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Edinburgh:的一件小事

打印 (被閱讀 次)

2019/1/11

愛丁堡是一個充滿曆史和文化的中世紀古城。在愛丁堡的三天裏,除了吃飯睡覺,每天都沉浸在舊城,新城,博物館,城堡,Arthur’s Seat, Calton Hill,各種迷宮一樣的巷道裏。

臨走的前一晚,才想起來要買一點蘇格蘭奶油酥餅(Shortbread)帶回去。

酒店附近就有一個小店,看看家家都差不多,就在他家買了。當時買了五盒後,覺得不夠,又加了五盒。跟店主說:也不知夠不夠,明早去火車站時再說吧;如果不夠,再買一點。

店主非常高興,說:明天7點就開門了,如果我來的話,他肯定在店裏;今晚再準備多點貨。

回酒店整理行李後,發現一向輕裝上陣的我,一下子就給這十盒Shortbread給拖住了。盡管隻剩回倫敦最後一站,但覺得五盒足夠了;不夠,在加拿大買,這種餅到處都是。

第二天早上在酒店吃完英式自助早餐,掐著點就去火車站坐車。

在經過小店時,店已開門。

昨天的店主看到我來了,非常高興,說他已新進貨了。

跟他說:昨天整理行李時,發現太多了;有沒有可能退掉這後麵加的五盒。

他一聽,愣了;臉不紅心不跳地跟我說:今天是他第一天來這兒上班,不知道昨晚的事情。

一聽,徹底傻了:天啦,這變臉也變得太快了;世界上哪有這麽快變臉的人。

看來關於印度人做生意的傳說不是編的(要說明的是:我對印度人毫無偏見)。

因為要趕火車,對多五盒Shortbread也不太在乎,走了。

這一插曲也徹底讓我從愛丁堡三天三夜的夢幻世界中清醒地走了出來;開始迎接接著的倫敦十天之行。

可能有點小題大做;當昨天在單位發生了同樣一件事情後,又傻了一回。

前天跟樓上的一位同事商量了整整一個小時,我也跟部門的領導同事討論了一會兒,大家達成了共同的協議。

昨天正當我高高興興地屢行協議的時候,並且已接近規定時間,他竟然反口說沒這回事。

我一聽傻了,徹底傻了;隻得認了,接著通知所有客戶。

越想越生氣,越想越生氣。當把這件事情告訴領導,說:樓上改口太快,都跟不上時,他爆笑了。

又跑到單位廚房告訴另一個跟我配合的同事,看還有什麽補救措施;前領導正坐在那兒,說:你跟他們都合作了那麽多年了,難道還不知道他們嗎?!他們從來就沒變好過!

告訴他們樓上的這位新同事,本來膽怯遇事就回避,又培訓不夠,在我這兒長達半年的耐心指導悉心解答下,在知識上已經提高了好多,現在配合起來也好了一些;本以為可以一直合作下去,把他變得象以前跟我合作三年的好朋友也及他的前任一樣,沒想到一下子就翻臉了。

廚房裏的同事們聽了都哈哈大笑。

昨天整整一個下午,都在震驚中度過。

看到我被驚的傻傻的樣子,同事們覺得很傻很天真。

到現在還在shock!

哎,這2019年,本來以為自已做好,對別人好,別人也做好時,生活就會有所不同;發現,這個世界還跟去年一樣。

越活越傻啦,嗬。

中年囈語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安娜晴天' 的評論 : 睜眼說瞎話,不能接受;可當笑料。
安娜晴天 發表評論於
行路如同人生,有時候不要太認真,換個角度就會好一點。我這麽說很容易,其實自己也是一根經。
中年囈語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曌' 的評論 : 是的。現在同事們最喜歡問我倫敦假警察,愛丁堡店主的事情,蠻搞笑的。
@無法弄:賣房是大事,代價高多了,不容易。
英國幾個城市轉一圈,還在消化接受中,挺有趣的旅行體驗。
發表評論於
世事的瑣碎也是經常要遇到的。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我也有這事,我去賣房,到那叫人家涮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