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發為誰留

細品時光,輕撚歲月,慢煮光陰。
打印 (被閱讀 次)


女兒、女婿和外孫們

--

三十年前,離京赴美時,我特意去了當年最時尚的美發廳,將柔發剪到齊肩的長度。我的頭發天生卷曲,發梢微微回扣在肩上,攬鏡自賞,心滿意足。就這樣,踏上了僑居他鄉的路。

時光悄然,日月在不經意間揮灑而去,我的頭發也逐日漸長,先是到了肩胛骨,繼而齊腰。但我卻始終未剪,不為別的,隻因手頭拮據,覺得剪發都奢侈,所以也就免了。平日裏,隻是多花些時間梳理,或紮馬尾,或盤發卷,或梳辮子,變化無窮,怡然自得。

終於,在那年的聖誕前夕,我走進了理發店。為我剪發的是個中年理發師,笑意盈盈,親切有加。她為我洗頭按摩,手法輕柔,感覺舒適。然後,她詳細地問我要剪的發型,我說隻想剪個齊耳短發。她問我;“你願意捐獻你的長發嗎?”我頓時詫異,有人會要我的頭發?以前我從未有過這樣的經曆。細問之下,方知是能用我的頭發做成假發,捐獻給癌症化療脫發的病人。我即刻同意,並因此而感到欣慰。

自此以後,我便刻意留長發,漸漸地就成了一種習慣。即便是走過了那段清貧的歲月,生活日漸寬裕,剪發費用已經成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之後,我仍舊一如既往地留長發。心裏想著那些無助的病人,我就更加精心細致地護理我的頭發,隻為剪下的那一刻,發絲依舊柔細而富有彈性。每次坐在理發師的椅子上時,我都事先告訴他們:“我要捐頭發。”

有樣學樣,獨生女兒繼我之後,也開始了她捐發的生涯。女兒有著一頭綿密烏黑的秀發,她上小學四年級時,頭發已經到了腰部,於是,剪下長發,欣然捐獻。如此這般,時長時短,捐獻長發一事,化作了女兒人生中的一道風景。

女兒第一次懷孕時,我建議她剪短發,洗起來比較方便,但她婉拒了。她說,洗長發並不麻煩,最主要的是,孕期的荷爾蒙多且營養豐富,故發質會更佳。女兒專門買了高檔護發素,日複一日地精心護發,到了足月時,女兒身後拖著一條長長的馬尾。

女兒一貫主張自然分娩法,堅持在家生產。事先早已找好了兩個經驗豐富的助產士,預備了一個長方形塑料浴池,以便在水中分娩。大外孫報道當日的清晨,女婿和助產士一起為塑料浴池充氣蓄水,一切就緒之後,女兒半臥在浴池中,長發在水中輕輕漂浮。由於是頭胎,產程頗長,直到下午六時,外孫才出世。清水加汗水,女兒的長發自始至終濕淋淋的,一滴滴地流淌在麵頰上。產後兩個月時,女兒才去理發店剪發捐發。同樣,在女兒生第二個外孫時,亦是長發翩翩。

浮生在世,力所能及,慈悲為懷。青絲終會變銀發,芳華終會變暮年,但,唯有善良與博愛,會在光陰的江河中,恒久甘醇。

--

發表於:世界日報

歡迎光臨:我的個人網站

 

 

 

博主已隱藏評論
博主已關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