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竹椅子

打印 (被閱讀 次)

周末午飯去吃廣東早茶,完了之後逛附近一家寄賣行。 吃了早茶一定去逛那家寄賣行,已經成習慣。鄰居島先生是移民第二代的日裔,說他十一歲搬來時餐館就在那裏了。他大概有六十歲,逢生日帶全家進去吃一頓晚飯,說不清為什麽,就是個習慣。開寄賣行的也是個日裔,店主叫博美,Hiromi,店堂裏的雇員皆為女士,也是我搬來的時候店就在那裏了。

我們和寄賣行有一點點淵源的。.COM發財的時候,豬君在德州一個拍賣會上買了個銅馬雕塑。他剛從汽車裏把馬搬出來我便下一道聖旨,銅馬不可進房間。馬就一直待在車庫裏,鋼鐵馬的馬廄,倒也是個合適的地方。有一天我說,咱們把它寄賣了吧,於是發照片去寄賣行估價。博美小姐回郵件來說,狗的照片收到,請預約時間來店裏洽談。

我在店裏看見竹椅子的那一刻,時光倒流了回去。

江浙一帶,很多人家有這個樣式的竹椅。篾匠用毛竹製成,擺在山貨店裏,和草席棉花胎一類來自農村的手工產品放在一起賣。新製的椅子青黃色,多少有些毛刺,要用上很多年才能變得這樣通體光滑,泛著油亮暗紅的光澤。從前的人惜物,一把竹椅用很多年,雖然是很便宜的家具。

從前我家裏有過兩把這樣的竹椅,並排放在廚房裏。阿姨擇菜的時候,拎一把椅子從廚房後門出去,坐在旁院的甬道上,剝蠶豆殼,剝竹筍殼,削絲瓜皮。擇完了菜,回廚房取一隻鐵皮簸箕和掃帚來,劃拉幾下就清理幹淨了。聽她講故事,就要幫忙她剝豆。講白娘子喝了雄黃酒變成一條蟒蛇盤在床上,像一個蒲團,許仙撩開蚊帳一看,嚇昏了過去。保姆之間互相串門,都在下午,做晚飯前的一段空閑時間。來了串門的就一人搬一把椅子,坐到廚房後麵去,在那裏嘰嘰咕咕。那塊地方安全,說東家的閑話不會被撞見。我長大些才明白,何故要放兩把竹椅在廚房裏。

寄賣行裏的這把竹椅標價五十美元。因為先前和店裏有過交道,知道店家對每一件寄賣品收取10%的費用,那麽這個賣主隻能得到四十五塊錢。椅子是怎樣飄洋過海而來的?那些歲月,夏天一家人坐在竹椅上圍著小方桌吃晚飯的日子,獨自看書的時光,街坊鄰居搖扇納涼的夜晚,就這麽結算了?

一種失落隱隱而生。

(原創文章 謝絕轉載)

南島水鳥 發表評論於
從前我家裏也有過兩把這樣的竹椅,還有一張沒椅靠背的,就把它放在兩張有靠背的竹椅中間當茶幾用。這照片好,誰看了誰都會懷舊。 : )
民.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如斯' 的評論 : 玩笑。網管才不會管俺咋做果醬呢。除非這網管平時兼賣果醬,每家都學著自己做了,讓俺給斷了生計。不過哪兒的城管都一樣,錢多收,活兒少幹。

俺把評論設置改了一下,估計能評了。俺先瞅瞅,要是沒人愛搭理,以後還得關上。在你的地攤兒上被你和你的顧客評一下,也就足夠了。
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民.工' 的評論 :
你先查看一下自己博客的設置,顯示還是隱藏評論。我估計網管不曾介入。
民.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如斯' 的評論 : 以前也曾給城管建議,把城裏的小設置改善一下,但讓城管一下就給嘣回來了。說這事他/她不管,讓俺自己去改編碼。你說這不是笑話嗎?
要是俺能去改城裏的規劃,這文學城,早成鴿溪了。
民.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如斯' 的評論 : 俺估計是讓網管給禁了,怕俺用評論瞎忽悠別人。
也罷。如斯在這兒不是也能評嘛。網管也放心,不怕俺把別人忽悠了。
民.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如斯' 的評論 : 怪了,記得俺這兩次發博文時,是把評論的小勾留著了,想著就是開了,咋沒人理呢?
沒人理,就意味著,沒人喜歡搭理俺唄。真是的,估計俺一直是不招人待見的家夥,開了評也沒用,
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olebear' 的評論 :
好奇嗬,泰國產的主編藤椅會是一個樣子的嗎?你不妨放它在書桌前,碼字的時候有主編感覺。
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民.工' 的評論 :
你請打開博客評論,容我回贈一句 “額滴乖乖!”
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這把椅子有年頭了,不理解賣主怎麽就要賣掉它。
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eyang' 的評論 :
收在博客裏就是收了。
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遠涯' 的評論 :
是啊,這樣的椅子太親切了。我已經過了中年,歎息三聲。。。
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巫山疑雲' 的評論 :
把家裏的大小朋友多多攆到椅子上去坐著,多坐多用軟布擦拭,所謂的撫玩摩挲吧,祝你早日將椅子養成。
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柳溪郎' 的評論 :
我那個時候這樣的竹椅就是2塊錢一把。幾十年未見,真是‘從來不需要想起,永遠也不會忘記’。
如斯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元寶媽' 的評論 :
回家再找找,類似的物件,收著別再扔了。城南一帶這樣的老物件也很容易淘到的,我想。
元寶媽媽是斷舍離的先行者嗎,我這一陣子正實踐呢。
polebear 發表評論於
有沒有想搬回家的衝動,卻發現搬回家不知放哪兒,與環境不搭的局麵。
話說我也有類似的情節,對真正的主編藤椅。衝動之下花了幾百美金搬了唯一的一把泰國產竹藤椅。鄉愁和所有的過往都結了。過一陣兒就想給它換地方,想給它找一個perfect 的角落安身,換來換去還是最初那個角落最合適。
民.工 發表評論於
額滴乖乖!見個坐上就吱哇亂叫的舊椅子,如斯就能寫出這麽多字。怪不得見個老房子,就能寫出長篇《誰的娃》呢。
俺尋思著,如斯要是見到舊長城,那得寫多少啊?
不像俺,總是字不夠,拿圖湊。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椅子好看
yeyang 發表評論於
這種椅子用久了會散架,保存這麽好也不容易。看上去都有包漿了。收了吧。
遠涯 發表評論於
依然記得小時侯坐在這樣的竹椅上幫媽媽剝毛豆的情景。難以相信的是我已經人到中年了。一聲歎息。。。
巫山疑雲 發表評論於
現在許多江南小鎮上還能找到,三年前我買了一把(五十元人民幣)帶回來,很喜歡,但還是青黃色,不知什麽時候才能養出這樣的色澤。
柳溪郎 發表評論於
這種竹椅,的確很懷舊的。我記得,大學畢業後,分配在離老家很遠的城市,經常需要坐火車回家探親。那年月,如果不是始發站,是不可能有座位坐的。於是,我花2塊錢買了一把迷你的竹椅,專門用於坐火車之用。後來,去廣州時,不知留給誰了。要是能帶到這,也許值那麽30刀了。
元寶媽 發表評論於
這個竹椅我家也有。夏天放在外麵乘涼,有時拎著坐在鄰居家門口。現在沒了,可能搬家時扔了。我是個喜歡扔東西的人,所以家裏什麽值錢的都沒有:(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