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外國專家吃到的人生中最惡心的菜

打印 (被閱讀 次)

過節了,大家都在談吃,我湊個熱鬧,給吃添個彩。30年前,我還是個剛進職場不久的小菜鳥的時候,所在的公司讓我去陪外賓吃喝玩樂,這應該是個好差事,但公司老人是不願意幹的,沒啥技術含量的活,充其量就是個導遊的活,就輪到我這個初進職場的人腦袋上了。

那時請到的外國專家,我想給的工資和福利待遇都不錯,記得那個專家是大英帝國來的,公司請他們全家到北京來遊玩。這一家三口待人接物還是很和氣的,我就盡地主之誼帶著他們遊山玩水,在北京的名勝古跡間分享著我們的古代璀璨文化。

有玩就要有吃,有天我們部門的領導說要宴請英國專家及其家人,就是在比較上檔次的飯店吃飯,我一聽,就不想去,但也沒有辦法。做過翻譯的人都知道,這種宴請,翻譯幾乎是不能吃東東的,因為要做傳聲筒,不能吃的滿口東東的在那兒說話呀,所以吃完飯,肚子還是餓餓的。我雖然不是翻譯,參加宴請的領導也會講英語,但這種場合,還是不能甩開腮幫子低頭胡吃悶吃的,還要端著個架勢,假裝熱情款待,中國人在席間的熱情是要給人夾菜的,咱知道老外不喜歡這一套,但領導喜歡啊。你夾菜吧老外不喜歡,不夾菜吧領導不喜歡,我是夾菜呢還是不夾菜,是個困擾我的問題。還有就是聊天,你說聊啥呢?那時對外國了解不多,我隻是個小菜鳥,不象現在口若懸河地能侃,人年齡大了,臉皮也厚了,知道不知道的,都一起能招呼著。

席間讓人崩潰的是上了這麽道菜,也不知道是誰這麽沒有眼力見兒點的菜,居然是吃黑蟲蟲,額滴娘啊,我們中國老百姓哪裏吃這個菜啊。英國專家及其家屬一看見這道菜,立馬就楞住了,氣氛頓實有些僵硬,我們都緊盯著這道菜,不知道怎麽吃。領導為了打破僵局,就命令我吃給他們看。領導的命令咱不敢不執行啊,不就是吃個蟲子嗎,肯定吃不死人啊,就吃吧。我就非常勇猛地夾起了一個黑蟲蟲,迅速地放入了嘴裏。我這一壯舉,把與我年齡相仿的英國專家的女兒嚇得驚叫一聲,我順著聲音看去,隻見她滿臉通紅,手捂著嘴,估計是被嚇得魂都出來了。我盡量保持著平靜,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隻想告訴在座的人,多大點事兒,嚇不著咱。

那個黑蟲蟲長得象螞蚱,但個頭比螞蚱小,是未成年的螞蚱?那為何是黑色的呢?還是蟋蟀?至今都是個謎。把黑蟲蟲吃到嘴裏的感覺是除了脆外,沒其它味道。我就想不明白了,吃個飯,搞這麽個令人心驚膽顫的菜為了那般呢。這不是我們中國特有的菜啊,展現不了我國飲食文化的博大精深,這道菜,除了讓人惡心就是惡心。

我們很多時候為了吸眼球,要搞些別出心裁的東東來,這能理解哈,但不能為了給人一個驚豔而搞成了驚悚啊。吃蟲蟲太惡心,太令人崩潰了,想起了那黑蟲蟲腸子肚子在裏麵。。。我認為比吃榴蓮和臭豆腐惡心百倍。

 

龍虱,黑蟲蟲是你嗎?

網絡圖片

Susan71 2019-02-13 17:24:53

回複:大概是老廣東人喜歡吃的龍虱,像蟑螂。喜歡吃的人會講很鮮很補的。

回複 'Susan71' 的評論 : 我把龍虱的照片找出來了,好像就長成這個樣子,但是有所不同的是,那黑蟲蟲沒有那麽胖。謝謝分享!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usan71' 的評論 : 謝謝介紹,你要不說,真不懂,我這個北京長大的沒見過。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看了好惡心,中醫中藥整這些愚昧百姓。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康賽歐' 的評論 :藥膳是家老字號,原來在複興門,土鱉蠍子等入藥的都做成食品
Susan71 發表評論於
照片上的龍虱看上去是生的新鮮的,以前上海的廣東人南貨店賣的是熟的,調好味放在高的玻璃瓶子裏,就像賣話梅,丁香山楂?閒食,我一親戚的小孩很大還尿牀,所以沒少吃龍虱,據說補腎,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pot321' 的評論 : 所以說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勇敢啊
spot321 發表評論於
聽著都可怕。~~
北佛風光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冇醉' 的評論 : “其實這不是龍虱,這叫水龜,龍虱比這個更大,兩到三倍,更好吃!”

哈哈, 我冇醉老弟是正宗的廣東人, 果然是啥都吃過。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通州河' 的評論 : 對廣東的煲湯有些看法,熬那麽多的小時,會起化學變化的。
唐西 發表評論於
單位裏做外事工作的多是各個語種的翻譯人員。我們是處,他們是科,都是校友出身,一同到酒店同鬼子吃飯,待遇可不一樣。中國人喜好論資排輩的,12個人一桌,官位一直排下來。很慶幸自己不是翻譯,但人年輕在餐桌上沒有發言權,隻有知情權,那就埋頭吃唄,死勁喝吧。管他的,能坐到十二人那桌裏去就已經算混得不錯了。
收錢,收禮都是違紀,唯獨吃不算”犯規”,常有宴請,凡外商請客,我就仗勢濫權走出包廂吩咐酒店的跑堂頭,來杯”茶”要端到我指定的人麵前。什麽茶啊,其中的一個領導超喜歡茅台,帶蓋的杯子裏原來是陳年好酒。
那麽一杯,就值一個普通工人那年頭的五個月薪水。如此”孝順”,怎能不讓我官運亨通呢?
中國是一個很神奇的國家,很有意思。
通州河 發表評論於
雞爪湯是一般大排檔的例湯,非常家常大眾便宜,不能要求太高。但粵菜裏的有些老火靚湯是中國其他地方湯無法比的,個人觀點達到了人類做湯的極限。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吃出健康' 的評論 : 不勇敢不行啊,飯碗重要啊。
吃出健康 發表評論於
這個真沒有吃過,看著不想吃,康康很勇敢啊。祝康康節日快樂!
我冇醉 發表評論於
其實這不是龍虱,這叫水龜,龍虱比這個更大,兩到三倍,更好吃!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通州河' 的評論 : 我喜歡吃粵菜,但是有些菜外地人還是不能接受的,比如用雞爪煲的湯,指甲不剪,味道也不好,中國菜講究的色香味不占一樣。我是吃雞爪的,也喜歡喝湯,可是用雞爪煲湯就是感覺不好。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你的話很暖心,太能理解做翻譯的人了。那時我公司裏那些有經驗的翻譯,都是去宴會前吃些東東,在宴會上不至於餓得慌。

記得當時北京的飯館確實不少,公司裏有的人有錢愛得瑟,會請我們這些沒啥錢的菜鳥去吃中飯,從沒看見有賣吃蟲蟲的菜。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我還真不知道北京有拿蟲蟲做藥膳的,能治啥病啊。
通州河 發表評論於
其實廣東人什麽都吃的時代已過去了。我在廣東10多年,從沒見過也沒聽說有人吃猴頭,三叫(剛出生的田鼠)這些。倒是果子狸和穿山甲還有人吃,做出來的成品和一般菜式差不多,看不出來是野味
唐西 發表評論於
估計博主那頓飯是在北京的粵菜館吃的,那年頭在北京的粵菜還滿吃香的。
沒錯,廣東人什麽都吃,天上的,地下的,水裏的,洞裏的,兩隻腳的,四隻腳,甚至沒腳的都要進肚子。
一次參加外事活動,五星酒店裏居然吃了一小碟青蛙,事後肚子不難受,倒是腦子老是想著這個青蛙在肚子裏頭還會跳嗎?
博主是翻譯,在這種宴席上是最辛苦的,既要說,又不能吃多,更不能吃像難看,麵對美食心裏難過啊。
石油附中啊 發表評論於
榴蓮的訣竅在於第一口。吃過一口榴蓮的人,很少很少很少不愛上這一口的。
石油附中啊 發表評論於
嗬嗬有趣兒。我猜是因為過去人多飯少,吃蟲子還是相當普遍的:繭蛹應該是東北到北京這一帶的,廣東是龍虱,河南一帶是螞蚱蜈蚣蠍子,其它地區應該還有別的。中國人過去吃基本上所有東西,八成不是因為好吃。現在的年代,應該很多都不吃了吧?那時候我反正繭蛹蜈蚣和龍虱是說什麽也不吃,反倒是螞蚱蠍子還正經吃過幾次,炸好的又酥又脆就著白酒,還行。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北京有家專賣各種蟲子食品的藥膳。那東西真不入眼!
HBW 發表評論於
回複“老daisy”:榴蓮吃起來還好,但聞起來就是臭腳丫子味道。和臭豆腐一個原理,好吃不好聞!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通州河' 的評論 : 請老外吃牛鞭,真是咋想的啊,嗬嗬。。。
通州河 發表評論於
30年前我工作的地方來了外國客人,一般是領導陪去重慶老四川吃牛肉,包括牛鞭湯,從主人的角度,真的是希望招待好,但你要讓那些外國人吃牛鞭,我是無法想象的。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通州河' 的評論 : 那時的涉外活動,是認真嚴肅的,不是象有些移民隨便請客。你說的有一點對,他對外國的風土人情自認為很懂,其實不懂。不過,他雖然宴會吃的多,也許是頭一次遇到此事,他是江浙一帶的人。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那是沒人逼你哈,嗬嗬。。。
通州河 發表評論於
你們領導在國外工作過當過什麽經理,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在飲食招待方麵足夠敏感。我遇到有些人移民加拿大30年的,招待外國朋友,還會擺上皮蛋,一個盤裏裏沒有公用筷子,還是大家夾來夾去,我就覺得有點惡心,但人家真的很好客。
曉青 發表評論於
我不敢吃:)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通州河' 的評論 : 我一直以為自己吃了螞蚱或是蟋蟀,能不惡心嗎。領導也不給介紹,我們北方人哪裏見過這些,何況是在北京,不是在外地哈。我的領導可是在國外呆過多年的,那時公司在國外有工程承包項目,他可是項目經理。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y56' 的評論 : 就是看著惡心,吃起來沒有味道,但很脆。
通州河 發表評論於
老廣也叫它水蟑螂,他們從小吃習慣了。早幾十年前,中國人都是把自己認為最好的東西拿出來招待老外。飲食和曆史演變,文化,地緣等相關,無所謂惡心也無所謂不惡心,因人而異。
但你們領導是好客的,無非初初接觸國外,不了解而已。
yy56 發表評論於
“我盡量保持著平靜,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隻想告訴在座的人,多大點事兒,嚇不著咱。” 不知吃過之後會不會覺得難受?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冇醉' 的評論 : 抱歉,我當時以為是螞蚱或是蟋蟀呢。整整30年了,直到今天才知道有極大可能是龍虱。
我冇醉 發表評論於
前年會鄉,我一人吃了一大碟,我們小時吃慣這個。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usan71' 的評論 : 我把龍虱的照片找出來了,好像就長成這個樣子,但是有所不同的是,那黑蟲蟲沒有那麽胖。謝謝分享!
Susan71 發表評論於
大概是老廣東人喜歡吃的龍虱,像蟑螂。喜歡吃的人會講很鮮很補的。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佛風光' 的評論 : 康博主居然幹過這麽勇敢的事兒, 佩服!

這種帶老外去吃蟲子的餿主意, 實在是很不尊重老外和家人, 你們的領導很無趣。
------------------------------------------------------------------------
真不知道點餐的人是怎麽想的,我們是到飯店裏就上菜的,估計事先已點好了。謝謝誇獎,領導的話不敢不聽啊。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生活著' 的評論 : 不能把蟲蟲跟榴蓮比哦,榴蓮很好吃的。
------------------------------------------------------------------
我們都犯了地域錯誤,所以就不要互相說了。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溪姐姐' 的評論 : 謝謝小溪姐姐的誇獎!吃完蟲蟲的我,真是很鬱悶。我們公司那時很多人都出過國,而我們這些職場新人從沒出過國,沒想到他們對國外的生活那麽的不了解,端出個這麽菜,花了不少的錢,還把人嚇得夠嗆。沒想到廣東人還吃蟲蟲。
北佛風光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康賽歐' 的評論 : “領導為了打破僵局,就命令我吃給他們看。領導的命令咱不敢不執行啊,不就是吃個蟲子嗎,肯定吃不死人啊,就吃吧。我就非常勇猛地夾起了一個黑蟲蟲,迅速地放入了嘴裏。我這一壯舉,把與我年齡相仿的英國專家的女兒嚇得驚叫一聲,我順著聲音看去,隻見她滿臉通紅,手捂著嘴,估計是被嚇著了。”

康博主居然幹過這麽勇敢的事兒, 佩服!

這種帶老外去吃蟲子的餿主意, 實在是很不尊重老外和家人, 你們的領導很無趣。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老daisy' 的評論 : 為什麽要說榴蓮惡心?我認為榴蓮是天下第一美味。隻是太貴了,不能天天吃
------------------------------------------------------------------------
你認為是天下第一美味,我認為是氣味難忍,咱倆扯平了。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不能把蟲蟲跟榴蓮比哦,榴蓮很好吃的。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這老外真得嚇暈了,還以為到了原始部落,得吃蟲子了。估計是八十年代的事兒,那會兒,外賓都被熱情招待。不是在廣州吧?廣州有吃蟲的。見過小孩拿幾分錢,在路邊的小攤上,從玻璃瓶裏買隻黑黑的蟲,有觸角,有翅膀,就賽到嘴裏,津津有味地吃了。這點菜的人自己喜歡吃這蟲子,估計價格不菲,趁機飽口福。
康康很勇敢!笑了半天!你有趣的故事真多!謝謝分享!
老daisy 發表評論於
為什麽要說榴蓮惡心?我認為榴蓮是天下第一美味。隻是太貴了,不能天天吃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看著就惡心,就別說吃了。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喜清靜' 的評論 : 是啊,太令人難忘了。那黑蟲蟲是長著翅膀的。
cxyz 發表評論於
吃過蠶蛹, 不忍弗人好意,強壓惡心之感。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賽歐還有吃蟲兒的經曆呀,厲害。會不會是蠶蛹啊?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我是被逼無奈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沙發,哈哈哈,小康太勇敢了!我吃的油炸蟲看上去不像蟲,還挺香,lol.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