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眼神把我盯到說話結巴的一個客人

muzi音畫blog--把音樂沏進茶裏 Drink tea with music
打印 (被閱讀 次)

用眼神把我盯到說話結巴的一個客人

"Français ou anglais ? " 法語還是英語?

這位先生見到我時,從沙發裏站起身來,沒有微笑沒有問候沒有寒暄,沒有承轉起合,第一句話就是這個,突兀而生硬。

我有些詫異,加拿大本地人大多還是溫厚有禮的,像這樣生硬直接的,比較少見。

雖然我心底裏閃過一絲不悅,但是並沒有表現出來,隻是點了一下頭,說,"Les deux, ça va. " 都可以的。

他就用法語自我介紹了一下,伸出右手來似乎想是要和我握手。

我上前迎了一下,並不是我期望的溫暖而有力的一握,感覺似乎是掃過了幾根濕軟的手指頭。

"Enchantée."很高興認識你。我看著這張目光直冷毫無表情的臉,嘴裏機械地說著。心裏想,唉。。。對此人的第一印象直線下降。

其實,態度還是其次。

主要是這位先生看你的眼神和方式,沒有眼波流動,沒有笑意盎然,沒有左顧右盼,真的是直愣愣死死地盯著你看,似乎要用眼神把你盯穿了,直接盯死在你身後的牆上。

而且他個子比較高,說話的時候,還微微向你傾身,如此近距離地貼近你,同時又狠狠地盯著你,這樣的身體距離上的壓迫感直接帶來心理上的壓力,不止一次地讓我想起《沉默的羔羊》裏麵那個變態食人魔心理醫生。

真的,有幾次我感覺我對著他緊張地嘴巴發幹說話都快要結巴了。

但是該做的工作還是要做的。即使我覺得這個客人見過一次對我來說就是夠夠的了。

但是他後來又來了幾次。

有一回,我看到他在往耳朵上摸索著戴什麽東西,突然心底就明白了。

那不是助聽器嗎?

怪不得他要那麽死盯著你看呢,因為他聽力不好,所以要看著你的口型才能明白你在說什麽。

我直接了當地問他,他戴的是不是助聽器。

他很坦然,說是的。他說他這是家族遺傳,他一出生即喪失了50%的聽力,而且是男性遺傳。他家族裏他的爺爺沒有問題,他的奶奶基因裏有這個問題,然後導致了他的爸爸有這個聽力問題。然後他,作為家裏唯一的兒子也有這個聽力問題,但是他的姐妹們都沒有這個問題。然後他的兩個孩子,女兒好好的沒事,兒子也是,從小弱聽,說到這裏的時候,他搖搖頭歎了口氣。

我說,"Vous avez gagné le lotto." 你這可是中了樂透了。

他立刻哈哈大笑起來。

瞬間,我覺得他人變得溫暖許多,似乎也不再那麽生硬可怕了。

muzi 音畫blog :http://mymuzi.com/?p=3370

小淵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貓姨' 的評論 : 唆的是嘞。。。
貓姨 發表評論於
生活中許多不快是因為誤解,和倉促引起的。真的是
小淵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lfemom' 的評論 :
法語在這裏是安身立命之本啊。。。周末快樂!
Rolfemom 發表評論於
博主大度,心細。 生活中許多不快是因為誤解,和倉促引起的。 你會英法語? 真棒。 我特喜歡法語。可惜以前學的法語全忘了。周末快樂!:-)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