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巴掌打遠了兄妹之情

我知道我做不了什麽大事業,隻想真真實實地為自己活著。

本博客文章均為原創,轉載請注明出處
打印 (被閱讀 次)


王齡跟二哥相差6歲,二哥在她的記憶中從來沒有做過家務事,他小時候在玻璃片上畫公仔在暗房裏放電影,在陡峭的山坡上滑木板車等調皮搗蛋的事倒是留在了王齡的記憶裏。

二哥讀小學的時候是全民參與抓生產促豐收的人民公社時代,小學生也要挑著簸箕上山撿牛糞積肥,參加學校種番薯種甘蔗等勞動,老師在一邊看著,孩子們不服氣就編歌謠唱:學生種番薯,老師提竹簍;學生種甘蔗,老師吃到牙咧咧。

一天下午,五年級的學生在學校後麵的山坡上鏟草翻土,二哥彎腰去撿草的時候,另一個男孩沒有看見,舉起的鋤頭落在了二哥的頭上,當場血流不止,老師背著二哥直奔村衛生所,另有同學跑去王齡家告知。村裏的赤腳醫生清理包紮好傷口後,奶奶、母親也趕來了,馬上背著二哥去鎮衛生所,所幸傷口不深,沒有傷到神經,縫了好幾針。從此奶奶心疼得一直慣著他。

讀初中的時候,每到周末回來,二哥穿了一個星期的運動鞋髒了,他把鞋脫了對王齡說:“幫我把鞋洗了,給你一毛錢。”王齡從來都是聽話地高高興興地拎著哥哥的鞋去河邊洗。

王齡第一次學炒菜,兩個姐姐都嫌棄不吃,自己再炒過,王齡傷心地哭了。中午二哥從學校回到家,把王齡炒的菜全吃光了,姐姐告訴他,“是王齡炒的。”

因為二哥一個星期沒吃青菜了,“不錯,還挺好吃。”這給了王齡很大的鼓舞。

王齡的堂妹2歲就被叔叔嬸嬸送回老家由奶奶撫養,從此家裏最小的不是王齡而是堂妹,逢年過節的雞腿隻有最小的堂妹有資格吃。

堂妹讀一年級的一天中午,因為她貪玩沒有幫王齡姐姐燒火做飯,王齡生氣了,“你不幫忙,做好了不給你吃。”

快到上學的時間了,堂妹不敢來吃飯躲在屋外開始哭起來,王齡勸她吃飯,她就是不進屋。二哥那時在家,他問清楚原因後,氣衝衝地走到屋外正在喂雞的王齡麵前質問她:“你為什麽不讓堂妹吃飯?你還敢欺負她!”啪,一巴掌打在王齡的臉上,火辣辣的,王齡忍著痛不敢哭,因為他是哥哥,自己確實也做錯了。

這是王齡記憶中唯一的一次被家人打,沒有記仇,但卻打遠了兄妹之間的距離。

王齡讀初中的時候給在鵬城讀大學的二哥寫了一封信,天真地提出也想去鵬城讀中學。二哥回信嚴厲地訓斥王齡說:“你不要以為自己的父親、叔叔、還有兩個哥哥在外麵工作感到驕傲,經常在同學之間炫耀。我們並不能把你搞到城市來學習工作,隻能靠自己認真讀書,考上縣一中,然後考上大學,不然的話就回家耕田。這麽小就想著去城市讀書,貪享福,你以為在城市讀書就是城市居民了嗎?幼稚得很,說實話,你這樣想是不可能讀好書的,別說考大學,就連高中恐怕都考不上。”

二哥對王齡也是因為恨鐵不成鋼,教訓後也安撫一下,他接著寫:“離中考就剩一年時間了,要安下心來,不要想三想四。學習上缺少什麽書本,哥哥會買給你。”

雖然王齡害怕哥哥的嚴厲,但還是偶爾給兩個哥哥寫信匯報一下思想和學習情況。

王齡不否認二哥對自己也是關心的,但他對王齡說話的語氣總是凶巴巴的,讓王齡不敢接近他。

王齡知道二哥常買錄音帶,肯定有不常聽或不要的,她開口問二哥:“你有不要的錄音帶嗎?給我聽聽。”

二哥從來不正眼看王齡,語氣還是凶巴巴地說:“你要聽什麽!你不會自己買!我的經常都要聽。”

在王齡的感覺中,二哥對自己是厭惡的,因為他幾乎沒有平等地和顏悅色地對妹妹說過話。

讀大學的一個“五一”假期,王齡跟二哥一起乘火車去省城大哥家看望母親。火車到站了,二哥先一步下車,快步地走向公共汽車站,王齡在後麵小跑著追趕,感覺自己是被哥哥拋棄的可憐人。

到了站牌下發現開往東山口的公共汽車剛走,二哥叫王齡站著別走,他去找找其他路線的車。二哥找到了另一路開往東山口的公交車,他叫王齡的時候,王齡沒聽見,她麵對著另一個方向出神。

“齡嘛!”突然一個很響的聲音讓王齡猛回頭,隻見二哥惡狠狠地瞪著自己,為了不讓他再生氣,王齡跑過去抓緊上車。

車上的乘客並不多,等了好一會兒才開車。王齡坐在車上想起哥哥對自己凶巴巴的樣子,委屈的淚水在眼眶裏打轉。一路上,王齡賭氣傲慢地一句話也不想跟二哥說。

王齡和二哥要好的幾個同學都聚在大哥家,有人讚二哥性格好不會生氣,溫和、幽默風趣。王齡有意在眾人麵前責怪說:“你們都被他的假象迷惑了,其實他凶得很。”

二哥嚴肅中略帶笑意地說:“對妹妹當然要凶一點了,要不就會沒上沒下,沒大沒小。”

王齡想反駁他,但害怕說到傷心處禁不住流眼淚讓大家笑話,也就忍住了。

是的,二哥對其他人都熱情友好,有說有笑,唯獨視自己為不健全的人,不願給予平等的對話和尊重。

當然王齡對二哥也有溫暖的記憶,大一入秋時節,天氣轉涼了,一天傍晚二哥用單車載來了一床新買的刺了繡花的粉紅色棉被,然後還陪她叫上一個熟悉的老鄉一起在校園外散步聊天。王齡大學每月的生活費也是兩個哥哥資助的。

有了生活閱曆以後,王齡才明白家人之間愛的方式都表現在行動上,不習慣流露於話語中。

 

上一篇:家裏男人的反應

mrscw 發表評論於
感覺你的哥哥們都好霸道,高高在上。如果人與人之間缺乏基本的尊重,其他的溫暖不要也罷。
下半場共好 發表評論於
父母表現關愛的方式,常會無意間給子女帶來壓力,關心和壓力如何區分,很難拿捏。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記仇倒是沒有,但影響了關係。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山韭菜' 的評論 : 是有影響的。
曉青 發表評論於
打人會記仇的,不管是不是有血緣關係。
山韭菜 發表評論於
動手打人,確實可以傷害彼此的關係!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杜鵑盛開' 的評論 : 很高興你又回來了。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一個星期沒上來,生活更新了好幾篇啊。慢慢補王齡的故事。周末快樂!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富春江南' 的評論 : 是啊,還是距離產生美。
富春江南 發表評論於
家裏人隔得遠似乎避免很多矛盾呢,也更親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同意鬆鬆的看法。我小時候跟我二姐和堂妹常吵鬧,長大了我們3人的關係最親密。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兄弟姐妹之間,小時候鬧,大了還是親:)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紛紛繁繁' 的評論 : 你這姐姐難得糊塗會做人,所以姐弟感情好。我這二哥是好為人師,在妹妹麵前耍威風唄。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我沒有記仇,長大了也明白那就是他的個性,但與二哥的關係還是比較疏遠的。
紛紛繁繁 發表評論於
我跟我弟弟從小不打架,我們到現在關係也很好。不打架的原因是我發現跟他組成同盟,跟父母談判更容易成功--比如要求看哪個電視頻道,或者要求漲零花錢。再就是我沒什麽做姐姐的責任感,覺得管小的是家長的事情,跟我沒關係。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抬手打人總是不對,要我也會記恨的,況且他打的也沒道理!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這一世' 的評論 : 你所描述的跟現在正熱播的《都挺好》差不多的兄妹關係。我想兄弟姐妹之間的關係到了這樣的地步,跟為人父母的一碗水端不平有很大的關係吧,那是各自的心裏都埋下了仇恨。
這一世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生活著' 的評論 : 我看到的是不用打打鬧鬧,僅僅是相互競爭求取父母的愛就傷了感情的兄妹四處都是,而且大了後感情根本也不會好,不少連表麵文章都不願意做。

僅看到過小時候就相互愛護的才會長大後走近。當然,也許我見識太少。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這一世' 的評論 : 嗬嗬,這一巴掌太重了,不屬於小打小鬧。
這一世 發表評論於
既然打打鬧鬧的兄弟姐妹更親密,你為什麽又說一個巴掌把打遠了兄妹情呢?你是意思說一個巴掌打遠了,100個巴掌就親近了嗎?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pot321' 的評論 : 其實小時候打打鬧鬧的兄弟姐妹,長大後關係反而親密。
spot321 發表評論於
兄妹之情、姐弟之情等等,好了就很好,不好了也能惹出很多煩惱。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