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與哲學第一篇

世界的真相是什麽??為什麽市場信息也會波動呢?
打印 (被閱讀 次)

市場與哲學(第一篇)

最近的國際局勢,我似乎看到了一個有趣的【格局畫麵】。

中美貿易戰仍持續著,並且不像之前那麽【大幅度報道】——這是中國與美國之間的“貿易恩怨情仇”

另一方麵,雖然歐洲也擔憂貿易戰的全麵爆發,並且歐洲多國,例如法國或者德國,英國,都是反對特朗譜的單邊主義,保護主義

然而,歐洲局勢其實更加聚焦在美國對伊朗核協議的製裁,然後才是英國硬脫歐的【風險】

這是——美國與其歐盟之間的【伊朗情結恩怨情仇】,然後才是——英國與其歐洲之間的“政治性恩怨情仇”

至於美國,看起來比較複雜,似乎是關於貿易戰的,對特朗譜策略的分歧或者內部博弈——但是可以明顯看出主要【主軸】乃是:通俄門事件

通俄門事件,可詮釋為——美國黨派之間的內鬥,以至於引發了美國政治與經濟之間的【分化風險】

至於在中東,主要還是聚焦在敘利亞格局的【演化】——不過又離不開著特朗譜對伊朗的製裁,還有就是美國與土耳其,俄羅斯之間的“局勢關係”

綜合以上簡化的概括,我們大概能夠看得出,【國際局勢】已經被分化出五大板塊

第一個,中美貿易戰的【中國格局】

第二個,伊朗核協議與英國硬脫歐的【歐洲格局】——與敘利亞動亂有一定關聯的格局

第三個,通俄門事件與其貿易戰的【美國格局】

第四個,特朗譜曾經呼籲著英國首相盡快硬脫歐,或者曾經發生在英國的前俄羅斯特工第二次被毒殺事件以便阻止特朗譜與普京會麵的,具有“英美關係”的【英國格局】

第五個,敘利亞格局仍然持續,不過我卻隱隱覺得,這樣的格局似乎或多或少開始想與【朝鮮和平進程】產生某種程度上的——戰略交易或者戰略聯係。姑且我們稱之為敘利亞與朝鮮並且與伊朗核協議之間,產生了“有趣聯動”的【三重聯動格局】

在以上五大板塊的國際局勢之中

【中國格局】產生了——市場重組

因為,中美貿易戰的幾個月來,金融市場已經發生了幾次的【動蕩】,能詮釋為——金融結構的內部寵物,尤其是【金融科技】成為各國必爭之地

而【歐洲格局】,產生了國際格局的轉移,以及重組,並與“中國格局”能產生足以與美國霸權相抗衡的【歐亞大陸的政治聯盟】,簡稱為——人類命運共同體

至於【美國格局】,產生了美國政權以及經濟的分裂,甚至分化,能看作是美國自身新自由主義的——【國家重組】

然而【英國格局】,在我看來就導致了(可能)——英國的政治影響力將意圖在美國,歐洲,中國之間達成了一種【自我平衡的自信】的兩麵吃之政治行動

這可以不但可以從,關於對俄羅斯的製裁,或者在敘利亞發動軍事打擊的【時機】,以及在阻止“雙普會”的政治恐懼中,都發生了——前俄羅斯特工被毒殺事件——這樣的連串巧合事態,推理般的【窺探】出來

我們現在也可以這樣回想英國這樣的【戰略部署】——

——英國是第一個背著美國加入中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但,英國也讚成特朗譜的貿易戰並且還【拉攏】歐盟,一同對抗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同美國采取對中國同樣的【貿易戰關稅製裁】

——從側麵看,在5月14日敘利亞軍事打擊的【行為急促】上,首先是英國與法國對俄羅斯的【外交報複】,也之後看得出,馬克隆與特蕾莎梅先後都在【貿易戰問題】上與特朗譜會麵的——雖然6月初,還是遭到了特朗譜的【出賣】

至於【三重聯動格局】就比較複雜了。因為2018年中美貿易戰以來的確產生了,或者衍生出了其他的【地緣政治衝突】。所以,我們可以從中美貿易戰來“解構”,窺探一個“主軸”

第一個,中美貿易戰之際,朝鮮和平進程卻好像【獨立般的】持續發展著——雖然偶爾金正恩政權對美國的持續製裁“時不時表達不滿”

第二個,中美貿易戰期間,似乎可以詮釋為發生其他的【連鎖反應】,即首先是5月份的敘利亞軍事打擊,而之後六月份就是——“特朗譜退出伊朗核協議”。

以後分別是,之前美國與土耳其之間的衝突,包括土耳其裏拉暴跌(及其市場炒作的“新興市場危機言論”)

其實早在土耳其裏拉暴跌之前,市場也開始就【聚焦】著——人民幣貶值效應的“關注”

接著最新的國際動蕩就是——俄羅斯為著在敘利亞衝突地區與以色列之間的【誤炸俄軍軍機】事件

不過您們有沒有發現,在以上兩條的【主線邏輯】之中,“印度”的戰略地位不再“提起”,不再被國際社會或市場有利用價值一樣的“被關注”了?

難道最近幾個月的中美貿易戰,使到美國戰略不再【建構】——印太戰略遏製中國了??

反而卻變成了【挑釁】——中國“一中原則”底線的【台灣牌】的戰略部署?

為什麽好像“多數集中”兩岸問題,而不再是【印度的戰略地位】??其中是否隱藏了某種形式的“戰略部署”?

或者,難道是一種:戰略轉移與調整的嗎??

但如果我們不再以【主線之邏輯】的方式看“三重聯動格局”,卻從【版圖的邏輯】來看兩條主線的衍生變局就不難看出共同的——形勢

對中國貿易逆差的製裁
對伊朗地緣戰略的製裁
對圍繞著:俄羅斯—以色列—敘利亞緊密三角地帶【大國博弈】的製裁

都是製裁,卻存在不同的功能——從貿易戰,到地緣戰略,再到曆史博弈的【國際格局轉移】

其中,土耳其從對美外交風波再到了裏拉暴跌,就是整個那個曆史博弈的【暴風眼】

而製裁俄羅斯,就好像意外般的不得不與敘利亞博弈,伊朗核協議,再到土耳其政經動蕩之間的【格局糾纏】

(二)

我這篇的主題是“市場與哲學”。我是希望能夠從一個更深的綜合思考,來反思所有【失控的】國際局勢中是否存在著“必然的”幕後推手,或其操作形態。我現在從一部西方電影,是由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談起,然後會用哲學處理的方式,表達一個更高意義的【視角】

這部戲名叫Stabbing for beginners。

裏麵講述的【曆史背景】就是,美國發動對伊拉克戰爭,推翻薩達姆“海珊政權”。情節主要圍繞著,一個曾經有投資銀行業務管理經驗的年輕人,在不到30歲之際選擇辭職,並且想嚐試進入【聯合國】工作——當時聯合國已經開始在“製裁伊拉克”的問題之上提出了【石油換糧食計劃】,這是個關於對伊拉克戰亂進行所謂人道主義援助的【政權更換計劃】,並各國都在維持“努力——旁觀”

而那個不到30歲的投資銀行之年輕人在與聯合國之中的麵試官進行麵試的時候,從他們的“反應”來看,是不被錄取的【概率】之中——卻在年輕人的檔案送到了一個,對於“石油換糧食計劃”起著關鍵作用的【主要負責人】,也就是後來成為年輕人的頂頭上司之時。。。。僅僅由於年輕人的【父親】是一個“外交官”,並且與那個上司有一種“秘密關係”,所以就【馬上】錄取了年輕人

於是那個影片就開始轉到——年輕人得知自己被錄取,很高興,並還認為一進去聯合國就參與了那個【石油換糧食計劃】的重要項目之中,而覺得自己的“前途”應該“步步高升”——這個心聲之中哈哈哈

可是,年輕人一開始接受【這個職位的】時候,在購物中心買東西之際就被“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盯上了,和他說:不要接受——石油換糧食計劃這一個【職位】

之後,就有一個女人“靠近他”,後來得知他是【庫爾德人】。那個女子對年輕人也是要他不要接受“石油換糧食計劃”,他的理由是——是伊拉克海珊政權,包括【國際社會】,借助人道主義援助的【運輸】過程中,把美式武器“秘密賣給”伊拉克武裝力量,以鏟除【庫爾德族】為終極目標

不過隨著電影情節的展開,年輕人就開始發現【這個計劃】越來越多問題以及牽扯——

第一個,原來,當國際社會普遍讚成製裁伊拉克時,偏偏讚成製裁的那些國家本身就是【獲益於】那個計劃的,都用“石油”而不惜在伊拉克發動戰爭的【狂人】

第二個,就連伊拉克海珊政權本身也在這場【製裁】之中,同樣收益石油換糧食計劃的“主要演員”,,是連同與製裁伊拉克的國際社會,中東石油財團形成了【石油——武器】同盟的聯盟關係

第三個,那些在媒體上提到的石油換糧食計劃的【人道主義援助】含義,實際上真相是——幾十億美元的糧食援助,隻有1億進入到災區,而其餘的,不是被【地方官員】分配了或者說“貪汙了”,要不人就是,糧食援助之中實際上【蛻變成】專門運輸美軍武器給伊拉克反對派力量的

第四,實際上,即使【安理會】全部通過了對伊拉克的製裁,安理會那些成員國對於這個【結果】“私下”也是非常多【意見】,甚至批評的

第五,就連那個年輕人的頂頭上司也同樣在石油換糧食計劃之中,都是【參與者】,而不僅僅是“受益者”

因為他作為那個計劃的策劃人,以及作為【監督者】,他本身也不是最高權力的。他是為【背後】那個他自己稱之為【他掌握全世界】的“金主”而計劃著這一場,以戰爭為代價的人道救援計劃

如果這部戲真的根據【真實曆史】而改編的話,我們從以上的“情節”哲學思考一樣的抽取出一個比較可信的【觀察意義】

第一個,如果年輕人一開始接受石油換糧食的【龐大項目】,就被CIA的人員“刻意登門提醒”,要求他不要去接受這樣的計劃的話

這顯示——美國中央情報局與聯合國之間有很多【內幕較量】的

並且能知道——聯合國的所有議案對一個美國中情局而言,不存在【什麽秘密】的——這本身就足以證明或者說明了“很多的內幕空間”進行思考與挖掘的

第二個,年輕人被CIA找上了之後又碰到了身為庫爾德人的【女子】找上了他,也是要求年輕人【拒絕】石油換糧食計劃

這本身【更深入】的揭示了
——聯合國與庫爾德民族之間,存在剪不斷理還亂的【曆史宿命】關聯性

另一方麵,更加暴露了——聯合國與庫爾德人,與CIA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

第三個,即使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了對例如伊拉克政權的【製裁】,並不是表示所有“成員國”都不會——私下表達對這個製裁的【抗議】,至少是意見

畢竟,——聯合國為這些【國家主義成員】辦事與策劃,而這些國家主義的背後,卻為——少數幾個金融資本財團【賣力賣腦】的

 

第四個,人道主義援助原來也能作為一種【變相的】武器運輸,與反對派之間形成“軍火交易”

第五個,讚成製裁的國家之中,越是大聲的,越是【利益鏈】的關鍵者,就如同當時的伊拉克海珊政權也大力【反對製裁】之中,也是石油換糧食計劃的“間接收益方”一樣


(三)


我們可以透過這部西方電影,通過了哲學思考的方式,再一次去看看最近幾個月的【國際動亂】

2018年的國際動蕩之中,也許大家最印象深刻的,應該是——中美貿易戰及其帶來的【市場動蕩】

接著就是,特朗譜退出伊朗核協議並牽連的——敘利亞問題,土耳其裏拉暴跌所隱含著的【美土關係惡化】及美國與俄羅斯之間,時好時壞的關係局勢

這幾年來,凡是牽涉到敘利亞格局或朝鮮半島走向,伊朗核協議議題上和歐洲難民問題,非洲難民危機,甚至巴基斯坦邊境風雲,耶路撒冷歸屬等問題時,都會有——聯合國出麵說話的【現象】

而,中美貿易戰至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以及世貿組織WTO也多次地先後出來【發表警告】

綜合起來,配合剛才的電影給我看到的【內幕概括】,我們大概能夠整理出這樣的“修正主義”

國際社會的定義,就是聯合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及其世貿組織,聯合起來,圍繞著【背後的金融勢力】而在國際上不同時間,不同空間,超越時空限製來【戰略部署】的——命運共同體

【聯合國】,作為一種象征符號,就折射了:關於“國際社會”方方麵麵的地緣政治的【利益談判會議】,亦即另外一種的——變相的【圓桌會議】

也許,國際社會上,不同意義的談判或者【峰會】,例如,美朝峰會,或美俄峰會,歐亞峰會,東方經濟論壇以及一帶一路高峰會議等等——最後都是【回歸到】。。。“聯合國”這個綜合性,並且總體性的【世界級圓桌會議】

聯合國:各方勢力的【利益峰會】或稱之為【集團峰會】,所以必然牽涉到了——外交談判,政治博弈,霸權戰略交易等等

至於那【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就是關於——貨幣與金融,包括了其各國政府政策製定上,金融製度上的中央集權意義上的。。。。大型基金用來召開會議的【策略性組織】,也具備了【資本監督管理】的組織形態

世貿組織,更不必說了,就是管理與監督【市場上】——是“國際社會”等價意義上的,化身——貿易流動,包括外匯機製及其交易“過程”

不論是聯合國,IMF還是WTO,都是背後那【精英財團】,金融資本代表自身的——技術意義層麵上的,“統治管理工具”

因為無論哪一個國家的不同種類社會形態,對於【該社會形態】而言,從工作經驗總結來看,仍然是“分裂成”——兩個世界:

技術的世界,一個追求效果,結果與看重後果的世界

在那個【唯有技術決定生存】的世界之中,人與人之間,連說話都是簡短有力,不說大道理,隻求——有問題就解決,而不是——先找問題的答案而然後才是根據“問題所在”,去解決問題(被稱之為【沒有效率】)

這樣不看重【過程】的世界,人性就隻能——根據“您做的事情”——判斷您的價值,尤其是社會價值,因為您的價值來自於【對做事貢獻了多少】而定價基準的

您的情感,道理,甚至【知識】,在那個——以技能為生的技術世界之中是沒有價值可言——那個世界不相信任何【純粹的價值】,隻以效果或者效率決定價值,意義,甚至於知識的【可行性】

另外個世界就是——知識的世界

在那個世界裏,任何效果,效率必須有一個【證據】:例如前提,原則或原因,甚至於“定義”

在那個知識的世界之中,技術看起來重要的【關鍵點】,就在於——它們的背後,有一個幾百年,甚至幾千年的【智慧積累】,每一個技術含量都存在“對應的”知識結構,理論架構等

對這樣的世界,技術的世界會譏笑著他們這類人——想太多,自戀狂等等

但是對於知識的世界而言,技術世界之中的人——腦袋簡單,懶惰思考

要不然就認為,這些【市井小民】就隻會整天“忙碌於”——芝麻綠豆,瑣碎無聊的“生活雜物雜事”

但是對於技術的世界而言,知識世界之中的人,那些什麽——用統計學或作報告,或者任何形式的調查,都是他們自己說自己爽,專門欺騙老百姓而【同樣瑣碎無聊】的——官僚主義

技術的世界與知識的世界,碰撞一起真的是——秀才遇到兵說不清,永遠隻會【淪陷】到:文字遊戲的對罵中

以上所謂——任何社會都分裂成兩個世界的【世界觀】——都是我之前和老板交談過程中發現到的,

那時候老板提到了

我們工作總是【先做】,然後出來【效果】之後,有問題我們再來去尋找【原因】

我就對老板說,我大概知道自己工作的問題出在哪裏了

每一次您教導我的【方法】,我總是想要【問為什麽】,尋找原因,然後才能【上手】

老板就對我說——您尋找原因,才來做事,已經【拉長時間】,沒有工作效果了

這些對話讓我看到——又是兩個世界的【不對等】

對我而言,我不了解的東西,您叫我做事,我會因為【陌生】而沒有把握或者沒有安全感

所以,我對工作的【態度】就是
——您叫我【方法的經驗】,我卻是根據您的“經驗”(方法)問多一次【為什麽要這樣做】??找到方法的【原因】,我才能“容易做事”

然而,老板一直對我說——我隻是看【做出來的效果】,不管過程,您可以用您的方法,我隻看效果

結果,老板隻是在乎——時間上的【原因】,所謂的工作之進展,而不是【方法的原因】

也許,在我看來,我已經【盡力】去照著老板的方法

老板卻認為我是在——執著於自己的方法

真是【無語】

看來,您即使【照著老板的方法】也未必——等價於——老板【覺得】您是的確按照他的方法做事

從以上的【工作經驗】返回來看剛才提到的,聯合國或者IMF以及WTO所代表著的——金融資本自身的【技術含量】,這個定義就是因為。。。

提出【戰略利益】操縱國際社會及其國際局勢的是——“他們的理論知識”

而聯合國,IMF或者WTO隻不過根據金融資本的【世界觀】,建立了一個係列實踐金融資本利益的【政策配套服務】


從這個意義而言,2018年中美貿易戰更多的是【幌子】,我們所忽略更加特殊的“國際真相”

我昨天看到鳳凰衛視資訊台報道中日關係“越來越好”,並且【成果】乃是關於日本外長提到了——東亞成果的新聞內容之際,我卻意識到,從朝鮮報道在2018年年初【突然】急速緩和的局麵,再到韓國總統文在寅,直到如今幾個月好幾次【中日韓】自貿區似乎成形,以至於——中日關係開始進入了【關係修複】之中

一切都更似乎是【真正國際局勢】的關鍵所在——我們卻被“中美貿易戰”或其冷戰格局再起的國際輿論,所牽著鼻子走。。。。

也就是說,配合那部電影的情節真相來倒回去看在2018年,我是結論這樣的【戰略眼光】——

也許,2017年關於朝鮮局勢惡化的【輿論炒作】,更多的是,聯合國的【內幕】已經打算,甚至“努力計劃著”改變——朝鮮半島的——政治與其經濟的“雙重談判”

而根據——製裁伊拉克最大聲的國家就是石油換糧食計劃的最大受益者的【電影情節】來看——美國,以及聯合國之中“主要讚成製裁”的成員國就在大力製裁2017年朝鮮,以至引發了當時中國媒體及其官方自身都評論的【惡性循環】格局之中

我們不難發現當時的【真正危機】並不是——朝鮮是否有“先進的”核武器或朝鮮是否有能力把“彈道導彈”打擊到美國本土之中

真正的危機乃是——聯合國內幕,就連同美國(背後的金融鷹派),到底想要在2017年的朝鮮危機之際,與其中國,俄羅斯之間——達成什麽樣的【戰略利益】,及其戰略步驟??

現在看來,2018年兩個——莫名其妙的貿易戰,連同莫名其妙的朝鮮半島緩和局勢之間,已經是【作為一年前的談判議題】,就在聯合國各方金融資本的博弈之中,達成——戰略交換

一方麵是,貿易戰【打亂】金融秩序及其國際格局,包括國際規則

另一方麵,卻是——圍繞著朝鮮半島無核化【進程】——形成的,中日韓自貿區,以及中日關係重新反思階段

兩件【大事】放在一起,不是很明顯了嗎??原來,早在2017年朝鮮半島局勢【似乎惡化】看似無法收拾之際

聯合國【內部的金融資本】各方勢力已經——戰略籌劃了——用中美衝突來戰略交換或轉移著朝鮮半島之上的。。。政治與經濟的“大轉型”

用中美“衝突”【交易】一個朝鮮半島無核化局勢的“政經轉型”。。。如果換成是您們,您們會如何進行【戰略談判】??哈哈


同樣的,歐盟也同時麵對著——英國硬脫歐的“可能進程”,以及歐洲難民政治議程的【危機】

從那部西方電影的情節來看歐盟這場的【選擇題博弈】,我也相信聯合國的【內部博弈】,也是——施壓歐盟在兩個“戰略難題”之間進行著【戰略交易】,那就是。。。。伊朗核協議

戰略交換的目的,更多可能是——要點燃【中東戰火】。為什麽呢??

當特朗譜【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之際,以色列背後代表的【猶太勢力】,肯定是期望——點燃伊朗核協議的“敏感話題”——用來【延期】著以色列在中東伊斯蘭地區所形成的,關於耶路撒冷這一個【政治敏感地區】的火藥桶意義

於是,從這個意義上而言,歐盟如今之所以麵對——英國脫歐,以及歐洲難民政治議程兩大【威脅了歐元整體計劃】的真正幕後原因,就是——有金融財團“不滿意”了歐盟支持不公平條約的伊朗核協議

所以要歐盟在——英國脫歐+歐洲難民危機,與其【伊朗核協議】之間進行必須的——戰略交易,以及戰略交換

也可說是,歐洲地區必須在——支持猶太勢力(反對伊朗核協議),與其反對猶太勢力(支持伊朗核協議)的兩者之間,進行【戰略選擇】

加上,歐盟與美國之間的關係,其實是建立在【美英關係】之間,所以就在——貿易戰,伊朗核協議,與歐洲難民政治議程的難題,以及英國脫歐的“麻煩”上——形成了,不知如何取舍的問題,變成了【選擇困難症】

而且,德國與美國的關係,又會影響了歐盟與德國的關係——據說,歐洲地區反對貨幣量化寬鬆,並鼓吹樽節計劃的,就是【德國】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