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建奎安然無恙,哪有死刑

每天都發現一個新的自己
打印 (被閱讀 次)

最近中文網站消息宣稱中國南方科大賀建奎被軟禁,甚至可能麵對死刑。這是因為他去年11月底,宣布用CRISPR基因編輯創造了一對雙胞胎女孩,震驚了全世界。

但是與事實完全相反,賀建奎一點事也沒有。他告訴兩位來自西方的同事說,與一係列報道相反,他“實際上在這裏過得很好”。當然他的自由度有些限製,可能是出於保護他的原因,並不是說要把他置於死地。中國政府正在調查,調查一下是必要的,但是不會那麽嚴重。根據以往經驗,中國會在風頭之後,大事化小。我勸大家不必過度擔心,杞人憂天。

在一封電子郵件和電話交談中,南方科技大學的賀建奎告訴兩位外國科學家,後者都是香港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上的“CRISPR嬰兒”的出席者。賀建奎可以自由閱讀西方新聞關於他自己的報道,包括讀到本周早些時候他可能因基因編輯的問題而麵臨死刑以及他受武裝警衛軟禁的報道。

事實上,他告訴斯坦福大學神經科學家和生物倫理學家William Hurlbut博士,他“通過雙方的協議”住在深圳市的一所大學公寓,但可以自由離開公寓:比如去大樓的健身房或者在外麵散步,他的妻子則可以自由出入,買雜貨幹和其他差事。

“我沒有從JK(賀建奎)那裏得到任何關於正在發生的事情的焦慮,”Hurlbut用他的綽號說道。 “那些警衛不是一種約束力,而是感覺他們正在保護他。”Hurlbut說,賀建奎最近收到了一些關於他的實驗的少量敵對甚至威脅的電子郵件,因此政府要關心“弱勢群體,以防出現危險”。

Hurlbut說賀建奎找到辯解辦法,幫助他解脫。那就是CCR5基因是否是人類第一個基因組編輯胚胎的最為適當的霸標。該基因的一些突變可以防止感染艾滋病病毒,這種病毒會導致艾滋病。可是,科學家們一般認為胚胎編輯隻有在解決嚴重的醫療需求時才有道理,例如修複導致破壞性,無法治愈的遺傳性疾病的基因,包括亨廷頓氏症或泰薩克斯。而不是一種可以預防和治療的疾病,如艾滋病,它可以應用更簡單的手段。

賀建奎目前正在接受中國科技部的調查,因為他可能違反了禁止某些人類胚胎實驗的法律。目前尚不清楚該國2003年通過的“人類胚胎幹細胞研究倫理指南”是否適用於賀建奎的實驗,該實驗在人類IVF胚胎中使用CRISPR-Cas9來改變基因以預防HIV感染。該指南禁止生殖性克隆,但從編輯過的胚胎中出生的兩個女孩隻是試管嬰兒,盡管基因組在植入母親的子宮之前已被改變,但這還不是“真正”的克隆人類。

賀建奎告訴Hurlbut和其他人他事先已經知道這些政策,並且不認為他的實驗違規。

與賀建奎交談過的同事說,他們聽到了在後台的兩個小孩在戲耍,還有人看到公寓陽台上的圍欄。為此一些新聞報道說這是為了防止他逃離,賀建奎認為說柵欄隻是幼兒父母的常規預防措施(他的大孩子今年才2歲半),他們目前住在高樓層裏。

那些和賀建奎交談過的人說,他花了很多時間閱讀,並且與同事交流,思考他放在世界上的重磅炸彈的效應。同時為自己辯護,對實驗的具體科學批評進行反駁。

賀建奎告訴倫敦弗朗西斯克裏克研究所的洛弗爾-巴吉(Lovell-Badge)(去年香港峰會組織者之一),也是何在峰會演講後質疑他的科學家之一。洛弗爾-巴吉指責不僅不能保護孩子不受艾滋病病毒影響,反而更容易受到流感的感染,不過目前對此問題的研究結果不是太一致。

賀建奎還回應批評說,在CCR5基因中所做的改變並沒有太多問題,就像一些歐洲人後裔自然發現的艾滋病毒保護形式那樣,而且類似的突變亦可在部分中國人和日本人身上防止艾滋病病毒,賀建奎暗示他的胚胎編輯對“露露”和“娜娜”也可能是有保護性的。

許多CRISPR專家批評他沒有在創造懷孕之前確定這些編輯可能對人類帶來的影響,例如通過測試實驗室動物的DNA變化。本文編輯來源於專業記者SHARON BEGLEY的文章,不是微信和小道消息,因此可信度比較高。

下麵一些國際網友的評價總的說來也是義憤填膺,反對者居多。

丹尼爾巴斯蒂安; 2019年1月10日下午1:26

賀告訴倫敦弗朗西斯克裏克研究所的Robin Lovell-Badge說,與他試圖在胚胎中製造艾滋病毒保護突變的人更容易感染流感的說法相反,對此的研究模糊不清。讓人驚訝。從人類臨床試驗的角度來看,相當肯定'它會傷害你'和'我們不知道它是否會傷害你'是相同的。多麽荒謬的防守。

馬維斯約翰遜;2019年1月10日下午12:12

賀聽起來很驕傲,深受人們的關注。他選擇了一種無法通過道德測試的遺傳修飾,展示了這是一種詭辯的噱頭。

一個博士, 2019年1月10日淩晨1點01分

我是一名科學家,我不認為對人類胚胎進行任何編輯是合理的。這預示著太危險了。有遺傳缺陷的父母應該考慮采用。

克裏斯F.; 2019年1月9日下午7:41

這場奇觀正在變成一場令人作嘔的人氣大賽。由於他未經授權篡改人類胚胎(現在是活人),該先生大膽地扮演上帝並超越所有道德界限。這些嬰兒需要接受檢查,在進行任何進一步的討論之前,必須仔細審查這位瘋狂的科學家的工作 - 無論是好的還是壞的結果。

aglasb,MD; 2019年1月9日下午6:59

賀通過創造一種人類的“新型”來繞過大自然的進化機製。正如計算機程序員所熟知的那樣,當編輯一個龐大的穩定程序時,通常會出現副作用 - 因為代碼的小碎片可能會對程序的其他部分產生意想不到的影響。他扮演一個小孩的角色,靜悄悄地(隱蔽的)玩著一個有問題的玩具。

francisco j cervantes,MD,FAAP 2019年1月9日下午6:18

我記得第一個體外嬰兒出生的時候。當Gyn醫生被問到出生時可能出現什麽問題時,他的答案非常簡單:它會自行中止,就像通常在10%的懷孕中一樣。在這一點上,賀博士遠遠領先於每個人。祝賀。

MarieH, 2019年1月10日下午1:24

賀博士隻是走在了一條不負責任和不道德的道路上,這條道路可能會給那些隨機,無目標和未經檢驗的突變所帶來的人帶來毀滅性的後果。你是否建議自然流產可以保護他不知情的受試者免受他實驗的可怕未知影響?生活在可怕遺傳疾病中的數百萬人足以證明防禦是無稽之談。

 
abraham007 發表評論於
恨不得嫩死賀的100%都是些臭知識分子,90%都是賀的同行。如果有哪個殺豬的也恨賀,我覺得你是一個被殺豬耽誤的博士,嗬嗬
Sam大樹 發表評論於
說他麵臨死刑的人,
如果籌劃謀殺川總,也會麵臨死刑。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