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孫老師學打拳(中)

打印 (被閱讀 次)

朱阿姨的話讓我很意外,也很受打擊。感覺十冬臘月當頭澆了一瓢冷水。父親問我是否發生過什麽事情,我說沒有,父親說也許是我粗心沒感覺。朱阿姨安慰我一番,叫我先照常去孫老師那裏,假裝什麽都不知道,她再婉轉探探孫老師的想法。我嘴上答應,但心裏不舒服,對朱阿姨的主意也不怎麽以為然。下一次到了孫老師家,小聊幾句之後憋不住,置朱阿姨的勸告於不顧,單刀直入直接問孫老師是否不想教我了。他一愣,說沒有啊,為何會有這想法。我告訴他朱阿姨去我家說的話。孫老師和師母聽了都笑,師母說;孫老師剛才還在說你練得好呢,怎麽會不教你。我聽了心裏一陣鬆快,好像聽到醫生宣告說之前診斷的可怕結論是誤診一樣。我後來一直沒學會將事情憋在肚子裏獨自胡亂猜想的行事方法。也不喜歡那樣做。覺得沒有必要。平常人相處弄得如官場裏混的“人民公仆”似的,事事察言觀色拐彎抹角,把簡單的事情弄複雜,太累。

與孫老師相處日久,他待我有點像個小朋友。孫老師朋友多,時或邀朋友去他家喝酒吃飯,我也常常受邀。後來與住在他家對門的孫老師的一個外甥也成了朋友。孫老師那時是市裏的武術裁判,每逢區或市裏有武術比賽他常去擔任裁判,他給我弄來票子,去觀看過不少次。他那時好像還做過上影廠演員劇團的武術指導,與喬奇孫景璐等演員熟悉。孫老師告訴我他學武術的緣起和經過:他小時候好動,在公園裏翻跟頭玩,被武術隊的看中,覺得他活潑好動,適合練習武術,就把他招去少體校,那時他才小學四年級。因為從小專業練習武術,所以他在學校所接受的正規文化教育很少。

孫老師的書法非常好,他是名書法家潘伯鷹的關門弟子。他興致勃勃告訴我他與潘伯鷹相識的經過,說是他小時候有一回住院,恰巧與潘伯鷹住在同一病房,潘伯鷹大概喜歡他的機靈,教他書法,後來並收他做了弟子。他家裏有潘伯鷹的書法書和專門寫了送給他的長幅書法,卷成一卷,他取出來小心翼翼地展開給我看。我不懂書法,之前也不知道潘泊鷹是何許人士,問他潘伯鷹比之沈尹默名氣和書法如何?孫老師做出一個不屑的表情說:潘伯鷹的字比沈尹默的好多了。孫老師本人幾乎每日練習書法,他有大大小小很多狼毫筆,字寫在土黃色的毛糙紙張上,他給我看他的字,我挑揀出一張讓他送給我,他說那張是練習的字,不好;他回頭寫一張正規的送給我。過了幾天果然送給我一張寫在白色宣紙上的書法,上麵抄寫的是孟子的“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誌”那段話。我拿回去給父親看,父親說孫老師這是鼓勵你要有誌向啊。父親將那副書法放在鏡框裏,我把那個鏡框掛在我的床頭很長一段時間。

七十年代末時,有一次孫老師說他從前武術隊的一個朋友推薦他去演電影。原來那時候香港有電影公司去大陸內地想找專業武術家拍武打電影。他的朋友向香港導演推薦了孫老師。孫老師拍了一套相片送去,似乎並沒抱多大希望。但後來那事真成了現實。孫老師去香港和國內不同外景地呆了幾個月,拍了一部叫做《塞外奪寶》的武打片。那大概是香港與大陸合作拍攝的最早的武打片,之後才有了轟動一時的《少林寺》等電影。《塞外奪寶》在香港和國內都沒有多少反響,但那裏麵的演員有幾個後來成了家喻戶曉的影視大腕,比如演一號主角的是張豐毅,王姬也在裏麵出演一個角色。孫老師在電影裏飾演反派主角,是一個武功高強的壞蛋,但最後邪不壓正還是被張豐毅給滅掉了。孫老師拍完電影回家後,我曾問他電影裏的演員,他說演主角的演員不會武術,身材倒是挺高大,肌肉也蠻發達的。那個身材高大肌肉發達的演員就是張豐毅,當時尚不出名。我後來看過那部電影的視頻,看得出張豐毅的武術動作比較生硬,憑那身手是難以“邪不壓正”滅掉孫老師的。

孫老師從市武術隊退役後原本在中山北路一家工廠裏做電工,大約八十年代初他被調去上海體育學院擔任武術教師。將他調去做老師的是體育學院的教授蔡雲龍,蔡教授在中國武術界很有名,據說十四五歲時如浪子燕青擺平巨漢任原那樣打敗過俄國大力士。孫老師到體院後同時還擔任學院武術隊教練,他帶的隊員參加市裏武術比賽得到不少優勝和好名次。但在學校評定教師職稱時,孫老師學曆低比較吃虧。為了評定講師職稱他那時開始自學日語,另一方麵似乎有人告訴他若有著作或文章發表將有利於職稱評定,孫老師便決定要寫文章。他最初想到寫些介紹武術大家的文章(當時他尚不明白評定職稱需要學術性質的文章),他寫那些文章時,我曾幫他整理文字。他與很多著名武術家相熟,去當麵采訪他們,找一些有趣的資料。我與他一起去,兩人各自騎輛自行車,我跟在他後麵大街小巷穿出穿進。孫老師對上海市區的馬路弄堂極為熟悉,幾乎無所不知,三穿兩穿,左拐右拐,我正覺得暈頭轉向不知東南西北時往往忽然就到了要去的地方。用那種方式我跟著他去探訪過太極拳大師顧留馨,還去拜訪過擅長醉拳的名家邵善康。另外我還跟他去探訪過一個傳奇人物的弟子和子女,那個傳奇人物的名字叫佟忠義。(待續)

Tiger666 發表評論於
好!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