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家保姆誓跟隨(關係十七)

打印 (被閱讀 次)

關係

蔡錚

 

 

十七


成林站在廳堂裏,看著兒子們奔跑走動,聽著他們的笑語,心揪痛。一會兒子們衝進廳堂,抓了饅頭烙餅,背起書包,跟他招手說再見,匆匆忙忙往外跑。大兒最後出門,出門前跟他敬了個禮。一會兒子們跑過木架過道出了院子。他從窗戶裏看著兒子們跑過院子,奇怪沒一個回頭看他。他忽然想起他跑去當兵時在壪前路上遇上父親的情景。他走到路邊割過穀後的田裏躲著父親。父親拿根扁擔,問他往哪跑,像是要攔他。他說:去當兵。父親像挨了一悶棍,拿著扁擔呆那兒不動。他擔心父親用扁擔砍他,便倒著朝壪外走,倒著走了老遠才突然掉頭朝村外跑。跑到山坡上回頭看到父親還站那兒望著他。他這才感到父親那時的揪痛。他這才感到,如今他離開的不隻是那個夜叉,他離開的是兒子們,他們像魚,像水,洄遊在他四周,讓他舒服自在。今後他身邊就幹涸了,沒有清亮的水,沒有歡快漂遊的魚兒。

屋裏一會靜了,隻有小劉收拾碗盤的聲音。從今天起,他們就該沒有服務員了。待會得跟小劉說再見。他心裏有些陰,想找些孩子們的照片帶上。到老大臥房,牆上鏡框裏有放大的秋芳抱著東進的照片,那是他們三人的合影,他被剪掉了,沒留半點痕跡。他有些恨秋芳:這照片是給兒子的,她把他剪掉,怎麽跟兒子說?他想找幾張孩子們的合影。櫃子抽屜都鎖上了。一張合影都找不到。他茫然若失。

心亂。想到靜嫻,他便到大兒房裏的書桌前坐下,想給靜寫封信。可是半天寫不出一個字,空落得很。空坐了半天,他隻得起身去跟警衛們道別。

警衛們正在捆紮收拾,見了他都忙站直了給他敬禮、讓坐,都麵露尷尬,仿佛背著他做有損他的事讓他撞見。他們得趕緊收拾、走人。這讓他不快。他說了幾句感謝他們的話,轉身出來去小鄒那兒。

跟秋芳變成仇人是從決定把女兒給小鄒那時開始的。原來以為小鄒會一輩子跟著他們,他可以天天看到女兒,現在得分開了。小鄒隻是個老誌願兵,不當他司機就得調離,不知會調到哪。教育女兒的事他再也插不上手, 有些事得交待小鄒。

一到小鄒屋裏,見到女兒,他忽然有股說不出的甜蜜。女兒穿件淡白花大襖,戴兩筒藍色袖套,紮兩個小翹翹辮,圓白的臉上一雙眼晶亮。人人都說女兒像他,最像的就是那雙晶亮的大眼睛。他哈下腰去要抱女兒,女兒卻縮到小鄒身後抱著小鄒的腿,臉埋進去,瞪隻大大的眼偷偷望他。小鄒哈腰扯她出來,“讓爸爸抱抱。”女兒把小鄒的腿抱得更緊。自英請他坐,他坐了。自英遞上紅糖水,他接過喝了一口說:“圓圓就交給你們了。別慣她。有空給我寄張她的照片。”

小鄒點頭,叫他放心,說正要去幫他收拾東西;自英叫他來吃中飯。

帶著小鄒回屋,他精神振作了點。小鄒幫他收拾時女兒在身邊玩耍,這讓他心裏甜潤。中午在小鄒家吃飯時女兒也在身邊;他從沒跟女兒在一起這麽久。女兒不再怕他,吃飯時居然搶著坐到他身邊來。

下午兩點,小鄒幫他拎了被卷和一捆衣服出門。他回頭看看屋裏,想起小劉來,得跟她打個招呼,他站在門口,叫一聲:“小劉,我走了。”

小劉從她房裏出來,拖扯著一捆被子和一個大帆布包。他說:“你就走?我找個人送送你。”

小劉說:“我跟首長走。” 

他吃一驚:“你跟我走? 你知道我上哪兒?” 

 “我不管,你去哪兒我跟你去哪。”

 “別瞎說,回家去。組織會給你安排新工作。”

小劉低了頭,輕聲說:“我沒家。”

他心裏格登一下,象有根大樹枝突然折斷發出一聲脆響。小劉是個孤兒,這讓他心酸。他忍不住看著小劉。他從沒細看過她。小劉總是係著大圍裙,戴著白布帽,低眉順眼默無聲息地忙進忙出。這時她穿一身藍布褲褂,圓圓的臉,臉色紅潤;一雙眼周周正正,平靜地望著前麵,堅定,倔強;她嘴唇飽滿,身體飽滿。他心裏忽然一陣顫動。 

劉冬梅跟成林走是經過組織研究決定的。昨天成林的處理決定一下來,政治部就派吳參謀召集他的警衛、司機、還有他的勤務員到警衛班開會,請他們做好思想準備,等待工作安排。吳參謀最後說首長雖然撤職、降級,但他還是傷殘軍隊幹部,要人護理,如果有人誌願去照顧他,組織會辦理一切手續;沒人,組織會指派一人。他一說完,劉冬梅怯怯說:“我行不?”大家都看著她,她臉一下漲紅了。吳參謀說:“我得請示上級。”會後吳參謀直奔辦公室,把劉冬梅願照顧老黃的事通告了政治部劉主任,劉主仼馬上去通告張政委。張政委問:“這個小劉長得怎麽樣?”劉主任說:“我見過,看得過去,關鍵是年輕,隻二十來歲。”政委手指叩桌,笑著說:“好!你以組織的名義找小劉談談,跟她說,如她願意,她可以跟老黃結婚。”劉主任說:“這不能明說吧?”“那就暗示一下。”“老黃不同意呢?” “這在小劉。放個年輕的在他身邊,就像在貓麵前擱條小魚,它餓了哪會顧得等大魚吃?要是他跟了這個小劉,他就會忘了他妻妹;隻要他不跟他妻妹,他就能起來。”劉主任笑著說:“他要死憋著,死活要等他那個妻妹呢?” “你得好好做小劉的工作。絕對不能讓他跟他那妻妹結婚! 結了,他這輩子就隻有呆農場了。”劉主任問:“為什麽?” 政委說:“他要跟了他那個妻妹,那就是走邪門歪道,是跟組織作對,他老婆也不依不饒,會堵死他。他跟了小劉,他還有前途。” 後勤部很快為劉冬梅辦了手續。劉冬梅便作為黃成林的護理隨他去農場。

 

(此書48節16萬字)

Scarlettd 發表評論於
繼續呀!我等得急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