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舍小品:女人善演戲,男人髒懶饞

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
打印 (被閱讀 次)
準備拍磚的同學,請你把高高舉起的手放下。這個結論不是我說的,是中國近代著名的國學大師梁實秋在他的《雅舍小品》裏的《女人》和《男人》兩篇論文總結的。
 
第一次讀到這兩篇文章的時候我也有點生氣,其實大部分的女人沒有那麽作,大部分的男人也沒有那麽不堪。本來想寫一篇義正辭嚴的文章,狠狠地反駁一下大師,反正他已經不在人世了,也不能從地下跳出來跟我對懟。等我仔細地一條一條地讀下去,卻被大師的詼諧幽默逗得哈哈大笑。梁大師列舉了女人男人各自的性別特征,一一加以調侃,雖然有些誇張,大部分卻也準確犀利、入木三分,令人捧腹。
 
男人篇
 
髒!“有些男人,他的耳後脖根,土壤肥沃,常常宜於種麥!男人的一雙腳,多半好像是天然的具有泡菜黴幹菜再加糖蒜的味道。
梁公由此推斷為什麽古人會說“濯足萬裏流”,如此氣味豐富的腳,不在奔流萬裏的河水中洗如何能洗的幹淨。而古人所說的“捫虱而談”,指的就是男人一邊捺著身上的虱子一邊誇誇其談。梁公進而誇張道:“還有更甚於此者,曾有人當眾搔背,結果是從袖口裏麵摔出一隻老鼠!“ ——哈哈哈,笑煞我也!
 
懶!“他可以懶洋洋坐在旋椅上,五官四肢,連同他的腦筋(假如有),一概停止活動,像呆鳥一般。” 
這描述的不就是現在倍受人推崇的“葛優躺”嗎?不過時代不同了,梁公那個時代被鄙視的懶惰行為,到今天已經成了當代人追求的幸福生活的最高境界。
 
饞!“幾天不見肉,他就喊嘴裏要淡出鳥兒來!半年沒有吃雞,看見了雞毛帚就流涎三尺。一餐盛饌之後,他的人生觀都能改變。飯後銜著一根牙簽,紅光滿麵,硬是覺得可以驕人。” 
關於這一點我要說句公道話,不光男人饞,女人也饞,不光貧窮的人饞,富裕的人也饞,吃永遠是人欲之首。梁公可能沒有預料到的是,他死後不過30年(梁實秋1987年病逝於台北),盤中的雞早已淪落為便宜到沒人吃的地步,而街上的“雞”卻登堂入室,儼然成為達官顯貴左摟右抱的懷中寵物。
 
自私!“男人多半自私。他的人生觀中有一基本認識,即宇宙一切均是為了他的舒適而安排下來的。他總是要做出一副老爺相。他的家便是他的國度,他在家裏稱王。假如輪回之說不假,下世僥幸依然投胎為人,很少男人情願下世做女人的。他總覺得這一世生為男身,而享受未足,下一世要繼續努力。”  
不得不說,在這個方麵男人有了不小的改進。自從女性取得了受教育的權利和經濟上的獨立,男人在家裏頭再想擺出一副稱王的老爺相已經那麽不容易了。雖然他們還是自私,還是認為宇宙一切均是為了他們的舒適而安排,但是他們也不得不把他們的權利分出來一點點,把他們的氣焰壓下去一點點。變化最大的是現在很多男人寧願下世做女人,如果梁公看見現如今偽娘盛行的世風,不知道會心作何想。
 
“長舌男”! “男人的談話,最後不談到女人身上便不會散場。這一個題目對男人最有興味。如果有一個桃色案他們唯恐其和解得太快。他們好議論人家的隱私,好批評別人的妻子的性格相貌。” 
這一點好像亙古不變,從dorm rooms 到locker rooms,從青春少年到垂垂老叟,從平頭百姓到大國總統,男人永恒的話題。
 
女人篇
 
說謊!“女人確是比較的富於說謊的天才,運用小小的機智,打破眼前小小的窘僵,獲取精神上小小的勝利。女人還總歡喜拐彎抹角的,放一個小小的煙幕,無傷大雅,頗占體麵。” 
我想梁公在這裏指的是日常生活裏的小謊言、小花招、小心眼,比如言不由衷的互相吹捧,或是搬弄是非的嚼舌頭根子。要說人類喜歡撒謊的天性,男人一點不比女人差,曆史上的彌天大謊都是男人撒下的。確如梁公所說,撒謊也是藝術,王爾德還說過“藝術即是說謊”,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撒謊這項行為藝術的實踐者。
 
善變!“拿不定主意,問題大者如離婚結婚,問題小者如換衣換鞋,都往往在心中經過一讀二讀三讀,決議之後再複議,複議之後再否決。決定一件事之後,還能隨時做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做出那與決定完全相反的事,使人無法追隨。”
這種哈姆雷特式的善變,“上帝給她一張臉,她能另造一張出來。”  善變的是臉,要說變心,男人可比女人變的快。賈寶玉不是說“女人是水做的”的嗎?水是永遠在變化的,靜流的水、微瀾的水、奔騰的水。若沒有多變,哪兒來的風情萬種、柔情似水。若嫌女人善變,水泥倒是不容易變,又堅固又耐用,你敢愛嗎?
 
善哭!“哭常是女人的武器,哭也常是女人的內心的'安全瓣'。女人善哭的也常常善笑。哀與樂都像是常川有備,一觸即發。” 
這好像是在說女人喜怒無常嘛,不過比較起男人來,許多女人確實喜怒無常,這條毫無異議。
 
話多!“女人的嘴,大概是用在說話方麵的時候多。女孩子從小就往往口齒伶俐。等到長大之後,三五成群,說長道短,聲音脆,嗓門高,如蟬噪,如蛙鳴,真當得好幾部鼓吹!等到年事再長,萬一墮入“長舌”型,則東家長,西家短,飛短流長,搬弄多少是非,惹出無數口舌;萬一墮入“噴壺嘴”型,則瑣碎繁雜,絮聒嘮叨。” 
實在精辟!據說有研究顯示,男人平均一天說7千個字,女人平均一天說2萬個字,女人說的話大部分是廢話。不過也有研究顯示,女人通過說廢話,把心中的鬱悶、生活裏的煩惱傾吐出來,因此壽命較男人長。
 
膽小!“女人膽小,看見一隻老鼠會當場昏厥,一聲霹雷會使得她戰栗不止。膽小的緣故,大概主要的是體力不濟。女人的體溫似乎較低一些,有許多女人怕發胖而食無求飽,營養不足,再加上怕臃腫而衣裳單薄,到冬天瑟瑟打戰,襪薄如蟬翼,把小腿凍得作“漿米藕”色,兩隻腳放在被裏一夜也暖不過來,雙手捧熱水袋,從八月捧起,捧到明年五月,還不忍釋手。抵抗饑寒之不暇,焉能望其膽大。” 
梁公這段寫的甚是可愛,一想起小腿凍成“漿米藕”色、熱水袋從八月捧到明年五月、瑟瑟發抖的女人形象,就忍不住想笑,那麽“楚楚動人”的女人現在已經不多見了。不過幸虧梁公隻是調侃,否則會有科學博士、醫學專家奮起討伐。
 
聰明!“女人的聰明,有許多不可及處,一根棉線,一下子就能穿入針孔,然後一下子就能在線的盡頭處打上一個結子,然後扯直了線在牙齒上砰砰兩聲,針尖在頭發上擦抹兩下,便能開始解決許多在人生中並不算小的苦惱,例如縫上襯衣的扣子,補上襪子的破洞之類。至於幾根篾棍,一上一下的編出多少樣物事,更是令人叫絕。有學問的女人,創辟“沙龍”,對任何問題能繼續談論至半小時以上,不但不令人入睡,而且令人疑心她是內行。” 
哼!這種明褒暗貶、暗渡陳倉的小伎倆,讀到這條之前我還對大師心懷敬意。看來“女子無才便是德“是男人心上的一道坎兒,即使是大師也難免在這道坎上跌一跤,跌出了內心的小。
 
最早知道梁實秋,是通過魯迅那篇著名的戰鬥檄文《“喪家的”“資本家的乏走狗”》。梁實秋與魯迅之間長達八年的曠日持久的論戰,互相寫了一百多篇文章,累計數十萬字,是中國近代最著名的文藝論戰。那場論戰的起因是梁實秋認為人性是文學藝術永恒不變的主題,否認文學有階級性,不主張把文學當作政治的工具。在這個問題上,我是偏向梁實秋的立場的。而且在那場論戰中,梁實秋表現的更有風度一些,魯迅及其左翼同盟則顯得有點偏激尖刻了。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雙魚城' 的評論 : 謝謝雙魚,我是看梁實秋寫的幽默詼諧,所以好玩地點評一下,其實近一百年過去了,社會形態已經發生了很多變化,現在再看那時候的文,還是有差距的。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這兩篇我都讀過,和你最初的感覺一樣,想反駁他,尤其女人那一篇,現在想來,這樣的人也還是有的,隻是我們自己的身邊不多見。子喬的文章讀著就是痛快!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清fq' 的評論 : 哈哈,風清,見到你真高興。我的刀再快也比不上你的手術刀快啊;)
平時要勤磨刀,打仗的時候才能出手不凡。哈哈,現在世界一片和平,哪需要用刀,逗大家一笑而已:)風清周末愉快!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淡然' 的評論 : 哈哈,逗淡然一笑了我也開心:)祝淡然周末愉快!
風清fq 發表評論於
周末來子喬這兒兜一圈,果然又是妙筆生花。看得我酐暢淋漓,如同三伏天喝了瓶涼汽水,痛快!
你這刀子越磨越鋒利,而且是傷人不見血,哈哈!好文。
淡然 發表評論於
梁實秋幽默笑談男女之別,子喬點評更是錦上添花,孰真孰假又如何, 讀了開心便是好文! 問好子喬,祝周末快樂!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iaoerlang' 的評論 : 梁實秋如果留在中國大陸,肯定是不會有好下場的。別說他了,連郭沫若、吳晗這類的最後不是也都沒有好下場嘛。“國共治下民主是多少與有無之差”,胡適、傅斯年他們就看的很清楚。

diaoerlang 發表評論於
老梁要是沒走,結局不會好過章詒和筆下那幾位,別說與魯迅不同道,就是同道都未必有好果子吃,所以老儲說的國共治下民主是多少與有無之差,算是先見之明,可惜老儲他自己的結局令人唏噓,遠不及珠三角逃港的農民。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hase1993' 的評論 : 哈哈,人類社會正向著中性的方向發展,是扭曲還是自然規律?
chase1993 發表評論於
在女漢子和偽娘盛行的年代,這些基本都是過去完成時了。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蓮盆籽' 的評論 : ”話多“也算是女人的特點之一吧:)
在美國長大的小孩比較純粹,沒有從小強行灌輸那麽多“男孩子應該怎麽樣“,“女孩子應該怎麽樣”的觀點。男孩子可能確實膽子比較大一些,女孩子可能確實比較愛哭,天性的流露。
蓮盆籽 發表評論於
不知道這位粱公是何方神聖,嘴真毒!
據我自己的觀察,除了善哭,其餘的毛病男女都有,沒有很大區別。

有一次有蜘蛛從我桌旁的窗口爬過來,有個男同事驚叫一聲,掉頭就跑,可見膽小不是女人的專長。:)
不過,也遇到過要幫我殺蜘蛛的紳士。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你提起梁實秋和韓韓菁清忘年之戀,此事我也有耳聞。因為兩人年紀差距大,惹起社會軒然。不禁聯想起楊振寧和翁帆的忘年之戀,同樣是社會名人,同樣是年齡差距大。其實他們兩個人都是很幸運的,原配的婚姻很幸福,喪偶之後,人到晚年又來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隻要他們幸福,外人有什麽權利指手畫腳。

記得胡適在評論魯迅的時候說,魯迅的散文是寫的最好的。像他的藤野先生、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曾經還讀過一篇他寫的月夜,寫得優美纏綿,無論跟魯迅的戰士形象聯係不起來。魯迅是真正的拿起筆做刀槍了。即使到現在,人們要針砭時事的時候,可能第一個想起的就是魯迅那些像刀子一樣犀利的語言。而說到美食,又免不了會想到梁實秋和汪曾祺。不管他們是什麽樣的社會角色,他們留給我們的都是財富。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梁先生晚年一往情深的愛上了美麗的韓菁菁,好像當時許多梁先生的學生愕然,憤然。梁先生真的愛美食,老北京的歺館,小吃被他寫得極有滋味,其實也是寄托鄉情,他的晚年在台灣和西雅圖之間。我記得梁先生寫的鮑魚麵,簡直是人間絕品。多年後我在大華的貨架上看著不同價格的各種鮑魚罐頭,心想就是這東西了。可以一點買的衝動也沒有了。如今美食太多,梁先生專門寫的西雅圖的輪渡船的當地的螃蟹,如何一個能讓全家吃飽。如今乃以為殼多肉少,直接去吃帝王蟹了。

先讀了許多魯迅先生的作品,多是慷慨激昂,除了“閏土”和“祥林嫂”等,隻聞“梁實秋”是“喪家狗”,後來讀了梁先生的雅舍,美食的文章,回味魯迅先生的一生,火藥味過濃。

梁先生晚年娶了嬌妻,寫文養家,也不易。…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 男人愛嘮叨跟時代沒關跟年齡有關,英語裏不是有: grumpy old men :)
梁實秋跟魯迅論戰的時候,他還是一個剛回國不久的小年青,用受美國教育的文學觀挑戰左翼思想的文學觀,還有點初生牛犢不怕虎的衝勁兒。寫這倆篇文章的時候估計已經老了,圓滑了不少。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關於女人的善變,女人是水做的,子喬這段寫得尤其好。時代不同了,有時候男人比女人嘮叨,我自覺得自己不多話、不喋喋不休的。另外,我也讚同梁大師的人性是文學藝術永遠的話題,中外的古典名著大多是揭露人性的。
讚子喬幽默風趣好文!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有一句話怎麽說來著,“人類一認真,上帝就發笑”,你可千萬別認真,世上萬千事,最怕“認真”二字;)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hiyan' 的評論 : 哈哈,好一個“後麵幾條harmless, 我們半推半就吧”,既然子燕這麽大氣,咱就不跟梁老先生較真兒了;)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iqiao123' 的評論 : 謝謝,我對你不管什麽時候都很認真,但你對我永遠都不用太認真! :-)
zhiyan 發表評論於
梁公寫的好玩,子喬評的幽默。
讚同子喬把頭兩條女人的毛病反手還給男人了:) 後麵幾條harmless, 我們半推半就吧,哈哈。。。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汪曾祺的散文相當的好,應該是在梁實秋之上。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讀梁實秋的那兩篇文章,要以比較幽默的心態去讀,因為他是在調侃。千萬別太認真,認真的仔細推敲起來就不好玩了。我的點評也是調侃成分居多,能逗你一笑是最好的,如果沒把你逗笑,那是我的功力不夠。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心依舊2008' 的評論 : 對呀,梁實秋把男女各自的共性總結得很準確,像女人比較會作會演,男人比較懶比較好色,這是人的本性永遠也不會變。不過他用很幽默的方式寫出來,大家都能接受。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喜清靜' 的評論 : 哈哈,清靜讀過我寫的那篇“既要吃雞蛋也要看下蛋的雞長的什麽模樣”的文章嗎?等什麽時候我見到梁實秋,一定要把這個人情討來:)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iqiao123' 的評論 : 我有汪的《人間滋味》:)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哈哈,思韻很有自嘲精神,這是最高級別的幽默,是對自己非常有信心,又豁達的人才做得到。我記得你以前說過的,像男人一樣思考的女人最有魅力,所以知道你一定不是小女人。我也是頂煩婆婆媽媽、搬弄是非、小了小氣的女人,所以從小到大跟男孩子在一塊玩的更多。

不過在政治這個問題上,我倒是覺得必須要爭,不爭拿不到我們應得的權利,不爭社會就會向我們所不希望的方向滑落,不爭就不能揚善除惡。思韻千萬別放棄哦。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iqiao123' 的評論 : 等我看了他評價女人的我心裏稍微平衡了一點。看來大家都很崇拜這個人,其實如果他不是名人相信大家會用腦分析一下,就發現很多漏洞,除了前麵說過的男人多舌應該改叫好色外,下麵女人“聰明”那個其實應該改為手巧,當然我不是暗示女人們不聰明。希望大家不要一見到名人的東西就叫好,要用腦想想對不對再評論 :-)
我心依舊2008 發表評論於
女子的小聰明的確男子的比不上
我心依舊2008 發表評論於
梁實秋分析得很好,男女其實差異不小, 比較讚同女的善於演戲, 男的在生活中比較懶, 博主的點評很好。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迪兒' 的評論 : 哈哈,迪兒心領神會了我的小調侃。原來想那個時代的男人,受舊文化的影響,難免會有“女子無才便是德”的思想。不過看看一百年後的今天,在這一點上,男人的進步不大。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回複 'ziqiao123' 的評論 : 梁實秋的散文我一直都喜歡。現在連下蛋的母雞也喜歡了:)。絕對是子喬的功勞。梁老先生欠子喬一個人情。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我以前還真不知道梁實秋和梁思成是清華的同學,你這麽一說我就去查了一下,還真是的,他們倆同一年進的清華。不過那個時候清華是留美預科學校,專業是到美國留學之後才確定的。梁實秋喜歡文學,到了美國以後拿的是文學博士。梁思成是他爸梁啟超讓他去學建築,他就到美國學的建築。梁啟超有三個兒子留學美國,分別學的是建築、考古、工程,他認為這幾個學科是當時中國最需要人才的學科。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婦我也喜歡。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男孩子確實髒懶一些,不過,如果男孩子和女孩子一樣那麽幹淨、細心,作家長的又要擔心了。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我估計隻要人類還存在,男人和女人這個主題就永遠不會過時,連梁實秋這種文學大師也繞不過去。梁實秋寫的是他那個時代的男女眾生相,對照著看,現在的男女眾生相,可以看到社會的變化,人的本性是不會變的,人性的存在環境變了,也挺有意思的。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好像名人都喜歡吃,另外一個喜歡寫吃的是汪曾祺。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來也匆匆London' 的評論 : 我想大概每個人都或多或少能被說中幾條,否則就是外星人了:)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喜清靜' 的評論 : 啊,清靜因為我的文章而喜歡上了梁實秋,那我有功德呀;)梁實秋的散文挺不錯的,不知道清靜會不會喜歡。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哈哈,園姐的留言總是讓我忍不住樂,被誇樂的:)梁老先生確實對女人寬容一些,希望梁老先生是因為尊重而寬容。而不是因為輕視而寬容。他們那個年代的,他這種地位的男人能做到這一點也挺不錯的了。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大師總結的確實有點過時了,倒是子喬的點評更加妙趣橫生。對照了一下,覺得自己的吃(尤其是肉葷)上不輸男子,自私起來也是猶過不及。而女人方麵,我除了話多,其他都沒有。我還頂煩小女人,就是眾多男人包括大師所理解的小女人。

梁和魯的論戰我本來一直站在梁一麵的,可是看看自己如今的德行,一遇到政治就可了勁地爭,其實跟魯迅又有什麽差別呢?:)
迪兒 發表評論於
摘錄和子喬的點評都很精彩,令人忍俊不禁。
看來“女子無才便是德“是男人心上的一道坎兒,即使是大師也難免在這道坎上跌一跤,跌出了內心的小。尤其喜歡這句評論。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好象梁實秋和梁啟超的兒子梁思成是同學,而且都曾在清華園做過梁啟超的學生,是嗎?不知後來為什麽梁實秋專注文學,梁思成專攻建築了。我對明國時代文學了解頗淺,但是很是崇拜梁思成和林微因夫婦對建築藝術多年的投入和貢獻。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還真是。我兒子就髒懶,倒是不饞。洗手就是胡弄,懶得連喝水都不自己倒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梁公寫得尖刻,子喬批得到位!男人女人這恒古不變的主題也讓梁公寫成經典了,百年後讀來眾生相一一在目!對女人的說法固有些輕視,也是時代的局限,到底還是懂得欣賞的。謝謝分享趣文和妙思!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哈哈哈

子喬,我正在讀他的《雅舍談吃》呢,我喜歡吃也喜歡雅:)
來也匆匆London 發表評論於
每個男人女人都多多少少會被說中,承不承認另說:-)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ziqiao 的解讀讓我開始喜歡這個叫梁實秋的老先生了。果然是對女子更寬容一些。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逗樂,特別是子喬妹妹的解讀。比較而言,梁老先生確實挺有紳士風度,對男人更尖銳刻薄一些,對女人更寬宏大量一些。他老先生若地下有知,一位聰慧絕頂的小女子在數十年之後詼諧地點評他的嬉笑文字,一定會開懷大笑的。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杜鵑盛開' 的評論 : 梁實秋的散文輕鬆睿智,很有可讀性。幸虧我們都沒有止步於“資本家的乏走狗”,哈哈:)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暖冬cool夏' 的評論 : 哈哈,就是怕被拍磚,特意在標題上加了:雅舍小品,小編放上去的時候可能覺得太長給去掉了;)大師把“好色”這一條給隱晦了。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多倫多橄欖樹' 的評論 : 哈哈,小樹說的沒錯,大師也是以調侃為主,不能太當真。時代變了,很多事情的標準都變了。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y56' 的評論 : 梁實秋的散文挺風趣幽默,很適合於聞香周末遠足小憩時閱讀。你說的對,追究是真,是假,開懷一笑就好啦:)
ziqiao123 發表評論於
哈哈,煩小寶被大師的軟刀子刺了一下?男人第四條大師指的是對家庭的態度和貢獻,如果廣義地說的話,自私是人的天性,男人女人都一樣。標題是大師定好的,不能改;)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同子喬一樣,也是通過課文中魯迅的罵文知道了梁實秋,後來特別喜歡梁的散文。
暖冬cool夏 發表評論於
看到題目就在想子喬怎麽寫這樣挨磚的文章,哈哈,原來是梁大師的話語。同意下麵煩小寶說的,加上一條“好色”,至於女人嘛,還真挺難概括的,等回家再細讀。先笑過了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他說得確有幾分準確,不過稍稍過時,現在的男人可注意耳朵後麵的事兒了,女人也幾乎不做針線活了。。。
yy56 發表評論於
哈哈一笑,血脈暢通,在詼諧中品味人生百態,真是這未冬已冬(40sF°)日子裏的一種享受。何必去追究在當今何是真,何是假,隻管受用大師的妙語連珠。謝謝子喬!
Fanreninus 發表評論於
你很會借刀殺人的哈 :-)。對於男人的描寫前麵三點我比較容易接受,第四條我覺得值得商榷,第五條要改改標題,叫“好色”比長舌要好,我覺得長舌應該留給另一類人。:-)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