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藤道三 (五十八) 美濃毒蛇

打印 (被閱讀 次)


五十八、 美濃毒蛇


 


   
很多人稱莊九郎為“美濃毒蛇”。


   
一開始,莊九郎對自己的這個外號很不滿,心想,(我怎麽是毒蛇呢?)他善待自己的家臣,對自己領地的百姓征收的租稅也比別的領地百姓低,建築防洪堤,挖掘灌溉用水,為生病的百姓找醫生,還為領地百姓建了藥草園,可以說是美濃自古而今的善政家。因此,武士爭先恐後地想要成為莊九郎的家臣,百姓們樂於成為他的領地之民。其他領地的百姓都說,“如果可能的話,想在小守護大人(莊九郎)的領地耕田。”即使是毒蛇,此人也是大受歡迎的毒蛇。


   
莊九郎經常思考“人到底是怎麽回事?”世上有善人,也有惡人,但說到底,都是欲望無窮的動物。他知道自己所學的法華經也是講述人間欲望的經典。“法華經救贖各種人,解決生存的苦惱,滿足人間欲望,就好比給口渴之人送水,給寒冷之人送火,給裸露之人送衣服,給病者送醫藥,給貧窮者送財寶,等等。滿足人的各種欲望,解救人的各種苦惱和病痛。”


   
說實話,莊九郎自己並不相信法華經的功力,但他相信法華經中所描述的活生生的人間社會的現實。古代印度人在這部經典上明確指出人的欲望是無窮的。所以莊九郎實行善政,給百姓以農業用水,給武士以俸祿,對有能力和功勞的人毫不吝惜財物,讓商人自由買賣,多獲利益。莊九郎心想,(我這麽做,也還是毒蛇嗎?)這不就是法華經上所說的有“功力”之人嗎?莊九郎心想,亂世之際,佛也會以毒蛇的形象出現。他已經過了在意別人說他是毒蛇的階段。現在已經到了一方麵實行善政、另一方麵對內外宣稱自己就是毒蛇的階段。


 


   
莊九郎以這種心境召集武士,討伐主人土歧賴藝的長子小次郎賴秀。在當時這個時代,武士還沒有住在城下街區,而是分散在各自的領地。把這些散居的武士移到城下街區,給他們賦予了作為軍團的機動性,還是莊九郎人生後半期的事情,而完成了這一功能的是他的女婿織田信長。


    莊九郎為了召集這些武士,費勁了心機。這是一件很艱難的事情,因為被稱為美濃八千騎的這些村落貴族都是以太守土歧家為本家的單一血族集團。以這個血族集團去討伐宗家的長子絕非易事。所以說,莊九郎已經完全露出了毒蛇的性格。


 


   
與莊九郎差不多同時代的歐羅巴的戰國時代的戰略家尼可羅?馬基亞維利說過,“人有五惡:一、忘恩負義,二、變化多端,三、弄虛作假,四、貪生怕死,五、貪得無厭。”莊九郎當然無從知道這個意大利半島佛羅倫薩的貧窮貴族的名字和思想,但對人的看法完全相同。所以,為了滿足第五條的欲望,他把京都山崎屋的財富大量運來美濃,采取懷柔政策。而對於第四條貪生怕死的特點,他就采取恫嚇手段,“從我者生,逆我者死!”完全露出了毒蛇的本性。在美濃還沒有哪個武將能勝過莊九郎,眾武士隻好俯首聽命。


   
馬基亞維利還說過,“君主應該被愛戴還是應該被畏懼,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從常識的角度來說,最理想的是二者兼得,但一般人很難達到這個領域。所以當君主需要在二者之中選擇其一時,被愛戴不如被畏懼更好,而且被畏懼時,自己也相對安全。”他的意思也就是說,當毒蛇更好。叱詫風雲時,令人憐愛的小狗,肯定不如身懷猛毒的毒蛇。


   
莊九郎也看穿了第三條的人的虛偽本性,對外宣傳說,“小次郎賴秀已被廢黜,不是太守土岐家的長子了,而且還是謀反之人。討伐他就是對土岐家盡忠。”人總是需要一個名分來使自己的行動正當化。越是貪得無厭變化多端貪生怕死之人,才采取新的行動時越是需要向領導者要求正當化的名義這個護符。莊九郎把此次大戰定義為“討伐謀反人的正義之戰”,給出了這個虛假的護身符,讓美濃的村落貴族們得以心安理得地奔赴稻葉山城下,又不用背負“屈服於毒蛇莊九郎的淫威”或是“被莊九郎的財富所懷柔”的罵名。


   
美濃八千騎之中大約有六千騎以上率領步卒從美濃十多個郡集結在莊九郎的稻葉山城之下。


 


   
莊九郎從大桑城迎來土歧賴藝,在稻葉山上插滿了土岐家的白旗,在山腳下豎起自己的雙頭波浪戰旗,率領眾武士出發了。一天之內就包圍了鸕鶿山城,開始攻城。


   
小次郎賴秀沒有召集到足夠的兵力,隻好縮在鸕鶿山城內,負隅頑抗。村山出羽太守已經抱定了必死之心,對小次郎說道:“公子殿下,咱們已經沒有取勝的希望了。”


小次郎驚慌失措地說道:“是嗎?鄰國的彈正判官殿下(織田信秀)不會來救援嗎?”


出羽太守答道:“恐怕沒有指望了。織田家現在正在進攻三河,自己已經忙得焦頭爛額了,哪裏顧得上救援咱們?”


   
那可不行!彈正判官殿下是我的義父,還把自己的名字當中的秀字送給我,給我取名賴秀。跟我可是相當於父子關係啊!“


   
公子殿下,時勢如此,無可奈何啊。”


   
什麽時勢?”


    “在當下的時勢,那種關係根本沒用的。您的生父賴藝大人雖說是毒蛇莊九郎的裝飾,現在不也是敵方主將嗎?”


    “可是,彈正判官殿下是看重信義的大將啊!”


    出羽太守望著這個年輕的貴族公子哥,不知道說什麽好,“在當今時勢之下,信義這種東西隻不過是雙方利害一致時酒席之上的戲言而已。再說了,彈正判官殿下也是一個薄情寡義之人,推翻了尾張原來的太守斯波家和織田家的本家,登上了權力頂峰。如果我等有取勝的機會還好,如果沒有,絕不會來的!”


   
這可如何是好?”


   
城內之人團結一心,死守到底,撐上半年以上,說不定敵方有人會與咱們內通,或者織田殿下也會看準毒蛇莊九郎的弱勢,越過木曾川從背後進攻,前來援救。”


 


   
什麽?在城內死守?”莊九郎聽到這裏,眉頭一皺,計上心來。利用敵人死守城池,在稻葉山城下建造一龐大的城下街區。有一天,莊九郎召集陣中將士,說道:“看樣子敵人想要長期死守。鸕鶿山城要想硬攻,也不是拿不下來,但那樣兵力就會受損。所以我也想安下心來,采取長期包圍之策。大家認為如何?”眾人當然沒有異議。盡量避免兵力受損是自古以來名將之道。莊九郎接著說道:“既然如此,全軍包圍太辛苦,大家輪流去包圍,如何?”


   
西美濃三名將之一、大垣城主氏家卜全提出異議:“這可不像小太守大人您的話。眾將輪流包圍聽起來不錯,但這樣的話,己方兵力薄弱。萬一敵人從城中殺出來,說不定會一敗塗地。”


   
莊九郎稱讚道:“不愧是卜全將軍,經驗豐富!確實如將軍所說,如果大家回到各自領地,一旦敵人來襲,再召集大家,最快也得三天後才能聚齊,趕不上救急。從我的稻葉山城到鸕鶿山城裏程很近。我在稻葉山城下劃出區塊提供給大家,請各位在城下建造房屋,叫來家人居住如何?”妻兒老小就成了莊九郎的人質。另外,在莊九郎的城下居住,他們自然而然就成了莊九郎的家臣,美濃統一也就順理成章地實現了。


   
莊九郎又說道:“建造房屋的費用若是不夠,我可以先借給各位。”此話一出,眾人轟然叫好,“好主意,好主意!”


   
莊九郎任命赤兵衛為行政長官,劃分區塊,搜集木材。這時莊九郎的樂市樂座就顯示出了便利性。知道把木材運到稻葉山城下能賺錢,各國的木材商人馬上就聚集過來。莊九郎把全美濃國的木匠召集到城下,說道:“你們可以從雇主那裏拿工錢,我再另外給你們同樣的工錢!”木匠們熱情高漲,很快就建好了一家家的武家府邸。三個月後,街區完成,名字如舊,還是井之口,後來改名岐阜是從織田信長時代開始的。


   
莊九郎成了實際上的美濃之王。


 


鸕鶿山城的守城軍士聽到這些消息,士氣消沉。“聽說井之口那邊從京都叫來了藝人演戲呢!”“城外還設置了好幾十個妓院,熱鬧極了!”“還開了集市,各國商人都來,恐怕除了京都,最繁華的敵方就要數美濃了!”各種消息都傳到守城兵士的耳朵裏。一個夢幻般的大都市出現在相隔隻有七裏的稻葉山的山腳下,令人頭暈目眩的繁華氣象,讓死守鸕鶿山城的兵士們感到孤立無助,垂頭喪氣。


    莊九郎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派圍城軍中兵士裏與守城軍中有血緣關係的人宣傳說,“有人後悔參加謀反,前來投奔的,既往不咎。不僅自己領地能保住,還能在城下得到住房。”從此之後,城內逃兵像決堤似的源源不斷地跑了出來。


   
但莊九郎更狡猾,他對一開始從鸕鶿山城跑出來的逃兵二話不說,就按照自己的承諾提供房屋等優厚條件,但對後來想要投降的守城兵說,“不許出城!若有心投誠,就殺了小次郎賴秀,提頭來見!”他這番話不是偷偷說的,而是寫在紙上,綁在箭上,明目張膽地每天往城內射,引起城內一片混亂,守城兵士互相之間疑心暗鬼。“那家夥可能通敵!”“昨晚,城內人影晃動,好像就是要殺小次郎的通敵之人。”各種謠言一發不可收拾,嚇得小次郎賴秀心驚膽顫,坐臥不安。


   
一天夜裏,睡賴秀他身邊一個名叫荻野的女子翻了一個身。賴秀在睡夢中被驚醒,以為荻野要殺自己,一把抓住枕邊大刀。荻野一看情形不妙,翻滾著跑到走廊上。她這一跑,反倒讓賴秀更加確信自己的懷疑,他從房內追了出來,一刀砍中了荻野的後背。荻野掙紮著跑到雨窗邊,被賴秀從後背刺透前胸,當場斃命。


   
村山出羽太守聽到騷動跑出來,看著血肉模糊的現場,一臉的茫然,過來一會兒,說道:“公子,這城看來是守不住了。”賴秀說道:“可不是嘛,連荻野都通敵了!”村山說道:“那倒不一定,不過公子您作為一軍主帥如此慌張,恐怕無法指揮全軍啊。”賴秀驚恐不安地說道:“出羽,我要被殺了。”


   
村山長歎一聲,說道:“毒蛇莊九郎清楚得很。守城之軍若是團結一心,哪怕隻是一堆土壘、一條土溝,也不會輕易丟失。但如果軍心渙散,城就會像雪團一樣,遇到陽光,很快就會融化了。”賴秀問道:“那該怎麽辦?”村山說道:“還是請織田彈正判官大人居中調停,講和吧?身為鄰國,這點忙織田大人還是能幫吧?”馬上派出使者去尾張拜謁織田信秀。


   
織田信秀同意調停,派平手政秀去見莊九郎進行交涉。莊九郎不失時機地說道:“既然是織田彈正判官大人出麵調停,我同意講和,但隻同意與村山出羽太守以及守城軍講和。”平手政秀不明白其中含義,正要發問,莊九郎拿出紙筆,沙沙沙地寫好後交給政秀。政秀拿著莊九郎的書信來到鸕鶿山城,交給村山出羽太守。和議成立,守城軍一哄而散。


   
莊九郎在美濃境內四處張貼告示,宣告:“如有人探出謀反之人小次郎賴秀所藏之地,或是誅殺小次郎,重重有賞。”原本是正當後嗣的小次郎賴秀在國內無法立足,某天夜裏,一身乞丐裝束逃出美濃,投奔越前去了。


    “毒蛇莊九郎”終於露出了毒蛇本性。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