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才子梅思平

打印 (被閱讀 次)

梅思平從北京大學政治學係畢業後,先到上海商務印書館做編輯,後到南京中央大學、中央政治學校做了幾年教授,便加入國民黨步入官場。

周佛海位於南京西流灣家中的花壇下有個防空洞,淞滬會戰爆發時,一些與周佛海有關係的人便常來此地躲避日機空襲,梅思平是一個。

1938年春,梅思平以中央駐港特派員的身份去香港,任國際專門研究所委員,主編《國際叢書》,實際是搞對日情報工作。6月下旬,梅思平回漢口領經費時見到周佛海,告訴他一個絕密消息:“高宗武奉命去香港與東京方麵的負責人接上了關係,老頭子(蔣介石)很高興,批了經費,叫他相機行事,但沒有具體指示。聽說還要到香港去。”

抗戰爆發後,高宗武接受蔣介石交待的特殊任務,在香港負責對日情報工作,並與日方人員私下接觸,試圖找到解決中日戰爭的途徑,每月有八千元特批經費。

1938年7月2日,高宗武乘日本“皇後”號客輪秘密前往東京,與日本陸相板垣征四郎、參謀本部次長多田駿、海相米內光正、參謀本部中國班班長今井武夫、議員犬養健等分別會談。在探悉近衛內閣所謂對華“善鄰友好、共同防共、經濟提攜”三原則後,他返回香港,並派人將會談紀要、個人觀感寫成報告交周佛海,讓周轉呈蔣介石。

看到報告,周佛海麵見汪精衛,匯報說:本來要拿此報告給蔣看的,但因為其中有寫著日本是希望汪先生出馬的字句,假如您對此字句認為不大好,不妨把此汪先生的字抹去為妙。

看到日方希望自己出馬“主持和平”,汪精衛雖感到吃驚,還對周佛海說:“這是沒關係的,將報告原樣交給蔣先生。我單獨對日言和,是不可能的事,我決不瞞過蔣先生。”

於是,周佛海便請陳布雷將報告轉呈蔣介石。不料,蔣介石看後大怒,大罵高宗武荒唐、膽大妄為,並停發了高宗武每月八千元的經費。

恐懼之下,高宗武聲稱自己因肺病吐血而住進香港醫院。得知了日方的表態,汪精衛便下定決心自行其是。他與周佛海商量:既然高宗武害怕了,不如派梅思平前去,代替高宗武與日方談判。

1938年8月29日,梅思平在香港酒家首次與日方代表鬆本重治秘密會麵。其後連續五次會談皆變換地點,以求隱蔽,防止消息外泄。

1938年10月22日,梅思平從香港返回重慶。周佛海等人決定施行“以汪代蔣”計劃;並向汪精衛匯報了香港商談的結果。

彼時,武漢會戰失敗,汪精衛對抗戰前途益感絕望。經與周佛海、梅思平等密謀後,他決定以梅思平、高宗武為談判代表,正式開始與日方交涉。

經日本方麵的精心安排,日、汪之間正式會談的地點選擇在“重光堂”—上海虹口公園附近一幢偏僻的西式二層樓住宅,這裏曾經是日本特務機關在上海的所在地,周圍樹木森森,環境甚為幽靜,附近又駐有日軍部隊。

梅思平、高宗武在“重光堂”與今井武夫等舉行預備會議,簽署“密約”。汪精衛雖熱衷於對日謀和,不惜叛離抗日陣營,但對於承認“滿洲國”、承認日本在華駐軍、“內蒙地區作為防共的特殊地域”等諸多如此苛刻的亡華、滅華條款,汪精衛表示拒絕,一概推翻,要求重新商量。

周佛海此時卻以退為進,對汪精衛說:“前議作罷,一切談判告一結束,立即散夥,我回去向蔣先生承認錯誤。”汪精衛隨即改變態度,說“部分條款可以同意,其餘留待將來再商”。

12月1日,梅思平躊躇滿誌地到達香港,答複日本代表今井武夫:“一、汪兆銘承認了上海重光堂會談的日華協議記錄。二、汪兆銘預定12月8日從重慶出發,經過成都,於12月10日到達昆明。此時由於有特別保守秘密的必要,汪方希望日本內閣在12月12日左右發表對華第三次聲明。三、汪兆銘在昆明或香港中之任何一地宣布下野。”

1939年3月21日,汪精衛在河內遇刺,但幸免一死。國民黨中央明令通緝汪精衛、周佛海、梅思平等人,並開除他們的黨籍,撤銷他們的職務。

汪精衛將偽政府的人事安排權全交給了周佛海與梅思平。梅思平認組織部長,工商部長(後合並農礦部成為實業部),內政部長,兼任偽浙江省主席。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8月16日,偽政府開會商議解散。陳公博等人逃離。梅思平以偽“內政部長”身份,積極配合重慶國民政府,分往龍潭、棲霞、秣陵關及南京市郊各處布置兵力,借以“防杜新四軍之圍襲首都”,一邊連連發報給重慶的軍事委員會委員長侍從室,奉獻“接收首都及附近之方案”。

沒幾天,國民黨軍駐南京總司令部前進指揮所主任冷欣和江蘇省主席王懋功等,相繼飛臨南京,梅思平被聘為國民黨軍駐南京總司令部前進指揮所的高級參議。但是這種局麵也沒維持多久。1945年9月25日這一天,梅思平將汪偽政府的一切檔案、文件、物品,分門別類,移交給前來接手的國民黨中央各部代表。他對重慶方麵前來接收的大員說:我們對偽外交部有關“中日密約”“收回租界” 等檔案保存完好。在當晚的私邸聚會上,梅思平對在他家打探消息的漢奸們說:“經過在座的努力,南京城平穩移交中央。現在看來,中央大概沒有什麽太為難我們的事情了。”誰知第二天淩晨,梅思平尚未醒來,就已成了軍統局生擒的囚犯。


梅思平被押解到寧海路25號軍統臨時看守所,寫出了《和平運動始末記》這篇自白書,並附上種種材料作為例證。1946年5月9日上午,法庭公開宣判。主文:“梅思平共同通謀敵國、圖謀反抗本國,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全部財產除酌留家屬必需生活費外沒收。”梅思平成為第一個在南京被判處死刑的大漢奸!

1946年9月14日,檢察官告之:“經奉最高法院檢察署轉奉司法行政部令準執行,今天將你提案執行死刑。還有什麽事對家中說的?”

梅思平拿出三個信封,說是早已預備好的三份遺囑:一份呈蔣委員長,一份給謝冠生部長,一份給家屬。之後,梅思平向監獄大院的東北牆角走去。尚未到牆根,法警抬起手中的駁殼槍,對著梅思平的後腦勺扣動了扳機。隨著槍響,梅思平應聲倒在地上。他成為在南京被槍斃的第一個大漢奸!

 

 

亞特蘭大筆會 發表評論於
走壞路,真遺憾!梅華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