己家的泳池遊泳?那至少需要檢查她的泳衣,會不會放毒?

保安:Do you have a swimsuit?

張川粉:No, I don't.

保安:What?

張川粉內襯:見特朗普還需要穿比基尼?我這身材不穿比基尼也看得出風韻猶存啊!

保安一琢磨不對頭:她打算裸泳?為何對遊泳池感興趣?趕緊跟上級聯係,上級立刻上告國務卿:“有上海來的一女人要接近總統,她說是到海湖公園遊泳,可她沒帶泳衣。”間諜?一定是間諜!事關國家安全,抓捕!

女川粉悲劇了。後悔來時匆匆,沒帶比基尼。要是帶來了,保安就不懷疑她了。冤枉啊,女川粉!她是要見川普,粉絲見偶像如同楊麗娟要見劉德華,遊泳個球啊!花13萬不遠萬裏來到美國不是為了享受一下“The Pool”,是為了享受見一見“特愣普”好嗎?
sidekickoff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小教頭' 的評論 : 老閻這個判斷他在這裏隻是一提,我記得以前有更豐富的分析。
1.情感上我當然希望不要發生。保持穩定富強耐心改良。象英國一樣,來個四五百年穩定最好。
2.但理智上覺得方向不太妙。可以持續二十年,三十年,或者更長。這麽大的人才庫,市場,世上少有,潛力無窮。但習再幹10,15年之後呢?之後的之後呢?不解決權力繼承又要出幺蛾子。上,下易亂。就是希望不要大亂,小亂社會還可以承受,無論是自由派保守派權貴底層互相讓步,不斷改良。
小小教頭 發表評論於
根據中國的曆史來看,中國也到了亂世之前的盛世最後階段了,要麽政府主動殺肥豬,要麽是暴亂,無論如何根據中國的曆史來看,中國也到了亂世之前的盛世最後階段了,要麽政府主動殺肥豬,要麽是暴亂,無論如何必須實現富不過三代的鐵律。在帝製時,靠一朝天子一朝臣來實現,因為一下台就被抄家。昔日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那時候皇帝的平均壽命很短。壽命長的皇帝不多,也是經常更換朝廷大臣,在派係鬥爭中反複抄家。在任何國家,都不能搞階級固化。秦始皇想讓贏家世代掌權,導致秦二世滅亡。如果他不稱秦始皇,就叫秦皇,結局反而會好很多。當下層的人發現孩子沒有了希望,那就隻有造反一途了。社會必須提供底層的上升通道。
中國還在上升期,怎麽就被你老預言到了快崩潰的時期了呢,可以說習大說的2049年才是中國盛世的開端,然後會有差不多100年的繁榮期,最後才會進入帝國衰退期,美國開國至今也有200年出頭了,的確到衰退期了
miranda0318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水一隅' 的評論 : 什麽叫“妃人憂天”?
yunong2012 發表評論於
文學城數據造假,山菊花的文章根本就沒多少人看
old-dream 發表評論於
老閻這是在文學城博客人氣榜第一名的位置多年後坐夠了,開始退隱?
old-dream 發表評論於
Is this the first time in many years?
山菊知秋 山菊花
潤濤閻的小天地 潤濤閻
neshershahor 發表評論於
更正下錯字:尾大不掉
——該死的微軟拚音
neshershahor 發表評論於
我無意與老閻作對,也同意老閻的觀點。隻是說些小細節:

切諾貝利的核泄漏並不是天災而是純粹由蘇聯當局自己做死做出來的人禍,同時無能的黨務官僚體係以及無效應急方案多米諾效應最終成千上萬生命喪失!

而值得一提的是烏克蘭首都基輔就在事發地點南部不遠處數百公裏,而事發地點今天大部分位於烏克蘭境內。

沙皇俄國時代的烏克蘭是歐洲的糧倉——蘇聯給烏克蘭帶來了兩大衛大不了的民族記憶:一個是斯大林時代的Holodomor(跟Holocaust一樣楔入詞典的烏克蘭大饑荒屠殺),另一個就是切諾貝利核泄漏。

核棺材是老歐洲出錢建的,因為如果不建核棺材的話又有核輻射的物質會擴散到歐洲——這是為什麽歐洲在俄國和烏克蘭之間作選擇時一定烏克蘭。同時這也是為什麽當代的烏克蘭人(東烏克蘭那些母語是俄語的俄裔令說)恨極了蘇聯和代表了蘇聯的俄聯邦(畢竟俄聯邦前蘇聯共黨集團統治)。
舊日雲中守 發表評論於
我也相信閆先生不是拿了誰的錢在寫文章,他無論民主黨、共和黨、共產黨都逮住一陣打,因言獲罪的話,誰都有充足的理由不放過他,如此反而證明他隻是寫出他的看法而已。
HBW 發表評論於
去投資公司去談401K的事情。金融顧問是個猶太人。說起美元價值,他說大家都在“騙局遊戲”中而已。猶太人既對細節認真,又對大勢想得開。不似中國人對金錢的態度,絕對的屈服崇拜。
liuwenxue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國外的人可能好一點吧, 比如我就絕對相信閻兄對真理和事實真相的興趣大於對金錢利益的興趣,因為我自己也是這樣的。“雖千萬人吾往矣”是一種勇氣,更是一種生活方式。所以不必計較其他人怎麽說怎麽看。打中別人我就一笑,打中自己我就忍痛,魯迅當年就是這樣的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人一般選擇相信和自己看法一致的說法,讓自己開心,也許是進化的結果。忠言逆耳,忠言未必都逆耳,逆耳的未必都是忠言。站在旁觀者角度看自己需要開放的思維,很多人做不到,才有自己是自己的最大敵人一說。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文化不同,隻是表現形式不同而已。在任何國家任何民族任何文化的地球人,你隻要探索真理,一定被人懷疑你是為了錢為了利益。如果是探索社會科學真理,一定被人懷疑你是拿了誰的錢,在為誰說話。這不是說說而已,人們真的會嚴肅地仔細地推敲琢磨甚至調查你到底是拿了誰的錢,因為地球人基本上都不相信你在探索真理,肯定是為了錢。
liuwenxue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誠哉斯言,宗教講得是信不信不信的問題, 而不是真不真的問題,而追求真理更似乎是科學家的事。中國人缺乏宗教情懷,但絕對崇拜實力,包括權勢和金錢。口頭上擁毛的,表麵上喊紮根的,可能更是一種在高壓下的生存智慧,而不是真的相信。這和北韓那些哭喪的人一樣,更多的是表現出來的一種求生技能,而不是真正的信仰。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求真,對地球人來說,是非常痛苦的,因為絕大多數人是對真理不屑一顧的。比如我小時候村裏天天都有餓死的兒童,就是自己的孩子餓死了,老人餓死了,可他們照樣喊毛主席萬歲。你如果認為他們是假的,那你的判斷是錯的。那你問他們怎麽可能畝產萬斤糧?他們不管這是否是事實,隻要是毛主席說的就是對的。文革都那樣了,毛粉紅衛兵連大學都讀不了還得取農村,可他們照樣興高采烈地去修地球。一個物理博士,我問他李大師如何能阻止了地球爆炸30年,他不答複我,隻是說李大師說的就是對的,別問為什麽。他對真理不感興趣。川普謊話連篇,可川粉們不認為那是個事。新上帝的說上帝無所不在,就是說在巴黎聖母院被燒的那一刻上帝就在旁邊、教堂裏,可你要問基督徒上帝連自己母親的教堂大火都撲不滅,保佑不了,他是怎麽萬能的?教徒們不會思考這問題,而是指責你思維亂了,問不該問的問題。對絕大多數地球人來說,探索真理與他們沒有一毛錢關係。
ZWM421 發表評論於
老閻,你的文章寫亂了。思緒也亂了嗎?
liuwenxue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哈哈哈,原來已經有這麽多神功了呀!不過不礙事,咱們就叫“求真功”,-專門追求真理,美不美,善不善都無所謂,此功不但不忽悠,還專門反忽悠,這樣一定能火。信徒窮也不要緊,當年耶穌基督也是為窮人治病開始的啊。而且,一旦掌握了真理,在當今世界,恐怕很快就會財源滾滾了。你似乎還由此激活了一個科研項目,叫做 宗教的經濟基礎,好像過去對此的研究還不是很多,卻很值得關注。
cloudhk 發表評論於
記得王林當時都跑到香港了。買了個3000萬的豪宅,怎麽最後還是被抓了?
潤濤迷弟 發表評論於
說到潤濤大哥收信徒,我有可能會加入的。
原因很簡單:
看完潤濤大哥的文章和後續評論 挺解惑的
我就是你說的那種 有崇拜基因的吧…
天主教神父性侵男童,說實話,在看你的評論之前 一直想不明白為什麽他們要這樣,我自己有兩個兒子,小孩是很可愛,皮膚比女人的皮膚還要光滑,但作為神職人員 平時教導信徒遵守教義,而自己確做出性侵男童。
看了你的評論後,解惑,畢竟神父也是人,需要發泄,而為了不留痕跡,確實性侵男童是成本最小的,趨利避害吧。
看了潤濤大哥的文章,多個角度去思考問題,特別是在現在這個 看不清的世界。
謝謝潤濤大哥的文章,本人讀書少,也不喜歡讀書,但特別喜歡你的文章,千萬千萬不要停更。
潤濤大哥,有時間把 “直把人生付戲中” 結尾了吧,謝謝????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樓下:

時代不同了,信徒數量不那麽重要了。我收50個信徒,都是窮人,我還得照顧他們啊。王林就收十來個:江澤慧、胡錦濤的小姨子、馬雲等,當然給女明星趙薇等開光一次收費少不了。可惜王林沒跑成,嚴新大師李大師都跑成了。網上當年披露張宏堡強奸20多女人,不知真假。有那麽多盼望著被他開光的女信徒,還需要強奸?有點扯淡,基本上不可信。不過,王林張宏堡都歸天了。李大師很久不出來了,不知道怎麽回事。

王林有《萬法歸宗》,可沒保住性命,比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中國夢還是差點火候。

海燈(一指禪);
嚴新(九步功);
張寶勝(抖藥片);
張維祥(人宇特能功);
張香玉(大自然中心功,宇宙語);
張宏堡(益智功、麒麟);
張小平(萬法歸一功);
田瑞生(香功);
沈昌(信息茶);
狄玉明(菩提法門);
義雲高(三世多傑羌佛);
宋七力(宇宙光);
張蘭君(清海無上師,觀音法門);
李大師(轉法輪);
宋記平(氣功令蚊子不咬人);
張寶勝(超人;當代濟公);
傅起鳳(驚世奇功);
唐雨(耳朵識字)....

還有很多吧?這都是信徒十萬、百萬、千萬之眾的一代“半人半神”、“亦人亦神”玩不過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中國夢。論忽悠能力,跟馬列邪教毛澤東思想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中國夢比,還是弱爆了。

這些人就是生錯了時代。如果早生兩三千年,都能成為Python、Delphi、耶和華、耶穌、穆罕默德、釋迦摩尼等級別的神人,信徒烏泱烏泱的,經久不衰。生錯了年代就不行,在曆史上連創造義和團的朱紅燈都比不上。

我大姨夫那類人,隻是吃幾十個“人”,而非“戶”。戶指土豪大戶。縣太爺哪怕管著十幾萬人口,也就是吃十戶左右,一個縣沒有幾個大戶人家供他吃。吃百戶千戶的都是高官了,能吃萬家大戶的那是侯爵級別的。現在平民也有點閑錢了,就出來了烏泱烏泱的半人半神的大忽悠,吃百姓。王林是專吃大戶的,還有點古風,算個人物,在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中國夢麵前敢建“王府”。活膩歪了的就這樣子。不過,人生反正就是一瞬,早死早超生。二十年後又一大忽悠獨步當代。帝王將相能有種乎?答案多數有種,兒孫繼位,有的無種(比如李自成毛澤東);大忽悠靠轉世,轉世後還是忽悠。忽悠的方式、套路不變,被忽悠的都是由羊群轉世過來的人群---崇拜基因不發生突變。
liuwenxue 發表評論於
又是好文一篇,有許多獨到之處,比如 穆斯林不會真的統治歐洲, 創新曆來跟著製造業走 等等,都獨出心裁,也很有見地。要不閻兄自己也成立個宗教得了,我估計湊50個忠實信徒應該沒有什麽問題 ????
cowwoma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xiaob' 的評論 : 你說對了。斯裏蘭卡已經定性了。估計聖母院也是。
lxiaob 發表評論於
斯裏蘭卡襲擊加上巴黎聖母院,很大可能是MSL在反擊新西蘭槍擊MSL事件的係列策劃,現在西方主流媒體根本都不敢談MSL放火燒巴黎聖母院的可能性,斯裏蘭卡嫌疑人已經非常明確的情況下根本不敢談嫌疑人的MSL身份,推上有個MSL模樣的人在起火後出現在聖母院塔樓的視頻,另外有個聖母院退休的前工程主管采訪視頻,很快就被推特給限製封鎖了,白左就跟鏟子黨差不多,不把自己人整死完不算完
wuliwa 發表評論於
我昨天去看巴黎聖母院。好多警察封了路,警車到處都是果然讓狹窄的街道更擁擠。各種機動車人力車亂竄,景物沒看到多少,看到一個摩托壯漢停車手撕路人的場景。也算沒白來。堵在路上時我想如果發生火災,救火車會在我燒成灰之前擠進現場吧。災難片總是有很多鋪陳的。我不能掉以輕心。隨時準備棄車而逃。
清水一隅 發表評論於
閻先生不愧是學識廣博。
但對你的邏輯不能苟同---
二戰之後帝王教宗消隱西方民主國家不以宗教立國,天主基督如同中日的佛道隻是生活文化的一部份,統一在民主文化生活方式中。有多少教堂不再重要。
歐州對msl可沒有驚慌失措,90%哪的msl 是Turkish 印巴.中國人妃人憂天。
曆史是靠戰爭下的改朝換代和革命斷層式發展,有聯係沒邏輯。你拿曆史來推斷現在的算法沒道理。
讓美國懶人打仗可以,勤奮是不能的,MAGA隻能讓別人變壞來實現。
右邊 發表評論於
重整旗鼓,看似是製造業的問題,其實不久的未來的隱患,是日趨成熟的5G帶來的生產力在兩國之間的巨大差距。而5G能否實現它應有或預期的價值,取決於國民教育水平,僅在這一點上,美國肯定是輸給了中國,好比好的引擎連在泥作的車輪子上。
右邊 發表評論於
“歐洲哪個國家去教堂的多,哪個國家窮。所以,歐洲人紛紛從教堂走了出來。”,這是對基督教的誤解,是人的問題,而不是信仰的本身。如果一個基督徒完全按上帝的教導去做事,也許發展慢些,但絕對是好的結果。可惜,很多人,心太急。國家進步,社會發展,商業利潤,發展結果與時間成正比,但品質與時間也是成正比的,就是時間越短,養分越少。像轉基因農作物,看似又大又實惠,但裏麵的營養是”you get what you paid”
右邊 發表評論於
有一點說“不用擔心原教旨主義的穆斯林會真的統治歐洲”,但白蟻是可以吃掉一座城池的 。
右邊 發表評論於
論到美國和古羅馬在衰落上的驚人相似,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興衰軌跡,想到輪回,“ 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cowwoman 發表評論於
猶太教,伊斯蘭和基督教是一脈傳承。自家人矛盾深深而已。三大宗教天上都是神,地下都是亞伯拉罕。以色列的先祖雅閣是亞伯拉罕和大老婆生的,伊斯蘭先祖以撒是亞伯拉罕和妾生的。到了基督是雅閣第四個兒子猶大的後人大衛的後人。三大宗教誕生地都是耶路撒冷,幫派互鬥,和我們遠東人真沒什麽關係。
基督教最遠傳到英國,北歐沒傳過去,北歐自己有北歐神話,北歐的神是歐丁。
cowwoman 發表評論於
闖王的出發點是想讓製造業回歸,可他做不到。製造業外流的根本原因是資本大佬要利潤最大化,給中國加關稅壁壘,資本最終會流到越南,老撾,孟加拉甚至非洲,也不可能把勞動密集產業回歸美國。闖王其實是破壞了美國財團的利益,讓本土財團再次選擇非美國加工地而已。比如沃爾瑪為了利潤要去越南采購低勞動成本的廉價貨而放棄中國。闖王動機和效果是反的。另外,闖王這麽做也是不想再讓中國受美國益,從而單邊從美國方麵遏製中國發展,可是這也會逼著中國自立更生。現在抓間諜,遏製中國,為時已晚。中國有那麽多人口和內需,更重要,中國已經不是生產力低下的社會主義時期了。人的眼界都開了,資本也能運作了,還需要美國指點迷津麽?花開花落,有誰永遠是盛世? 相信政客能救世,還不如相信男人會妊娠。
lzh0007 2019-04-19 19:34:39 回複 悄悄話 製造業回歸,這不就是闖王在做的嗎?其實不隻是MAGA,這個世界格局都會變化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在羅斯福任上,最高稅率是94%。是一步步從75%到94%。
maccabia 發表評論於
當看到巴黎聖母院被燒,感到人類要被文明拋棄,或人類要拋棄文明了
hola! 發表評論於
哇 精辟!分析得好精采!解釋了很多現象
笑薇. 發表評論於
羅斯福的Revenue Act of 1935 的最高稅率是75%。
時不時來看看 發表評論於
Te-Long-Pu - 特龍普,說Te-Lang-Pu或許特工能聽懂。

這個火災的原因還在猜測,有說是電線短路的火花引發的。警方說沒有人死亡。

天災或人禍還有待時日。

HBW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angtora' 的評論 :
看一次新聞聯播就知道國人怎麽念總統大號了。博主在調侃可你當真了。爆粗口,不識逗。
old-dream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angtora' 的評論 :
厲害國的人和媒體還真是都說特而非川
cloudhk 發表評論於
關於回族的同化,我想講講我的經曆。中學時我有個同學(叫她小花好了)剛好是回族,有次她跟我們幾個同學一起去參加比賽。因為她要吃清真餐,所以我們其他同學和老師都得找清真餐館。很遠,也不是很幹淨(當時餐館也不多)那時年紀小,不懂事,就抱怨了2句。我的另外一個同學就說,在小花的村裏,也有漢族,他們的東西如果去漢族家裏繞了一圈,出來他們就不會再用。如果有人去挑水,這桶水被不知情的漢族人以為是自己的拎回家裏去了,即便漢族碰都沒碰這個水,他們發現以後,這個桶他們不會再用,水他們也不會再喝。我這小花同學在旁邊插嘴說,這個水,她還會喝。但是她媽媽是絕對不會再喝的。我當時驚得合不攏嘴。那情境曆曆在目,至今難忘。忘了說,我們在河南。

我同意博主的觀點,但我覺得他們嚴格地區分著我們和他們。這種算是同化了嗎?也許是吧,但這種區分的弦隻要還繃著,一有風吹草動,可就不好說了。
wangtora 發表評論於
這就是扯JB蛋了。特朗普是日語發音,中國人都說的是川普。
牆根兒 發表評論於
分析的挺有意思滴!
自私自利 ---〉貪圖安逸 ---〉不生或少數生孩子 ---〉人口不足 ---〉製造業萎縮 ---〉研發跟著減少 ---〉科研資金短缺 ---〉借債 ---〉貧困 ---〉獨裁 ---〉新政 ---〉福利 ---〉信教---〉生孩子 ---〉有人口 ---〉經濟 ---〉致富 ---〉學校教育 ---〉自由民主愛國 ---〉脫離宗教 ---〉個人主義 ---〉
潤濤迷弟 發表評論於
好文!精彩!解惑的文章!
說說我個人的信仰經曆:
小時候跟著爸媽 逢廟必拜
到美國讀書 教會學校,周末跟著寄宿家庭去安息日教會,覺得基督教挺好的,入鄉隨俗吧,選擇相信了基督教,但一直沒受洗。
畢業後,回國上班,沒再去教會,慢慢地也就淡了吧。
移民澳洲,偶爾帶走小孩也去教會,但再也找不到faith了。
跌跌撞撞的,自己找不到信仰。
去年也私信過潤濤大哥,基督教 佛教 等問題,潤濤大哥回複我的是:酒肉穿腸過 佛祖心中留。
解惑的文章!謝謝潤濤大師!
蓮盆籽 發表評論於
“如果站在東方各國的立場,基督教與伊斯蘭教廝殺越激烈越好,等於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當然,站在美國一方為美國的長遠利益著想,絕不能再次陷入宗教衝突而不能自拔,否則,敗給東方是不需要東方軍隊入侵到西方的。就好比羅馬帝國的崩潰不是東方人入侵的結果,也與中國印度賣東西到西方無關。你自己的財團富豪們不想用本土的人民造東西,除了去買,能怎麽辦?當羅馬帝國再也造不成足夠的金屬貨幣購買東方產品的時候,靠舉債是會走到頭的,那就是還不起利息的那一天。”

讚!

信仰和宗教不是一回事。有信仰是好事,但宗教的狂熱很可怕。

樓下說川普讓製造業回歸的,是沒看見福特和通用汽車公司停產關廠吧。最近一年的事,汽車工人被川忽悠的不是少數。
歪伯 發表評論於
人類社會越是發展,人口越多,維係的成本就越高,直到科技的進步也維持不了,就隻能轟然倒塌!社會頂層的人,為了自己的貪欲,總是會利用宗教衝突,階層衝突,來維持自己奢華的生活,可難道他們看不到會引火上身麽?可芸芸眾生就是如此,哪怕出現幾個智者也是無濟於事。什麽是人類文明?這種人類社會的自相殘殺算的上什麽文明?人類自相殘殺從舊石器時代就存在,可對比現代人類死亡的人數,那些被各種超級武器,科技產物(汽車,飛機,火車,輪船)造成的死亡,舊石器時代的人類豈不是更文明嗎?看來人類文明的發展就是一步步自我毀滅的過程!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alidali' 的評論 :

當年如果不是胡佛打貿易戰並持續給富豪減稅導致大蕭條,羅斯福新政是無法推行的。羅斯福新政當即把美國從大蕭條拯救過來,靠的是給億萬富豪加稅到94%。富豪們早有準備,把錢換成金磚藏起來或把錢移到國外隱藏。羅斯福新政非常有效:膽敢隱藏金磚金條或轉移財富到國外的,查出一個法辦一個,全部沒收並治罪。必須換成現金,然後根據稅率繳稅。為何稅率高到94%?因為美國稅率是晉級的,比如你隻有一萬美元收入,不交稅或稅率很低。你如果有一個億,10萬以上的比如30%,20萬以上40%,100萬以上70%,500萬以上的94%。這樣,你如果有一個億,就總稅率就超過90%了。這樣,你有100個米,90個米上交。國家一下子就富裕起來了,有的是錢修高速公路建橋,工作機會立刻就來了。沒私人買得起飛機浪費資源了,因為大錢都上稅了。羅斯福新政的錢還打贏了二戰,造了200多艘航母,幾萬架戰機,幾千搜軍艦。美國再次偉大。如果沒有大蕭條,那羅斯福新政就被罵成共產黨打土豪分田地了,根本辦不到。其實羅斯福新政讓富豪90%的收入上稅,比當年毛澤東搞的公私合營一開始時還狠。公私合營是資本家拿一半。當然,那隻是開始,等工人階級不答應資本家剝削工人必須跟工人一樣待遇,有的資本家就跳樓,最後還是資本家被沒收了所有資產。如果毛澤東走羅斯福新政的辦法,給資本家留下10%,他們就不會跳樓,而是繼續管理企業。10%也不少了。那時候公司總裁的收入包括股票和工資是公司工人平均收入的40倍,上稅後,還是比工人收入高一點。

美國還會出現羅斯福新政嗎?那要看下一次經濟危機的程度了,一旦債務危機爆發,羅斯福新政重新來的可能性是板上釘釘的。曆史往往是重複。現在的貧富差距已經超過大蕭條前了。羅斯福在美國總統排名裏現在是排在林肯華盛頓老羅斯福之後,以後會排在老羅斯福之前,僅在林肯華盛頓之後曆史上的第三名。

根據中國的曆史來看,中國也到了亂世之前的盛世最後階段了,要麽政府主動殺肥豬,要麽是暴亂,無論如何必須實現富不過三代的鐵律。在帝製時,靠一朝天子一朝臣來實現,因為一下台就被抄家。昔日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那時候皇帝的平均壽命很短。壽命長的皇帝不多,也是經常更換朝廷大臣,在派係鬥爭中反複抄家。在任何國家,都不能搞階級固化。秦始皇想讓贏家世代掌權,導致秦二世滅亡。如果他不稱秦始皇,就叫秦皇,結局反而會好很多。當下層的人發現孩子沒有了希望,那就隻有造反一途了。社會必須提供底層的上升通道。

在西方,政教合一時,教廷的權力大到天的地步,然而,神父不能結婚,不能有後代,財富隻能自己揮霍掉。這就堵死了代代地位固化的路,社會才能穩定。神父不能找女人偷情,因為沒避孕措施,一旦有了孩子證據就確鑿了。他們就想到玩男童,因為沒有DNA技術,證據就無法確鑿,反正不懷孕就算沒證據。就是堵死階級固化的路。到了新教出來後,牧師可以結婚,但教堂的權力跟政府分開了,不存在階級固化了。後來,富豪的遺產稅開征,繼續堵死階級固化的路。在不能階級固化、貧富差距不能過大這一點上,東西方是相通的。
ZTM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寓教於樂 舉重若輕 每文必有驚人處。又都有實例支持論點 遠見卓識。 樓主能預測一下台灣大選嗎?
HBW 發表評論於
看到巴黎聖母院的尖頂倒掉,想到世貿中心的坍塌。第一感覺是式微的基督教會借機反彈,穆斯林在歐洲將麵臨抑製。可是閻先生有不同的見解。大火意味基督教在歐洲真正衰亡的開始。起火原因等等會不了了之。細思這場災難的起點或許在新西蘭穆斯林教堂槍擊案。雙方報複的升級就在眼前了。
lzh0007 發表評論於
製造業回歸,這不就是闖王在做的嗎?其實不隻是MAGA,這個世界格局都會變化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是不是應該把這段單獨拿出來反複說三遍?

“如果站在東方各國的立場,基督教與伊斯蘭教廝殺越激烈越好,等於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當然,站在美國一方為美國的長遠利益著想,絕不能再次陷入宗教衝突而不能自拔,否則,敗給東方是不需要東方軍隊入侵到西方的。就好比羅馬帝國的崩潰不是東方人入侵的結果,也與中國印度賣東西到西方無關。你自己的財團富豪們不想用本土的人民造東西,除了去買,能怎麽辦?當羅馬帝國再也造不成足夠的金屬貨幣購買東方產品的時候,靠舉債是會走到頭的,那就是還不起利息的那一天。”
何仙姑 發表評論於
讚!
錦上添花ca 發表評論於
不知道作者到底想說什麽?是想批判美國和川普呢,還是為穆斯林作惡找曆史借口。如果作者真有和穆斯林多有接觸,不知道會不會發出不同的聲音。穆斯林整體是比較aggressive, 如果在一個群體中有5%的population,他們就一定要改變現有規定法規,讓別人去適應他們。不會有入鄉隨俗或融入。
五次郎 發表評論於
據末代皇帝溥儀交代,他的太監們偷賣文物嚴重得不行,他下令徹查,當晚,建福宮就著火了,於是都報了災損,不用查了。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閻兄的文章讀得我心裏哇涼哇涼的。
欲借嵯峨 發表評論於
老鄉大俠:我在法國工作過一段時間,父母都是河北農村人,所以我是天生的天主教徒,我帶父母去過那裏,對聖母院的火災感到非常痛心,記得聖母院,盧浮宮,凡爾賽宮精美絕倫的建築藝術讓我對中華文明產生了巨大的懷疑,我甚至認為除了秦俑之外,中國的建築繪畫科技等完全隻是技術層麵的技巧,根本無法和古希臘羅馬等文明相提並論。大俠怎麽看?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潤濤閻: “”一個隻造10%零部件的公司,不論軟件是否是外包給印度,公司把精力放在如何快速賺到現金上,研發就隻能跟隨零部件製造者離開美國了。“”
--------------------------------

多年前,記得Allan Greenspan說過, (大意)”美國不需要製造業(實業),隻要有金融業就可以了“。 現在看,是多麽荒謬!
可製造業如何才能回歸呢? 製造業要回歸,要和中國,越南等競爭,需要大量低成本的產業工人,可把移民一擋,那裏有那麽多低成本的產業工人? 可如果不擋移民,Rust Belt搖擺州的工人和工會不幹! 兩難!
總之,製造業回歸美國非常艱難! 除非照閻先生的辦法,把墨西哥給吞並了? :)
Fisherman8 發表評論於
不管對不對, 說的有道理!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潤濤閻:”讓美國再次偉大?其實很簡單:再次變成最大債權國就可以了。那就先把所有債務還上,製造的產品不僅能自給自足,還要出口大於進口,而非寅吃卯糧靠舉債度日。“
---------------------------

記得閻先生說過:美國和中國要求”貿易對等, 我買你多少,你買我多少(大意)“。 似乎達不到。

製造業回歸,似乎也達不到。 華爾街/資本家要牟利,在那裏生產成本低,就在那裏生產。記得閻先生說過:(記得大意是)“華爾街對美國產業工會來了個釜底抽薪,到外國去生產。。。“

無解! :(
瑞得 發表評論於
讚。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