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富貴,賴小民

閑暇時喜歡舞文弄墨。偶有所得,貼上網,自娛自樂。若能給網友一點兒樂趣,也不枉所勞。
打印 (被閱讀 次)

王富貴,啥人?咋沒聽說過。賴小民,餓曉得,看新聞的人都有耳聞。

為什麽把這倆人放在一起?在下這麽做當然有些道理。富貴是俺下鄉當知青時候的生產小隊的隊長,一個中國共產黨的基層黨員,一個不識幾個字的關中農民。如果不是俺今天提起,恐怕沒人記得他。小民是央企的一個董事長,一個中國共產黨的高級官員,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精英。不用俺提起,很多人都知道他•••。看官讀到這兒,覺得有點兒意思吧!他們的職位都帶"長",他們都是共產黨員,他們一個是普通文盲,一個是高級流氓•••。咋說,有點兒意思沒?有意思就好,有意思的還在後麵呢。

話說上世紀七十年代,中國的經濟接近崩潰 (其實一直就爛爛的,更準確的說是爛得快玩不下去嘞),俺和一幫半大小子和閨女被派到鄉下自生自滅。生產小隊的隊長姓王,名富貴,一個三十多歲的關中漢子,雖然不識字,為人精明,嘴巴利索。實錄幾個他的語錄,就知此人了得:那個林賊,鵝早就知道是個瞎慫,眉毛濃濃地(俺隊長會看相)。啥東西要這麽多錢,比姐姐娃(沒結婚的姑娘)個奶(水)還貴(俺隊長還挺有學問)。其實俺隊長真正厲害的是他的政治覺悟,他在會上說:鵝是中共黨員,不聽鵝的話,就是不聽黨的話(邏輯性很強)。很可惜,精明的王隊長日子過得不咋地(說句良心話,那不能怪他),三個娃,小的男娃才五歲,中間的女子八歲 ,大兒子也就十歲,幾個娃嘴巴和他大一樣利索,就是學習不行,恐怕難以實現王隊長的"富貴"夢想。有一陣子,突然注意到隊長的婆姨不見了,私下裏有人說,隊長的婆姨是出去賺錢了,更有人說是去替人家生娃賺錢。這確實讓俺非常的愕然,柔石小說《為奴隸的母親》有“典妻”的情節,那可是發生在萬惡的舊社會,現在是共產黨領導的新社會,俺隊長還是共產黨員,這種事怎麽會發生在他身上呢?(那時俺還少不更事,後來長大成熟後,了解了男女之事的誘惑力,才又覺得俺隊長的"偉大")。一年多後,隊長的婆姨回來了,但並沒有看到她象柔石筆下的那個代孕母親一樣悲傷(也許很悲傷,隻是俺沒看見)。也有可能是那些恨隊長的人瞎編排他的。反正中紀委肯定不會派人去調查這件事。

轉眼二十一世紀。董事長小民同誌因為"五毒俱全,多有不正當男女關係,家藏巨額現金鈔票,搜查出三噸重大額票麵人民幣與美元外匯"被正確的黨給雙開了。據知情者說,"聽黨的話"是賴小民的口頭禪,這完全是他栽贓,黨可沒有讓小民貪汙受賄,黨可沒有讓小民亂搞女人,黨可沒有讓小民違反組織紀律•••。富貴同樣是共產黨員,他要大家聽他的話因為他是黨員,是為了讓大家好好幹活,認真生產。小民要大家"聽黨的話"就是要大家聽他的話,因為他是黨委書記,是為了他自已好好快活,認真生錢。王隊長為了換錢養家把自己的婆姨給別人睡,賴董事長睡別人的老婆是因為他有權有勢,有錢養別人。俺隊長沒有文化,說話辦事光明直白,董事長有文化,說話辦事陰暗隱晦。同樣是共產黨員,差別咋麽大呢?也許是俺的思維太落後了,現在經濟發展,黨也與時俱進嗎!如果俺隊長能活到今天,可能也不再那麽樸實了。他的兒女們混得怎麽樣不知道,八成也沒戲,前麵已經說過他們讀書的不行,他們的爹又沒本事把他們也弄到國外去。不過,俺猜想他們也未必喜歡外國,因為關中人民對臊子麵情有獨鍾。

王(各位諸侯王爺)富貴,(依)賴小民。這個道理古人早就懂得。尚書說:民惟邦本,本固邦寧。孟亞聖也主張"民貴君輕"。咱不侈望黨的幹部作人民公仆(不現實,盡管黨尚兒,人民的兒子),隻希望那些個富貴之人也多少把小民放在心上。你吃肉,俺喝湯行不? 

還有,俺就納悶了,黨說得好好的,要求也是嚴嚴的,它的黨員為什麽要擰巴著幹呢?如果黨員不想遵照黨說的那樣做,為什麽又要入黨呢?敝人愚頓,沒有答案。古寫的"黨"字意思是尚黑,也就是說一般老白姓無法弄明白。看來古人太有智慧,早就知道黨是咋麽一回事。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古寫的"黨"字意思是尚黑,也就是說一般老白姓無法弄明白。看來古人太有智慧,早就知道黨是咋麽一回事。"

哈哈, 長學問了。 我怎麽覺得那個字象個蜘蛛?
西府納言 發表評論於
謝謝各位關注。
洞庭人家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cn' 的評論 : 中國電影【活著】是完全有資格獲得奧斯卡的,張藝謀在【活著】上真正展現了其才華。
ccn 發表評論於
看見富貴這人名,就想起葛優演的'活著'。
FollowNature 發表評論於
天朝真有錢。 論億啦, 太太令人羨慕啦
洞庭人家 發表評論於
給你錦上添花。最近中國福利彩票中心14位搞了近1400億,這不稀奇,搞笑的是認罪視頻說通過深刻反省,組織不但沒有拋棄他們,還幫助和安慰了他們。厲害不。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