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三)

打印 (被閱讀 次)

 

他甩手砰的一聲關上門,扔掉行李,虎視眈眈地看著她和蒙,兩隻手捏成了拳頭。她和蒙急忙分開。蒙深吸了一口氣,走到他的麵前,強作鎮定地說:“我是你太太的同事,今天公司活動,喝的有點兒多,一時衝動,是我的錯。”他盯著蒙,從牙縫裏擠出一個字:“滾!”蒙聽的很清楚,他有些擔心地回頭看看她,忍不住又說:“我們隻是。。。。。”不等蒙說完,他一把揪住蒙的衣領,拳頭揮向蒙的麵頰,蒙被打的一個趔趄。她尖叫一聲,撲過來,抱住他,喊著:“不要打!不要打!蒙總你走吧,我來解釋。”蒙站直身,抹了一下嘴角的血,對他說:“如果你願意的話,明天等你冷靜了我們可以坐下來聊聊,今晚,不要為難她。”蒙說完,拉開門走了出去。

他推開她,走進客廳,一眼看到桌上的兩杯紅酒。他揮手把酒杯掃落到地上,破碎的玻璃四處飛濺。他走進臥室,重重地關上門。她找來掃帚簸箕,仔細地把地上的碎玻璃都收幹淨,然後呆呆地坐在沙發上。她想和他解釋,卻不知道怎樣開口。蒙把責任都攬了下來,可是是她先把蒙邀請到家裏的,是她沒有拒絕蒙的擁抱,如果他沒有提前回家,她都不知道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麽。“為什麽我會做出這樣的事?難道是我愛上了蒙?難道我已經不愛他了?我該怎麽解釋自己的行為?”她感到羞愧,也感到困惑。她心疼他,想象著他打開門時那一瞬間的憤怒;她也心疼蒙,這麽冷的天,他隻穿著薄薄的襯衣,手臂上還有傷。

她站起身,走到臥室的門前,抬起手輕輕地敲了敲門,沒有回應。她試著轉動門把手,門從裏麵反鎖了。她張了張嘴,想叫一聲他的名字,最後還是放棄了。她隻好又坐回到沙發上。一晚上發生了這麽多的事情,再加上酒精的作用,她感覺自己的腦袋裏象籠罩了一層烏雲似的,沉甸甸的,什麽都想不清楚。慢慢地,她閉起眼睛倒在沙發上睡著了。

這一覺睡的又長又累,她始終在迷霧中徘徊,不知身在何處也不知要去向何方,沒有灰色的身影出現,更沒有她渴望再次握住的那隻手。

衛生間嘩嘩的水聲吵醒了她。她坐起身,揉揉眼睛。天已經蒙蒙亮,日光正透過窗簾窺視,而她的身上多了一條毛毯。他從臥室裏出來,臉洗了,頭發也梳理過了,但是他的兩眼布滿了血絲,原本就瘦的雙頰現在深陷了下去,青色的胡子茬毫不留情地在他瘦削的下巴上蔓延。他的身上有濃重的煙味,看起來,他一夜未睡。

她急忙從沙發上站起身,輕輕地叫了他一聲。他從她的麵前走過,目不斜視,仿佛她不存在。他徑直來到門口,穿上外套鞋子,走了。關門的聲音象是他甩給她的一記耳光。

他走了以後,她怔怔地站了好久,頭腦終於漸漸清醒。她問自己:“最壞的結果是什麽?”“離婚”她回答自己。“你想離婚嗎?”她又問。“不想”她答。“那麽就做點什麽來挽回,畢竟錯在於你。”

想明白了,事情就簡單了。她收拾房間,擦洗地板,去超市買菜,做好了晚飯,然後開始了漫長的等待。

晚上十點,他終於回來了,身上除了煙味還多了酒味。她問:“吃飯了嗎?”他搖搖頭。她殷勤地說:“一起吃飯吧,我也沒吃呢。”他們一起在餐桌旁坐下來。他悶頭用筷子往嘴裏扒飯。她端起碗又放下,鼓起勇氣,輕聲說:“我和蒙其實沒什麽的。”他從飯碗上抬起頭,轉過臉來看著她,譏諷地問:“你還想有什麽?”這句話把她噎在那裏,她有些急:“我們就是喝了酒,有些衝動。我承認是我錯。。。。。”他打斷她的話:“你肯定那是衝動嗎?男人可能因為一杯酒而衝動,女人卻會因為有了感情才衝動,這話好像還是我們戀愛時你說給我聽的。”他放下碗筷,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沉重而緩慢地說:“我在辦公室裏想了一整天,我想既然你心裏已經有了別人,那我們還是分開吧。”他站起身:“明天,我會去找房,盡快搬出去。房子車子都留給你,我淨身出戶。”她的眼淚狂瀉而下,帶著不甘,帶著委屈,也帶著憤怒 :“我是錯了,可是你就不能原諒我嗎?我們結婚五年,在一起過了快兩千個日日夜夜,現在你就這麽輕易地說離婚?”“那你還想我怎麽樣?”他吼到“你心不在我這兒了,我們就是再在一起兩萬個日日夜夜又有什麽用?”“我沒有!”她哭著大聲辯解。“你沒有?鬼才相信!”他一把推開椅子,向臥室走去。椅子在他的身後翻到,發出咚的一響,好似一把重錘錘在她的心上,錘得她心都要碎了。

這一夜,她淚水長流,濕了半個枕頭。

第二天,她早早起床,洗漱幹淨,就出了門。她的強脾氣上來了,既然他不肯原諒自己,那她為什麽還要賴在這個家裏?她要出去找房子,她要淨身出戶。時間太早,房屋中介都沒有開門,她隻好先躲在咖啡店的角落裏喝咖啡,一口接著一口,和著她的淚水。

房子很快找好了,一室一廳,很小,但是離她的公司比較近,還帶家具,因為她要的急,房租稍貴,她也接受了。

傍晚的時候,她叫了輛車,收拾了自己的行李被褥就離開了那個她生活了五年,為之辛苦了五年的家。

第二天在公司見到蒙,蒙問她:“你和他怎麽樣了?我很擔心你,但又不敢給你打電話,怕引起更多的矛盾。”她說:“我們準備離婚了。”蒙很驚訝,連聲向她道歉,問她要他的電話,說要向他解釋。她說:“不用了,我們的婚姻早就有了問題,走到這一步也許是遲早的事兒。”

一個月後,他們簽了離婚協議,他堅持要把房子留給她,但是她說:“留給我也沒有用,我還不起貸款。”最後,他把家裏存款給她,她也隻收了一半兒。兩個人分別的時候,他從大衣口袋裏掏出一個黑色的絲絨盒子,裏麵是一對紫色水晶耳釘。他說:“我在新加坡買了這個,想給你一個驚喜的。”他拉過她的一隻手,把盒子塞進她的手裏:“別拒絕,就算是個紀念。”他的眼淚崩落在兩人的手上,“你自己保重,如果有什麽要幫忙的,一定來找我。”說完他轉身離去。

她以為已經哭幹了的淚水再次蜂擁而至。

 

請讀下篇:霧(四)

 

謝謝來讀故事的朋友們,周末愉快!

原創作品,請勿轉載。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謝謝菲兒,我去看悄悄話 :)周末愉快!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碧藍天' 的評論 : 謝謝碧藍天,在追你的小說呢 :)周末愉快!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寒一凡' 的評論 : 是的,謝謝一凡!周末愉快!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風清fq' 的評論 : 謝謝風清!周末愉快!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1寫得太好了!悄悄話
寒一凡 發表評論於
好看!繼續跟讀!隻有在失去時才知道原本是有千般的不舍。
碧藍天 發表評論於
情節很緊湊! 期待下文!
風清fq 發表評論於
讀了你“霧”的小說,剛開篇那段即將人引入了虛幻飄渺的重重濃霧之中,好文筆,引人入勝。期待著一下篇。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xyz' 的評論 : 還沒有寫長篇的本事,就寫的短點兒,讓故事發展的快些 :)小C周末愉快!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山鬆' 的評論 : 我不想寫的太長了,就讓他們速戰速決了 :)鬆鬆周末愉快!
cxyz 發表評論於
真是太快了 :)
南山鬆 發表評論於
說離就離了,真是太快了。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每天一講' 的評論 : 婚外情要躲著藏著,肯定比婚內情要累啊。如果兩個人互相厭惡不滿,五六十年的婚姻肯定是折磨人的,但我想大多數的婚姻最後都可以磨合成親情,人不一定要有愛情,但一定不能沒有親情。謝謝一講來捧場看我的故事 :)周末愉快!
每天一講 發表評論於
婚外情真的累嗎?沒有體驗過。

但是婚姻是對人性的一個束縛,我現在覺得有些道理,試想,讓一對人從20多歲磨嘰到7老80,是不是很有趣和很符合人性呢?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多倫多橄欖樹' 的評論 : 謝謝小樹!我想大多數的婚姻還都是美滿的吧,即使有矛盾,磨著磨著就美滿了。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康賽歐' 的評論 : 我的構思不隻是累人 :)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溪姐姐' 的評論 : 我看到那條藍色的小魚了,我最喜歡的顏色就是藍色 :)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人的感情太複雜了,婚姻難以適應人的情感世界。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雙魚城' 的評論 : 不是要在評論裏要用博主頭像,我在寫評論裏打魚這個字,魚字的旁邊出來條藍瑩瑩的小魚圖像,很可愛,就click 了兩次小魚的圖像,發上來就變成了問號。
康賽歐 發表評論於
婚外情,累人。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溪姐姐' 的評論 : 明白你說的了。我還真沒想到過要在評論裏用博主圖像呢,可以給網管提個建議 :)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謝謝曉青跟讀,明天上下一篇 :)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溪姐姐' 的評論 : 我一個星期不進來,就已經感覺讀不過來了 :)城裏實在是人才濟濟。你說的圖像是文章開頭的圖像嗎?那是我從網上找的,難道是因為這個緣故?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魚魚的圖像顯現成????了,下次記得不能用圖像。
曉青 發表評論於
寫得真好!跟讀!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一段時間沒進城,正在補閱美文佳作。可是敲進了一家博主門,就出不來了,博主們的好文豐豐富富,讀不過來了。大有一日不上網,城裏已千年的感慨。????????的文筆越發好了,一口氣讀完霧的三集,期待。。。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y56' 的評論 : 說的太對了,與其留著誤會,不如分開,分得遠了,有些事情反而看的清了。謝謝yy, 周末愉快!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貝王妃' 的評論 : 對不起,讓王妃難過了,請王妃喝杯咖啡吧,我們這今天天氣可好了,特別適合喝著咖啡發呆:)
yy56 發表評論於
早晨一進城,就看到你的霧,好喜歡。

現實有很多的誤會,朦朦朧朧的,越解釋越不清楚,那麽接受現實,move on,大概是最佳的選擇。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沙發很舒服!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讀得心碎,婚姻真的脆弱!等待下篇!
登錄後才可評論.