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相聲

打印 (被閱讀 次)

那天一不小心又看見有兩夥人在為相聲在網上吵,一夥的帶頭大哥是薑昆,另一夥的帶頭大哥是郭德綱,瞧了半天裏麵沒有王自健什麽事,就懶得往下看。老郭的相聲已經沒落,薑昆那也不是相聲,那叫詩朗誦,王自健好像也不再說新段子,挺好個苗子就這麽毀了。
一定有人在罵,裝啥專家點評,你懂?我也不懂,俗話說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我是主要看熱鬧,抽冷子看到了些門道。就像釣魚,養花,跳廣場舞都是愛好,但你要是不會這些,跟人家聊起來人家就是專家,你就隻有聽講的份。我小時候家裏最大的家用電器就是收音機,電子化的文化娛樂就是聽收音機,收音機裏最喜歡聽的就是評書和相聲,現在的年輕人很少有人聽相聲,因為比相聲更能彰顯青春氣息的玩意兒多的是,誰還有空聽倆人耍貧嘴。
相聲就是貧嘴,一個耍貧嘴的再加上一個溜縫的就叫相聲。我爸在北理工念過幾年大學,學了不少北京土話,溜縫這詞就是北京話,東北叫接話,大人對孩子接話表示不滿的時候會說:少接話!到了我爸嘴裏就是:少溜縫!而溜縫是我最拿手的事,因此沒少挨揍,一句恰到好處的溜縫能讓逗哏的很難堪,下不來台,本來按行裏的規矩逗哏的隻能翻翻白眼,不許動手,實在無法忍受到達極限的時候也隻是用手推捧哏的一把,可我爸拿掃帚疙瘩打我,逗哏的妒忌捧哏的業務好,這行當還怎麽發展。
相聲是語言喜劇,用語言讓聽眾發笑,愉悅心情,這不同於憨豆先生用肢體使我們快樂,在全世界的喜劇演員裏賓是我最喜歡的,也是唯一喜歡的,他對喜劇的領悟百年之內不會有第二人。肢體表現出來喜劇效果比語言要難的多,因為民眾對肢體語言的理解能力遠比語言低的多,如果能領會憨豆先生的喜劇那就沒有聽不懂的相聲。
這輩子本來不知道該去做什麽,可我媽總是說送你說相聲去就好了,我認為這是種詆毀,當初高中選擇文理科的時候,我爸強迫我學理,我又不敢反抗,那時我媽不知道跑哪去了,也許她知道我爸一個人同時力敵我們家另三位成員準能大獲全勝,她就躲了。而我自以為學文科的話除了國際日期變更線我整不明白,其它的都不算事,語文和曆史不用複習也能幹倒班內第一,那都是三十年前的事了,話說回來真讓我學文科,我也是這德行就不是好學生的料。
相聲就是相聲,能讓人笑就是好相聲,有人愛聽《虎口遐想》有人愛聽《白事會》,那就讓他們聽嘛,誰按住誰脖子都笑不出來,為啥非得掐出來一個正宗一個領袖,郭德綱沒出世的時候,我聽薑昆的《如此照相》也樂過,反倒是侯寶林的相聲沒覺得可笑,候老先生太軸,把相聲說的過於圓滑,都是說些撓癢癢的事,他說一萬年相聲都不會得罪人,年年都能上春晚。劉寶瑞先生是位好演員,《珍珠翡翠白玉湯》《連升三級》《山東鬥法》《化蠟扡》這些段子已是絕唱,沒人說得過他。而張壽臣的段子我也聽過,可能因為錄音效果不好,沒聽出彩兒。文字輩的老先生是解放後最後一撥科班出身的相聲藝人,王文林,張文順,李文山,蘇文茂,李文華...可能有誤,文字輩的隻能想起這麽多,還可能有的不是文字輩,蘇文茂說的好,馬誌淳也捧的好,兩人說的是文相聲,完全是用語言的婉轉曲折埋包袱抖包袱,李金鬥和嶽雲鵬說的是武相聲,說完一段得吸氧吃西瓜。
王文林老先生也是好演員,徐德亮是業餘功底,跟王老先生匹配不上,雖然徐亮子總是想做出一副能夠控製舞台效果或者不按詞說臨場發揮的絕技,但實際上他總卡住,弄的王先生還得墊詞救他。王先生退出德雲社是老郭的一個損失,瞧瞧他新培養出的這批學員,哪有人懂相聲,嗓門倒是都不小,好好的相聲給說成了滑稽戲,那邊周先生沒飯吃跑美國散心還惹一屁股事。現代人心浮躁,上台就想出名就想紅,您就是一說相聲的,您能紅哪裏去,您還不是薑先生的徒弟,死了這份心吧。於謙是德雲社的台柱子,他要是不幹了,社團當時倒台,老郭和王月波一套買賣的時候怎麽努力沒紅,換謙哥上去立馬成事,這就是說兩人都是絕世高手,雙劍合璧天下無敵。於謙早年間也說相聲,參加相聲大賽,我早就知道這人,可每次都覺得他有能耐窩著使不出來,主要是因為逗哏那位不行,詩朗誦相聲,不會控製劇場節奏,突突突說完領工資走人。我挺理解這幫人,正式工作,不是個人愛好,謙哥是喜歡相聲,從骨子裏懂相聲。咱再說範偉,原來也是相聲演員,從來就沒人記得他,但我記得,他是位遼寧籍演員,那時省裏春節晚會什麽的他也露一小臉,嗯啊對是,什麽都表現不出來,可一演電影,火了,這說明他懂喜劇的表達方式,可不適合與別人搭檔說相聲,必須單幹才成。
王自健是近年新冒出來的演員,這人在小劇場和張伯鑫搭檔的時候還真說了不少好段子,他的特點就是長的很無恥,表演的也很無恥,看他那臉就想笑,而張伯鑫捧的穩,不搶詞不搶戲,這哥倆鬧掰了很遺憾,後來的陳溯明顯差個檔次,一驚一咋台風不行,沒有於謙那份與我無關的穩重,郭德綱說他爸爸糗事他都不著急,多穩的好角。好久沒聽相聲了,也不知道王自健有沒有新段子。

有人肯定會說你有病吧,別人怎麽遭你了,您別急,我有病這是真的,別沒人遭我,喜歡相聲的不都嘴損嘛,雖說我最近參習佛法已無有分別之心,況且不造口業不打誑語,那我說幾句我深愛的相聲您是不是得寬恕我一次,您喜歡的角我都聽過,可我聽完不笑啊,為了和諧社會我也不容易。
相聲會隨著時代變化,可怎麽變也離不了相聲的根本,把相聲說成情景喜劇不成,說成滑稽戲不成,說成脫口秀段子不成,詩朗誦的就更得死一邊去。我覺得這段子我能樂,那我說這是相聲,您聽那段子您能樂,那您說那是相聲,這本來也沒什麽可爭辯的,網上挑撥群眾鬥群眾那得是多作孽的人,還嫌這國家不熱鬧,把我們的精力都消耗在淫浸之技裏麵是何居心?
北京琴書您聽過嗎?我小時候最愛聽的曲藝節目,關學曾老先生唱的地道,就是唱《有話好好說》裏麵主題歌那大爺,有段《鞭打蘆花》唱的好!有空您去聽聽,京東大鼓也行啊,幹嘛非跟相聲較勁,不是劉強東唱的啊,您別多心。
又走又走,不愛聽這個咱們聊別的呀,瞧您這氣性,常來啊!您。

老九 發表評論於
此大醬完,是啥意嗎?
新中美 發表評論於
回複'行道堂主':薑昆和馮鞏這批人都是半路出家的,馬誌明和侯耀文至少還有家族傳授。六四以後不能說諷刺相聲之後,能說老段子的還能撐會兒,那些基本功不行的就露餡了。
行道堂主 發表評論於
郭德綱把瀕臨死亡的中國相聲又續了幾口氣,比薑昆不知道強到哪裏去了。
新中美 發表評論於
文字的還有劉文亨和王文玉吧
簡寧寧 發表評論於
您父親不應該。孩子這麽有出息,會接大人下茬兒,您父親應該覺著臉上有光,滿大街顯擺去才對 :)

我們家人也老說我應該說相聲去 --這都不是好話!愛接下茬兒的孩子從小得受多少委屈,隻有咱自己心裏清楚。父母斥責,老師罰站,不比戲班子裏學徒強哪去。

農田坐家 發表評論於
好!再來一段!
京華人 發表評論於
相聲是諷刺藝術!這是相聲的根本。如果脫離這個根本,相聲就沒有生命力了。49年後,相聲走上了“歌頌”的道路,自然就沒人愛聽了。侯寶林屬於劍走偏鋒,在當時的國情下,打了個擦邊球。後來80年代,屬於寬鬆期,所以才有虎口遐想這樣好的作品。至於郭德綱,他是另一種方式的劍走偏鋒,但作品較庸俗。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