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栽在杭州阿姨手裏的

打印 (被閱讀 次)

 

七月流火,與朋友相約同遊杭州。頂著能曬化三潭印月的驕陽,隨著萬萬千的遊客摩肩接踵地,揮汗如雨地,氣喘如牛地給馬路添了兩天堵之後,我們決定坐公交去尋個更遠的,人少樹多的清淨之處去喘口氣。

吃了早餐,在路邊捅開共享單車,隨著人流朝植物園方向猛踩。看到公車站,鎖了車還沒來得及問路,路邊等車的人群裏便閃出位打著杭州傘的,笑容可掬的老太。“呀,呀,都是外地人吧?第一次來杭州嗎?…”我這人防範心重,趕緊接了句,“以前來過。”老太熱情不減。“你們應該去龍井村看看,那兒的綠茶質量最好,茶樹還是乾隆皇帝親手栽的。”我們原先隻是想隨便轉悠轉悠,聽她這麽一說,便賣弄地對朋友講,“聽說那幾棵乾隆皇帝當年栽的茶樹,每年製成茶葉的數量很小…”老太甜甜地笑了。“是呀,是呀。到了杭州,不去龍井村喝杯龍井茶遺憾呐。你們去前邊坐那趟車到終點站下來就是。”一聽不用換車,我們覺得杭州離天堂又近好幾步!熱情的老太領著我們過了馬路來到車站前。謝過老太,我們開始等車,又閃出位熱情的老太跟我們攀談起來。怎麽杭州城裏滿地淨是熱心的老太!

淅淅瀝瀝的小雨時斷時續,雨中杭州若隱若現。下了車沒走兩步,上車前跟我們攀談的老太提著個小水桶出現在了我們麵前。“來來來,用井水洗洗手。”老太說著就把帶井繩的桶下到路邊的一口井裏。我們用井水洗了臉和手,謝過熱心的老太正要離去,人家發話了。“我家就在對麵,來我家坐坐,喝杯龍井茶吧?”我們帶著驚喜,緊隨著老太過了馬路,心裏充滿了莫名的感激。

老太家是座三層小磚樓,大門上有個燕子窩。“請坐,請坐。我來給你們泡茶。”我們謝過老太,圍桌坐下,跟老太拉起家常來。我最先注意到靠大門的桌子上有個電子稱,旁邊還有一摞大小不等的紙袋子和塑料袋。

老太用暖水瓶裏的熱水洗了茶杯,然後搬過一個竹籮,從裏邊捏出些茶葉投進杯裏。這是我們家自種的,因為數量少不賣的。”我們自然又連聲感謝。多熱心的老太!

噓著茶杯上的熱氣,我小心地抿了一口。清香甘甜。老太聽著我們的讚譽,話也開始多起來。老太是文革時的老紅衛兵,才十來歲竟自己搭車隨著“大串聯”的去了新疆和北京。“在北京的時候,聽說毛主席要接見,我們天不亮就起來站到街上了。後來毛主席沒出來。哎呀,那時候吃飯住宿都不要錢。”老太的臉上浮現出回憶的幸福。

我們換個話題,探詢起她家的茶園來。“我們這裏的山都承包了。村長,書記家的地都在附近。我家在不同的地方,分到大小不同的幾片地。我們現在自己不種茶了。太麻煩。請人打理…”原來老太也是個地主。

老太見我們茶喝得差不多了,滿臉堆起和藹的笑容。“送你們一點茶吧。你們難得有機會到我們這裏…”說著,她就把電子稱搬過來,開始往紙袋子裏裝起茶葉來。

“您,我們喝了您的茶,怎麽能再拿您的茶葉!”您便宜一點,我們買二兩吧。”

“二兩喝不了幾天的。我給你們裝兩袋吧。”

“不不不,其實我們平時都很少喝茶的…”

老太似乎有點失望。但她還是堅持我們應該帶些茶葉再走。“這樣吧。既然不收你們的錢,你們心裏過意不去。我就象征性地收一點錢…”

我千恩萬謝地趕緊從錢包數出兩百塊錢,然後小心翼翼地從老太手裏接過那個小紙袋子。

老太見我們喝了茶,買了茶,便不再留我們。“我送你們下去。你們從這兒下坡,很快就能看到車站。”

老太把我們送到街對麵,看著我們下了坡,滿意地跟我們道了別。

我們順著坡走了二百多米,雨後的路實在太難走了。於是我們再返回原路,朝我們下車時的方向走。很快我們就看見了公車站。那隻有一個等車的婦女。

“你們這龍井村有多大?”我沒話找話地問道。

那等車的女人看我一眼,說“這裏不是龍井村。我們龍井村在那邊。”她往我們來的反方向一指。

“這,這裏不是龍井村嗎?”我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裏叫翁山。這裏淨是些騙子。他們專門去杭州把外地客騙來買他們的茶。”

我們瞠目結舌,目瞪口呆。我按按提在手上的袋裏鼓鼓的茶葉包,不知如何是好。嗓子早沒了回甘的感覺,我隻覺得一陣陣發幹。

“上車,上車,待會阿姨又來拉咱們買茶了。是龍井村的!”朋友嬉笑著招呼道。

我們上了車,不知為什麽,袋子裏的那袋茶葉重得像塊大石頭。

2018年9月21日星期五

注冊很麻煩 發表評論於
到處都是騙子,防不勝防
poweron 發表評論於
去東北試試:)
zhshqg 發表評論於
化二百塊錢找個老太太扯幾句閑瞌喝一壺熱茶不是挺好的嗎?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200塊真不貴,在北京也就喝一壺的
石油附中啊 發表評論於
200塊錢買了多少茶葉?如果隻有2兩,這茶葉不便宜。如果是““手上的袋裏鼓鼓的茶葉包””,還是相當的良心價了。

200塊人民幣,兄弟,在一般的茶樓裏也就是一、兩壺茶吧?
czhz 發表評論於
翁山應該是翁家山的筆誤吧,老太太也沒騙,看看這個,兩個村一直在爭龍井的名號
https://baike.baidu.com/item/%E7%BF%81%E5%AE%B6%E5%B1%B1

在我看來,龍井的人才是騙子的後代。那一帶的茶葉基本沒區別,當年龍井村的人為了打敗鄰近村的茶葉,就編了個乾隆18棵樹的故事來騙人,至少是假廣告,跟騙子沒兩樣。這純屬個人合理猜測。
lucia17 發表評論於
200不貴,在北京一兩也要幾百。
xiangpi 發表評論於
龍井茶葉最好的地方是翁家山的,阿姨隻是一個善良的欺騙,因為外地朋友隻知道龍井村。如果是西湖周邊的龍井茶200塊很公道。
柳溪郎 發表評論於
奔著你的題進來,以為是講杭州保姆的事。看了才知是講龍井茶,忽然想起1996年我們去的龍井村“探茶”,看來也不正宗了,或者說是受騙了。
Heela 發表評論於
200人民幣嗎?這個騙的真不多啊。

我們碰到的騙子至少要騙好幾千人民幣。我們的經曆很有意思,騙子本來要行騙了,偏偏我們一直在很真誠的利用這個機會給小朋友介紹中國文化,不知道是不是那人心軟,居然改了主意放了我們。後來回過味來,才想明白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好氣又好笑。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哈哈! 故事寫地不錯啊!滿滿的喜感!  
Dalidali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二舅' 的評論 :
當年人大校長也是這麽用的。似乎還越來越多。 想說熱,就來句:“七月流火“。 :)
NEFF620 發表評論於
關鍵是茶怎麽樣,如果真的清香可口,那也值了---同意
Nekono_88 發表評論於
受騙不分先後,快樂就好。
路人2017 發表評論於
好象聊齋遇見鬼了
koit 發表評論於
我1989年就上過這當了。樓主晚了快30年。????
★火眼金睛☆ 發表評論於
關鍵是茶怎麽樣,如果真的清香可口,那也值了
二胡一刀 發表評論於
哪都一樣,到武夷山也是動不動就有熱情的路人要請你去家裏坐坐喝茶。
Nekono_88 發表評論於
裏國太久,偶爾複習一下家鄉的文化和美好的傳統,品嚐以下一騙一片的龍井香茶。讚,杭州阿姨好身手,龍井隔壁耍龍燈。
localappleseed 發表評論於
老太騙到這境界,服。感覺中國快要征服世界了
localappleseed 發表評論於
老太騙到這境界,服。感覺中國還要征服世界了。
二舅 發表評論於
寫的幽默,隻是文章開頭“七月流火“的用法似乎有些望文生義了。
漂亮姑娘 發表評論於
壞人變老了
高斯曼 發表評論於
連那房子都是租借的!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