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抗日神劇的光輝,還是共產黨的回光返照?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喜歡看抗日神劇,到了傷心處會流淚的程度。抗日神劇是成年人的童話,是中國人的007係列。如果您喜歡看007而不喜歡看抗日神劇,那不是品味問題,而是心態問題。

我現在所看到的那麽多抗日神劇,編劇演技都很讓我感動和欽佩。雖然動作是有點西遊記似的藝術加工,但是整體故事情節卻是很有深意的。

最難能可貴的,是把基層地下黨(延安的)和軍統敵後站(重慶的)相濡以沫共同抗敵並適時添加一些勾心鬥角寫得活靈活現。我不喜歡打悲情牌,我也沒有覺得有哪一神劇把八路軍新四軍寫成個個都是孫悟空。然而,神劇裏麵的共產黨,是地地道道的偉大的黨正確的黨光榮的黨確實貨真價實的。我敢說,這些抗日神劇給觀眾留下的正麵效應,是人民日報和央視使出吃奶的力氣也達不到的。

看了少林寺武當山有出家的衝動,看了杜十娘有下海的衝動,看了抗日神劇有為國效力的衝動。

而且,劇中並沒有一味地寫倭寇的愚昧無知。相反,每一個劇中,必定會朔造一個或幾個老謀深算老奸巨猾的鬼子。以至於在國內的少男少女中,出現了一大批追鬼子星族。

值得一提的是,抗日神劇在日本並不受排斥,相反還很熱。

日本學者岩田宇伯編寫了一本書,書名就是《抗日神劇大百科》,收集了21部抗日神劇(沒有【亮劍】,大概是因為不夠神。),把抗日神劇稱為:意想不到的反日愛國喜劇。

我知道,很多人對這不以為然,用“搞笑無國界”來顯得自己矜持。我勸這樣的朋友們從寓言童話故事,看到007序列,然後再來看這些抗日神劇。

無論是岩田宇伯的書中,還是那些抗日神劇的台詞中,都沒有過激言論、敵視言論等政治偏見的話。

以書中提到的電視劇《偏偏喜歡你》為例,講述了一所名為龍城軍校的學校對抗日精英軍人的培養和訓練。龍城軍校就是編劇以黃埔軍校為藍本構想的。劇中的瑕疵是軍校的校徽居然是一對翅膀拱衛著皇冠,負責這部劇的服裝道具工作人員顯然忘記了這個電視劇裏的這個時期已經是民國了!

這是一個例子,不過基本代表了那些反感抗日神劇的綜合態度。

入圍《抗日神劇大百科》的電視劇的不完全名單:《抗日奇俠》《孤島飛鷹》《覺醒者》《利箭縱橫》《終極對決》《青春烈火》《決戰燕子門》《代號九耳犬》《抗日小英雄楊來西》《巍巍興安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武林猛虎》《大漠槍神》《偏偏喜歡你》《鐵血刀鋒》《壯士出川》《新猛龍過江》《異鎮》。想了解所有劇的劇情梗概,又怕天雷滾滾,無力承受。

我大多看過了。我認為這些神劇基本上算得上是和美英等二戰片同一層次的水平。而中國正規一點的戰爭片,比如太行山前半段,台兒莊大捷,對日軍戰鬥力的刻畫比美國還要真實的多,基本上失去了藝術的風格。日軍在平型關遇伏初期慌亂後,立刻組織機槍手開始還擊,並抽出部隊搶占製高點,雙方肉搏前,日軍訓練有素整齊的隊列,集體退子彈,一個日軍士兵,接連刺倒兩個八路軍士兵,然後被第三個舍身抱住。是不是有人認為這樣才是好好拍才是拍出了好片子的?

美國大片《珍珠港》時,有一個鏡頭我印象特深。日本飛行員要進行轟炸了,發現地麵上有小孩在玩,就向小孩兒揮手,你躲開,我要扔炸彈了。而實際上,日軍是有把美軍俘虜虐殺並把肝髒做了給美國人吃的。不過美國不願意把惡心綁上熒幕,即使是絕對真實的,而願意用美化的手段安慰一下原子彈下的人們,這裏麵的思考也是算得上用心良苦的。

三國演義、金庸劇、黃飛鴻、葉問、成龍、吳宇森電影等等,主角一個人打幾十個,比較誇張,但大多數觀眾不會厭惡,因為主角都是頂天立地的“人”,做的都是匡扶正義的“事”,講的都是積極向上的“理”,這才是“中華文化”。

我們國家不是諾曼底登陸的主力軍,不是珍珠港、中途島、北非戰場、斯大林格勒甚至奧斯維辛集中營的任何一方,但我們對這些事件一點也不陌生,有充足的影視資料可以觀看,全世界的觀眾大致如此。

但要讓全世界知道“平型關大捷”、“台兒莊”、“百團大戰”,我們應該怎麽去做?要讓全世界一起發聲,為“南京”、“慰安婦”討回公道,又應該怎樣去做?

自強,文化輸出,用真實來粉碎謊言。還是算了吧。

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時,人民日報的批“抗戰神劇”的一篇強文:曆史不容褻瀆,讓我感到,共產黨真的是到了日落西山的時候。文中把抗日神劇說出是“愚蠢無知,解構曆史,褻瀆英靈,”而又說不出來究竟哪裏“愚蠢無知,解構曆史,褻瀆英靈,”了。

文中列舉的諸如以下現象,我隻能說該文作者是不懂藝術的九斤老太了:錯誤的曆史觀念、混亂的敘事邏輯、荒唐的情節設置、誇張的人物塑造和越軌的台詞設計、監獄調情、褲襠藏雷、“手撕鬼子”、“化骨綿掌”、花尼姑與八路軍幹部曖昧的情感糾葛、少年用彈弓對抗鬼子的手槍並擊穿鬼子身體的離奇橋段。

值得一提的是,如此嚴肅的報紙,批抗日神劇這樣的嚴肅主題,居然也用栽贓的手法了。也許是我孤陋寡聞,從來沒有看到有哪一部神劇裏有文中列舉的這樣的台詞:

“同誌們,八年抗戰開始了”
“我爺爺九歲的時候就被日本人殘忍殺害了”
“八百裏開外,一槍幹掉鬼子的機槍手”

如果真有這樣的台詞,是編劇的責任還是廣電局審查者的責任?

文章中還有大量的棒子帽子我就不說了,我隻能說,以“曆史真實”為借口也能鞭打抗日神劇的爛文居然能夠上人民日報,說明這個黨真的要歇菜了。而從來沒有醜化黨的抗日神劇,究竟是描寫黨的光輝,還是垂悼燈火,也隻有觀眾自己去看去想了。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