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移民家庭下一代的培養重點-談談我的體驗

I used to live in a room full of mirrors; all I could see was me. I take my spirit and I crash my mirrors, now the whole world i
打印 (被閱讀 次)

這其實是一個非常不討好的話題,想了很久,覺得即使能影響到一二個家庭,也值得花個把小時把它寫出來。

 

我的主要工作場所是一所teaching hospital 的手術室和Cath Lab, 所以可以遇到各種training的中國移民的年輕一代精英,主要是residents and medical students, 極少數fellows and research scientists. 前幾年麻醉科的Asian比例大約在10%左右,也就是說,大約10-15位Anesthesia residents 裏麵會有1-2位from Asian heritage,每年如此,但是去年亞裔(排除印度人)在麻醉係全軍覆沒,沒有一個(看看政治正確的重要性)。

 

而且在這個醫院的很多年裏,我沒有看到一個年輕亞裔的surgicial fellow。整個手術部門,有幾個都是經過中國培訓後來在這裏成為surgeon的老中國醫生,移民一代。

 

整個醫院的resident program,總體上來說近幾年亞裔越來越多,這是一件好事,我真心為他們感到驕傲。因為隻有極少數人可以到手術室,所以看見他們,不管是resident 還是 medical students, 我感覺特別親切。

 

先說好的印象。應該說我們中國人都非常聰明,學習刻苦,所以他們的專業知識總體來說比較detailed, 可以講出許多細節,問到很多好的問題,特別是那些medical students, 相對於其他人群區別尤其明顯。中國resident操作程序學起來很快(動手能力另說)。

 

最大的弱點在於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如果他們在他們熟悉的圈子裏,比較自然活躍。但是和其他staff的破冰關係,則明顯不足。

 

我碰到過很多這樣的情況:medical student有時會到手術室觀察手術,一般都有護士領進,告知你該站的地方,不該做的事情,等等,然後就把你幾個小時撂在一邊。大部分的白人學生都會主動走過來自我介紹,禮貌探尋一下在方便的時候能不能介紹一下之類。但是我們亞洲學生,則絕大部分靜悄悄的站在一邊,我覺得他們的rapport 很差。介紹詢問,也是直奔主題,幾句話了事,很少有主動介紹自己,更沒有看到一個能夠記住別人的名字。有時候為了增加話題,我會主動問一下他們的愛好,to be honest, 明眼人一聽就知道他們所謂的興趣都是以前的extracurricular activities, not their true passion. 有一次,我問一位擅長鋼琴的同學手術室裏播放的AC/DC音樂,她說她隻知道classics。相反,如果問這裏的老美,都會滔滔不絕。

 

因為同是中國人,知道他們的弱點,一般總是走過去主動跟他們打招呼,介紹的時候也更為詳細盡力。他們懂得很多, 但一般比較拘謹,遺憾的是很多同學介紹後居然不會說謝謝,也沒有follow up, 更不會記住別人的名字。有時候我會請手術室裏其他工作人員介紹他們專長的一部分,一般都是開頭熱後邊涼。手術結束他們離開的時候,很少會像其他白人學生一樣走過來握握手感謝我們的幫助。

 

中國的resident, 一般都做得比較到位,思維敏捷,但是在別人眼裏卻評價so so. 我想這有歧視的內在原因,但有些是客觀存在的。比如很多anethesia residents 把一次性的東西拋進垃圾箱裏會miss, 但是往往那個被nurse抱怨的人不是亞洲人就是其他minority. 有一次一位asian resident因為傲慢拒絕nurse的要求重複read out病人的blood band, 被告到chief那裏。那是一個態度問題,也是一個可大可小的relationship問題。

 

走廊裏也是,不熟悉的很少會有碰麵看著我的眼睛跟我打招呼的,更少會微笑,感覺看到中國同事不是一個加號而且一個減號。我想一個原因是也許我在他們眼裏是air, 這個其實不要緊,另一個更可怕的原因是他們根本就沒有這個習慣!

 

在工作中不擅長如何或根本沒有意識建立warm relationship,尤其是在北美特別強調 positive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的環境裏,幾乎不可能突破職業上升的天花板。俗話說一個好漢三個幫,我真的很為他們著急。

 

但是我從來不認為這是他們的過錯,我覺得我們中國人的文化價值觀決定了我們的生活行事方式。就如我自己,我覺得最大的困難是看著他人的眼睛說話,和記住並時時稱呼別人的名字。我覺得要培養一個不是很自我的下一代需要很多父母的努力,不光是強調學習,更是如何做人,如何融入當地的生活環境和價值觀。

 

說實在的,這絕對需要從我們父母自己做起。至於如何做起,It is such big and broad a topic for a short time, welcome anyone who is willing to discuss it in details.

 

雁藍楓 發表評論於
你所講的,都是華人的特點,尤其是大陸華人。我覺得,根本原因還是文化、環境所至。您在文章中,提到父母的作用。這當然重要,但是父母的作用在整個社會中,顯得過於單薄。舉個例子,大陸中國社會價值觀、倫理、道德觀的整體坍塌,造成人與人之間的誠信無法建立。事實上,人與人之間心裏都有一道防範之牆,這種人際環境,不可能有輕鬆的人際關係。彼此防範的人之間,臉上的笑也是強擠出來的、也是假的、不自然的。在這種環境久居的人,初次與人交往,必然顯得非常拘謹,“破冰”交往就更加困難。同樣是華人,在北美長大的第二代移民,與他們的父母第一代移民相比,往往就有很大不同。
Backcountr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CNC' 的評論 : 謝謝您。我對中國醫生沒有評論,主要是講年輕一代在工作中interpersonal skill 的重要性。I feel terribly sorry for what have you experienced, 我希望您的不愉快的經曆是個例,不具備普遍性。但願您將來能遇到好的中國醫生,給您帶來好的經驗和信心。。
Backcountr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山海藍' 的評論 : 謝謝您!
Backcountr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來也匆匆London' 的評論 : 同意您的說法,確實需要幾代人的努力。謝謝!
來也匆匆London 發表評論於
說得中肯,我在英國醫院工作多年有同感。可能要幾代人才能有改觀吧?

英國隱形的種族歧視無處不在,醫院裏還比其他領域燒好一些。
SCNC 發表評論於
碰到一小中醫生,整個心臟科的醫生都不同意他的觀點了,還不想一想,接一點點的靈子。
山海藍 發表評論於
好文!作者一腔故土情懷
SCNC 發表評論於
是的,你可能在他們眼裡是nothing.但有一天,他們會碰到表麵上看沒有什麼背景的病人,但是卻是有背景something 的病人。即使是這樣,小中醫生還跟他的醫療主任過不去,還跟一幫有很有隱形權力的護士們過不去,不好好照顧這個病人

朝陽夕陽 發表評論於
難得的好文!作者是真正為在美華人及後代著想的同胞!!!
SCNC 發表評論於
最近幾年,長跑醫院,碰到很多中國的第一二代醫生。隻有一個對中國人好的,其他都不怎樣。有好幾個比美國醫生壞。我情願要白人醫生。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