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人腦無二用

冬雪倘雅淡,不走也不嫌,春風若溫暖,遲到也喜歡。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這人腦無二用  

最近幾天一直在關心中期選舉,每天寫好幾條政論,發現整個腦子裏想的都是這些事,好幾次聽到那柔和的音樂想寫篇柔和的文章,比如詩,可是就是缺靈感,就像是裝詩的那管牙膏用完了一樣,再怎麽擠也擠不出來。這讓我想起了中國人的一句俗話,即“心無二用”,我這個應該是腦無二用吧。

是該反省一下了,不應該對政治這麽偏執,不然會失去了理性,為這個失去理性真是不劃算。本來這篇文想談談這次選舉真真的勝利者們(女性,少數民族和同誌們)的,但還是讓其他人去寫吧,在這裏我隻想簡單地說兩句,那就是不管是誰當總統,不管是哪個黨控製哪個院,美國都不會有問題,因為這個國家一直都在進步,盡管有時不如我們想要的那麽快,偶爾還會退一小步,但最終還是會順應時代的潮流往前進的。這次這麽多女性,少數民族及同誌們當選議員或州長說明社會還是在往前進步,正是:兩岸猿聲提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如此,那些保守的勢力不管多麽頑固,最終隻不過是幾聲猿叫而已。

好了,政治就講這麽多吧。可是在腦內的模式被調整過來之前不知要寫點什麽,剛才看著窗外林子裏的斜陽,那金色的輝煌,讓我心裏有點激動,好像能夠和人共享,讓它不僅輝煌,而且浪漫,在想誰來伴我浴斜陽最浪漫呢,哈哈,結果很複雜, 不可告人,我想這城裏就有好幾位應該是不錯的一起沐浴夕陽的人,但卻隻能想象而已。

如果此時在寫長篇小說中的愛情故事肯定會寫出一種很浪漫的場景,這讓我想起了當年金庸先生寫書的時候都是在一個什麽樣的房間裏寫了,在那種高樓林立的現代都市裏能夠寫出那種古代荒郊野嶺裏的武打的情愛故事真是有點不容易,不得不佩服他的想象力。

如果讓我再怎麽想也想不出來,我想出來的人男的都是董永女的都是七仙女那樣的,這個可能和我基因裏沒有那種好鬥和豪放的成分有關吧,而且即使寫董永七仙女這樣的人物,寫著寫著就會走色了,變黃了,如果董永和七仙女黃起來了,也沒有人願意看了,所以我這人不管怎麽努力也成不了金庸或其他大師樣的人。唉,隻有下輩子了。不過這樣像現在這樣在城裏混也不錯,每篇文,再爛,也總有百把人來看!

好了,日頭落山了,這文也該結束了! 

Soon to be replaced with a picture of younger and more diverse 大姐大媽們!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魯鈍' 的評論 : 說誰呢?一個魯莽愚鈍的博友嗎?:)
魯鈍 發表評論於
如果我寫博描述某位網友;一個弱冠青年,身高六尺,玉樹臨風,一雙色眯眯的丹鳳眼...。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愛情的智商應該帶點黃色!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我經常 multi tasking

不可告人的內心活動, 一定是有顏色和低智商的 : ))

不知在哪兒看到過這一段: 從商的智商是金色的, 從政的智商是血色的, 仇恨的智商是黑色的, 愛情的智商是無色的.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農村幹部' 的評論 : 你的意思是說女的就不調情是嗎? :-)
農村幹部 發表評論於
小編們估計都是女主。範寶以前是調情,現在是情調。所以...。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ong140' 的評論 : Thanks for the nice words!
dong140 發表評論於
very good post.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一根筋,可我筋太多!我要是寫女的,不一定要漂亮,但要有深度,像王妃這麽樣的,當然沒有你這麽漂亮! 哈哈,你到底長得什麽樣? :-)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其實好作家都你這樣一根筋的,言情的書裏個個美女,個個帥哥,見一個愛一個;武俠的,出門滿眼都是俠客,到處有高人想打你;偵探的,隨時有人死,死的人還都互相認識!煩大人有這不二的腦子,就快成精了,等著吧哈!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先生' 的評論 : 謝謝,我也是你的粉兒! 熱博不熱博好像也沒有區別! :-)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來也匆匆London' 的評論 : 謝謝來訪,可能因為最近的文都是正能量的! :-)
來也匆匆London 發表評論於
寶爺曾經得罪過美麗的小編,不過最近看似已經平反,總上城頭^_^
北美先生 發表評論於
納悶你怎麽沒給個熱博的稱謂呢。看你的博成了我的習慣了。樂樂,笑笑,還了解很多方麵的消息和知識。何樂而不為呢?我就是你的粉絲呢。哈哈。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