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 (二十四)

文字讓我的日子豐富起來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想找誌強, 直接問問他。 可是, 如果是他想嚇唬我, 又跑了, 哪裏會承認呢? 
我又覺得, 如果不找他問問, 這件事會像個蛀蟲, 漸漸地蠶食掉我對誌強的情意。 那種情意不是最美好的, 卻最深地觸及了我的內心, 讓我感受到自己作為”人“的存在, 時而清香四溢,時而濃煙滾滾,時而平靜如水, 時而雷霆轟鳴,它在我的心裏久久存留。 它是另外一個世界, 它沒有邏輯,卻清晰明了, 它沒有瑣碎, 卻細致入微。 
是的, 這是一種奇異的感受, 它複雜而豐盛, 無法解釋。 我喜歡它, 是因為我一次次被推到一個無人可問的境界, 一切要由我一個人來決定。  
或許, 這個過程, 才真正地讓我體會到”獨立自主“。 
人們常常掛在口上的”獨立“遠非”自己賺錢自己花“那麽簡單, 它觸碰的層麵豐富至極,它層層滲透,而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層麵,存留在一段男女關係的至深處。 它考驗你對人性、對異性、對自己最深度的了解和思考, 它考驗你的執行力和意誌力,它考驗你的應變力。 
女性獨立,何其容易? 一個深夜裏坐在我房門口的人, 就可以直接摧毀我的信念,讓我想找個男人在前麵為自己遮擋。 
我想,奶奶的, 這家裏有個男人, 那家夥估計就不敢了。 
第二天, 我去上班, 老板”冷麵“非常重視這件事, 他特批我可以在家辦公, 等把這件事搞定再說。  公司也很重視這件事, 派了個人把我的電腦重新設置, 安上了網絡電話, 下午的時候, 我就背著電腦回了家。 
我試著給秦雲打電話, 她顯然忙得四腳朝天, 說, 瀟瀟, 我太忙了, 周末再聊。 
我想, 她一定以為我也隻是打電話閑聊。  
這種事, 是萬萬不能告訴爹媽的, 而其他的人,誰又能感同身受地替我分擔呢? 
我在網上到處尋找各種女子自衛的工具, 從胡椒水到口紅電棍, 商家竭盡全力地介紹產品, 我看得眼花繚亂。  
我連著幾天呆在家裏辦公, 晚上的時候, Henry下班後繞道在我的門外停下, 他拎著撬杠在房前屋後走上一圈, 然後才回家。 
然後, 大勇回來了。 
我到機場去接大勇, 他明顯消瘦了 。我問, 你哥哥怎麽樣了?
大勇說, 恢複得挺好的, 幸虧搶救及時。 
我說, 謝天謝地 。
大勇說, 你來接我, 這麽晚了回家不又一個人嗎? 
我說, 沒事, 我把車開車庫裏, 車庫裏有門直接進去。 
大勇說, 算了吧。 這也聽著瘮人。 這樣吧, 你去我那兒吧, 我把臥室讓給你, 我住客廳。 
我說, 那哪行, 你剛回來, 休息重要。 
大勇說, 要麽你住客廳, 我住臥室。 
我跟大勇去了他的公寓, 我在他的電腦中間的沙發床上睡了一夜。 第二天, 大勇陪我回了家。  他從上到下檢查了一遍房子, 就出去了。 過了兩個小時, 他買來了一種類似掃描器, 有一個小碗那麽大, 他弄來梯子在房子的前後左右安上掃描終端, 然後又在我的手機和他的手機上安裝了軟件。 
大勇讓我在樓上守著手機, 他在掃描器附近走來走去測試一番, 最後他說, 第一步完成了, 咱們設定時間, 誰要在指定時間出現, 手機都會響。 
第二步, 大勇買了一個電棍,讓我練習使用,平時放在包裏。 
第三步, 大勇從家裏搬來換洗衣服和電腦, 住進了我平時的起居室。 他說, 我~~先等等那家夥, 一~~個月內不~~出現我們再修定戰術。 
我跟大勇白天各自抱著電腦工作, 累了大勇就說, 走, 紮一針去。 
我們就在房前屋後走兩圈, 要麽就到附近的咖啡店買杯咖啡喝, 我倆早餐胡亂弄些吃的, 晚餐吃得很認真, 一般大勇做兩個菜, 我做兩個菜, 高興的時候還喝上一杯。 
大勇陪我到Jennifer家裏把Pickle帶回來, 我倆也跟Pickle玩。 
過了幾天, 誌強打電話找我, 他問, 你最近還好吧, 瀟瀟。 
我說, 挺好的,謝謝你的詢問。 
誌強說, 你聽著陰陽怪氣啊, 我沒做錯什麽吧?
我說, 沒有, 你什麽也沒做啊。 
誌強說, 你什麽意思? 我需要做什麽? 
我說, 不需要什麽。 
誌強說, 瀟瀟, 你這麽多天都不聯係我, 我給你打個電話, 你看你這態度。 
我說,你覺得我該怎麽樣呢? 是不是該主動聯係你?
誌強說, 算了, 不說了,你隨便吧。 算我多餘, 你自己心情不好, 拿我出氣。 
我就衝著電話大吼, 誌強, 好吧, 我告訴你, 大半夜的, 我的家門口出現了一個人, 坐在陰影裏, 我回家來差點沒嚇死。 
誌強也大吼, 李瀟瀟,你別太囂張了, 你衝我吼什麽? 這事兒跟我有什麽關係? 你那麽大的人, 女的, 不自己保護好自己, 大半夜的,你到外麵去幹什麽?!
我一聽,氣得火冒三丈, 吼道, 你管不著! 我有我自己的生活, 我不可能因為自己是個女的, 單身, 就天黑以後在家貓著。 還有, 你算什麽男人? 出了事, 你不想著怎麽幫我, 倒是教訓我! 你沒資格教訓我。 你不是我爹媽, 你沒資格!
誌強說,這時候想著讓男人幫你, 你不是獨立嗎?你不是女權嗎?想讓人家幫你, 你也得聽別人的話, 你那麽有主意,想幫你的人早都被你給嚇跑了。
我說,誌強, 你也別太自以為是了, 你不幫, 我有朋友幫。 現在,你連幫我的資格都沒了。 
誌強那邊忽然很沉默, 他過了一會兒說, 瀟瀟, 你說的對, 我的確沒資格對你說什麽。 我們什麽也不算。 
我說, 誌強, 你跟我在一起這麽久了, 你知道我沒受過什麽驚嚇, 這次你聽到我說了, 問都不多問一聲, 直接就跟我對著叫。 我也覺得, 我在你那裏, 真的什麽都不算。  一個普通朋友, 大概也會問一問細節, 問問我怎麽樣了, 是不是受到了傷害, 你根本就沒在乎。 
誌強說, 你在電話裏不是好好的嗎? 
我說, 誌強, 你怎麽知道我好好的?  你別裝了, 那天的人是不是你?
誌強在電話裏狂吼, 你這是在懷疑我? 我……我……我……我一個40多歲的人, 我沒那麽下作。 我也沒那精力, 我忙都忙得沒日沒夜的, 我跑你家門口嚇唬你幹什麽? 你瘋了嗎?
誌強不由分說, 一下子把電話掛了。 
我一個人舉著電話淚如雨下。  我不是氣哭的, 而是, 我心裏知道, 我跟誌強的關係終於再一次畫上了句號, 我們命中注定是不能走得太近的, 隻要一走近, 就會彼此傷害。 
值得欣慰的是, 我斷定, 那個人並不是誌強。 這個結論對於我十分重要,否則, 我會對自己的判斷力失望至極。 
大勇敲敲門,然後把門推開了個縫, 說,你~~沒事吧? 跟~~誰嚷嚷, 這麽大聲。 
我說, 前男友。 
大勇說, 媽呀, 誰~~那麽膽大, 還~~敢給你當男朋友。 不~~要命了?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