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職場的鐵飯碗(2)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The finest souls are those who gulped pain and avoided making others taste it. -nizariat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的師傅老團長賈克林告訴我,申請晉級,要經過五關: 1. 團級委員會;2. 團長; 3. 師級委員會; 4. 師長; 5. 軍長。

第一輪團級委員會的投票結果至關重要。委員會通過了,團長打勾同意,就是走個過場,無懸念。委員會通不過,或者反對票接近讚成票,團長的決定會比較微妙。團級的兩票都是yes, 以後的基本無懸念。 

團級和師級委員會開會商議的時候,申請人可以要求公開討論會,即申請人可以參加,別人也可以旁聽。 俺的團級委員會審議是公開的,所以去參加了。 與會的12位委員都是本團各連的連長付連長,以及幾個老兵。 一圈客套之後,別的連長說,我們不是你連的, 我們尊重你連長的意見。 這麽說的意思,一般連長都會護著本連的兵,那肯定是基本是讚成票了。

大家都轉向連長馬一漿,隻見他麵無表情, 說,“我覺得七月是個好同事, 但是她的資格一般般。我見過比她的資格更強的。 別的我不想多說。” 我當時腦子裏如爆驚雷,這明擺著是不讚成啊!別的人也都愣了幾秒鍾。 

我的師傅老團長接過話茬, 說,“我們幾年前雇七月的時候嚴格審核過她的資格,大家有目共睹,她的表現受到了來自國際上業內人士的肯定。你們別的連隊的雖然對她的業務不熟悉, 但是你們可以根據這幾年的觀察,決定是否願意跟這個人長期做同事。 說白了,讓不讓她的泥飯碗變鐵飯碗, 無非是你願不願意以後的幾十年經常在同一幢樓裏見到她,在重大會議上讓她參與意見,她這個人的職業道德和做人的操守值不值得信任。”

大家接著問了我幾個專業方麵的問題, 以及我自己的申請材料不明確的地方。 討論完畢, 申請人和其他不投票人員離開會議室。 委員們開始不記名投票。 

我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等結果。 10分鍾後有人敲門,一位老同事約翰簡單說了一句:“恭喜你! 11比1, 你通過了!” 

兩分鍾後,老團長來了,傳達了同樣的好消息。 緊隨老團長之後,馬一漿也來了,滿臉和氣地說,“恭喜你! 我投的是yes!" 

我當時不知道如何應對馬一漿,腦子是木的,機械地說了聲 “謝謝”。 

待馬連長離開,老團長問我,“你是不是得罪過馬連長? 否則他怎麽在開會上臨時捅你一刀?” 

我想了想, 真沒有得罪過他呀。 工作上我基本跟他井水不犯河水, 各挺一攤。 他每年給我寫的評價都不錯呀。倒是有點私事兒, 我對他說過no, 我想我們都是恪守職業道德的人, 不會把私事兒摻雜到工作上吧? 

老團長問我啥私事。 我說, 我們團裏有時候搞potluck party,我自己不會做飯,某日讓我老公百科全書給切了水果盤,有孔雀形狀的菠蘿和小燈籠狀的橙子。在party上,馬一漿問我誰做的, 我說我老公百科全書。馬問能否幫他切一個, 我說好呀。約好那個周末y他把菠蘿橙子帶到我家去當場切。

結果,周六一大早馬一漿來敲門,帶了10個菠蘿,2袋(每袋8磅)橙子! 我著實吃了一驚。問他為何要切那麽多,馬說每年感恩節他都會給他那條街上的鄰居送個禮物,今年就每家送盤切的水果,另外也要送給新團長家。

百科全書客氣地把馬讓進屋, 我們在餐桌邊等著看著, 百科全書就在廚房幫他一個個切水果。 

邊等邊聊,馬一漿說他雖然不是中國人, 但是他的國家也算亞洲的, 他們一家曾經在新加坡住過,他還會幾句中文。 他提到成龍, 說人稱“大哥”。 馬說,“在我們團, 團長是大哥, 所以我過會兒就去他家幫他搞衛生準備過節,順便送些切好的水果去團長家; 在我們連, 我馬一漿就是大哥,那麽連裏的新兵老兵的也一定知道該怎麽對待我。”

我聽了,以為他在開玩笑。 我告訴他, 我們大陸來的,不時興大哥啥的,那是封建思想。 再說了, 我可不會拍團長或者連長的馬屁。 如果願意拍馬屁, 我就不用來美國了。 我還勸他不要去團長家, 這樣會讓人家美國人瞧不起咱們亞洲人的。 

一年後,馬連長在辦公室遇到我,又問,“你老公這個周末有空嗎? 我買好了水果,想讓他幫忙切一下。” 我想起前一年的經曆, 說,“可以, 你就帶一個菠蘿和兩個橙子來學徒吧,你看著他切, 然後回家用更多的水果練習。 不會了再給我打電話, 我讓他去你家親自教你。”

馬連長說,“我不想學, 也學不會。就讓你老公都給切了吧。”

我回答,“你大概不知道, 我老公也要工作, 每周40小時, 很累的。 切一兩個可以, 多了還真沒有時間。再說, 你上次搞了那麽多水果, 你走了以後剩下的垃圾一大堆。 我周末還想睡個懶覺,你那麽大早上的來敲門,弄得我一天都沒有精神。”

最後折中了一下,馬一漿說,可以讓我老公去他家,這樣垃圾他們自己處理, 我也可以睡我的懶覺。 雖然我不太情願, 我家百科全書說,顧全大局, 還是如約去馬家了。 

我問老團長, “這難道算得罪馬連長啦?” 

老團長聽了後哈哈大笑, 說,“這個馬一漿,愛占小便宜的毛病不改。 以前他曾經要我給他們家拍照(老團長曾經做過專業攝影記者), 我告訴他,我太貴,恐怕你雇不起我,每拍一次至少1000美元, 約嗎? 然後他再沒有提過。 你第一次讓你老公收他工錢就把他嚇跑了。” 可是咱中國人一般也不好意思收人家工錢嘛。

我們聊了之後,分析著,無論如何,投票結果很樂觀,11票讚成,1票反對,團長很忙,估計倆月後就劃勾同意委員會的決定。 老團長賈克林讓我放寬心,等著。 

結果,兩個月後, 現任麥團長給我發了封郵件, 說,“對不起, 我不同意你晉級。”

又一個驚雷, 我馬上回郵件問團長是否開玩笑,他秒回, “不是開玩笑,我是認真的。 如果你想談, 請直接聯係副團長白二魚。” 

我的師傅老團長也傻了,說有史以來從來沒有團長否認委員會的讚成票的, 不知道如何解釋這史無前例的狀況。

 

OldJohn_02 發表評論於
好故事,軽鬆,期待下集。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laynice' 的評論 : 您太謙虛啦!隻要能過兩次的,在我看來就是最優秀的!您分析的有道理,接下來我也會說到挫折的理由。
playnice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eonyInJuly' 的評論 : 我沒有你那麽優秀,是提前晉升。其實問題也有可能是出在你是提前申請上。即使隻提前一年,the standard can be considerably higher than normal promotion. 這樣的話,一切就more reasonable.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laynice' 的評論 : 哇,恭喜您大功告成!沒有了目標,所以就 play nice? :-)
playnice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eonyInJuly' 的評論 : 我自然是過來人。已經過了兩次晉升。現在已經沒有生活目標了。嗬嗬。與你的專業不一樣。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qun0' 的評論 : 嗯嗯是的群兄,這樣的例子我見過兩個。
qun0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laynice' 的評論 :
是呀,前幾年我這裏有一位申請晉升正職。他人比較聰明,但極其自私,還經常喜歡指責別人。結果一路都是反對票,最後隻有一個人,就是軍長,給翻盤了,得到了晉升。我覺得這個軍長不咋地,不過她現在已經離開了。如果所有的人都反對一個人,一定是有原因的。後來得到晉升的這小子收斂了一些,吸取點教訓,改正了一些。:)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laynice' 的評論 : 您對內幕了如指掌啊,莫非也是本軍係統的“自己人”?
playnice 發表評論於
還有軍長否決團長和師長的。這些事情多想無益啊。不管順利與否,當事人都是覺得驚心動魄的。都不容易。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lfemom' 的評論 : 謝謝若芙姐。 是的,老團長是個典型的君子。 百科全書是我的軍師和戰友,哈哈。 他的刀工不錯,上次去蘇珊家吃飯他做的蔬菜水果色拉也倍受歡迎呢。 將來有機會一定讓您嚐嚐:)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qun0' 的評論 : 群兄判斷得對。 是的, 後來遠離了他。 之前對他的人格還抱一絲希望,因為他總把自己是基督徒掛在嘴邊。 我想, 基督徒一般都比較心善的。 這個細節下次再交代。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謝謝菲爾! 很高興你喜歡!
Rolfemom 發表評論於
七月妹妹好率真,真難得。 剛為你通過投票開心, 想不到殺出這麽一個程咬金。讀得我在這兒幹著急。那個亞洲馬屁精真鬧心。 喜歡老團長。讀了這篇文章,更欣賞你和百科全書。 有一個如此懂你, 疼你的他,真是太好了, 緣分注定。 以後有機會還請百科全書抽空教我們一手。:-) 好事多磨。 希望妹妹以後順順利利。 期盼下集。 :-)
qun0 發表評論於
對了從切水果這件事就看出這位馬連長人品不好,最好遠離這樣的人。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切水果的事太好玩了,片片漂亮,謝謝分享!:)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528A' 的評論 : 謝謝528A(我愛發?)新朋友感興趣。 然後,就是焦灼的幾個月... 等下章再細說。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謝謝親愛的鈴蘭妹妹替我著急, 說明你真的關心我。好幸福啊!
我不是很善於把玩文字, 所以一般描述比較幹癟。 謝謝妹妹鼓勵!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qun0' 的評論 : 群兄, 好開心讓你看得直樂!
我們這裏的傳統是open meeting optional at the request of the candidate. 不過有人提議要改規矩, 以後的故事我可能會提及。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jszh' 的評論 : 哇,好感動您注意到這句話! 我當初讀到它馬上被觸動了。 謝謝新朋友。
我猜您的名字是“北京蘇真”? 嘿嘿,其實猜不出來。不知道如何稱呼。
**********************************

喜歡這句:The finest souls are those who gulped pain and avoided making others taste it. -nizariat。博主正是身體力行,讚。
528A 發表評論於
不錯的職場故事。。。然後呢?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在哪兒都是圍繞著一個字啊 --- 人!

看得我直焦急. 好在瞥見你給其他朋友的回複, 知道 bitter 已是過去時啦, 不然今晚我可能轉輾轉難眠了 : ))

有本事寫得我猶如身置其中嗬, 棒棒的, 七月.
qun0 發表評論於
七月寫得有意思,還挺驚險的。期待後續的故事。虧你能想出這些古裏古怪的名字,看得我直樂。我第一次聽說當事人還可以旁聽會議。我這裏都是暗箱作業啊(州的法律是所有的會議都是公開的,隻有這個是例外)。當事人直到這一步結束看到正式行文前心裏都是沒有數的。但如果裏麵有鐵哥們會透露給你些許信息。
bjszh 發表評論於
喜歡這句:The finest souls are those who gulped pain and avoided making others taste it. -nizariat。博主正是身體力行,讚。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laynice' 的評論 : 哈哈,您是洞察秋毫啊。 我可能也bitter了些日子。 現在已經過去好久了,故事仍然在腦子裏不時冒出來 所以想寫出來,讓腦子完全清靜,然後翻篇兒了。 Move on with life.
playnice 發表評論於
難道你有好心情寫出來。一般經過這些的人都會有一些bitter。佩服。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