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家趣事4:本能 Basic Instinct

堅韌不移,鎮守一方,勇敢追夢
打印 (被閱讀 次)

情人節要到了,俺得寫個重口味、刺激的 ,以此恭祝大家節日快樂!

在俺平靜的鄉居生活裏,目前最讓俺激動的當屬開車,畢竟是新手上路。

雖有美、中兩國駕照傍身,俺到了德國仍被要求進駕校,上月順利通過了路考,拿到了俺的第一本德國駕照 :自動擋駕照,日後要開手動擋車還得再考一次。其實在德國絕大多數人都是直接考手動擋、一步到位,省錢省事。俺分兩次考,是給自己降低難度,盡早先把車開上。

俺在德國的光輝駕車史一開始就出了點狀況。考前俺在網上取經,得知德國路考最關鍵的是演技,甩頭動作(schulterblick (過肩後視),以及左顧右盼)一定要做得誇張,以顯示強烈的安全意識。熱心的留德華們還不忘叮囑後來人:事先要熱下身,當心別弄傷了脖子。俺當時覺著這愛心提示是搞笑的,至少俺不必在意。話說俺在幼年時讀過一篇文章,提到林彪擁有罕見的“獅子回頭”貴人相 ,即能夠把頭扭到後方,卻不需轉肩。俺立馬試了一下,不費氣力地做到,很開心。後來俺雖然意識到了真相 --- 純粹隻是脖子長而已,卻依舊得意於自己的扭頭功夫。

萬萬沒想到,考前一天強化訓練時,俺入戲太深、擺頭太賣力,還不忘得瑟“獅子回頭”的技藝,隻轉脖子不轉肩,結果就把脖子和肩膀都扯傷了。有生以來第一次疼的這麽厲害,連晚上睡覺都大受影響,得不斷變換姿勢,時不時還得做下拉伸…… 考試當天,疼痛有增無減,俺也隻能硬忍著。

所幸幾天之後,自然康複了,俺又活蹦亂跳起來:終於可以開上他外公傳下的奔馳了!俺家車庫裏的車,華麗麗的一大排,除了手動的就是腳動的,隻有這輛銀灰色的老爺車是自動擋。老公心疼他多次修理、精心維護的傳家寶,也對俺粗曠的車技非常清楚,於是頭幾周他都跟車指導。最開始的幾次出行,他總在那大呼小叫,一副沒見過世麵的樣子。俺不得不嚴肅地告訴他:“囔得這麽凶幹嘛?俺又不是嚇大的,俺駕校教練比你更凶,你看俺啥時害怕過?!”他解釋說:“你這樣的都居然考試通過了,真是奇跡。開得這麽危險,我好害怕!”俺說:“巧了,俺教練對俺喊的最多的一句話正是 ‘Ich habe Angst!’ (我好害怕!)。”之前老公可能還覺著駕校收費有點貴,經曆過 這些後,他直呼太劃算了!

在德國開車比美國難多了,因為德國的路形更複雜,規則訂得也更細,尤其重視 “道路優先權”的遵守,這個一旦搞錯就易出事故。另外,德國人開車快,沒有限速的高速上是往瘋裏開,有限速的地方隻要確信不會被抓到基本都會超速。嚴格遵守限速的,除了駕校學員開的訓練車,就大都是掛外地牌照的車輛,因為司機對道路不熟,尤其不清楚哪有測速儀。俺在北美鄉下寬廣筆直的道路上慢悠悠地開慣了,難免需要一個適應過程。

德國駕校負責傳授最核心的安全駕駛要領,老公則幫俺鞏固、完善這些技術細節,以應對各種可能的交通狀況,降低出事故的風險。老公陪練最大的好處是,當他嘮叨得令人煩躁時,俺可直接出手痛擊以示抗議,同時給自己解壓  --- 跟打沙包同理, 非常解氣;另外,如果俺有啥疑問,他會十分細致地解答。也正因如此,每次陪俺練車結束,老公都會喊累,得歇歇;而駕校教練在教完俺後,卻能緊接讓下一位學員上車。

老公陪練時非常認真、嚴格,時常喋喋不休,還不善於讚美他人,俺就得負責自行調節。每做好了一個動作,俺都會自豪地宣告一番,諸如:“教科書式的停車!”、“教科書式的拐彎!”他都會覺著好笑,指出:“這隻是正常操作。”他提醒俺,通常人在車開得熟練之後,會過於自信,這一放鬆就特別容易犯錯誤。俺立馬跟他坦白:“這個道理俺早就明白。俺爸多年負責處理交通事故,俺從小就看過許多慘烈的事故照片,所以安全意識和心理素質都很強。俺爸告訴過俺,司機在開車的最初幾年都是馬路殺手,俺現在就是,但俺會盡量克製住俺的殺手本能!”

提到殺手,俺的老爺車還挺應景的。因為俺對車寬的估計尚不準確,又怕撞到右邊凸起的路沿,俺開車容易偏左。為此老公提醒俺留心道路上其它車輛留下的印跡,跟著走就容易開在中間,還指出俺車引擎蓋上立著的奔馳標誌可幫助俺定位。這一提示讓俺眼前大亮,開車更帶感了:透過圓形標誌來定位,簡直跟狙擊手一樣!再後來俺看了電影Hunter Killer (2018),徹底迷上了驅逐艦 (destroyer,  霸氣的英文名),就索性想像自己開的是驅逐艦,反正這車動力足,體積也大,雖然比影片中的那艘(下圖一)相去甚遠,跟下圖二的那艘還是氣質頗像,尤其顏色基本一致。

圖一

   圖二

 

上周起,俺開始獨自駕駛,感覺太好了,如脫籠之鵠,心滿意足地聽著電台,時而浮想翩翩。看到對麵車開過來,俺會注意靠右一點避讓一下,不再像以前那樣,會個車總跟玩“比比誰膽小”(play chicken)似的那麽刺激有趣。不過一不留神俺還是會來一小把“漂移”,然後心裏暗歎:好險,差點掉溝裏了。

對於駕駛,俺有幾個小目標。首先,報駕校前,俺就告知老公俺打算開車去巴黎,好把五年前陪父母遊巴黎沒用完的地鐵票用掉。老公笑道:“那我手頭還有好幾個國家的硬幣,是不是也得飛過去花掉呢?”

其次,《聲入人心》的小哥哥們有兩位在歐洲讀書,波蘭卡托維茲音樂學院的賈凡和維也納普萊納音樂學院的高楊。這地圖上看著離俺都挺近,開車過去很方便。

另外,這些年在老公的影響下,俺看的動作片夠多了,很欣賞裏邊的各種車技。曆來是行動派的俺,期待著將來也能把車開得出神入化。

              

hibisk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二哥李白' 的評論 : 應該沒有四下顧盼、打探美女的“小羊” 脖子長 :P 祝小二哥元宵節快樂!
hibisk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ayflower98' 的評論 : 謝謝親愛的五月花,祝元宵節快樂!:)
小二哥李白 發表評論於
脖子。。。有多長?
mayflower98 發表評論於
寫得太有趣了!讚!
hibisk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假書生' 的評論 : 謝謝:)祝假書生新年笑口常開!
假書生 發表評論於
幽默風趣,寫得好!
hibisk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股聾' 的評論 : 大哥,明智呀!!! :)
股聾 發表評論於
讚不怵車的飄移女司機! 我躲!:)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