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於算計的女孩結局也不完美

我知道我做不了什麽大事業,隻想真真實實地為自己活著。

本博客文章均為原創,轉載請注明出處
打印 (被閱讀 次)


秋天的午後,人行的胡同小巷行人稀少,王齡從縣糧所買了一個月該上交的三十斤米抄近路走小胡同。

鵝卵石鋪就的小巷溝溝坎坎不好走,王齡手提三十斤米有點吃力,走幾步停下換另一隻手。

前麵走來的是來自同一個鎮上的眉兒,她前幾天才從女生宿舍搬到了校門口的一個出租房。她看王齡提得費勁,“我幫你一起提回學校吧。”

王齡沒有拒絕,自從日記風波以後,眉兒是唯一表示同情和願意伸出援手的同學。現在眉兒也遭遇到了被同學譏諷嘲笑的寒流。

王齡把米上交給學校食堂換成飯票後也幫眉兒去糧所買米。她倆都屬於住在農村的居民戶口,每次回家隻帶點菜和糧票,農村戶口的同學每次回家都要背米到學校。

倆人並排走在深深的沒有陽光的小巷子裏,王齡先開口,“你搬到外麵住比住宿舍好嗎?”

“起碼耳根清靜。我害怕回宿舍,害怕聽到她們不懷好意的議論和取笑。”眉兒初三複讀了一年比王齡大兩歲,她明顯地比王齡成熟,敢在校外租房子住。

“你幫助聞天同學的事,鳳兒為什麽要添油加醋地誹謗你?她可是你小學、初中、一直到現在的同學。”王齡跟眉兒、鳳兒來自同一個鎮的初中,但沒有同過班,對鳳兒也不是很了解。

“鳳兒表麵上看著文文靜靜的,她一直就妒忌我防著我,害怕我超過她。現在高三最重要的階段她就開始算計我,到處說我跟聞天談戀愛,好分散我的注意力影響我學習。”眉兒想起那天她親眼目睹的事實,心裏就難受。

那天晚自習時間還沒到,課室裏有十幾個男女同學,眉兒踏進課室的時候隻聽到鳳兒在說:“我親眼看見她坐在聞天的大腿上摟著他的脖子親??。”

大家看見眉兒進來都忍著不敢大笑,但眉兒還是受不了這樣的譏諷,她背起書包離開了課室。

眉兒性格孤僻敏感,她從小就生活在一個破碎的家庭,爸爸原來是縣文工團的演員,文革時期被下放到農村。

貧賤夫妻百事哀。爸爸因為心裏不順天天找茬跟媽媽吵架,甚至打架,有多少次眉兒獨自一人徘徊在鄉間小道偷偷地傷心痛哭。那時候她就立誌,長大了要做一個作家,用自己的筆去控訴那些不負責任自私自利的父母,用自己一顆融融暖意的愛心去融化那些沒有溫暖渴望溫情的人。

聞天是一個聰明而有才氣的男生,他來自最偏遠貧困的農村,聽說家裏窮得叮當響,他一年四季都隻穿一件白襯衫。南方的冬天雖然不下雪,但北方寒流來襲也會降溫到3、4度,聞天還是穿一件單衣,腳上一對拖鞋。

眉兒心地善良,對聞天的處境她能感同深受,她省吃儉用把省下的生活費偷偷地交給聞天,叫他買件毛衣和鞋子。

慢慢地兩個人有了交往,本來隻是很單純的同學之情,而且那時候班上談戀愛明的暗的都有,但是眉兒對聞天的幫助被描得越來越離譜,甚至說眉兒懷孕去醫院做了人流。

傳播眉兒的緋聞最熱心的是鳳兒,王齡在宿舍就聽見好幾次,鳳兒一點也不掩飾她的幸災樂禍。

鳳兒與眉兒來自同一個村莊,本應是知根知底的好姐們,卻是窩裏鬥得最歡的兩個。

鳳兒長得比眉兒漂亮精致,雖然臉上有幾粒小雀斑,但是那對嫵媚的丹鳳眼和那雙修長白嫩的芊芊玉手足夠彌補她的不足。從小村人、老師、同學就喜歡拿她倆作比較。

鳳兒唯一輸給眉兒的是她家祖祖輩輩都生活在農村,是真正的老農民。農民的身份成了鳳兒的恥辱,她努力讀書就是要擺脫這個身份。

她的大姐為了能成為城裏人嫁給了縣城的一個有殘疾的裁縫,兩口子在小巷裏經營一間裁縫店,雖然生活也不寬裕,但比農村還是好多了。

周末鳳兒也常去姐姐家幫忙,她越來越厭惡農村,自從上了高中,她很少再回去。

鳳兒比王齡隻大兩歲,在王齡四麵楚歌人際關係一團糟的時候,鳳兒已經跟她的同桌,縣財政局長的女兒成了好姐妹,還經常地出入財政局長的家門。

王齡從來沒妒忌過鳳兒,也能理解她為了改變命運所做的努力。可是王齡還是在日記中記下了鳳兒小家子氣的一幕。

一天鳳兒從姐姐家帶回來一碗梅菜肉餅,平時有好菜大家都是一起吃,這次鳳兒悄悄地把肉餅拿到走廊的盡頭,夾一點埋在飯裏,再快速地把肉餅封存好,不要讓大家看見,偏偏又給眼尖的王齡看見了。

於是王齡在日記中感慨: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

後來王齡才知道,第一個偷看她的日記的正是鳳兒,是她煽風點火讓舍長林兵圍攻王齡的。

想過幸福的生活是人的本能和權力,可是原生家庭的烙印總是或強或弱地製約著人的思維和習慣,長期養成的習慣就成了一個人的性格,而性格決定了人的命運。

眉兒沒考上大學,高中畢業就在縣城當了售貨員,她資助的男同學上了師範大學,初戀一般是沒有結果的,眉兒也不例外。

善於精打細算的鳳兒也上了師範大學,可是畢業後,心高氣傲的鳳兒不願意回縣城當老師,跑到改革開放最前沿的城市打工去了。

她是掙了一些錢,但婚姻很不幸,第一次被騙婚嫁了有婦之夫;四十多歲再婚,第三天就離婚了,傳說中的原因是她吝嗇得很,不給男方的父母買肉吃。

人,活著,想活好,真不容易!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寒一凡' 的評論 :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說得太對了!
寒一凡 發表評論於
人在做,天在看。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燕麥禾兒' 的評論 : 《平凡世界》《人生》都是我們這代人的精神食糧,可惜路遙的人生太短暫。謝謝禾兒的鼓勵!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次郎' 的評論 : 真有那麽恐怖嗎?
燕麥禾兒 發表評論於
這篇讓我想起了路遙的《平凡世界》。
五次郎 發表評論於
不算計更摻絕人寰。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承蒙大家的厚愛,也謝謝菲兒的鼓勵!菲兒的文更受歡迎!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喜清靜' 的評論 : +1同意清靜,生活個個是熱帖!:)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uckystarweiwei' 的評論 : 您的鼓勵也是太好了!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sjr' 的評論 : 謝謝糾錯,馬上改錯。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王妃說得對,“人還是要憑心而活。”這樣才不會太累。喜歡王妃的金玉良言!
luckystarweiwei 發表評論於
底下流雲朵朵說得太好.
lsjr 發表評論於
"文革時期劃為右派”?反右是1957年哦。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人還是要憑心而活。有些人心機太重,你不讓她算還真不行,有些人沒心機,算也算不清。有道是:人算不如天算,算的再精也架不住運氣,抓住自己的機會,少去算計別人吧。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謝謝你的鼓勵!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杜鵑盛開' 的評論 : “吃虧是福,糊塗也是福,做人做事中庸為好。凡事不要太過,得饒人處且饒人,饒了別人也饒了自己。人活著,不容易。”這是有人生閱曆後的心得。
可是,誰的青春不迷茫?人總是經曆過溝溝坎坎之後,才明白。這麽一想,好像所有的錯都可以原諒。哈~~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多倫多橄欖樹' 的評論 : 讚同小樹的觀點。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川曄' 的評論 : 哈哈,能得到您的讚不容易呀,謝謝!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給個讚,寫的挺好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吃虧是福,糊塗也是福,做人做事中庸為好。凡事不要太過,得饒人處且饒人,饒了別人也饒了自己。人活著,不容易。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人算不如天算,能偷懶就偷懶唄。。。
.川曄 發表評論於
這篇有點像小說節選啊。寫得樸實,人物形象也生動,讚一個。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喜清靜' 的評論 : 清靜是個明白人。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流雲朵朵' 的評論 : “反正最後大家都會離開這個令人失望的世界,回歸虛無。”您看得明白呀!所以爭強好勝為哪般?得饒人處且饒人。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我相信吃虧是福。當然不能被人欺負。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康賽歐' 的評論 :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王熙鳳是很有代表性的人物,但還是有不少人欣賞她的風格。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如果人與人之間少製造一些麻煩,也許會容易些。
流雲朵朵 發表評論於
其實誰的人生都是悲劇,隻是程度不同而已,反正最後大家都會離開這個令人失望的世界,回歸虛無。也因為如此,我們才會去珍惜去懷念,一些能感動我們的人和事的記憶碎片。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是啊,太會算計的人,把人都算跑了,代表人物就是王熙鳳。人還是厚道點兒好。
曉青 發表評論於
說得對,人活著,想活好,真不容易!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