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國雜記之十九 難忘“水中”核心劉書記

古稀之年,知足常樂,助人為樂,自尋其樂!
打印 (被閱讀 次)

回國雜記之十九         難忘“水中”核心劉書記

“水中”是我們剛走上工作崗位的“武漢市水廠路中學”的簡稱。

“水中”是武漢市教育局在“文化大革命”前夕新建的十六所新校之一,校址在武漢市礄口區水廠路,武漢自來水公司職工宿舍裏麵一塊巴掌大的地方。據久居那裏的老人講,原來那裏就是一個臭水塘。新建的學校隻有兩棟四層的教學樓和一棟兩層的辦公樓。依據地形,三棟樓的平麵圖呈倒“L”形。學校大門就在那個拐角的地方。大門外邊是水廠的職工宿舍,進門左邊一棟教學樓與水廠路垂直,進門右邊是與水廠路平行的辦公樓,繼續往裏麵走就是第二棟教學樓。大約有三、四個籃球場大的一片空地,我們去學校報到時還是坑坑窪窪的,沒有圍牆,空地那邊是一排市民的民宅,大多是平房,也有幾棟二三層的樓房,參差不齊。

“水中”第一任領導班子成員來自武漢市各中學的中年骨幹:書記劉政秀、校長雷德俊、教導主任江紹永、政教主任胡傳洪,總務主任王羿蹇,支部幹事夏光中。

1967年12月17日,劉書記在 辦公樓一樓教工食堂大廳(大約一間教室大小)主持短訓班結業分配來到21位新教師開見麵歡迎會。各人自報姓名及執教學科、個人簡介。

21人是:李培永、聶靜儀、韓憲偉、周良均、張每生、邵風虎、胡金秀、張華英、陳麗微、李    峰、汪 浩、吳克燕、向 玲、李庭芝、李洪濤、鄭三橋、王先芬、包曉霞、王惠清、王宜華、洪小煥。

在我們報到之前分配來的是華師64和65屆的本科生19人。他們是:

喬   斌、吳麗英、陳   斌、楊向東、楊四重、劉昌鈞、陳正富、黃杞顯、

俞美奇、舒鼎英、姚磊明、程誌強、史   紅、項德琴、李 芳、唐星武、

柳    駿、薑世鳳、夏複珍。

“水中”創辦初期的這批元老,後來由於各種原因也大多遠走高飛了,但是,緣自“水中”的“處女”情節,夢裏魂牽總在那個巴掌大的地方。

難忘“水中”那些曾經朝夕相處親如一家的老同事,特別是大家都退休進入微信時代之後,那些一生未離故土的兄弟姐妹們,現在雖然住在武漢三鎮不同的小區,因了大武漢的現代化交通之便捷,還有退休老人的免費乘車卡,隔三岔五都要小聚一下。如有從外地遠道而來的同事到武漢了,即使是臨時通知,能來的都會趕到聚會地點歡聚一堂。我們四月中旬從紐約回到武漢,同事們相約五月聚會,恰逢陳斌夫婦從十堰回漢參加“水中”學生聚會後還在武漢,於是我們相約五月十四日到武漢展覽館的“豔陽天”聚會。

難忘“水中”那些往事。聚會時看到喬斌和吳麗英夫婦(因為喬斌的父母與劉書記是鄰居),就想起已經永遠離開了我們的貼心人劉書記。

劉書記敢於負責、關心群眾生活、善於抓學校工作的主要矛盾。

“水中”是新校,隻有教學用房,沒有教工宿舍 。那麽多年輕教師結婚都沒有新房,結婚後隻好住在學校辦公室了。新婚夫婦有了孩子之後,住在教學樓,存在許多安全隱患,她看在眼裏,急在心裏,下決心要解決這個在那時看起來比登天還難的主要矛盾。她為此多方奔走,終於在學校旁邊找到一塊空地,可以做一棟教工宿舍。於是,在那個建材物資緊缺的年代,她發動群眾想辦法,不到半年時間就把房子建起來了。三層樓,大門在中間,每層左右兩個單元,每個單元可以住三家,新婚夫婦住單間;夫婦是學校雙職工的各住一個套間。三家共用廚房和衛生間。現在看那宿舍,實在是太簡陋了,但在那個百廢待興的年代,一個小小的新校,一次解決了十八家的 住房問題。當時,在武漢市中學係統是絕無僅有的,讓其他學校的年輕教師無比羨慕。這是劉書記、王主任,還有喬斌等為“水中”年輕教師做的功德無量的大好事。

劉書記待人誠懇、麵慈心善、特別關心年輕教師的成長。她關心我們每一個人,在那學生不讀書、教師無書可教的年代,年輕教師聚在一起不是下圍棋就是打撲克,她總是苦口婆心勸戒,讓大家相信讀書有用,將來教書是需要真本領的。她還把自己年輕時訂閱的《語文》雜誌送給我們幾個語文老師,叮囑我們少玩一下,多讀一點書!

劉書記為人忠厚、做事老老實實,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耍手腕。我們都不會忘記軍宣隊進駐學校後發生的一件政治笑話。某班開會批判劉少奇,呼喊口號“打倒劉少奇”時,一位老師一緊張喊成了“打到毛主席”。被舉報到軍宣隊,軍宣隊指揮長決定讓劉書記舉持全校會議批判那位老師。不成想,劉書記在舉持會議時,為了讓大家知道這次開批判會的原因,走上台就講某某老師在昨天一次班會上,居然把“打到劉少奇”喊成“打倒毛主席“。她剛說完這句話,指揮長厲聲喝止!立即開始對劉書記進行批判,而且,要求全體教職員工繼續開會批判她。當時,沒有一個老師上去批判劉書記,誰都知道劉書記是厚道人,老老實實說話和做事的人。會議最後是不了了之。

要說劉書記創辦“水中”的故事,每一位跟隨她創業的元老都有說不完的故事!她對我和聶靜儀更是關懷備至,我們結婚的新房是她布置的 ,晚上婚禮是她主持的,後來孩子出生是她給取的名字。我們離開武漢去海南之後,隻要回漢,全家一定要去看望她。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劉書記真正是我們“水中”的“核心”!她在世時,不論退休與否,大家都圍繞著她!她在天上,大家隻要聚在一起,總是仰望著她,念著她曾給予我們的滴水之恩!也正因為如此,“水中”的元老們幾十年來常相聚,不離不棄!

感恩劉書記,在我們人生啟航時引導我們走向幸福的現在!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