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裏的秋天》17:嘴著地 方知泥土芬芳

生旦淨醜 演繹人生戲台
打印 (被閱讀 次)

貿易公司拒他於門外,找其他“體麵工作“能好到哪裏去?他可是被聯邦政府請去喝咖啡的人哪。想來想去,中餐館是一條路,那裏發不了財但餓不死,他有時間多思考。二十幾年前,他投奔加州,餐館接納了他,他得以絕地逢生。如今,他又陷絕境,嘴著地,餐館那邊,可有泥土的芬芳?

他把奔馳車賣了,賣到幾萬現金,換了一輛五成新的日本車,全部加起來不到一萬。他不知道多出來的錢能不能保住,最後恐怕會被政府拿走。

一天上午,他把車停在一家生意清淡的茗茶店邊,徒步沿著馬路西行,隻要看到“招工”招牌的餐館就進去問。

現在十點多一點,正是大多數餐館內部準備的時段。一家餐館招的是洗碗工,對他不感興趣;一家餐館招帶位兼收銀,隻要女的;第三家,老板從裏麵出來,問了他幾句,也不說要還是不要,轉身撩門簾進廚房,不再搭理他。

又經過幾家,他心生怯意,老臉抹不開,害怕被拒。眼前一家素食餐館,他在門口,踟躕不前,門從裏麵推開,一個上年紀穿紫色圍裙的女人露出臉,問,找工的嗎?

他跟著女人進去。女人問了幾個問題,說,我們店缺洗菜擇菜的,年紀大一點沒關係,心細勤快就好。他認定,這份工屬於他。他以為她是老板娘,小心地問,工錢怎麽算?女人說,哦,我不是老板。老板一會兒來,你當麵問他。

廚房後麵開了一個小門,對著停車場。女人給他搬來一張小板凳,交給他裝了幾捆新鮮蔬菜的小菜籃,說,你先幹著。

他的手機震動,他取出手機,是一個熟悉的號碼。他不安地望望那女人,女人揮一揮手,說,沒事兒,接電話。

夏偉劈頭蓋臉,為他的遭遇抱不平,說,剛知道你的事兒,第一時間給你打手機。外遇是不好,嫂子受了委屈,打你罵你,我都讚成。那回去達拉斯,我有意成全你跟張虹,拉那幾個人去城裏瘋,我想你們是玩玩,沒想到你……可是,嫂子一下做那末絕,本來人家同情嫂子,這麽一幹,讓人家怎麽說呢? 喂喂,你怎麽不說話,還在嗎,你在哪兒,幹什麽?

穆國民低頭瞅瞅腳下的菜籃,說,幹活,忙。

夏偉說,我知道你的心情,暫時不想見人。過些天,等事情穩定了,我來看你,哥倆兒出去散散心,商量商量,東山再起。有什麽需要幫忙的,你千萬別客氣。

他說,謝謝,我不會客氣。

跟葛曉藍的事,他自己沒有告訴過誰,跟人說什麽呢,訴苦求同情?聽了,別人該怎麽回應?很為難吧。夏偉從哪裏打聽到實情不得而知。夏偉提出幫忙,他想不出從哪方麵,以後說不定。不過,以後會怎樣,他心裏沒譜。

午餐時間到,訂單滾滾進來,廚房裏麵忙得夠嗆。他不怕累,反而覺得十分充實。高峰過去,他出去解手。從廁所返回,遇上幾個剛吃好的客人,一個白領模樣的白種男人用蹩腳的中文對他說,謝謝你,你的餐館好棒非常棒。我們很快下次來。

他覺得莫名其妙。不知怎地,覺得後背不太舒服。他轉過身,看到收銀台後麵站了一個眼神不太友善的男人,跟自己年齡相仿。他心裏一悸。

是的,那才是老板。

吃過員工餐,老板客氣地付了他三小時的工錢,說,洗菜擇菜的工,一直是老墨做,前些天突然辭工,今天又回來了,求我讓他接著做。

憑直覺,他被炒魷魚的原因,是他被稱作老板。自己的長相,爸媽給的,不好不壞。這會兒,他的長相斷了生計。

下午,他轉到另一處華人區,情況差不多,不順利。走到自己餓了。經過一家餐館,名叫“蜀道不難”,想是做川菜。他看到門口貼的“三菜+紅薯稀飯 $5.99”的中英文廣告,漏掉了手寫的“招工”中文廣告。

餐館出奇地冷清,快餐式的櫃台後麵站了一個小姑娘。他仔細看擺好的十幾種菜肴,小姑娘這時拿起勺子,一樣一樣逐個翻動,讓扮相顯得好看一些。他點了三樣菜,小姑娘送過盛菜的盤子,說,稀飯等一下就好。

他坐下來,抽出一次性筷子,這才看到餐館櫥窗的“招工”廣告,從裏麵看,字是反的,他認得出來,因為,這兩個字目前太重要。

稀飯端上來,盛在紅漆圓筒盒,稀飯之稀,一勺子隻撈到星星點點的米粒。紅薯煮得正好。他先挑紅薯吃,壓下饑餓後才開始吃菜。

餐廳裏,除了他,角落裏坐了兩個小男孩,一臉無聊,眼睛貼著屏幕玩手機。過了一會兒,一個矮個的女人推門進來,衝他笑一笑,直接上廚房。

女人再出來,問他,吃得還習慣吧?

他在清理菜盤中最後的幾絲海帶,點頭說,不錯不錯。

女人走到兩個男孩邊上,用一種聽不懂的方言訓斥他們。他們歪倒的身體保持原狀,他們的眼睛依舊粘著手機屏幕。她回頭對小姑娘說,他們不願意,要不,你幫我打那個電話吧?

兩個女人站在櫃台後,嘀咕著什麽。

他舉手,要買單,還想帶走沒吃完的稀飯。櫃台後的女人看不見。他隻好走過去,說,打包買單。

女人拿出帳單,幫他打包。他問,你是老板娘?

她點頭。

他問,你們在招人?

老板娘說,對呀,前台。你有熟人要打工?

他頓了一下,說,不是,是我。

老板娘停止動作,上下打量他,說,可以呀。不過,看起來簡單,做起來蠻辛苦的。

他急急表態說,沒關係,我能行。

老板娘從裏麵拿出一張表格,說,你先填好,不懂的地方問我。

那是一張標準表格,英文,他拿起圓珠筆,刷刷幾下填妥。老板娘看了看,說,你的英文蠻好的嘛。哦,對了,請寫上你的中文大名,我好記。

穆國民補了中文名。她念出來,說,穆國民,很少見的姓,對了,跟穆桂英一個姓,五百年前是一家。明天來,早點到。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gerWho' 的評論 :

老穆不要去做餐館, 浪費時間. 賣了奔馳車的錢可以支撐最低最基本的生活費幾個月至半年.

他在城裏打滾多年, 稍微做些 reasearch 就知道, 有哪些性價比尚好, 而他尚能 handle 的小生意, 買下.
資金隻能厚臉皮向鐵哥們借, 如果人間有情, 如果他好運. 也許夏偉能幫上忙?
開公司, 做生意 etc 所有的運作隻能用他人的名, 找張虹, 如果她是可靠的. 較之於老穆本人和老穆家人, 她受的傷微不足道.

哈哈, 我胡扯一通, 婦人之見, 請笑笑了之.
RogerWho 發表評論於
回複 'Aspley30' 的評論 : 再起,目標很重要。
RogerWho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let's wish.
RogerWho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請給老穆支招。張虹需要時間療傷,早晚會出場。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老穆不錯,能上能下。隻要有健康,就能東山再起。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我可以安排一個比中餐館更適合的工作給老穆暫度難關.

張虹在哪兒呢? 她知道他的近況嗎?
Aspley30 發表評論於
虎落平陽,何日東山再起?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