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年後(52)大結局

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
打印 (被閱讀 次)

李亮的車停在城堡前,周圍根本沒什麽人。李亮下了車,想著該怎麽辦。原本他想帶著馬雪上城堡,看著周圍的風景向馬雪求婚。現在倒好,城堡關門,根本進不去。李亮考慮了一會兒,右手摸了摸上衣口袋裏裝著戒指的盒子,慢慢走向前麵背對著車子的馬雪,他在馬雪身後停了下來,拿出盒子,打開後,單膝下跪,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雪雪,我們這次重逢是上天給我們的第二次機會,我不想再次錯過,所以,嫁給我吧!”馬雪回頭見李亮單膝跪在自己麵前,手裏拿著個戒指盒,裏麵那枚在陽光下熠熠閃光的鑽戒亮得馬雪差點閉上眼睛。馬雪驚訝地說不出話來,她朝四周望了一下,發現沒什麽人這才放下心來,上前想把李亮拉起來。可李亮很堅持,馬雪隻能輕聲說,“李亮,你先起來,這麽跪著多難看啊,你快起來!”

“你不答應我就不起來。”李亮執著地說著,“雪雪,我知道你說過要等女兒上大學了再考慮,我沒有逼你的意思。這戒指我隻希望你能戴著,我心裏能放心。至於辦手續,等你覺得合適了再去做,你看行嗎?”李亮繼續說著。馬雪聽了低下了頭,原來李亮一直記得自己說過的話,緹娜進入大學前,馬雪真沒心情考慮其它。馬雪想了一會兒,伸手拿起鑽戒套在了自己左手無名指上。當戴上鑽戒時,馬雪才發現這枚鑽戒很眼熟,她仔細看了看才知道,原來肖英前一陣和自己聊天時問了些關於鑽戒的話題,想來上海的那些老友們也都幫了李亮的忙。李亮看到馬雪戴上戒指高興地站了起來,一把抱住馬雪轉圈,一圈又一圈,馬雪隻覺得眼暈,笑著對李亮說,“放我下來,你快放我下來啊。”李亮興奮地停了下來,看著馬雪激動地說,“這次你可跑不了了,嗬嗬,我要給馬強肖英他們發消息,告訴他們我成功了,雪雪是我的人了,哈哈哈。”李亮走到一邊給上海發小們發消息,馬雪看著走到一邊的李亮,又看了一眼手裏的鑽戒,心裏很開心。不容易,真的不容易,能在有生之年再次與李亮牽手是馬雪始料不及的。冥冥之中似乎有著些許牽扯,終於在一係列事件發生之後,讓馬雪和李亮終於走到了一起。馬雪站在城堡前,看著周圍的景色,天上藍天白雲,城堡三麵環水,雖然不能進入城堡,但就這麽站在城堡前感受著周圍諧和寧靜的氛圍,馬雪覺得自己今天的心情很棒。

午餐選在市中心的一家法國餐廳,李亮要了瓶紅酒並對馬雪說今天應該喝點酒,就算馬雪酒後要睡覺,他也會把她安全帶回酒店的。馬雪笑了笑,舉起酒杯開心地和李亮吃午餐。馬雪確實不行,午餐過後,兩頰緋紅,人有些暈乎乎地朝著李亮傻笑。李亮樂了,結完賬後就撫著馬雪慢慢走向這次租的那輛黑色大奔,決定回酒店休息一會兒。

到了酒店房間,馬雪幾乎要睡著了。李亮輕輕地把馬雪放在床上,就走到洗手間把小毛巾浸濕攪幹後來到馬雪身旁,輕輕給馬雪擦拭。馬雪哼了一聲轉頭又睡了過去,李亮笑了笑,走到床的另一邊,靠著枕頭半躺在床上,看著馬雪熟睡的樣子滿臉笑意。

馬雪醒來時已經是下午四點了,她轉頭看見李亮正盯著自己,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我真不能喝酒的,以後別再讓我出洋相了。”

“沒事兒,在我麵前出洋相不要緊,”李亮用手撫過馬雪的額頭輕聲說道,“雪雪,以後別怕,任何事情都有我替你擋著,知道嗎?你不需要一個人麵對全世界,有我呢。”

“嗯,知道了,”馬雪應了聲就起身往洗手間走去,馬雪想刷個牙,洗把臉,把還沒散盡的酒氣全部衝洗掉。不一會兒馬雪走出了洗手間,隻見床上放著一套非常精致的黑色內衣,馬雪看了一眼就問李亮這是要幹什麽,李亮不懷好意地說,“這是我送你的聖誕禮物,覺得怎麽樣?”馬雪一下子臉紅了,雙手握成拳朝著李亮胸口亂砸,一邊砸一邊嚷嚷道,“你個大色狼,這麽妖豔的內衣想讓誰穿啊?我不穿,要穿你自己穿去。”李亮一手握住馬雪的兩個小拳頭,雙眼裏帶著戲謔的眼神對著馬雪說道,“你不穿,我幫你穿,你看怎麽樣?”馬雪被李亮捉住雙手又氣又急,厲聲教訓著李亮,“有本事你放開我,李亮,你流氓!你快放開我!”

“嘿嘿,雪雪,以後我就隻對你耍流氓,我看你能怎麽辦。”說著,李亮把馬雪往床上一帶就壓在馬雪身上,馬雪的雙手被李亮手捉住舉過頭,李亮吻住馬雪的唇,另一隻手肆無忌憚地在馬雪胸前撫摸著,馬雪嘴被封了,手又抽不出來,隻能全身扭動著反抗著李亮。而這種扭動隻會更刺激到李亮,李亮停下來看了一眼身下的馬雪,笑著說,“雪雪,你知道你這樣有多誘人嗎?是你挑逗我的,那我隻能成你情,讓你盡興了。”說完,李亮再次吻住馬雪,雙手開始脫自己和馬雪的衣服。當馬雪光溜溜的身子呈現在李亮麵前時,他拿起那套性感內衣,一件件給馬雪穿上。性感的黑色內衣半影半現地勾勒出馬雪的身體,李亮看著身穿性感內衣的馬雪,輕聲說,“雪雪,你真美,真的。”李亮想把馬雪拍下來,馬雪堅決不同意,最終李亮隻能作罷,想著以後再好好拍馬雪吧。這天下午,兩人在房間裏耳鬢廝磨,翻雲覆雨地一直到晚上,終於一番梳洗後兩人起身準備去吃晚餐。因為第二天要開車去PORTO,所以晚餐後兩人很快就回到了酒店。

旅程按計劃向前推進,李亮和馬雪在PORTO也逗留了兩天,再次回到裏斯本。眼看著假期快結束了,李亮和馬雪都覺得這次旅行對他們來說是不可多得的紀念,因此兩人幾乎天天粘在一起,珍惜每分每秒。馬雪知道元旦過後,自己又會出差,李亮也知道假期結束後,日常的忙碌將接踵而來。這短暫甜美的假期讓兩個人充電,去麵對以後的生活。回漢堡的前一天晚上,馬雪躺在李亮懷裏輕聲說道,“阿亮,等緹娜上大學以後,你跟我一起去見見我媽,總得告訴她老人家的。我隻希望媽媽能接受我離婚,以及和你重新在一起的消息,她年紀大了,我不希望她再為我擔心。”

“嗯,放心,雪雪,我一定會陪你去的。她老人家現在是我們兩個人唯一可以孝敬的長輩了,你放心,就算我們不在上海,我會通知肖英馬強他們多照顧你媽媽的。”李亮摟著馬雪緩緩說道,“至於你女兒,我想她應該能很敏感地捕捉到我和你之間的關係,這個年紀的女孩兒都是人精。”

“嗯,緹娜已經知道了,隻是沒有跟我挑明。我估計漢斯也知道了,緹娜應該會告訴她爸爸的。”馬雪慢慢說道,“我在想有沒有必要讓你和漢斯見一麵,可又覺得這個主意很糟糕,你覺得呢?”

“還是不要見的好,再怎麽,男人心裏都不會好受的。”李亮安慰著馬雪,他不想跟馬雪前夫接觸。雖然這個男人陪了馬雪這麽多年,可李亮心裏還是有所顧忌,將心比心,他覺得漢斯也不會想見自己。

回到漢堡後,李亮送馬雪回家後就開車走了。馬雪看著家裏熟悉的一切,深吸了一口氣,慢慢拎著行李箱往二樓走去,整理完行李,馬雪拿著一包換洗衣服下樓去了洗衣房,打開洗衣機洗衣服。處理好這一切,馬雪走到廚房給自己泡了杯茶,慢慢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機看著滾動新聞,嘴角上揚。馬雪的心情很好,在葡萄牙的這些天給馬雪的臉上身上帶來些陽光,麵頰上有了些許健康的色彩。她看了看左手的鑽戒,想到李亮求婚時的眼神,覺得充實。李亮,這個自己從青春期就認識的男人,在輾轉那麽多年後終於牽上自己的手,馬雪覺得感恩。都說見到的人,遇到的事,奠定自己能成為什麽樣的人。對於碰到的所有人都該抱有感恩的心態,尤其是那些曾抱怨你,責罵你的人,順勢而為容易,但忠言逆耳卻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做的。馬雪並不是任何宗教的信仰者,但這些年在德國的生活經曆讓她覺得,人確實需要一種信仰,並不一定是基督教或佛教,而是對於生命有所敬畏,從而更珍惜人生。生活從來就不易,人長大後,生活會拋出各種難題砸向你,接得住,扛得過去,那就是一種勝利。笑麵人生,說來容易做起來太難,想到這裏,馬雪起身走到廚房倒掉了最後那些涼了的茶,看著窗外白雪皚皚的街道,嘴帶笑意地想著,以後的生活應該會越來越好的。有愛著自己的家人和朋友,還有什麽過不去的坎兒呢?知足就好,生活不就是這樣日複一日地向前走嗎?安心,知足,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就是給自己和至愛親朋最好的禮物。

 

全文完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