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君之背難言富貴 (讀史偶發雜感 之一)

講文明,講禮貌,愛藝術,談幽默
(個人版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複製)
打印 (被閱讀 次)

看古人寫的東西,你不能太認真。很多時候就是圖個心情放鬆,換換腦筋,不能全信他們所講的故事。尤其是中國古人寫的史書,很多時候是馬後炮,是依據知道了的結局去編撰緣由來解釋觀點。司馬光算是比較講究的人了,但在他寫的《資治通鑒》裏,也摻雜了不少這樣似是而非娛樂性很強的花邊零碎。

 

《漢記》一冊裏講到韓信掃伐山東一帶成了氣候,被劉邦封為齊王後,來了一個叫做蒯徹的說客,想要策反韓信背叛漢王劉邦。這個蒯徹裝作很懂玄學的樣子,對韓信說:“仆相君之麵,不過封侯,又危不安;相君之背,貴乃不可言”。這話說得很圓滑,裏外都能押中。可當時韓信沒聽明白,就問蒯徹為什麽。蒯徹就說了一番,功高蓋主,兔死狗烹的道理,他還拿常山王殺成安君的事舉例,講解功成之後君臣間的利害衝突。但韓信念及劉邦對自己的知遇之恩沒有反叛。司馬光當然知道韓信後來位極人臣,王侯將相當了個遍,但最終還是死於非命。隻不過蒯徹對韓信背麵的描述成了個懸念,讓我們很難想象大富大貴之人的後腦勺得長成什麽樣子,才能凝析出那股子一統江湖的霸氣。

 

司馬光對劉邦和項羽的品性刻畫也很有意思,往往是寥寥數筆,輪廓盡出。總的來說劉邦比較油滑項羽則很蠻猛。他們兩人有一次在戰場上相遇,自持力能托山的項羽指名要劉邦出來與他單挑。劉邦明白自己不是練家子出身,拳腳上的功夫沒法在項羽麵前比劃,就笑著謝絕說:吾寧鬥智,不能鬥力。項羽就命令三個壯士到陣前挑戰,劉邦派了一個叫樓煩的神箭手把這三個人一一射死。項羽大怒,親自披甲持戟衝到陣前。樓煩挑弓搭箭又要射之,這項羽瞠目大喝,樓煩嚇得不敢對視,手也麻爪了,跑到後麵躲了起來,再沒敢出來。

 

看到這裏時,我不知怎麽突然想起美國政壇上,每天和民主黨打來打去衝鋒陷陣的川普來。我總覺得他很蠻猛不夠油滑,身邊的幹將一個個翻身落馬,他自己倒是不曾懈怠,一味地橫衝直撞,搞得傳統共和黨的的那些頭麵人物對他從來不敢直視,民主黨的那些對手拿他也沒有辦法。從麵相上來看川普,君之正麵,雍容氣度,貴不可言。可每每從背後看去,則總有霸王遲暮形影單調之感。不過,東方人的麵相之術實難定斷西人的福運興衰,這可能是其中蘊含的真氣路數各不相同的緣故吧。

 

嗬嗬,我覺得起自東方的法術,沒準真是隻有施用在東方人身上才能靈驗。這個道理,深諳國術的黨國要人肯定都很明白。這是不是大家總能見到習主席日漸飽滿的正麵臉相,嚴格控製的官媒上極少能有他的背影展示的原因呢。還真是天機不可泄露啊。

 

有星孛於大角 (讀史偶發雜感 之二)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魯鈍' 的評論 : 嗬嗬,我哪有治天下的本事啊,看人家治天下還還不懂呢,隻能看你們這樣的明白人寫的東西漲漲見識。最近魯鈍老弟寫了不少幽默好文,讓我看了笑了半天。看你那裏說什麽話的都有,我這局外人就沒有留言添亂了。
老毛的事情都挺好玩的,就是現在還有好多東西沒公布到光天化日之下,以後要是我的那些不解的都有了出處,真是可以聊聊這方麵的事情。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越吃越蒙山人' 的評論 :

嗯, 謝謝大哥, 記住了.

看 資治通鑒 時, 你是正襟危坐書桌前, 還是斜靠在沙發上? 鈴蘭是風中一隻好奇的貓咪 : )
魯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越吃越蒙山人' 的評論 :
山人或可就老毛之象寫一篇弘論,解析他得天下之來龍去脈,肯定精彩。
魯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越吃越蒙山人' 的評論 : 聽說老毛說過‘半部資治通鑒可治天下’,不知真假。山人讀通了資資通鑒,可以治世界了。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東裕德' 的評論 : 謝謝裕德兄光臨留言。
東裕德 發表評論於
咱正襟危坐讀山人兄“讀史偶發雜感”,學習中。周末快樂。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嗯,北京話叫瓜子裏磕出臭蟲來--什麽人都有。不用和low的人置氣。另外,你鍾情的東西好,音樂讓人性走高:)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大哥很謙遜. 讀資治通鑒雖然添點兒暮氣, 可我相信更多的是底氣 : )

這網上的光怪離奇嗬, 還真的讓我漲姿勢了.
越吃越蒙山人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鈴蘭好。謝謝問候。其實讀資治通鑒的人暮氣挺重的,我以前也定不下心看這麽費心機的東西,現在是想看細一點我們古人做事想事的思路和方法。我也挺佩服你呀,對那些出言不遜的人,你的反擊非常得體利落。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問好山人大哥, 我對讀 "資治通鑒" 的人隻有佩服, 還是佩服 : )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