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描淡寫而已(五)The Legend

Instagram: Michiganvivian
Facebook公眾頁:女孩安然
微信公眾號:女孩安然
打印 (被閱讀 次)

這一年的十一月初,密西根已經飄起了雪。在這個一年中有七八個月都是灰蒙蒙的地方,照亮情緒的好像隻有,愛情。當然,那個時候,簡安和威廉都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些什麽,或者,預想著發生的事情和愛情全然無關。

那個預定的演講沒有發生,有另外一個學生突然申請加入,因為在這個講究政治正確的地方,犄角旮旯的出生地往往帶著一定的優越性。威廉在會議上狠狠拍了桌子,夾起筆記本回到辦公室。他不知道怎麽告訴簡安,在Skype上,他還沒有開口,簡安便說:“這樣吧,我不想演講了,但是,你能不能讓我早點回家?”簡安仿佛事先知道了競爭的失敗,威廉若是直接拍板決定,那一定會引起不小的爭議。這個結果,其實對簡安來說已經無關緊要,她突然發現,從那天被邀請去遊輪開始,這個過程要完成的,是把她帶到威廉麵前。 威廉的怒氣還沒全消,他在視頻裏說:什麽東西,都給我滾蛋!簡安把頭枕在手上,歪著頭看威廉,他那間辦公室裏牆上亂七八糟的紙頭甚是可愛。他發來一張手繪的餐桌布置圖,上麵兩個箭頭,他的桌子在正中間,她的在右手邊,完全平行,那就意味著他們根本無法看到對方。也許這樣最好,省得節外生枝。

為了這場酒會,簡安在各大商場逛了又逛,最後買了一件寶藍色的及地絲綢長裙,一雙銀色高跟鞋。她想讓自己盡量看上去不像學生,那樣,就可以成熟一點,不像平時有學生氣。

算好了時間,下午一到點,她就去了當地最好的發廊,盤了個頭發,化了個妝。 她想以最好的姿態出現在威廉麵前,讓他開心,或者魂不守舍。

她裹著黑色的大衣,開著黑色的車子去距離一個多小時東北角上的另一個城市。那段路好像特別特別的長,每每停在一個紅燈處,簡安的心就往上湧一次。想象著會場的樣子,到時她應該怎麽和威廉打招呼,應該怎麽合適的看他又不被別人察覺,想象著威廉穿著燕尾服的樣子,兩鬢微微的白發是不是會被染成咖啡色。

那是一間當地最好的酒店,街上已經華燈初上,簡安把車子交給了門口的服務生,進門後,另一個服務生幫她把大衣脫了收起。 她四處張望,卻沒有看到威廉。踩著很高的高跟鞋,慢慢找著自己認識的人。她突然覺得自己在上海的功力全廢,交際的本領全都被忘到腦後,嘴上不停地交談著,注意力卻全在找威廉。 最後,她拿著一杯香檳,索性獨自站在厚重的櫻桃木色的門邊,低頭看自己塗著銀色甲油的腳趾。“你好陌生人。”簡安的腳邊突然出現了一雙黑色皮鞋,她還是低著頭,卻咬著嘴唇微笑起來,慢慢抬頭,眼前的威廉看著她,右邊的嘴角上翹,兩鬢還是微微白色,頭發上了點發膠,黑色領結,黑色燕尾服,黑色腰封,帥得要讓人暈過去。 簡安定住的眼神一下就出賣了自己的思緒,威廉伸出手拉起簡安的右手,輕輕吻了一下手背。簡安不安得把手收回,四下張望了一下,別人看到了不知道會怎麽想。威廉開始招呼其他人,但始終停留在簡安的周圍,好像沒有了他,簡安就沒有了堅固的圍欄。

晚餐開始的時候,他們照著座位表,遠遠地離開著對方。 大屏幕上循環放著幾個優秀學生的照片,其中一張就是簡安,照片上的衣服是那天去遊輪穿的灰白格子長裙,卻好像已經是幾年前的舊事一樣。 她回憶起那天船上的晚餐,威廉在她身邊像小孩子一樣拿著十幾個小點心,以至於身邊PwC的人好幾次和她說話她都沒有反應過來。 突然她的手機振動,屏幕上亮了起來,一句話:令人驚歎的美。落款:威廉。簡安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和衝動,回了一句:想咬死你,坐到我旁邊來。 幾秒鍾後,威廉回道:你知道想控製住自己不坐到你身邊有多難嗎?

電視台的主持人在上麵說完了話,大家都開始四處走動,進行無聲競拍活動。簡安在一幅幅油畫前看著,突然手機又震動了起來:想逃走嗎?簡安回道:你不是最重要的人物嗎?怎麽逃?這時,演講開始了,黑燈瞎火的宴會廳,主席台上慷慨激昂的發言。他回道:我們走。簡安最抵擋不了的就是那種特別有自信的男人,說一句話就知道你會跟著他走,自信有的時候是男人最有陽剛氣的魅力。

外麵的雞尾酒廳裏有幾個服務生,還有幾個學校的官員。威廉又像那天在船上,手裏拿著一塊蛋糕吃。 簡安撲哧一下笑了出來,威廉一下把蛋糕塞進嘴裏,幾大步走了過來。壓低了聲音說,跟著我。 簡安拿了大衣和車子,威廉的吉普已經在前麵等著,簡安顧不上穿大衣,急急忙忙開車追了上去。

在一個空曠的停車場上,威廉把車子停在了一盞路燈下,簡安停在他的車邊。威廉走到簡安的車門邊,把車門打開,拿出了她的大衣披在她身上。從自己灰黑色的長大衣裏拿出了一支煙,點燃,深深吸了一口,他說:終於可以喘氣了,最討厭那樣的地方。簡安伸手想拿他手裏的煙,他把手縮了一下,簡安的身體就向前傾,她的臉在他的下巴處停留,他短短的褐色胡子。簡安一把拿過他手裏的煙,後退了幾步,轉過身抽了起來,又轉身站在原地看威廉。威廉突然說:你不是想咬死我嗎?簡安臉紅的笑起來,伸手把煙遞回給威廉。威廉右手接過煙,左手突然伸過來把簡安攬了過去,簡安沒有逃,沒有發抖,她閉起了眼睛。威廉說:這是我的幻想還是真的?

you are a NYC or other big city girl

need a fast car

be an artist.

wear fancy dresses and go to all the famous clubs

that's you lil.

that's who you are.

but you are in Detroit, 

with crappy weather, 

taking boring classes,

living alone, 

committed but so uncommitted.

and you find me

entertaining.

funny.
perhaps cute.
fun doing things with.
a bit thrilling to sneak around.
loving the attention.
loving to tell your friends.
you have a new flame inside you.
but fancy cars, big nightclubs are in your future.  living on a beautiful piece of land with a sprawling house with lots of sunshine and floor to ceiling windows.  an atmosphere the lets you draw.  and paint.  and take pics of nature.
that's you.
and what's funny...... you totally know that.  you totally know this can be yours.  whenever you want it to be.
VERY few can have that at their call.  all you need is to make the decision and boom
that's power lil. that's power. to have everything you dream of sitting there whenever you want it.
so I am a diversion from that for now. and I am loving it.

and you have no idea how cool it is that I am that diversion.

very lucky.  you are beautiful

you don't have to give me anything.

you already are.

威廉叫簡安 “lil”,她在他身邊,小小的一把就可以被抱起。

女孩安然 發表評論於
:)
狼人 發表評論於
女人描寫出來的情感果然細膩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