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入錯行而丟了性命的人們

打印 (被閱讀 次)

有老話說:女怕嫁錯郎,男怕入錯行。

菲律賓那個被毛澤東親了手的第一夫人伊梅爾達,嫁給馬科思的時候,老馬還隻是一個小議員,但是後來發達了。

而那些早期加盟微軟或阿裏巴巴的,後來基本上都發達了。

而早期加盟美國醫療技術公司Theranos的呢?完了蛋了!有人說,李詠的死關Theranos什麽事啊?我說這些人就是不願意動腦子思考。李詠最後的路,是伴隨著美國醫療技術公司走過的,露出冰山頭的Theranos被我拿出來舉例說明了,還在水底下的冰塊,難道不是一個Theranos倒下去,千百個Theranos鑽出來嗎?

懂了吧?

導致Theranos完蛋的,是一個創業高管,也許是良心發現,所以決定離開。你也不想一想,你知道那麽多的核心機密,怎麽能夠走呢?戴老板也不會同意啊!於是就被做掉了。這位高管有個朋友夠意思,硬是潛伏幾年,為朋友伸了冤。

最近我剛看完一個有關汪精衛政權高層人物在那個時候的故事。那些人加入汪精衛政府,其實也不是什麽信仰,純屬是找一個工作。結果到後來,沒有了回頭路。一句“一步錯步步錯”,走向了人生的不歸路。

汪精衛政府的二號人物陳公博,何尚有不是如此呢?

一言難盡陳公博

 (2018-11-15 07:08:46)下一個

他老人家說:一個人做一件好事並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不做壞事。

我老人家要說:一個人在緊要關頭做一件錯誤的選擇好理解,難理解的是每到緊要關頭都做錯誤的選擇。

常言說,機會不是老有的。也是奇了怪了,陳公博一生卻有那麽多的機會供他老人家選擇。更加奇了怪了的是,他老人家總是選擇錯誤的那一邊。

從名字的角度看,陳公博這三個字絕對是上乘搭配。命好到了別人望塵莫及的程度;而運不好,同樣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這命啊運啊,真是一言難盡。

陳公博1892年10月19日出生於廣州一個官宦家庭,他的父親陳誌美因鎮壓太平天國運動有功被清廷封為廣西提督。 陳公博9歲正式拜自命為“康梁傳人”的梁雪濤為師,學習7年。1919年1月,陳公博就正式刊行了自己的時政論文《督軍問題》,對當時的軍閥割據提出了獨到的見解。其敏銳的洞察力和心懷天下的襟懷卻深得國民黨元老汪精衛、廖仲愷等人的賞識。 1920年夏,陳公博從北大畢業回到了廣州,模仿《每周評論》,主編《廣東群報》。 在接到陳獨秀的來信,要他們成立廣州共產黨早期組織後,陳公博與譚平山、譚植棠等人一道,成立了廣州共產黨支部,陳公博因此被陳獨秀推薦為廣東代表參加了在上海召開的中共一大。1922年,陳炯明在廣州發動叛亂,陳公博寫文章支持陳炯明,陳公博的行為遭到中共的嚴厲批評,要求陳立即去上海向黨組織做出解釋。不久,在廣州黨支部的會議上,陳公博宣布他不再履行黨員義務,就此,陳公博脫離中國共產黨。

1922年11月,陳公博得到了汪精衛的支助,去了美國。 1924年,陳公博完成了《共產主義在中國》的碩士論文,獲得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授予的碩士學位。在這篇論文中,陳公博寫下了一段頗有預見的話:“如果在中國的壓迫不停止,那麽大概在不久的將來,一個中國的新製度就要麻煩曆史學家在世界曆史上增加一頁,來敘述蘇維埃主義的進一步勝利。” 陳公博做出了正確的預見,但是卻沒有賦予正確的實施。1925年4月,陳公博回到廣州,經廖仲愷介紹,加入了國民黨。1926年1月,在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陳公博當選為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僅僅幾個月就進入了國民黨核心領導層。 1931年中日開戰伊始,陳公博是一個強硬的主戰派。 1938年11月,汪精衛準備出逃,盡管陳公博極力反對。 12月31日,汪精衛發表“豔電”。陳公博並沒有積極參加汪精衛與日本的一係列密談。隻是停留在香港,一邊侍候病母,一邊撰寫自己的回憶錄。

如果他能一直留在香港也不會成為民族的罪人,但是在汪精衛心腹顧孟餘、高宗武與陶希聖先後與汪精衛決裂後,陳公博最終選擇追隨汪精衛,成為汪偽政府的二號人物。 

汪精衛病死日本後,陳公博接手汪偽政府成為首腦。然而,這首腦不是那麽好當的。周佛海褚民誼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裏。

唉,有人總是說獨裁者不好,其實不能控製局麵的領袖更是災難。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第二天,南京偽國民政府在陳公博的主持下宣告解散。陳公博夫婦逃亡日本,後由蔣介石國民政府引渡回國,1946年4月在江蘇高等法院以通謀敵國罪成立處以死刑。

我特別覺得奇怪的是1946年1月引渡回國,到1946年4月被處死這幾個月,陳公博老先生居然不遺餘力地要幫助蔣介石對付共產黨。如果不是蔣介石心目中的共產黨是在是不足為慮,陳公博沒準還真得到重用。有意思的推測來了:如果陳公博得到這一機會,也隻有3年時間就會被證明,他又選錯了。國軍戰犯在,有老先生的名號是跑也跑不掉的了。

那麽多好的機會,居然步步選錯,也是奇葩了!

 

 

俏然忘情 發表評論於
一切皆天命!上天早有安排。“貧窮有根,富貴有種”!看看那些在文革中挨批挨整的地富反壞分子,當平反昭雪,落實政策,改革開放後,最先發家致富的,還大多是這些人。那些在一時在打土豪分田地,以及文革中翻身得解放,成為主人,積極鬥資批修的貧下中農們,大多依舊如他們過去一樣,好不到那裏去。陳公博是宿命使然,無論他多優秀,學識多淵博,總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一貫做錯人生的選擇題,最終把自己送上了斷頭台。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