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兄弟走美西(22)- 路上閑聊

打印 (被閱讀 次)
在賭場住下後,再次使用在拉斯維加斯用過的戰術打二十一點。隻是這裏賭注有最少可以十塊錢的,可以用更少的資本來賭錢。幾乎沒有什麽驚險,運氣很好,很快就贏了兩百多塊,見好就收,於是結束戰鬥。
 
第二天,看大家都沒有興高采烈的樣子,我也就不再問了,顯然又輸了。
 
一路上,兄弟看到到處都插著國旗,加油站,商店門口,學校,特別是賣車的車場裏,國旗招展,很感興趣。
 
我說,美國的民眾其實都很愛國的,要是你早來一個多月,在美國國慶的時候來,你會發現幾乎家家戶戶都掛國旗。
 
我又說,其實美國的國旗一年中倒有小半年處於掛半旗的狀態。要是有什麽重要人物死了,比如總統,副總統,參議員,眾議員,州長;還有就是群體性死亡比如人們死於槍殺案,水災;另外的情況就是有人英勇犧牲,比如警察死於值勤,消防員死於滅火;等等,都會降半旗。
 
兄弟把這些細節寫在了朋友圈。說,回到家也要在自己的幾個公司外插上中國國旗,展現自己對作為中國人的自豪感。
 
回到中國後,兄弟在朋友圈下麵說,中國有國旗法,不允許在商業場所插國旗。
 
這愛國的舉動就這樣死於萌芽之前。
 
說到槍殺,才知道錢總原來當過兵,參加過八四年的對越自衛反擊戰。我對士兵總是有一種敬仰之情,不管是哪個國家的士兵。總覺得士兵保家衛國,願意用自己的生命守衛家園,總是值得敬仰的,雖然現在知道更多的真相,對那場戰爭有了更多的認識。
 
我告訴錢總,美國的士兵福利非常好。複員後去上大學的話政府出錢。有些人根本不好好學,每天來報過到就走了,反正政府隻根據他們是否來報到給錢給福利。士兵受傷了免費治療。有些士兵說自己有戰爭後遺症,就接受治療,由自己的家人照顧,政府還給家人發工資。
 
聊到中國複員軍人的待遇差,很多複員軍人的生活難以為繼,我們都不禁唏噓。
 
錢總說,他們有一個戰友群,各地每年都有一次規模不等的聚會。這幾年每年都會給死在戰場上的戰友掃墓。
 
我聽了心裏很感動。在中國也許士兵是最團結的一個群體了。經常聽說,隻要說是戰友,什麽事都好辦了。不是說關係很鐵就是“一起扛過槍”嘛!
 
當然說關係很鐵的下一句是“一起嫖過娼”,這句話是不是真的就隻有問王晶了。
 
要是在北美的中國人能夠學會像戰友一樣團結,互相幫助提攜,該有多好啊?也不至於像現在公司裏的頭是印度人而幹活的是中國人吧?
 
聊著聊著,錢總在我心中的形象逐漸高大起來。
 
聊著聊著,舊金山到了。
 
金門大橋,舊金山,加州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