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離塵囂

塵土飛揚且觀自在,隨心隨喜可有功德?
打印 (被閱讀 次)

最近,在Netflix上看了個2015年片子,Far from the Madding Crowd,改編自哈代的成名小說。中文譯名是《遠離塵囂》,應當說是,相當貼切而精致的,讓我很敬仰。年少時,收聽英國BBC中文廣播,某個播音員曾提及此小說。我從沒看過,對於哈代也隻是耳聞。知道他是一位專注於英國農村文學創作的作家,苔絲姑娘,應該是他最著名的作品。

因為電影的緣故,我決定把原著找來讀讀。目前尚未看完全書,感覺哈代的寫作手法,實在細膩。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電影編劇對此做了一些調整。最為明顯的一點就是,電影,第一個場景通過女主角的自白,說明她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女子。以此代替了原著小說中,好幾章的細微描寫。那些,作者通過對行為、語言及心情的描寫,來呈現人物的特色。就這樣被提前掛到女主角身上,至於小說說對她的美貌的描繪,則通過選擇演員直接實現了。

這部電影,如果選擇完全忠實於原著,大約容易造成過多鏡頭切換,會有斷續感。可見,電影編劇這角色的至關重要性,他(她)掌控著電影行進中,場景切換,層次遞進。小說卻很大程度上,是靠讀者對文字的組合,進行體驗,並形成畫麵。是個對於人的抽象思維,及中期記憶有挑戰的過程。電影,則對觀眾的視覺敏感度、短暫記憶和邏輯組織能力進行考驗。

電影中,最後各角色的命運,是基本按照小說完成。至於,對小說名的理解,卻一直讓我迷惑。看完電影後,我並未發現真正的瘋狂何在,也沒有擁擠的人群。如真要說瘋狂,大約隻能說兩個男配角的行為。在網上看了一些關於這部作品,和有關哈代的介紹,算是能明白一些用意。當年的哈代,是不喜歡城市化和工業現代化的。在他看來城市現代化正是這Madding Crowd。但是,我們能看到的是,他並未如唐吉可德般攻擊風車,而隻用手上的筆。去記錄一個那樣的年代,一些那樣的人群,在那裏生活的故事。極盡細致地,描寫鄉村田原的自然風光,人群們的生活用品,工作場景。

電影片頭有一鏡頭很漂亮,截下來做為配圖。

另外,從小說中,摘一段節選如下:

在這樣一個清朗的夜間獨自站在山坡上的人,幾乎可以感觸到世界滾滾向東的運動。產生這樣的感覺,也許是因為看見這個 天球在星辰越過地上所有的物體浩浩蕩蕩地移動著,這,你隻要一動不動地站上幾分鍾就能覺察到,也許是因為站在山坡上,目力所及的宇宙空間更為廣闊;也許是因為這風;也許是因為這愴然的孤獨。不管是什麽原因,那奔湧向前的感受始終是那麽生動,那麽恒久。運動的詩意,這是人們經常用到的詞組,可是要領略這一史詩般的讚美之詞,還是得在子夜時分站在山坡之上,首先要開闊胸襟,把自己同那些芸芸之眾的文明人區別開來。那些人此刻睡夢正酣,哪裏想得到這樣的景象,而你,久久地靜靜地注視著自己穿越無數星辰的壯闊運動。經過這樣一番夜間觀測,很難再把思緒收到到紅塵中,很難想念,人類那小小的方寸軀體之中,竟能意識到如此的宏偉飛動。(2001年版,南京譯林出版社,張衝譯)

Envying 發表評論於
大約,這種當年女士側騎馬匹的姿勢,大家沒有看出來。。。
花樹2017 發表評論於
幾年前看過這個電影但是忘了title,今天這篇文章幫我想起來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