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旅店裏的暗娼

打印 (被閱讀 次)

              夏天,剛過而立之年的齊發,因公出差,住在西北部偏遠地區、縣城的小旅店裏。晚上,不知道是不是南方來的齊發,身上的肉香還是皮薄?反正,他被房間裏一大群"嗡一嗡一嗡"叫的蚊子,咬得心煩氣躁。

           房間裏沒有空調,沒有蚊帳,也找不到蚊香。齊發沒辦法,隻好將又臭又髒的被子,從頭蒙到腳,睡覺。

            臨近半夜,齊發被一陣電話鈴聲驚醒。他從熱呼呼,臭烘烘的被窩裏伸出手,抓起話筒問:"誰呀?"電話那頭傳來嬌滴滴的女聲:"大哥一一,你身在異鄉寂寞嗎?孤帎難眠嗎?"

            齊發迷迷糊糊的提高聲音道:"打錯電話了!" 女人甜美的聲音回答:"大哥一一,就找你。在這個花好月圓的晚上,你要佳人相伴嗎?你要美女安撫你孤獨的心嗎?"

           "你這是什麽意思?!"齊發給驚醒了,明知故問。他自以為是正經人,頭一次出差,碰到暗娼在電話裏撩他。

           女人不耐煩,嬌聲換成吼聲:"問你要不要跟小姐睡覺!你是真傻還是裝傻呀你?!" 

          平白無故被陌生人罵,齊發看著話筒,心裏來了氣:"他媽的!老子睡覺,礙你什麽事?吵醒我!再打電話來,老子就報警!神經病!" 齊發將電話砸在座機上,脫掉上衣,鑽進被窩裏睡覺。

           還睡得著麽?在齊發接電話時,成群的蚊子,趁機都鑽進他熱被窩裏。齊發被這些細小的吸血鬼,咬得走投無路。隻好拋開被子,坐起身來,邊抓癢邊咒罵暗娼。

            當你半夜醒來,怨恨別人時,是很難再安心睡覺。齊發心眼多,拍打蚊子時,在腦瓜子上,拍出個荒唐的歪主意。卻不知自己因此捅了馬蜂窩。


            卻說齊發興奮地抓起話筒,假裝溫和地問侯:"喂一一,你好!""你找誰?"話筒裏傳來女人警惕的聲音。

            齊發耽心女人掛電話,急忙安撫她:"別緊張!別緊張!我就是剛才接你電話的人。"女人心眼小,記性好。冷冷道:"哦!找我有事嗎?"

          "想問一下,你那裏還有小姐嗎?"
            女人的聲音轉眼就換了。笑聲裏回答:"有!有!有很多。老的、少的、胖的、瘦的,還有高的和矮的。你要什麽樣的?"
           "有沒有來了就脫光衣服的?"齊發厚著臉皮問。
           "那當然有。放心!去了肯定脫光光。你隻要肯花錢,想做什麽就做什麽。"

           這句話正是齊發愛聽的。接著談價錢:"多少錢一晚?"
          "有二百五的,三百六的,五百八的。"
          "價錢為什麽不一樣?"齊發忍住笑,好奇地問。
          "你是真傻啊。長得好,又年輕、又聽話。價錢當然就貴嘛。"
          "嗬嗬!嗬嗬!"齊發忍不住笑出聲。說:"那就幫我叫個最醜的吧?"
           女人耐心地勸恩客:"大哥。玩這個不要貪便宜,一分錢一分貨呀!"
          "地瓜和苦菜,各人心頭愛。我就喜歡醜的。"其實齊發心裏早已經懷著鬼胎。
          "啊一一?真要醜的呀!那我去就行。等下就到。"

            齊發放下電話,剛剛將公文包藏在帎頭下,門外就傳來輕輕的敲門聲。齊發穿著小旅館的塑料破拖鞋,走過去開門。就見一個不到三十歲,濃汝豔抺的女人,穿著性感,貓兒似的悄無聲息地鑽進來。

             女人興衝衝的直奔床鋪,橫著往床上一倒,叉開雙腿仰臥著。嘴裏嚷著:"哎喲一一!你的床鋪好軟呀。"說時還將後背用力顛了幾下。

            齊發鎖好門,跟到床邊,心裏看不起女人的粗俗。打著哈哈說:"長得不醜嘛,就是有點胖。叫什麽名字?怎麽來的這麽快?"

            女人生龍活虎般跳起來,站在齊發的麵前,嘻皮笑臉道:"我叫桑葉。就住在你隔壁。"說時,放肆地在齊發光溜溜的上身,輕輕地撫摸。撩撥他:"模樣倒是長得不錯。這筆生意不虧!不虧!"

            齊發被桑葉搔弄的心驚肉跳,生怕挺不住,邊陪著笑臉邊往後退。桑葉笑嘻嘻地逼過來,雙手抓住齊發的左手,就往衛生間拉。嘴裏歡笑道:"走!走!走!咱倆先一起洗澡去。"

            齊發右手用力抹掉桑葉柔軟的雙手,倒退到床尾。說:"哎一!不用洗了。你將衣服脫光就行。"

             桑葉緊跟著貼近齊發的半祼的身體,右手在齊發的前胸後背,輕輕地一邊劃拉著,一邊圍著他繞了一圈。嘴裏嘖嘖道:"哎喲一一!看你長得挺斯文的,沒想到這麽性急!"雙手突然一推,齊發沒防備,仰麵朝天跌倒在身後的床上。桑葉噘起紅豔豔的 嘴唇,湊過來就"啄"他。同時,寬衣解帶。

             齊發瞧見了,嚇得將身一滾,從床上哧溜到地下。即刻又麻利的爬起來,退到床頭櫃邊。娘的!這女人比哪些該死的蚊子還恐怖!齊發驚魂未定道:"哎!哎!等一下!聽我說,這床鋪是我的。你脫光衣服後,就在床對麵的椅子上坐著就行。"

            此時,桑葉已脫得一絲兒都不掛。見齊發的怪模怪樣,樂得開懷大笑:"客人你要玩新花樣啊?這個要加錢的。"

            齊發紅著臉道出心事:"這房間裏的蚊子太多了,我睡不著。叫你來,坐在那裏喂蚊子。這樣,我才能睡覺。"

            桑葉聽了,當下臉都綠了。沒良心的齊發以為她嚇著了,還幸災樂禍道:"另外,記得明天早上六點半叫醒我,到那時候我才付錢給你。就這麽的吧。"齊發說完,也不管佳人的死活,自個兒安心地鑽回被窩裏。閉上眼睛,暗中甚是得意自己的小聰明。


            那桑葉獨自站在床尾邊,氣得眼淚在眼眶裏打轉。她拿起手背橫著抹幹淚水。就見她柳眉倒豎,杏眼圓睜,銀牙咬碎。正是怒從心頭起 ,惡向膽邊生:"賊操的!殺千刀的!戲弄起老娘來了!今兒個要你看看老娘的厲害!"

             桑葉迅速套上衣服,抬腳直接走到床上。彎腰將齊發身上蓋著被子,扯起來,扔在地上。站直身子,真個頂天立地的。在齊發驚異疑惑的目光下,桑葉整個身體往天花板上一竄,屁股往下一頓,沉重的身軀猶如泰山壓頂般,重重的跌落在齊發的肚腩上,差點將他的壞心腸從口中擠出來了!齊發"啊一一!"的慘叫一聲!

             還沒等齊發緩過氣,桑葉騎在他身上,揚手狠狠地掌刮齊發左右小生臉!可憐齊發稀裏糊塗地又被女魔頭,直打到發昏章第十一!

             同時,桑葉嘴巴裏不三不四的破囗大罵:"老娘我不要臉,心不壞!你這賊操的!心這麽狠!別以為有幾個臭錢,就啥都能買到!賊操的!老娘賣X不賣血 !" 桑葉跳下床,三下五除二、熟練的將齊發的短褲扒掉。齊發的腰腹被桑葉壓壞了,一時動彈不得,隻好雙手先護住自己的命根兒。

            桑葉接著口口聲聲的怒罵:"賊操的!不識抬舉的狗東西!老娘半夜不睡來哄你玩,竟讓老娘喂蚊子!賊操的!老娘今晚要叫蚊子都來咬死你!"使勁的硬是將齊發身下的床單拽出來,和他的衣服卷在一起。又撈起地上的被子,抱成一團。桑葉急步奔向窗邊,"嘩啦啦"的一下,打開窗。深更半夜的,響聲驚人。

              躺在床上的齊發瞅見,有心無力。絕望地喊道:"你不能扔我的衣服呀!"腰痛爬不起來,加上一陣陣從西北利亞吹過來的冰涼的夜風,夾雜著大量的蚊子刮進來。 齊發冷的忍耐不住,隻好將頭下墊的,肮髒的帎頭抽出來,寶貝似的緊摟著的壓在小腹上。眼睜睜的看著桑葉,將他的被子,床單和衣服全從三樓的窗外扔了!

             桑葉轉身又來奪齊發懷裏的帎頭,齊發死抓著不放。女人家到底氣力不足,搶不到帎頭,便又指著齊發的鼻子痛罵:"賊操的!不知好歹!老娘給你臉不要臉!" 

            因見罵了齊發半天,像罵雞一樣,不做聲。桑葉動了惻隱之心。終究饒了他。

            臨出門時,桑葉還覺得不解恨。將擺在門背後的地上,齊發的皮鞋拎起來,飛出窗外!又將門故意的敞開,放蚊子進來。之後,氣呼呼地揚長而去。

             房間裏少了女人,一下子清靜下來。齊發忍著痛、光溜溜的從床上爬起來,抱著帎頭,關門關窗。躺回床上,又悔又愁:悔不該招惹了那女人。愁的是:一屋子的蚊子都還在等著他。還有明天早上,他該怎樣去見客戶?

            如今,齊發是真正的孤帎難眠呐!

mayflower98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心依舊2008' 的評論 : 謝謝。都是東拚西湊來的。逗大家開心而已。
我心依舊2008 發表評論於
太好笑了,居然編出這麽個故事來,有意思
mayflower98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高斯曼' 的評論 : 非常高興地看到你喜歡。周末快樂!^_^
高斯曼 發表評論於
笑的我肚子痛啦!
mayflower98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水縱橫' 的評論 : 哈哈哈!沒有。是那個齊發貪便宜要找醜的女人。
mayflower98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謝謝菲兒。喜歡你拍的秋天美照。
風水縱橫 發表評論於
這個好玩:))不過你是不是有點歧視醜女啊?打得好!:)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獅子羔羊' 的評論 : +1哈哈哈,同意,問候五月花,秋安!
mayflower98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am大樹' 的評論 : 謝謝Sam 的提醒。我仔細地將文章又看了一遍,己改了。希望Sam以後多多指教。周末快樂!
mayflower98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二哥李白' 的評論 : 哈哈哈!二哥,笑壇裏我擠不進去呀!
Sam大樹 發表評論於
西伯利亞來的風是冷的還是熱的?需要說明一下
小二哥李白 發表評論於
哈哈哈哈,應該發去笑壇。。
mayflower98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謝謝帥哥光臨。周末快樂!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哈哈,真是會TNND會想!
mayflower98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獅子羔羊' 的評論 : 清靜一一!獅子給你賠禮道歉啦!
獅子羔羊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喜清靜' 的評論 : 對不起清靜,搶了你的首席。五月花的故事太好笑了,不小心就搶了,罪過,罪過!
mayflower98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喜清靜' 的評論 : 是啊。齊發是自找苦吃!
mayflower98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喜清靜' 的評論 : 委屈你了,清靜。請喝茶。周末快樂!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哈哈,人什麽時候都不能使壞心眼兒。齊發活該!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沒搶著沙發,坐板凳。
mayflower98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獅子羔羊' 的評論 : 不敢去笑壇。那裏的高人,能人多。
獅子羔羊 發表評論於
這應該發到笑壇去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