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塞外 漫山遍野的花為誰開

打印 (被閱讀 次)

風從哪裏來?

一位少年, 酷愛音樂, 在 17 歲那年, 為了心目中所景仰的藝術家的音樂會, 一個人從山溝溝裏出城了.

音樂會結束, 好不容易擠到音樂家的身旁, 鼓足勇氣, 他殷切地請求: 老師, 我想跟您學唱歌.

老師拍了拍他的小肩膀: 以後再說吧, 好好讀書.

少年漸漸長大, 一直寫歌, 唱歌, 他考入美國伯克萊大學進修音樂, 畢業後回中國.

山頂上, 始終離夢想一步之遙的他, 坐在鋪滿蒲公英的地裏, 吹著風, 寫下了一首歌, 致熬過的日和夜, 在天與草之間抒發心情, 期待有一天自己的歌能讓更多的人聽到, 亟盼成功, 以後不再為拮據的生活而在網上賣東西, 專心投入創作.

當他飽含深情在一個音樂比賽上唱出自己的原創 < 等風來 > 時, 全體導師為他推杆轉身, 起立鼓掌, 其中的一位正是與他有過一麵之緣, 昂藏七尺的老師感動得流下了男兒淚, 為他高山原野般的歌聲, 為他所營造清洌的意境, 為那純淨和古典的旋律.

他為他愛的音樂和他心中的導師乘風而來, 他隻想當麵對老師說: 老師, 我堅持下來了, 堅持我了的諾言和夢想.

倆人無言地緊緊擁抱, 為了這一刻的到來, 劉雨潼等了 15 年, 師生緣在這一刻定格, 他終於獲得老師的認可, 老師也欣喜地等來了中國音樂的清風.

幾年前, 當第一次聽來自甘肅蘭州的他演唱時, 眼淚奪眶而出, 今天再聽, 依然心悸, 誰的眼神把春天留下來?  望塞外, 漫山遍野的花為誰開? 忽然一夜又東風, 依稀見她乘風而來.

芳華刹那, 青春一閃一閃地在後退, 直至看不見一點光彩, 每個人最終的結局都是白了頭, 化作一杯黃土, 勇氣值幾何? 奮鬥又如何? 倘若真的從了這貌似無懈可擊的邏輯, 沉淪和荒蕪便有了藉口, 放棄遠方和放棄追求內心的豐盈便順理成章, 生命從此真正枯萎凋零.

芳華縱然刹那, 我卻深深地為劉雨潼的等風來動容, 動了情.

風從大山來, 風來不晚, 晴空天籟, 正是時候.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unfengfeng' 的評論 :

wu wu wu wu wu wu ~ ~ ~ ~ ~ ~
chunfengfe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鈴蘭,我已經決定離開文學城。你好好玩吧!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unfengfeng' 的評論 :

Thank you.

星期天的上午, 我坐下, 麵前有一朵黃玫瑰, 幽香彌漫, 滿天星讓葉子的綠更綠, 玫瑰的黃更淡雅.

我讀了你近期的十幾首詩, 都是與秋有關的, 詩的風格細膩, 纏綿, 浪漫, 唯美; 秋色, 秋思, 如夢, 如幻.

又細讀了朋友們的留言, 大吃一驚, 你給我的印象一直是嚴肅的, 不拘言笑, 而你與她們的互動, 竟讓我看了雀躍, 敏捷, 奔放的你, 與你在我博客的留言截然不同, 天淵之別.

我想, 我是一位不能令你自由自在無拘無束開放心懷的女子, 讀不太懂你和你的作品, 實在不配評論, 更不配寫序.

這刻回頭一望, 這些詩已經全刪除了.
chunfengfe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好吧,你不必操心,我會另選他人。我不是以文為生,而是喜歡而已!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unfengfeng' 的評論 :

現代的社會病得好厲害啊, 其中一個臨床表現就是, 不尊重精神產品的創作者.

以文為生很難很難, 名利雙收等同奢望. 你如此執著認真, 教鈴蘭柔弱的肩膀如何擔得起這份重托呢? 可否饒了我?
chunfengfe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跟文字做迷藏,雖然不定,應該也有趣味。如果你靜下心來閱讀,應該會覺得沒有浪費時間和心情。這不是在汪洋大海裏行舟,岸,一直在你腳下。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unfengfeng' 的評論 :

你, 你 ... 你! 還是不懂我! 寫博文我是多麽的開心快活隨心所欲自由自在!

給你的小說提意見於我是工作, 很艱巨的工作! wu wu wu ~ ~ ~
chunfengfe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在人類麵前,任何難題都是暫時的,譬如審閱。時間的投入,唯一影響你的是你寫博文的時間少了。為了與你的閱讀相適應,我決定寫完後才考慮出版事宜。這樣你有至少兩年的時間來完成這個任務,應該不算匆促。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unfengfeng' 的評論 :

你這樣說, 我真的想哭了, 感到了 Mission impossible ! 好害怕擔誤了你, 一來是我的能力不逮, 二來我隻有碎片式的時間嗬

wu wu wu ~ ~ ~
chunfengfe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精讀,把感想和認為不好的地方及時留言記錄下來,尤其是對話中,是不是人物說的話,讓人覺得別扭,不合人物的身份等。隻要你覺得看著別扭的地方,不合常理的地方,一一留下你的看法。這要時間和興趣,才能堅持下去。

這是一個很艱巨的任務,讓你一人去做的原因,是你能夠完成,等出書真的能掙錢,一定請你來北美吃一頓飯。不掙錢,就讓你寫序言了,嗬嗬!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unfengfeng' 的評論 :

風風,

今天我終於明白, 你寫小說和詩歌都是為了出版, 你所說的 “把血汗錢打水漂”, 讓我心疼, 唏噓.

告訴過你, 我也許沾染了速食文化的習氣, 通常寫和看都是短平快的文章. 入城寫博文或看大夥兒的博文, 純粹為消遣和貪玩, 在這兒, 我不上課, 不工作, 不做作業, 不寫論文; 我對有趣的人和事和文感興趣, 與真誠友善的人投緣.

你的長篇巨著, 人物眾多, 關係錯綜複雜, 年代久遠, 時代背景較陌生, 我讀起來較為費勁, 讀了十章, 如果作者不是你, 我會放棄. 若然繼續讀下去, 有二種讀法:
1) 快速閱讀, 細節略過, 隻為一覽全局, 領略一下你大作家的風采
2) 慢速閱讀, 細細品味, 走心走腦

你想鈴蘭怎樣讀呢?
chunfengfe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其實寫序很容易,就是看完,發表一些想法,多說幾句好話,讓小說多賣幾本而已,何況還有我把關。
chunfengfe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以後不會再氣你了,你留言我才知道你看過讀過。
其實我寫小說詩歌,都是為了出版,雖然沒有任何價值,除了把血汗錢打水漂,
就是打水漂,看著好玩。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unfengfeng' 的評論 :

我很容易高興, 不經常生氣, 很不喜歡為難別人, 也不為難自己; 一旦真的動了氣, 也來去如風.
你既然覺得隻有鈴蘭一人在讀你的小說, 你氣跑我沒人讀你的小說你活該.

你傾情, 嘔心瀝血寫下的長篇巨著, 是否暢銷, 除了實力, 還得有運氣.
chunfengfe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你氣性還挺大。現在你是唯一還讀我小說的人。
詩歌還讀嗎?估計不讀了,更不留言。小說出版成書,更無人光顧,我隻是覺得好玩,
浪費心血和錢財,把寫好的文字,經過一下出版社的手而已,其實沒有任何價值。
出不出版,價值多少都在那裏。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

確實如此。引起共鳴,觸發感動的因素各不相同。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unfengfeng' 的評論 :

好的。謝謝。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讀你的文,又聽了歌,不過癮又去YouTube裏找來聽,你的文章更能打動我,看來每個人的感動點不同:)
chunfengfeng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鈴蘭聽風' 的評論 : 不寫沒關係,我一直都是自己寫序。這次出詩集,僥幸請到喜清靜寫了一篇序文。你願意就讀讀,想留言就留言,沒有關係。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unfengfeng' 的評論 :

對不起, 鈴蘭像一個 "孩子", 你 "罵" 了我幾次, 我 "生氣" 之下不讀你寫的文字了.

如今我氣消了, 又嚇了一跳, 我真的不是為你這篇小說寫序的合適人選, 但感謝你的厚望.
你駕馭文字的能力很強, 這篇巨作相信傾注了你很多的心血, 憑感覺我相信是一部傑作, 希望你自己盡快審閱, 另覓寫序人選, 安排出版等事宜, 祝一切順利, 順遂.
chunfengfeng 發表評論於
鈴蘭,如果你能盡快讀完,到時想請你為小說寫一篇序。
以你的文筆,你寫的序文會很好看!
chunfengfeng 發表評論於
最近有沒有去讀小說?有任何看法,
都可以留言評點。我想盡快審閱完已寫完的部分,
送出去出版,多謝鈴蘭!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西方朔' 的評論 :

你去聽 拉賓演繹的柏格尼尼第一小協吧, 保證令你熱血沸騰, 心潮澎湃.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西方朔' 的評論 :

哈哈哈 ...... 笑 S 俺了, 哥是不是患了 "鮮肉厭食症"? 逮誰誰是鮮肉?
不對, 這首歌我沒聽出什麽 "風月感", 我聽到了真摯的情感, 自然的美感.
對的, 導師不一定導得對.

你可能喜歡聽 網絡歌手聶楓唱的 "像風一樣", 從容的表麵之下蘊千層海浪, 充滿沙沙作響的男性魅力. 我超級喜歡.
西方朔 發表評論於
塞外的花為誰開,差點回成為蘇武開哈哈!說實在的我並不怎麽欣賞這類炫技流行歌,太浮飄。惡劣的環境,依然有嬌美的花兒在那裏為她認為值得為她開的人堅守綻放。這種鮮肉特點略仿港台呲呲娘娘腔,除了除了風月感,沒什麽厚實的內涵。我不認為那些坐高台上的每個所謂導師就一定導的對路。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modify 得不錯, 嗯, 晚安, 晚安.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給你:
蕩胸生層雲,決眥入陰霾,
會凍淩絕頂,不等風自來。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qun0' 的評論 :

是一首非常好聽的歌. 吹得我的耳朵懷了孕.

嗯, "我是一隻小小小小鳥, 想要飛呀飛卻飛也飛不高 ......" : ))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你幸災樂禍.
小心我罰你寫一首詩贖罪.
鈴蘭聽風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unfengfeng' 的評論 :

謝謝風風.
這首歌詞長長的, 古典的美, 幸好劉雨潼發音吐字很清晰.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7iozFjwYE8
chunfengfeng 發表評論於
把歌詞放在留言裏也許方便聽歌。文章寫得很有感觸,有感而發,自然生動!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還在那山上呀? 看凍得小樣兒 :-)
qun0 發表評論於
同意這首歌真好聽,是真情流露,感人。
你這配圖也很有詩意呀。山頂上美女離天那麽近,好像要展翅飛翔。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