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和香山

墨香飄雅意,脈語出真情
(所有文章及詩詞均為原創,轉貼請注明出處)
打印 (被閱讀 次)

14年剛開博時,寫過一篇”從我家樓道看到的富士山“(鏈接: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5499/201509/10047.html)

用地圖測量過,從我家到富士山的直線距離大約是120公裏,天氣晴朗時(除陰雨天,都是晴朗的。確切滴說,少雲時)一推家門就能看到,日本空氣透明度可見一斑。記得第一次發到微信朋友圈時,引起一片騷動,在北京的校友們個個羨慕得不行,對帝都霧霾唉聲歎氣。

有圖有真相:

夕陽景是上個月拍的,朋友圈一片讚歎聲,習慣了”為人民服霧“的親朋好友們,再次被日本良好的空氣質量折服。

話說竹韻詩賽(還有幾篇獲獎作品,以後再發)全麵改版,改為每期為主題詩賽(跟我的馬幫一樣,寫命題詩詞)。第二期主題為”天下名山“,既然是天下,自然也包括海外的。我第一時間就想到寫富士山,並且根據可以從120公裏外可眺望這一情景,準備與帝都的香山做一番對此。

估計大家都從微信上看過不少調侃北京霧霾的一些段子,網上摘錄了幾個:

1,北京市一男子到九寨溝旅遊,一下車來了個深呼吸,我的媽呀,空氣太新鮮了,質量太好了!不料,身體一下承受不了這麽幹淨的環境,醉氧,當場中毒反應發作暈了過去。 120急救車及時趕到問:病人從哪來的? 答:北京滴!急救員嗯了一聲,將氧氣筒的軟管拔下,接到汽車排氣管上,讓他深吸了幾口。他慢慢醒來輕輕說到:大爺的,這才是家的味道…………

2,在北京,你才會知道什麽是叫做會呼吸的痛。

3,蹣跚於霧霾毒氣中,看著若隱若現的植物,影影綽綽的鬼影,恍惚中覺得自己是一波波僵屍中的一個。突然,前方傳來一陣刺激的氣體,竟然一個家夥邊走邊吸煙!這免費的毒氣還不夠你吸嗎?轉念一想,他一定是個不願占國家便宜的人。我肅然起敬,加快了前進的步伐。

4,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我在街上牽著你的手,卻看不見你的臉。

5,都別出門了!現在的街上隨便給人個大嘴巴子,一回頭人沒了!

6,十裏霧霾兩茫茫,大霧天,人抓狂。千裏霧都,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麵,如糟糠。下班驅車返回家,看車窗,已成髒。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基友見麵時,無話說,眼淒涼。

7,情侶逛街走,必須手牽手;撞上一棵樹,被迫暫鬆手;過樹不見人,情人被牽走。

8,我到公園約會對象。等了半天沒見女友來,一打電話她說她也坐在那個椅子上。我一摸身邊還真有一裘皮大衣美女,親了一陣後,才發現是條寵物狗。

高曉鬆說,二十歲站在德勝門能看見西山,三十歲站在德勝門能看見西直門,四十歲站在德勝門,連德勝門也特麽看不見了!

這和我看富士山豈不是成了最鮮明的對比!

很快,我的作品出爐了:

【定風波】家門口看富士山有感
文/墨脈


不愧扶桑第一峰,白冠俊影問誰同。
百裏相離何覺得,曆曆,推門即刻入眸中。

勝景每望心緒遠,輕歎,京城定是霧霾濃。
猶憶香山曾極眺,祈禱,早些還我一晴空。

填詞是我的強項,自我感覺很不錯。沒想到,遭到幾個詩友反對。理由是,拿富士山跟香山對比,雖然寫得都是事實,但會遭到憤青們抵觸。霧霾,極容易聯想到政治的不透明。詩賽雖說要站在公正的立場,但也不得不考慮政治因素。

寫詩詞,我一貫避開政治,因為這個話題永遠扯不清,總是引起爭論甚至翻麵。所以,我禁止馬幫談論政治,也不允許把政治詩詞發到群裏,詩友們一直都遵守這個規定。我這首定風波,隻不過感歎帝都霧霾,卻可能要引起政治爭執,唉,隻能作罷。

距離截稿隻剩兩天時間了,沒辦法,臨時改題,重寫一首。所說去過香山很多次,可要寫詩詞,不能有差錯,不能憑記憶寫,還得重新翻資料,再次熟悉它的一切。急急忙忙,總算寫出來了。

【定風波】香山
文/墨脈


嫋嫋香煙籠玉峰,黃櫨秀色問誰同。
鬼笑石前憑遠眺,絕妙,京城全貌入眸中。

勝景引來遊客眾,擠擁,深潛隱患惹憂忡。
預約幸成新製度,漫步,清幽古寺靜聽鬆。


(注:為控製遊客數量,香山自今年10月1日起,采用預約遊覽製

所幸,在本期詩賽中,成為入圍的三首詞曲中的一首(任何詩賽詞曲獲獎不易,得寫律詩才行。我記住了這一規律,以後就寫律詩)

這算是詩詞生涯中的一個小插曲吧。也再次告訴我:詩詞界也是一個江湖(有時間把在詩詞界經曆過一些事情寫出來,絕不亞於一場場暗戰或無間道)

還有不少作品,待一一貼來。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錯莫' 的評論 : 是大雁,拍的時候正好入了鏡頭。隻是手機功能有限,不能拍得更好。
錯莫 發表評論於
那群鳥好像剛從富士山下來。景色宜人!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彩煙遊士' 的評論 : 大錯特錯!俺打記事起就會唱歌,那時還不知道富士山為何物!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有緣有你' 的評論 : 我不美,一般般,哈哈。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水沫' 的評論 : 是啊,千萬不要被玩文字的人蒙蔽,可不是一方淨土。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傍晚看剪影最美。曉青心情好點了沒?
彩煙遊士 發表評論於
看來墨脈作詩唱歌的天賦,都仰富士山之賜啊!
有緣有你 發表評論於
厲害啊!!!!美美的詩和美美的你!!
水沫 發表評論於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詩詞界也不會例外,片片好看詩詞美~~
曉青 發表評論於
好美的景色!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石假裝' 的評論 : 中國目前最成功的教育就是反日教育,其他全是失敗的。有些寫詩詞的加我微信,一看我是在日本,立刻口出穢言。中國要真正與世界接軌,任重道遠啊。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夏圓' 的評論 : 師傅一回來就熱鬧了。看到師傅也在組織詩賽呢。
石假裝 發表評論於
先是有人會上綱上線,後是你高級黑。才華橫溢!
夏圓 發表評論於
好詩,好景,好介紹,讚徒兒!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吃出健康' 的評論 : 不如健康的美食美!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這個肯定的,隻是概率很低。我說的富士山是常態,除了陰雨天,基本都是晴朗的天氣。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每天一講' 的評論 : 中國霧霾應該是國際氣象學上的新名詞吧,不僅北京,河南,西安等北方很多城市都飽受其苦。多謝賜句,朝著這個目標,前進!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y56' 的評論 : 我也覺得寫得挺好,可惜考慮到政治因素,隻能放棄。朋友圈也不敢貼,怕被“愛國主義者”們拍磚。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杜鵑盛開' 的評論 : 確實是,現在都習慣了出門時往哪個方向瞥一眼。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文人相輕,寫詩詞的人什麽樣的都有,也是爭吵謾罵不斷。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多倫多橄欖樹' 的評論 : 多謝小樹。
吃出健康 發表評論於
詩美,文美,圖片美!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pot321' 的評論 : 國人寫段子的智慧不得不服,我經常看微信笑得掉眼淚。我也是偶然發現家門口可以看到富士山,正好在高樓中有個缺口,好像特意為我留下的。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紅米2015' 的評論 : 發展過程中空氣汙染確實難免,但像國內似的如此嚴重、持續時間長、範圍廣(華北、西北地區基本常年霧霾)的,還是罕見的。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北京在沒有霧霾的天氣裏也可以從城裏看到西山,當然,沒有150公裏那麽遠。
每天一講 發表評論於
“為人民服霧”, 這個說法有些意思,中國霧霾的問題,我周圍那些同事也早就知道,雖然很多人根本沒有到過中國,每次我都隻能說中國的高速發展帶來的問題,霧霾治理需要時間。

看到墨墨填了“定風波”的詞,我就送文學城的李清照,黃庭堅的

“戲馬台南追兩謝。馳射。風流猶拍古人肩。”
yy56 發表評論於
北京前幾天又是霧霾很重,你的家門口看富士山有感寫得好!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窗口即可見富士山,好愜意的享受。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pot321' 的評論 : +1哪裏都有江湖啊:)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賞詩,每個字都美。
spot321 發表評論於
哈哈哈,那個北京爺們兒的笑話我早就看過,說的夠損的。~~ 墨墨真的有福氣,世界上那麽多人要花錢飛過去看的名山你在樓門口就能望見了,真的很令人羨慕!
紅米2015 發表評論於
當年在東京都廳看過一個展覽,說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東京也是汙染嚴重,後來下了大力氣治理才好的。都說發展要避免走彎路,可是看來很難。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