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具挑戰的女高音角色花腔女高音(caloratura soppranos)的終極挑戰

打印 (被閱讀 次)

2016,倫敦科文特花園皇家歌劇院盤點了歌劇中十大最具挑戰性的女高音角色:

夜後(Queen of the Night )

莫紮特《魔笛》

《夜後詠歎調》是莫紮特歌劇《魔笛》中的選段。歌劇中夜後誓言要複仇的那一段詠歎調,由於幾處最高音達到了High f3,讓許多花腔女高音都對此望而卻步。由於high f 的難度之大,讓夜後詠歎調成為了“花腔女高音的試金石”。

莫紮特《魔笛》中的“夜後”入榜,應該在人們的意料之中。這部完成於作曲家生命最後一年的作品故事情節極富童話色彩。作為劇中的頭號女魔頭,由花腔女高音扮演的“夜後”在第二幕中勒令女兒帕米娜前去行刺的著名唱段“複仇的火焰”可謂是家喻戶曉,唱段中在極高音區做出的充滿彈性的同音反複和分解和弦幾乎是以器樂的準確性要求人聲。隨著整部作品迅速風靡歐洲(首演三年後即達到了200場),這段詠歎調也成為了所有花腔女高音的試金石。

 

埃琳娜(Elena)

羅西尼《湖上女郎》                                

埃琳娜是羅西尼的2幕歌劇《湖上女郎》中的人物,羅西尼的歌劇根據司各特的同名小說,由托特拉撰腳本創作於1819年。《湖上女郎》(La Donna Del Lago)講述一個有關於蘇格蘭國王“曲折”而成人之美的愛情故事,雖然其唱段優美但是難度極高,歌唱家們很少嚐試,這個作品也很少上演。

盡管在今天看來,這部根據司各特同名小說改編的作品無論在影響力還是在演出頻率上都無法和《塞維利亞的理發師》這樣的作品相比較,但劇中埃琳娜的多段詠歎調都延續了羅西尼一貫的精妙與優雅,演唱難度自然也不小。難怪巴托麗、喬伊斯·迪多納托等幾位當今樂壇的“Diva”都將其收入保留曲目。

 

諾爾瑪(Norma)

貝裏尼《諾爾瑪》

《諾爾瑪》是貝裏尼歌劇名作,主要講述族群女領袖與羅馬官的生死之愛的故事。這部歌劇的靈魂再與女主角諾爾瑪的詠歎調《聖潔女神》,是諾爾瑪在情感進退兩難之際,與夜裏對著月亮祈禱,請求聖潔的女神賜給她力量。其歌聲中包含的豐富的情感和力量讓眾多女高音望而卻步。

《諾爾瑪》與《圖蘭朵》兩部意大利歌劇的女主角無疑有充分的上榜理由,前者的一段“聖潔的女神”戲劇張力之大、音樂幅度之廣,足以讓不少女高音望而卻步;後者的唱段,雖不及卡拉夫王子的那一段《今夜無人入眠》膾炙人口,甚至在旋律上亦不似柳兒的唱段那樣討巧,但想要詮釋一位嗜血的冷豔公主在糾結中向愛情屈服的心理變化,非強大的演唱技巧難以勝任。

 

露琪亞(Lucia)

多尼采蒂《拉美莫爾的露琪亞》

《拉美莫爾的露琪亞》是多尼采蒂最有名的作品,在浪漫主義音樂時代《莎樂美》和《霍夫曼的故事》出現之前,被稱為“最難的歌劇”。這個角色要求女高音要有足夠的氣息去唱完整部歌劇,同時投入大量的情感和戲劇表演。如此“聲心”兼顧的表演,不得不說這個角色對女高音的要求太高了。

與《諾爾瑪》誕生於同一時期的《拉美莫爾的露琪亞》亦在榜單前列,同樣是“美聲唱法”(Bel canto)時代當之無愧的傑作,高產的多尼采蒂絲毫沒有吝惜自己的旋律天才,賦予這部悲劇作品明麗柔美的氣質,露琪亞的兩段詠歎調“寂靜籠罩著黑夜”、“香燭點燃”,一靜一動,後者在近十五分鍾的時間內勾勒出巨大的力度弧線,刻畫女主角因愛而瘋的精神狀態,難度之高可想而知。

 

阿碧凱莉(Abigaille)

威爾第《拿布果》

《拿布果》被認為是奠定威爾第作曲家地位及名譽的一部作品。阿碧凱莉是一個非常困難的角色,它需要歌手極具力量和高超的控製力將歌聲在極短的時間內遊轉於兩個八度的音域之間,歌聲猶如過山車般的“刺激”。

 

布倫希爾德(Brunnhilde)

瓦格納《尼伯龍根的指環》

布倫希爾德往往被視作戲劇女高音的一個巨大挑戰,她的高音要求演唱者在悅耳和高難度技巧之間找到平衡,必須兼備英雄氣概和女子的柔美,這個角色對演唱的的耐力也有著極高的要求。

奧林比亞(Olympia)

奧芬巴赫《霍夫曼的故事》

奧林比亞這個角色隻登台大約半個小時,而且大部分時間的台詞隻有“是的”這一個詞。但她的唱段“Les oiseaux dans la charmille”中,有大量的極為複雜的花腔,讓這一段的表演也非常戲劇性。

 

埃萊克特拉(Elektra)

施特勞斯《埃萊克特拉》

這部獨幕歌劇描述了希臘、特洛伊戰爭後的情形。Elektra算是全劇相對戲份較少的一個角色,但也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這對任何一個女高音來講都是極具挑戰性的,不僅是演唱方麵需要剛柔並濟,這個角色的體力需求也是非常之大。

圖蘭朵(Turandot)

普契尼《圖蘭朵》  

《圖蘭朵》是意大利著名作曲家賈科莫·普契尼最偉大,也是一生中最後一部作品。圖蘭朵角色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嗓音來演唱演講式的段落。同時這個角色還有極大地戲劇表演上的挑戰:怎麽才能讓這個角色具有強有力的說服力去讓觀眾相信她隻得一個美好的結局?

空氣精靈(Ariel)

湯瑪斯·艾德斯《暴風雨》

《暴風雨》中,被篡位的普洛斯彼羅和他那三歲的小公主曆盡艱險漂流到個島上,幾年後,普洛斯彼羅用魔術喚起一陣風暴,用魔法降服了他的弟弟和阿隆索。Ariel是劇中的一個精靈,她可能是有史以來女高音角色中音域最高的角色。這個角色有大量又長又複雜的花腔唱段,這對於女高音來講已經不僅僅是困難,而是異常艱難。

 

十大”中還有布倫希爾德——瓦格納《尼伯龍根的指環》與理查·施特勞斯《埃萊克特拉》中的同名女主角,也許比一般意義上的戲劇女高音還要“大一號”,要求歌唱者擁有與大編製的管弦樂隊相抗衡的音量以及在持續的敘事段落中保持聲音的穩定性。而英國當代作曲家托馬斯·安迪斯根據莎士比亞戲劇而作的《暴風雨》則成為了此次入選的唯一一部現代歌劇作品,劇中大法師麾下的精靈艾莉爾在極高的音域上演唱,塑造飄忽而靈動的藝術形象。此外,威爾第《納布科》中乖戾戀權但最終懺悔的阿比蓋莉,奧芬巴赫《霍夫曼的故事》中能歌善舞的“木偶女神”奧林匹亞也都是被公認為不好演,不好唱,充滿挑戰的角色。

 

看完這些角色,不難發現

要唱好一個女高音角色,實在是太難了

但是,每當我們去欣賞那些經典的歌劇的時候,我們總是會那麽輕易地就沉醉於歌唱家們的美妙歌聲中,不經意間就忽略了,其實女高音們所演繹的角色的技巧之複雜。但同時,也隻有歌劇這種藝術形式,才能同時把美妙的旋律和令人驚歎的技巧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光是唱的高,不能代表你是一個優秀的女高音,隻有充分的融入角色,把自己變成那個女高音角色,這才應該是一個一流的女高音所需要具備的能力。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