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記(完)

打印 (被閱讀 次)

因為我們實驗室的成員們還從來沒有在哪件事上像對保留P3 這麽意見統一過,所以老板一邊聽著大家的各種聒噪,一邊露出欣慰的表情,“既然大家的想法一致,我會向所裏反應並且全力爭取的。”

難得老板龍心大悅,我鬥膽問道,“那個,您知道所裏誰不同意我們繼續使用P3嗎?”

“我聽說好像是Dr. R實驗室的人嫌他們的P3 太小”老板小心翼翼的說,“不確定有沒有別的原因。”

鑒於我們老板從來都是說話留半截,雲山霧罩,繞來繞去的一貫風格,我們立刻肯定想把我們趕出p3的就是他們實驗室無疑了。

“靠,在老醫院這麽多年同甘共苦,就算沒有培養出店基友情,按理也該有點戰友情啊。”

Dr. R實驗室是研究結核杆菌免疫的,以前和我們一樣,到處借用別人的P3。沒想到曾經的同病相憐這麽快就變成背後插刀。

“其實我倒有個辦法,”法國帥哥吞吞吐吐滴說,“那什麽,別的實驗室不都挺怕咱們在大實驗室做實驗嘛,不如幹脆。。。”他越說聲音越小,估計自己都覺得心虛。

“你想幹什麽?”老板一時還不太明白。黑姑娘卻在第一時間醒悟過來,“咱們可以讓別的實驗室給所裏施加點兒壓力。”

老板一聽就皺起了眉頭,“這樣不好吧,我相信所裏會尊重我們的意見的。”說完,她宣布散會,急匆匆走了。

老板走後,法國帥哥神秘的晃晃手機,“我和女朋友去喝點咖啡,明天見。”

我和黑姑娘對視了一眼,“走,咱們去病理實驗室借Fedex信封去。”

。。。

那天還沒到下班時間,我們實驗樓裏差不多所有的實驗室都知道我們實驗室有可能要升級為P2 plus了。

 

一晃又是差不多兩周了,等待研究所的決定期間,樓裏又出了一係列的問題,像什麽冷室發黴,溫室長毛,門禁卡靈異事件,但這一切再也沒有給我們帶來一絲紛擾,不是說沒有bug的遊戲就不是好遊戲嘛。

看著每天都有人舉著測速儀一樣的機器在一個一個實驗室裏測量空氣黴菌含量,我們像什麽也沒看見似的,還能心平氣和的互相幫忙,拿著自己的電子門卡,去開別的實驗室的門,就像生活在異度空間。一個生物製品公司的代表在四五個人都試過,沒一個人能替她開門時,忍無可忍的抱怨,”你們每天都是怎麽過的,要是我會瘋掉的。“ 眾人紛紛表示習慣就好。

所裏的決定終於下來了,我們繼續使用P3.雖然這個決定基本在我們預料之中,但老板還是激動滴表示要出去吃一頓以示慶祝。於是我們毫無意外的來到一家非洲風味餐廳,不知道老板對非洲料理的執著來自何方。

”這道菜叫什麽?“ ”那個牛肉好吃嗎?“ ”這是玉米做的嘛?怎麽吃不出來?“

麵對一群不恥下問的好奇寶寶,黑姑娘的回答一律是”不知道,非洲有好多國家好嗎,這不是我們國家的料理。“

”請問你們國家傳統菜式是什麽?”“對呀,對呀,你最懷念的媽媽做的菜是什麽?”

“一種樹上長的肉蟲子做的肉幹兒,我小時候就是吃那個長大的。”黑姑娘表情陰森恐怖。再也沒人問東問西了,全體埋頭苦吃。。。

一陣可疑的手機鈴聲成功滴吸引了我的注意,“什麽事?”我把腦袋湊過去看黑姑娘的手機。 

“P3 的高壓消毒倉壞了,保安隻能把警報關了,餘下的事讓我們自己處理。”黑姑娘小聲說。

我忙問要不要告訴老板,她搖搖頭,"這不好吧,等大家吃完吧,否則大家都得消化不良。“

我心想我隻是不想再來吃非洲料理了:)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